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2、修罗之怒(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38 2006.03.30 20:11

    “仙芝……”我拉开门轻轻的叫到。“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让你见个人!”

  “谁啊?”仙芝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抬头望着我。这时莺正在下面安排后天要随行去若江城的仆妇,屋里除仙芝外只有那个叫蝶的小侍女在带着仙鲤丸玩。

  “你看看,认不认识?”我保持平静的微笑走进屋,让出的门口出现了新八郎。仙芝的脸一下子变的雪白,嘴唇开始轻微的抽搐了起来。

  “姐姐!”新八郎兴高采烈的叫了一声。

  仙芝站起身,一步步来到新八郎的面前。“你这个混蛋!”她怒斥一声后一拳打在新八郎的前胸。

  “姐姐?”新八郎被这一拳打得愣在了那里,尽管这种程度的打击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你这个混蛋……”仙芝的拳头雨点一般的落在新八郎的身上,同时眼泪夺眶而出。“……混蛋……你一走就是七年……爷爷去世……你一回也没……扫过墓……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混蛋……”随着哽咽的声音,她的拳头越打越轻但眼泪却越流越多。

  “姐姐……”新八郎不知该说什么好,傻傻的站在那里,眼中也流下了泪水。

  我并没有马上进行劝阻,长时间积蓄的感情太需要一个宣泄的机会了!回头对小蝶使了个眼色,她会意的点了点头,把仙鲤丸交到我怀里然后悄悄地退了出去。仙鲤丸显然还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但他乖巧的没有出声,只是一边允吸着右手的食指一边瞪大两只漆黑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

  “好了!人既然已经回来就不要难过了……”等了一会,看仙芝由痛哭变为了抽泣,我觉得差不多了。“还是让新八郎讲讲这些年的经历吧!”

  “我也没什么!”新八郎伸手抓了抓头皮。“自从跟师父离开清州后我们就去了奈良,可后来其实我们并不常待在那里,而是经常四处……”

  新八郎的语言表述能力并不是很强,说了半天我只大概明白了下列内容:宝藏院胤荣对他的教育方式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每每他学了什么新的招术后就挑一座相应级别的武馆去挑战,以达到学以致用尽快掌握的目的!这些年来他们走过许多地方,胜利是经常的,失败受伤当然也不在少数。仙芝显然对这种程度的了解很不满意,所以对关心的细节再次逐一询问,由冬天的棉袄到夏天的痱子,由病了吃的什么药到平时喝的是不是开水,无不一一问到,有时嫌新八郎说得不清楚还要再问上一两遍。

  “嗯!”可能是看到仙芝的情绪平复了,仙鲤丸开始转移了注意力,他扭动身体试图挣脱我的怀抱去寻找新的玩具。由于急着带新八郎来和仙芝见面,所以并没来得及让他放下行李,而仙鲤丸此刻感兴趣的正是那把放在大包袱边上的巨型长枪。

  “乖,别动!”在压制了仙鲤丸的好奇心后,我也把目光向那边投了过去。

  如不看下面那根长长的枪柄来问这是什么,一百个人里会有九十九个回答:这是一把欧洲中世纪的双手骑士十字重剑!宽约一掌的剑锋长达二尺七、八,侧面的刃纹呈奔腾的放射状,其间还可见点点细小的闪光颗粒,就好像是汹涌波涛中的隐现龙鳞。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觉,逆光时在剑脊的中部隐约浮现一尊轻波漫舞的菩萨造型。剑铛的幅度很宽,向两侧延伸出了各有一寸半,上面鎏金饰以莲花图案,造型好像一个被拍扁了的莲台。枪杆的长度超过了三米,通体闪着幽暗的乌光,同时也布满了金沙般的闪光颗粒,就像汽车彩漆的那种效果。如此奇特的造型,使这把兵器实际上成了介乎于长枪、长刀、三尖两刃刀、槊、镗之间的“怪物”!还好我这间屋子够大,不然还真是装不下它。“这就是花了我一万贯的兵刃?”我在心里暗自进行了一番评估。

  “……看你,都瘦了!”仙芝终于认可了新八郎的叙述,可还是用充满慈爱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好像非得找出点儿受了虐待的痕迹才甘心一样。

  “苦倒是没吃什么!不过……”新八郎一脸怅惘的说道:“这些年来一直吃不到姐姐作的烤肉,真是令我痛苦不堪!好几回睡到半夜醒过来,我真觉得还不如干脆跑回家来算了!”

  “你真是受苦了……”说着仙芝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出现在了眼圈里。“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作!”她站起来后对我说:“你先和新八郎谈着,饭菜马上就好!”

  “你可真是个大人了!”我对着新八郎发出了一声感慨,眼前又浮现出了当年在清州城外的一情一景。“来仙鲤丸,叫舅舅!”我拉起仙鲤丸的一只手朝新八郎摇着。

  仙鲤丸好奇的望着新八郎,但对于如此生僻的词汇一时还无法准确掌握,只从小嘴里发出了几个咿咿呀呀似是而非的音节。

  “想不到几年来变化这么大,我连外甥都有了!”新八郎对着仙鲤丸做着鬼脸,逗得仙鲤丸咯咯直笑。“大哥,你这几年还真是风声水起,我在各地都听到过人们对你的议论。你放心!今后有我在你身边,无论你想要谁的首级只要说一声就行了!”

  “哈、哈、哈、……”他的万丈豪情一下逗得我哈哈大笑。“你的武艺学成了吗?”

  “嗯!”新八郎点了点头。“师父说已经没什么可教我的了,让我在实践中继续修炼!还说虽然我的实战经验丰富,但格斗和打仗不是一回事,要想进一步提高就看我自己了!”

  “可……”我的目光溜向了那把怪枪。“你使这种‘东西’,宝藏院流的枪术用得出来吗?”虽然我自己不会,但经常看可儿才藏演练。

  “虽然我也会宝藏院流的枪术,但我自己并不常用!”新八郎从怀里摸出了一本书。“宝藏院流的枪术多走偏锋,招数以诡异奇绝见长!师父说练这种枪术难以发挥我天生神力的优势,所以教我的是佛门中的天王镇魔枪和这个……”我看到他递来的那本书扉页上写着五个工整的楷书——飞雪梨花枪。“这就是当年宋师傅给我的那本书!师父说这两路枪法都是走得泰山压顶的路数,正合我的条件,而且这本明国枪法大部分都是马上的招式,这在日本的武术界可是绝无仅有的!”

  我点了点头,想不到那个酒肉和尚还挺会因材施教。“你去堺町见过宋师傅了吗?”我继续问到。

  “见过了!”说着他一拍身边的大包裹。“这就是那身盔甲,真是太合身了!对了,还有关于枪的事……”

  “你不会是真的花了一万贯吧?!”我又想起了那笔钱。

  “怎么会呢!”看他一摇手我的心里稍微好过了一点。“实际是一万零八百贯!我还欠人家八百贯,你想着替我还上!”

  “什么?!”如果我不是正坐着此刻就趴下了。“什么样的‘枪’会值一万贯?”

  “这把枪就值!”新八郎把‘怪枪’拿到手里轻轻的***着,眼睛里充满了爱恋的神色。“这是根据我的要求,由相模国第九代正宗大师历时三年亲手打造的!这原是富士山麓一处人迹罕至的峡谷中的一块万斤陨铁,由于太大太重无法搬运,正宗大师才就地结庐进行冶炼,精炼三百余次后万斤之重的陨铁才成了这一百七十三斤的精钢!你看……”他用手指着那逆光而出的菩萨造型说:“这是在锻造中天然出现的,师父说着是神佛附灵的征兆!因此,这把枪的名字就叫‘修罗之怒’!”

  “这样……”我不太相信神佛的说法,但如果真是由那么大的陨铁所铸也确实得这个价。“你是想现在就成为武士吗?”

  “是啊!我就是为这个来的!”

  “那你怎么会在门口和前田大人打起来的?”我继续问到。

  “还不是那个混蛋!太气人了……”说到这里他又来了气。“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怎么能……”

  “好了!”我打断了他,不能助长这种内讧的风气。“前田大人虽然为人各色了一点儿,但讲到行军作战确实很有一套,再说他的忠心也是无可挑剔的!你也是,怎么不直接说找我呢?”

  “他们如果问我找谁,我自然回答是你!可他们问得是我来干什么,我就回答来当兵打仗啦!”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真是……”

  “吃饭了!”就在这时仙芝回来了,身后的侍从们端着丰盛的饭菜,这里自然少不了仙芝拿手的烤肉,莺也跟在后面。

  “你后天就随您姐姐他们回若江去吧!”席间我说到。“主公既然来了命令我就不好再离开了,你一路护送我也放心!那里还有许多家臣中的骨干,你也正好先认识一下!”

  “不……不行!”新八郎一边往嘴里塞着烤肉一边摇头。“好不容易赶上打仗我怎么能不参加,我一定要去!”

  “你……”我正想再说什么却正碰上了仙芝恳求的目光。“……好吧,你先和岛大人一道护送你姐姐她们回去,再把若江城的马铠运过来,我会等你们一道走!今天就正式录用你为诸星家的武士,你是一门众的身份,就叫……诸星清彦吧!”

  “好……”他道谢的话被一口烤肉噎了回去。

  *************************************************************

  岛胜猛和新八郎果然来去匆匆,只四天时间就打了个来回。他们运来的除了马铠之外,还给我带来了一件“超凡脱俗”的礼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