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忠义武将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669 2006.02.28 20:27

    一转眼来堺町已经一月有余,预计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而且得到了不少意外的奇遇。这其中大多是可喜的收获,但也有小小的尴尬!就在昨天,我收到了、确切的说是津田宗及收到了神谷宗湛从九州寄来的信,大意是说:其子神谷师元因为是次子所以无法继承家业,而且他也知道以师元的性情并不适合作个商人。神谷宗湛一直对当年让他出家心存遗憾,如果将来他能以僧人武将的身份出仕武家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到海外游历一番无疑会是非常有益的!神谷宗湛确实见识不凡,既然人家父子都豁得出去,我也只能按照约定替他做了担保。

  明天就要启程返回若江了,菲利普·吕克贝松和津田一算也来到了三岳屋。一大早,增田长盛去恩斯特那里商量下批货物的细节;前田庆次去看阿国剧团在堺町的最后一场演出;而我则在和长束正家、三井高福商量着后续的事情。“……这次的事情很顺利,看来自用的火枪和骑兵装备20万贯能够打住了,这样还富裕出了10万贯!”我说着又仔细核对了一遍物品的清单。

  “主公说得是!”长束正家一手托着帐本一手在上面指点着。“最大的支出是骑兵的盔甲和马铠,但可以随着生产在半年内陆续投入。到时下半年的收益会跟上来,所以现在有十二、三万贯就足够了,这次主公回去还可以带走一笔军费!”

  “那好!”我放下手里的清单对三井高福说:“你尽快动身到陆奥去,带足10万贯的货物,如果实在凑不齐也可以直接带钱过去。给我买至少1000匹最好的战马,既要身材高大能负重,又要具有极快的短程冲击能力!我不打算让这支骑兵独自作战,所以有没有持续长途奔袭的能力并不重要。”

  “是!主公尽可以放心,我们交易的对象大多是当地的大名和豪族,买马这种事不成问题!”三井高福信心十足的说到。

  “主公……”长束正家突然提醒道:“梅因赫尔先生在这里只能待上半年,而从北陆买马至少要几个月的时间,这样就会耽误训练的时间!不如先把三岳屋的马匹调过去,虽然不完全符合要求但起码可以先练起来。”

  “三岳屋有马吗?”我奇怪的问到。

  “有一批,大约500匹!”长束正家点了点头说:“是我们代九州龙造寺家买的,因为他们要求我们代为训练所以还有四、五个月的通融!”

  “好,那就先送到若江吧!”我想这也算是帮他们训练了。“告诉宋师傅:先把盔甲赶出来,马铠等我们的马匹买回来再说……”

  “主公!”这时增田长盛拉开门走了进来。“恩斯特先生身边的那位先生有事想见您!”

  “嗯?”我微微一愣,梅因赫尔不是说过两天自己到若江去吗?

  “是那位日本的先生!”增田长盛猜出了我的疑问。

  “那好!”我站起身走向门口。“我和他到后面的静室去谈,不要让人过来打扰!”如果是可以公开的事情,我想恩斯特就直接交代给增田长盛了。

  **********************************************

  “恩斯特先生还有什么事吗?”来到后面的静室坐下后我就问到,并开始仔细打量着这个人。如果不是恩斯特的关系我第一印象就会把他当作是一个落拓的武士,一身简朴的武士服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论长相他长得还是相当俊美的,只是同样有一种苍白的颜色,而且眉宇之间隐含着浓重的忧虑。

  “不,不是恩斯特先生的事情!”他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沉。“是我个人有些事情想拜托您!”可能是看到了我的迟疑他急忙又说:“恩斯特先生和我是在九州平户认识的,虽然时间很短但却很谈的来。由于在九州没有事情我就接受了他的好意,搭上他的船到近畿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对于我的详细情况他愿意为我担保!”

  “既然是恩斯特先生举荐你来的那还有什么问题!”我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有什么我能效力的地方你只管开口好了!”

  “其实在下是想拜托诸星大人……”年轻武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两眼紧紧的盯住我的脸。“我希望能够到您的手下,作~您~的~家~臣!”

  “既然是恩斯特先生的朋友我当然也会给予充分的信任,不过……”我再次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依旧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为了今后我们能够相处愉快,还是有进一步增进一些了解的必要的!”

  “是,您说得非常有道理!”武士开始了自我介绍。“在下来自九州丰后,原是大友家的世袭下级家臣!我名叫大谷吉继……”听了他的名字我微微一惊,但没有打断他的话,我并不能仅凭传说就信任一个人。“不久之前我离开了大友家开始在各地流浪,一直到我遇到了恩斯特先生。在他那里我听说了您的一些事情但并不完全相信,那天我们在船上见过面后我才确定了您才是我要找的人!”

  “老实说我还是有些事情想不通!”我皱着眉头说到。“如果你能对我的三个问题给予可信的答复,我是非常欢迎你加入的!”

  “请您只管问!”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到。

  “第一,……”我开始了发问。“大友家威震九州控制着北部六国,家督大友义镇公乃当世豪杰,手下又有众多智臣猛将,在这种情况下你为什么还要离开呢?”

  “大友家现在只是貌似强大,实际上已经是危急重重了!”他神色黯淡的说到。“义镇公自持武力骄奢狂傲不纳忠言,只知宠信志贺亲守、田原亲贤一般谄佞小人,对于正在兴起的萨摩岛津家松弛懈怠,半年前还把我的老师户次鉴连贬到了筑后立花山城!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败亡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难道这只是一只想逃离沉船的老鼠?这和传说可不一样啊!”带着一腔的疑问我又问道:“第二,以织田家今日的声威你能注意到并不意外,可你是怎么注意到我的?我的声名和地位在织田家并不突出啊!”

  “目前的声名地位并不说明什么……”他异常严肃的说到。“以大人卓然不群的观念,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卓然不群嘛……观念……要是织田家的将领都是我这样呢?”我突然问到。“毕竟你还没有接触过织田家其他的人吧!”

  “哈、哈、哈,要是那样……”他难得的大笑了起来。“那织田家现在恐怕已经取得天下了!”

  “你实在是过奖了!”我也止不住笑了起来。“最后一个问题:你到我这里来,究竟希望我为你作些什么呢?”

  “大友家的败落是必然的事,但请您……”他的面色沉了下来,我似乎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泪水。“在将来!请您务必让织田家选择大友家作为盟友,只有这样大友家才能生存下去!我在这里求求您了!”说完他把前额贴到了地上。

  我被震撼在了当场,久久后说道:“诸星家欢迎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