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羔羊(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69 2007.03.01 19:43

    “是、是、是,殿下的大恩大德我们没什么可报答的,一定会竭尽所能的敬献所有!只是……”村长还是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只是我们的村子所产实在是微薄,如果有什么不够周全的地方还请殿下和诸位大人……嗯?”他诧异地看了看在身后一个劲儿拉他的与八郎,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过了一遭。

  “部下们的军粮我已经一起带来了,你完全不必要担心,只要准备我们这十几个人的饭菜就好!”我微笑了一下,旋即又补充道:“其实我这也只是为了看一看你们这里的生活情况,没有必要过分地铺张,就是一些你们这里的出产,什么都可以!”

  “感谢殿下的宽厚,实在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之喜村长只是傻笑着一个劲儿地道谢,可他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与八郎拉了起来。

  “感谢殿下的宽宏大量,我们这就去准备……”与八郎一边说一边连推带拽地把村长拉了出去,看样子是急于在私底下和他沟通一下。

  那两个人出去后我看了看随行诸人,神色怪异面部肌肉一个劲儿不自然地抽搐。其他人也都盯着我,面容同样是各是个样的怪异,面部肌肉抽搐得比我还厉害。

  “哈、哈、哈……”我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只笑得手脚发软最后趴在了地板上。声带因强烈的气流冲击最后有些发哑,腹部的肌肉竟然有了抽筋儿的感觉。“除了主公之外我诸星清氏今天居然被人如此当面数落,这可真是全天下也少见的滑稽事。当年即便是武田信玄对我也是礼遇非常,今天一个乡下老头……一个乡下老头……真是笑死我了!”

  “哈、哈、哈……”

  “呵、呵、呵……”

  受到我的感染所有人都止不住放声大笑,一个个前仰后合纷纷流出了眼泪。只是因为我在场的原故多少还拘着面子,并没有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不过看得出来,他们忍得都很辛苦。

  “我虽然早就知道殿下雅量如海,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包容万物的胸襟!”笑过之后水木宗六郎对我由衷的感佩到。

  “其实也没什么,总不见得我是和这样乡野愚夫一个档次吧!”我虽然止住了笑声但依旧免不了觉得这件事非常滑稽,语气里也就不免带上了戏谑的成份。“对了,我答应过赏赐给你的部下美酒,现在就可以实行了!你去看着点儿不要生事,也不要弄得烂醉如泥。后半夜的作战我想以你的人为主,如果表现得好我会进一步给你们赏赐。”

  “殿下……这不太好吧!”虽然宗吉与宗家两个小伙子表现出了的压抑不住的兴奋,但水木宗六郎却是一副亦喜亦忧的神色。“大战在即纵兵狂饮,是不是不合军法?再说……再说……在下的手下不过五十余人……”

  “这个你完全不必要担心,我自然不会一味坐视!”我坚定的回答了他的忧虑。“届时我会率领全军为你掠阵,而且还有其他人视情况而出战。我只是为了视尔等能力以资后用,所以既不会有多大损失,也不会要你对什么后果负责!”

  “谢予州殿下的爱护!”水木宗六郎伏拜于地,这回他是完完全全地放了心。

  “好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去照应这点儿,闹出什么事情就不好了。还有你们……”我转过头又对其他人说道:“你们也都出去,和士兵们一起受用带来的那些酒食吧!这里呈上的东西只怕好不到哪里去,不必都留在这里和我一块受罪!”

  “这怎么可以!”众人纷纷推辞,出生入死的人总不见得一顿饭都忍受不了。

  “那你们就去看看部队的安置情况好了,不要扰民胡闹!”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开玩笑,随即又补充道:“哦,秀政留一下!”众人知道我有事情要单独和他交代,就纷纷行礼后退了出去。

  “你可能也听说过……”我对他平静的说到,仿佛随意地讲述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来讲我是不直接指挥战术性行动的,无论大小都没什么差别。我们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今夜的作战就拜托你,你只管放手去做!”

  “末将定当竭尽全力,不负殿下的栽培信任!”堀秀政坚定的回答后又略略思考了一下,似乎还是存在一定的疑问。“末将愚钝,殿下的战略意图我实际并没有完全明白。如果贸然形式,就有可能……”

  “我们是老交情了,不用这些虚礼,有什么事情你只管问!”我其实对于他的困惑心知肚明,让他自己说出来只是为了今后更好的沟通。

  “是!末将不太明白的是,殿下为什么会允许水木部人大肆饮酒?这不但有碍作战,对其他人的影响也是……”

  “你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一般情况下的确如此!”我点了点头,老实说我的逻辑确实走得有些偏。“那么你先告诉我,这次作战我们究竟有几成胜算?”

  “十成!”堀秀政想也不想就信心十足的回答到。“我想凭殿下的谨慎作风定已反复核查过,此次淡路海贼只是小股骚扰而非有备而来。就算村民所报敌军人数有误,至多会来五百人也就顶天了!我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不但有两百马队还持有大量铁炮,怎么看都没有失败的可能!”

  “你说得不错,一般情况下即便如此依然需要保持足够谨慎,阵前饮酒更是绝对要不得的……”我想了想怎么把心中的政治和心理因素表达出来,最后还是决定有话直说。“对于水木那些人我不但要给他们留下跟着我就会飞黄腾达、发财享乐的印象,另外还要借助他们的手来完成一些我们不方便作的事情。毕竟我们是一些正规部队,做事要注意影响。我并不希望把这些海贼斩尽杀绝,这样纵然简单但效果却不好。我希望这场战斗要残酷但不死太多人,活着的人可以把他们见到的事情传回去。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来看,那些乡野武士一旦喝酒到了兴奋的程度……”

  “殿下,我明白了!”堀秀政不愧为一名优秀的将领,立刻领会了我的意图。

  “当然,这在你应该不算什么难事!”我又和他闲聊了几句,出去的人陆陆续续的返了回来。不一会儿,村长和与八郎把饭菜也准备好了。

  “殿下,实在抱歉!这个季节只能捕到章鱼和黑棘鱼了……”村长因饭食的简陋显得极为紧张,显然在刚才他已经了解我是谁并且自己话语的“冒犯”之处了。

  “没什么,这就挺好!”我“满意”地连连点头,这样作只是为了让他安心些。“对了,这间教堂的神父我怎么没见到?”我这时才想起这个早该问的问题。

  “就是小民!”出乎意料回答我的居然就是与八郎。

  “你?是你在这里传教?”我诧异的发现他和我观念中身穿黑袍的神父们差距甚大。“原来你不是一般的教民,说说是怎么作起来的?”我对他的成长历程饶有兴味。

  “回禀殿下,十年前在家乡我就加入了教会!但当时的想法非常简单,仅仅是想在主的庇佑下过上更好的生活,并且将来在极乐的天国能有一席之地……”说着说着与八郎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幸福的“光辉”。“直到三年前来这里的那艘船上,我遇到了指引我一生方向的导师——佛罗伊斯教士,从他的教诲里我才认清了自己的卑微与渺小,而在天之父的仁慈与博爱。从那时起我就立志在日本传播我主的福音,愿圣光早日驱散所有黑暗!”

  “所以你就在这里建了教堂,作了神父?”我在感叹他“病”得不轻同时,也不得不佩服他卓然的成绩,而且也看到了几个武士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教堂是大家合力建造的,我本人也没有成为一名神父的资格!”与八郎在这件事上倒是显得很谦虚。“当然,那是我最高的理想!成为一名牧人,引领我主迷途的羔羊!”

  “如果我给你们一定帮助,那么在今后你们是否能够自己保护自己呢?”我不知道以这座教堂为中心已经辐射了多大的地区和多少人,就目前来看可以发展成正统管理秩序的一种有益补充。“要知道从平民分布的区域上考虑,我不可能给每个这样的村庄都派上一支正规部队,很多事情最终还是要靠你们自己!”

  “主教导我们:不可为了自己的***而进行杀戮!”听到我的这句话时与八郎的表情诚惶诚恐。

  “即便是教皇也会册封铲除邪恶的骑士,在日本没有实力强大的诸侯保护,任何一种宗教都无法生存!”我放下手里的碗伸了懒腰,坐得时间太长背有些酸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耶稣在复活时好像说得是‘我带来的不是和平,而是利剑!’”

  “哦……”与八郎一时张口结舌无法作答。

  看着他的表情我突然产生一个灵感:这个人因为缺乏系统理论和经验的指导,还不能算是一个称职的“神棍”,但凭他的头脑应该具有这方面的潜质。好像扶助一个基督教势力也很不错,即便单纯为了给强硬佛门势力捣捣乱也值得下一番功夫,这就好像朝鲜之于中国:只要美国打台湾牌,中国就捅鼓朝鲜闹事。“牧羊人手里至少要拿一根打狼的棍子,可我在你手里却什么也没看见……”我继续“蛊惑”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