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百尺竿头(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11 2008.09.28 21:10

    这回从门口走进来的是池田恒兴和羽柴秀长,不知道他们是从路上就走到了一起,还是在大门口才碰上的,摄津和播磨倒是离得不远。

  池田恒兴这一年多胖了许多,而且也白了不少,真有了一些中年后的稳重。不过不能张嘴,一张嘴就都漏陷了。“怎么不见仙鲤丸,倒是只显得你一个这么上心!”他来到我面前大大咧咧地说到。

  “只怕就是他在这里你也看不到,这个地方太阻碍视线了!”趁他不注意我一掌向他的肚子拍去,那里已经有些“将军”的气派。

  “住手!”他突然大喝一声向后跃去,身手矫健得仿佛像是个忍者。这一嗓子真是有如晴空霹雳,院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甚至有人以为发现了刺客。

  “怎么啦?”我弯着腰探出一只手,姿势古怪地僵在了那里,真是被他给吓了一大跳。“你小子是不是吃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了,这么一惊一乍的!”被无端地吓了一跳,我的气自然不会很顺。

  “这可是阿市亲手替我做的,可别弄脏了!”池田恒兴一边说一边上下左右的检查着,看完了前面又使劲儿扭过头看后面,但因为人类颈椎普遍的生理结构问题,他扭着头原地转了两圈也没能看清楚。

  “你小子……别是有病吧!”被人用怪异目光看着的感觉并不好受,我赶紧结束了自己的“行为艺术”讪讪地说到。

  “诸星殿下你可不知道,池田殿下可是引人注目一路了!”羽柴秀长和浅野长政不同,平日里并不是爱开玩笑,不过可能是今天池田恒兴的表现过于另类,他也有些忍不住了。“……就今天这气候,池田殿下楞是穿着斗篷走了一路!骑在马上一头的大汗,可偏偏把斗篷捂得密不透风。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依旧的自顾自谈笑风生,只是一张脸唰白还直冒虚汗!”

  “他倒是……干得出来这种事!”我这时才注意到他那身,和平时略略显得有些不同的衣服。

  老实说这身衣服并不是很显眼,用料虽然还算讲究,可手工却实在是乏善可陈,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可以发觉针脚的走形。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池田恒兴对阿市的爱恋,已经到了盲目而丧失理智的地步!

  “池田殿下的披风可是临进门前才脱掉的,之前还犹豫了好久!”羽柴秀长继续的调笑着。

  “真是难得啊!”我无可奈何地笑到,这也是别人干预不了的事情。“这么一场小小的典礼还劳驾您跑上一趟,真是大大的令我感到不安。最难得的是居然令殿下离开阿市公主身边,这真是……”

  “阿市也来到京度了,只是听说主公会出席她就不过来了而已!”池田恒兴抢着理直气壮恬不知耻地说到,丝毫也不觉的被女人拴在裤腰带上是一种多么大的耻辱。看那样子,反而有几分沾沾自喜。

  “就你这个样子,真亏得怎么有人放心……”这样子的真性情确实少见,我的嘴角已经挂上了一丝揶揄的笑意。忽然我的心里一动,隐隐觉得有些不对。“阿市公主些年真是苦了,出来走走散散心也是一桩好事!”我看似无意地随口问到。

  “还不也是为了儿女操心,要是去年说成仙鲤丸的亲事有也不会有这些事情了!”看来他最近是真的很烦,所以话一出口就带着一股子怨气。“阿市几乎是不会去见主公了,但是眼瞅着茶茶的婚事又不能绕开他。这次阿市过来就是想先和浓姬夫人谈谈,怎么也不能在拖下去了!”

  “有属意的人家了吗?”我这可真的不是做作,这件事确实值得关心一下。

  “前些日子夫人传信说:德川殿下携公子近日会来近畿,似乎有人在主公面前有所建议。可阿市对主公提出的所有事都有些本能的抵触……”可能难得的碰到有吐苦水的机会,池田恒兴滔滔不绝讲述了起来。虽然他和阿市的感情很好,但作为主外的男人想必他在家里也是撑得很是辛苦。

  把茶茶嫁给德川家康的一个儿子,这个主意听起来似乎很是不错!真正历史上德川家康的继承人问题好像也是引起过一场小小的波动,只是被他以强力手段压服了下去,关于秀康和秀忠的才能孰优孰劣,一直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既然如此,如果德川家康没有真正的异军突起,那么在强大外力的干扰下是否会出现某些变数……

  “嗨!”看我双眼发直半天不动,池田恒兴推了我一把。

  “哦?……哦!”我身子被他推得一晃这才缓过神来。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从长计议小心应对,眼下切不可露出声色的好。“我看你还是换一身衣服的好!”我微微作了些掩饰。

  “为什么?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衣服呢!”他不解地看了看我,又朝自己的身上看了看。

  “你小子一喝起来就没了品,我是怕你喝来弄脏了!”我说完哈哈一笑,又对羽柴秀长嘱咐道:“盯着一点这家伙,不然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把他们送进去后客人是一拨拨的来,我继续站在厅口迎候着。在近畿附近的织田重臣都过来了,所以我一刻也不得离开,只站得腰背都慢慢疼了起来。

  “滋味不好受吧!”在一个人潮涌动的间隙,正亲町季秀从外面晃了进来。他不但没有作特别的穿着甚至连一个从人都没带,不知道的人还有以为他是混进来吃白食的呢!

  “这个滋味……确实不好受!”看着周围没别人我迅速伸了个懒腰,感到身上轻松了些。“我第一个儿子都已经这样了,真不知到你那么多子女是怎么撑过来的!”我看着他,无限同情的说到。

  “我和你可不一样,没那么招人待见!”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和池田恒兴算得上是一类人,那就是对别人觉得丢人现眼的事情从来不觉的是耻辱。“你以为如今还是几百年前,凭着一个姓氏就可以得到别人的尊敬?现在要是不能带来好处,或者是能叫人感觉害怕,那么鬼都懒得理你。知道什么叫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吗?你和这所宅子原来的主人就是两个活生生的例子!”

  “请您嘴下留德,给朝廷和你自己留些体面吧!”看到又有人走过来,我急忙地拉了他一把。“你怎么这样就来了,你的礼物呢?”那人走后,我看着他一身“单薄”的打扮问到。

  “知道你不缺我的这点儿,所以就直接省了!”正亲町季秀毫不在意地抖了抖手,仿佛是在作着进一步说明。“你也知道我的进项有限,仅有几样拿得出手的东西还都是扰您的。我把你的东西再原方不动的拿回来,那不是明着拿你开涮吗?”

  “行,你真行!”对于这种把无耻说得这么义正词严的人,我还真是无话可说。“东西不东西的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只是今天是我儿子的大喜日子,你可不要给我添出什么话把儿来!”

  “事情的轻重我自是有一番计较,这个还不劳你一再的叮嘱!”他似乎不满意我的唠叨,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不过说到喜事,我倒是很想再给你添上一笔!”说着他拉了我一下,我们两个人又来到了那棵樱花树下。“最近你老弟的价钱飞涨,俨然就是织田之后的天下第二武家。有不少人都是趋之若骛,只是看你老弟肯不肯结这个缘了!”

  “怎么说?”我被他一番没头没脑的话说得一愣。

  “你的二公子不是已经入继波多野家了吗!”他转了一下身子,对着树干说到。“长子为了巩固织田家内部的关系无可厚非,这个庶出的次子想必内府殿下就不会那么在意了吧!不过再过几年这位龙王丸公子也是10万石的大名,所以还是有不少人看好的。”

  “哪一家?”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这后面好像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是滋野井家的三女,人品还算不错!”正亲町季秀说这话时微微侧了一下头,可能是出于无意。“老实说我是想再把我的一个孙女嫁过来的,但是……有些情况还是要顾忌的!”

  “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不知是谁主持的!”看着他难得出现的不自然的表情,我有些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了。

  这次随着对我西海探题的任命和仙鲤丸的婚礼,朝廷中对我的力量作出了重新的评估。这原本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看起来这些利益群体的意见还有些分歧,如果是不是太一定的话我还是比较偏向眼前的正亲町季秀,毕竟也算得上是知根知底。

  “是……太子殿下!”尽管回答得比较犹豫,但正亲町季秀还是说出了口。

  “这个……”听他这么一说我不禁犯开了迟疑,这可真是得仔细考虑一下了。涉足皇族内部的事务我现在是否有这样的资格可是难以决断,稍有不慎就是一场塌天的大祸。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需要我考虑的问题来。“这不是件小事,我还需要从长计议!”

  “这件事不急,过后还会有别人跟你谈!”正亲町季秀倒是很随意,看样子也就是跟我提前打个招呼通通风。

  这时一阵响亮的鼓乐从大门外面传来,远远的看见几个被布置在门口的人赶过来。我知道新人的仪仗已经到了,就和他简单招呼了一句迎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