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大白天撞见两只“鬼”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4025 2006.09.17 20:22

    我原以为见冈本禅哲需要约定日期前往他的城堡,甚至可能要到太田城去走一趟,没想到消息送出后的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行人居然就出现在了我们店铺的门口。看来佐竹家虽然地处偏远,但却很有一种“务实”的作风,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他们却也偏巧在鹿岛附近。

  “自得到冈本大人的吩咐我就向总店传去了信息,所以这次除了三井大掌柜之外,鄙号的东家之一大乐老板也一同来到了鹿岛……”松世郎确实是商人本色,我偶然的行为变成了对佐竹家刻意的逢迎,好话人人爱听,有了彼此之间的“敬意”什么也都好谈了!

  三井高福和冈本禅哲本来就认识,虽然不是很熟但也难免有番客套。我由于是第一次见面,在说了些不咸不淡的“久仰”后就闭上了嘴巴,事情先由他们在一些生意上的细节谈起。耳里听着那些索然无味的长长短短,我开始留意面前的这几个人。

  东国的武士自古以来就比南方直爽、强悍,这与相对艰苦的生活环境是分不开的!这种感觉在与武田军对阵时我就有所体会,今天佐竹家的这些人再次给予了证明,不单是那两个年轻的武士,即便是冈本禅哲这个和尚也给人一种类似鲁智深的感觉,只是少了一把大胡子。虽说浑身筋肉虬结但其实他的气质却并不显得狂暴,说话言谈之间反而充满了卤直的坦诚,这样的人似乎并不太适合外交僧人的角色,但反过来想想却更加会使人信任。

  他身边的一个二十四、五岁的武士一直一言不发,沉稳的态度同样与那一身肌肉不很协调。这个人的脸上极少出现什么表情,一对眼睛总是在审慎的观察着一切,这其中当然最主要的目标就是我!我从他的眼神里发觉了一种集合了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两人特点的光芒,只是没有他们两人眼中的“***”那样强烈!织田信长是赤裸裸的;德川家康是掩藏在“真诚”后面的;而这个人似乎没有他们的执着,反而却使他的目光更清澈!

  第三个人是唯一神形划一的“样板”,一身的“疙瘩”也是三人中最显眼的!在他的一对眼睛里充满了破坏的情绪,似乎唯有与“暴力”有关的事情才能引起他的兴趣!没过多久他就厌烦了聆听这种“深奥”的交谈,把目光投向四下瞄了起来,在嘴里还不停的小声嘀咕几句。

  另外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个人虽然地位应该不低,但是衣着打扮却是十分的简朴,即便是武士视如生命的佩刀上也没有什么金、玉之类的装饰,尽管看起来这些东西都不是“凡品”。这种情况在渐渐恢复了繁荣的近畿几乎绝迹,就是山阴也已经不多见了!

  “这次能有机会和大乐老板、三井老板一晤实在是件幸事,常陆能够日渐繁荣和三岳屋的鼎立襄助是分不开的,在这里我代表鄙上义重殿下对各位深表谢意!”冈本禅哲表示了一番先礼,但按惯例这同时也是一道“正题”的开始。“各位想必也知道,佐竹家这些年来励精图治但并不是完全无忧!西面的北条和北面的结城不时袭扰,本家在与他们的相持过程中也是疲惫不堪。如今三岳屋已经是东国地方最大的武器供应商,本家有意恳请贵店终止与这两家的贸易,当然本家也会对贵店因此所受到的损失予以补偿!”

  这确实是一个极大的难题,屋内一时出现了冷场。两批人相互盯着对方,而后又转向自己人的脸上寻求着答案。

  “佐竹家和冈本大人一直以来对于小号都是多有照顾,这一点我们也是心知肚明!但……但这件事……”三井高福的脸上出现了一阵为难的神色。

  “三井老板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看看我方是否能对贵号的困难有所帮助!”冈本禅哲反应极快,立刻接上话说到。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见外了,这件事确实是有一定的困难……”三井高福试探着对方的意图。“冈本大人想必也知道,鄙号对于东国的各位殿下向来是一视同仁的!当然凭着贵我双方的关系给予一定的优惠是可以的,但要求一家独占似乎有所不妥。第一贵方的力量似乎不足以承担鄙店全部的货物,其次对于我们的需求贵方也无法完全提供,最后是本店北上的通道必会经过结城家治下的白河郡,断绝这样的通道小号是无法承受的!”

  “本家对贵号的困境也是深表理解,因此也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个计划……”冈本禅哲的表情很轻松,这更坚定了我对他们是有备而来的猜测。“在结城家的领地西面是宇都宫家,本家和他们是姻亲的关系!关于贵店的商道我们已经和他们达成了谅解,可以转经他们的领地通过。多花的旅费也可以从过关的税金中扣除,他们只要求在贵号在他们的城下町建一座分店就行了!”

  “这个似乎……”三井高福没有想到对方会准备得如此周全,一时没有想到应对的托词。

  “既然是冈本大人要求我们放弃和别人的交易,那么又会给我们什么样的利益呢?”我突然一下子把话题挑明,并紧紧盯住了冈本禅哲的眼睛。

  “哦?……”可能是这样单刀直入的方式既不符合武士的清高,也不符合商人的圆滑,他竟一时没有想好该怎样把事先想好的条件表述出来。

  “大乐老板平时可能不太参与经营吧?看样子是第一次来常陆?”那个沉静的年轻人忽然开了口,并且一下子就把直直的“利害”交锋变成了拉家常。

  “鄙人确实以前不曾有幸到过宝地,但我十余年来从未断了生意,而且都是一些‘大生意’!”我自己也经常采用这种侧面切入的攻心方法,所以自觉应对的还算沉稳。“……只是鄙人一直在和南蛮的商人在打交道,不知不觉间可能染上了些蛮夷的野气,还请大人勿怪!其实南蛮的出产除了铁炮和盔甲外还有很多,比如玻璃、丝绒等等,另外厚呢这种布料也很适合寒冷的北方,不知为什么却一直打不开这里的销路!在近畿、四国、九州一带这些东西可都是非常畅销的,鄙人这次前来就是对这种情况调查……”既然他想打哑谜我也就陪着,咱们到底看看谁撑得过谁!

  “哦……”沉稳的年轻人可能是没想到我会是这么个“滚刀肉”,眼神之间竟然有些闪烁。

  “给脸不要脸的家伙!”那个看起来就很暴躁的年轻人一下子吼了起来。“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两个就会往钱眼里钻,一点都没有羞耻之心!什么事情只会用钱的多少来衡量,那我们武士出生入死保卫国家又该值多少钱?!”

  “这位大人真是高见啊!”对于他的冒犯我只是哈哈一笑,不值得为这么个浑人把矛盾激化。“以大人说来武士是不在意金钱的了?这样的品质真是高风亮节,不知大人自己是否能够做到?”

  “那是当然的了!”他飞快的回答到,可能还在心里耻笑我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佐竹家的众位大人……都是和大人同样的想法吗?”我“崇敬”的继续问到。

  “那是当然的了!”他极其自豪且自信的回答到。

  “据我所知……”看到他渐渐进入圈套,我微微眯起了眼睛。“佐竹家领内经济似乎并不甚发达,除了铁矿储量较丰富外,金、银矿的规模都很小,是这样的吗?”

  “那又怎样!你是在嘲笑我们的穷困吗?!”他愤怒的瞪圆了双眼,但却没有看到两个同伴打来的眼色。“告诉你这才是武士的真正本色,你们这些卑贱的商人是无法理解的!”说完他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还真是可惜啊……”我长长的叹了一声。

  “你是什么意思?!”他完完全全的被我激怒了。

  “如果是我就会想尽办法让矿山的产量提高一倍、两倍乃至五倍,可你们却是如此地安于现状!作家臣的都是如此,难道不是佐竹家的悲哀吗?”

  “你……你……”他手指颤抖的指向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如果我封了你们的店铺、没收所有财物,那又会如何?”这时那个沉静的年轻人突然开口问到,他脸上的表情冷得像块冰。

  “这位……”松世郎掌柜看着这个年轻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来还是脱不去平民对武士本能的恐惧。

  “这位就是鄙上义重殿下!至于另一位,就是真璧氏干大人!”可能是为了加重“威胁”的可信度,冈本禅哲绷着脸介绍到。

  “原来是佐竹常陆介殿下,在下实在是失敬了!”我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对于这种直宣于口的威胁更是不屑一顾。“殿下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还请殿下体谅,鄙人实在是胆小受不得惊吓!”

  “怎么见得这是个玩笑呢?”佐竹义重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斜着眼睛反问我。

  “三个,有三个原因!”我冲着他竖起了三根手指,摇晃了一下。“三个原因中只要有一个成立,殿下的话就不再是玩笑了!”

  “说说看!”

  “第一个,如果鹿岛是三岳屋的总店,那么殿下想来早就这样做了!”我看了一眼边上脸色通红的真璧氏干。“为了三岳屋巨大的财富相信不少人都会这样做,只要随意安排个罪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收这里的财产。虽说是费点事,但起码名声要好的多!可惜的是这里只不过是个中转站,所存的物资虽然不少,但与长期带来的税收相比,就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么三岳屋的本店就存着全部的财富吗?”佐竹义重饶有兴味的看着我问到。

  “殿下您说呢?”我反问了他一句。

  “哈、哈、哈……”我们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这个原因不成立,说说下一个!”

  “第二个原因……”我的笑容这时笑得更加自信。“要是三岳屋没什么影响或者只是经营一般的民用品,那么我恐怕早就睡不着了!但像现在这样,不但一定会使许多商人不敢再涉足常陆,甚至还将面对因报复而被三岳屋武装起来的强大对手,而这只不过换取了如此微小的代价,这样做值得吗?”

  “还是再说说第三个原因吧!”他的脸再次变得毫无表情。

  “第三个原因就是殿下您……是个十足的‘蠢货’!”我不理惊愕的众人端起了面前的茶杯,直直的盯着飘浮在水面上的一根茶叶梗。“如果殿下是个蠢货,那么完全可能不顾任何后果!请问殿下……您是吗?”

  ———————————————————————————————————————

  冬天里的熊: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佐竹义重和真璧氏干的绰号,分别是“鬼义重”和“鬼真璧”。另外要说明的一点是,此时佐竹义重是否受封了常陆介我并不很肯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