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如此理由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58 2006.09.25 19:47

    “你与……那位诸星殿下以前认识吗?有解不开的过节?”片刻沉默过后我问到。绞尽脑汁、搜索枯肠、百转千徊……可不管我怎么努力,还是想不起曾经见过对面的这个小孩。按理说我的记忆力不该这样糟糕,何况他还是如此的有“性格”呢!

  “没有,我确实一直无缘拜见殿下!”他神态轻松自然的摇了摇头,那表情就像是在回答“吃了没有?”之类的问题。这种毫不隐讳的态度证实了我的猜想,但也使我更加迷惑于他要我脑袋的目的。

  “那你是……想用诸星殿下的首级,向什么人领取赏金吗?”我继续试探着问到。这应该是一种相当合理的解释,现在已经有些人开始舍得为我的命花钱了。虽然直至此时我依旧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但却越来越觉得这种抵赖已经毫无意义了,如果他只是贪图金钱并不那么执着的话,这件事情倒是好办了!毕竟在日本几乎没有人能为我的脑袋开出比我自己更高的价码,而且还省去了亲自动一番手脚的“辛劳”呢!

  “那倒也不是……”这次出乎我预料的是,对这个显然合理的猜想他还是摇头。“虽然我远远不如您富有,但也并不是那么缺钱花!您可以看看我的这把刀……”说着他将手中那把长长的红鞘太刀举到了面前。“这把‘小出石安纲’也是一柄名刀,是安纲家族所出中的代表之作!370贯的价钱和它的出身也许在您的眼里实在算不上什么,但可以想想买得起这种档次佩刀的人,是否会陷入到向那些卑鄙暴民一样,以落难武士的首级换取赏金的无耻境地吗?”

  “既然如此……你是和诸星兵部丞殿下有什么仇恨吗?”现在只剩下一个原因,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也是有这种可能的,这些年的不停征战虽说在我只是为了生存,不应该涉及多么深的个人恩怨,但在那些家破人亡的失败者来说则未必这么想。看面前的这个小孩似乎情绪并不是那么激动,所以我就替自己辩解道:“也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你知道在战场上……”

  “您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他一脸惊诧的瞟了瞟我,仿佛对我这种“合理”的解释相当的不屑一顾。“……和您的那位主君比起来您算是相当‘仁慈’了,其实就是和其他大多数武将比起来亦是如此!比您更慈悲哪怕只是一点儿的人,现在早就灭亡了。有时我甚至奇怪您是怎么支撑至今,并会对这个‘度’,掌握的如此之好!作为您的敌人其实应该感到‘庆幸’,他们至少对身后的妻子儿女不必那么担心!”

  “那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终于在愤懑之下直承了身份,对于无缘无故却一定要置你于死地的人谁还能保持冷静。

  “您可算开始说心里话了,能够坦诚交谈的感觉真好!”他轻松的嘻嘻一笑,顷刻间又恢复了“天真可爱”的神态。“……其实我不只对您谈不上仇恨,相反还充满了敬佩!我的父亲也时常和我们兄弟谈起您,关于对您的看法倒是为数不多完全一致的观点之一。在如今的这个乱世里,不管是如何标榜‘大义’名分的人,身上还是会多少沾上些‘污渍’!可在这所有人里似乎只有您——诸星清氏殿下是个‘另类’,或许有人会质疑您的出身来历,但决没有人能对您的品德指指点点!”

  “那你要杀这样品德无缺的人,又是基于一个怎样的理由呢?”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情况下任何形式的激动都于事无补。

  “品德无缺!天下真的有这样的人吗?”他挑起下颚目光自上而下的盯视着我,语气里充满了辛辣的讥诮。“一个洁净如冰的人可能使他的敌人纷纷土崩瓦解吗?可能如神话般平空变出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吗?可能使即便像松永久秀这样的人也不敢进谗吗?可能让‘甲斐之虎’也不禁扼腕长叹莫测高深吗?”说着他开始在我的面前来回走动了起来。“这一切只能说明您这个人非常狡猾,以至于任何人都无法抓住您的‘尾巴’,这么看来您不愧是个优秀甚至卓越的‘政治家’,但……这样的政治家可能是个‘品德无缺’的人吗?”

  我被他说了个哑口无言,不能不说他对我看得比某些我身边的人还透彻。

  “不过这不是关键,而且也与我没有多大关系!”他停下脚步站在了那里,双眼望天若有所思的说道:“……背后的事情怎样且不去管它,能够做到大事无亏就很不容易了,何况还几乎从来不会冲击到一般老百姓的生活!也许天下真的该……哦!”他忽然悚然一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对不起!诸星殿下,我有些跑题了……”他冲着我粲然一笑说道:“其实我要冒犯殿下的原因,说起来是个极为个人的因素!”

  “个人因素?”我反问了一句,真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个词。

  “是的!”他使劲儿的点了点头,眼中出现了一股愤愤之色。“从小到大在所有兄弟中,无论是读书识字还是刀马武艺,我都是最好的、最优秀的!在文章、计谋的比试中我的哥哥们没有一次赢过我;说到武艺马上、步下我都打得他们屁滚尿流;就是南蛮商人的语言我也是一学就会,可我的父亲却总是偏袒哥哥,对我的成绩却是一直视而不见!难道说仅仅因为我晚生了几年,或者其它一些不知所谓的理由,我就该受到这种差别待遇?!”说到这里他胸口剧烈,仿佛急于把一口怨气挤压出去。

  “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同时也想不清楚这些究竟和我有什么关系,毕竟我连他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这回可不一样了!”他突然又斜着眼睛打量起了我,就像一个屠夫正心满意足的看着石台上待宰的肥猪。“……如果今天我杀了令父亲大人一直惶恐不安的诸星殿下,他总该对我另眼相看了吧!其实这也无所谓了,以不足10岁的年龄计杀天下第一智将,想来就算到了任何一家也都不难成为一名重臣了!”

  “你早就盯上我了,这次我走这条路也是你计划好的?”我此时嘴里已经没有了刚醒来时的干渴,但却是一阵阵的发苦。

  “原来我只是游荡在近畿寻找目标,但却没想到有这样好的运气!”可能是欣喜于自己的幸运,他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得到您微服出行的报告后,我就开始猜测您此行的目的,当知道你经伊势向九鬼家的鸟羽城行进时才最终确定:诸星殿下要离开他固若金汤的老巢了!当然我并不知道您的目的地是哪儿,在研究了九鬼家一贯的行船路线;这个季节的风向洋流;以及各地的政治态势后,我大胆的在常陆赌了一把,没想到这一宝还真让我给押对了!”

  “你的父亲还真是失策啊!”我感慨万千的说到。“以你小小的年纪就有如此魄力、谋略,将来必是一个可以纵横天下呼风唤雨的人物!我是没见过你的哥哥们,但想来不会比你更适合继承家督的位置了。”

  “谢谢您的夸奖,这实在是我的荣幸!”他向我彬彬有礼的躹了一躬,并带着猫对老鼠的“亲切”感。“……其实因为这里远离我所熟悉的环境,加之时间紧迫我的手下又远不如您的得力,所以这次的计划还是有很多漏洞的!”

  “即便你想对自己的‘猎物’表示出高明,可也没有必要作出这种居高临下的谦虚吧!”我苦笑着说到,看来自己是落入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里了。

  “您以为我是想羞辱您吗?您可实在是不该这么想的!”他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实际上由于准备匆忙,这次的行动有很多毛病!并非是我不知道,而是我实在来不及准备了。”

  “居然能想到把狼群引到平原上去,这样的计划还能说不周密?”

  “既然您不信那我就说说,就说这个引狼的部分吧!”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用刀鞘支撑着身体。“您可能真是脱离底层太久了,对于许多事情已经忘记了!您手下的忍者们发现了被狼群咬死的牲畜,因而就认为是因为饥饿狼群下山了。北方的狼群确实很有些‘名气’,这在南方是见不到的,所以有这种认识很正常。可您怎么不想想:在这贫困的东国有一头牲畜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大雪天里又怎么会出现在野外?如今大雪封门正是闲话传播最快的时候,要是狼群袭击了村庄还不早就传遍了,又怎么会等着您手下的忍者去发现?其实我用买来的牲畜引狼是个冒险,但我又赌了一回您手下的忍者不会去查前几天的牲畜交易。老实说用小的野兽更稳妥些,但我随行的只有两个忍者,虽然身手不错但还是不能兼顾全面了!”

  “看来这次我真是死有余辜了!”我唯有苦笑。“即便我今天不死,恐怕也早晚得栽这个跟头!”

  “其实您也不必太自责,世上只怕没有一个完人!”他站起来把手伸向了刀柄。“……不要耽误时间了,我的忍者拖不了您手下的人很久!我斩下您首级后会指明您尸首的位置,这样诸星殿下也就不会暴尸荒野了。”

  这个形势我还能说什么?为了伪装成商人我连刀都没带,其实就算带了也不会有多大用处。既然他敢于只身面对我,只怕就有了相当的把握。

  “还是不要作这样的事吧!”就在我陷入绝望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女声突然在洞口外响起。“……虽然这个家伙有时候很让人生气,但毕竟是我的主公!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放过他吧?求求你了……”这柔媚得销魂腐骨的声音此刻竟是如此亲切,而且还有几分耳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