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1、弥散硫磺味道的水雾(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67 2010.10.31 19:18

    虽说这间家庭旅馆不大,但地形却实在是复杂,生人到此七拐八绕之下就可能迷了路。好像在山区迁就地势建筑的房屋大多有这个特点,多半是为了更为有效地利用不多的空间,并非就一定有什么防御性的目的。

  “主公,请这边走!”我正一个回廊的岔口处犹豫不决的时候,御弁丸从一边探出头对我招了招手。“主公请进!”见我过来他拉开了半边屋门。

  “拜见主公!”屋里一个人立刻伏地行礼。

  “起来吧!”我走进了屋子,门在身后又被拉上。

  房间里只有燃着一支蜡烛,光线还不及院子里月光之下,不时有风从窗子里吹进来使烛焰一阵摇动,在布满树疥的墙壁上投出光怪陆离的影子,显得是那样的诡异。因为那个人是伏身在一处黑影里,只能从装束上模模糊糊判断出他并不是个武士。

  “这些年京都、四国、九州和西国的事情,你多多辛苦了!”我在桌边坐好后向他挥了挥手,身上轻薄浴衣的袖子随风在空中飘动了两下。

  “为了主公的宏图大业,诸星家的武运昌隆,为臣虽万死亦不敢辞!”又叩了一下头他直起了身子,在烛光里映照出了他脑袋上三排清晰的戒疤,原来是静水幽狐。

  “你也不必客气,这些年你的作用不下于数万雄兵!”说出这句话我也叹了一口气,想起这些年的事情不禁感慨万千。

  如果能生活在光天化日之下,谁愿意一天到晚策划那些鬼蜮伎俩?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世道如果是市井草民或许还能够靠着老天的垂怜活下去,到了我这个地位则完全是不可能,不要说是不使用阴谋诡计,就是少用些、比别人用的拙劣些也会死无葬身之地。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就看看刚刚完蛋那几个家伙的下场吧!

  “全仗主公运筹帷幄,属下不过是跑跑腿而已!”他只是深深地作了个揖,既没有显得沾沾自喜也没显出诚惶诚恐。

  在我的所有重要家臣中,静水幽狐的经历可以说是最复杂的,前半生几乎全是在颠沛流离的逃难中渡过的,如果说残酷的生活是最好的老师的话,那他的学历可比高尔基的那所“大学”高多了。

  所以说在我所有重要家臣当中,静水幽狐也是最通为臣之道的,过于张扬了会招主公忌讳,事事恭维推诿又会让人怀疑别有居心。因而他的作法是对于命令只管执行,做完之后则是三缄其口,除了被主公问到什么也不会说。仅就这一点来讲,有时候我觉得他比竹中半兵卫做得更彻底。

  “西面的事情都怎么样了,前一段时间我太忙了也没有来得及细问!”我感觉腰部有些发麻,向右挪了一挪身子。久居上位会自不自然地养成一些习惯,在这个简陋旅馆里既没有特制的扶手,也没有撑腰的靠背,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四国不会有任何问题,少主的权威已经基本上完全确立了起来!”静水幽狐稍微向前探出了身子,使整个脸完全进入了光亮里。“自三好氏败亡之后,四国已经没有太强势的豪族存在,只有长宗我部家勉强可以算上一个。不过土佐的土地并不富庶,又不是商业中心,东有阿波西面又受到九州丰后的压制,所以并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唯一可能出现的问题是少主继位之后,阿波地区就会缺少一个本家的直系宗族坐镇,从长远上看可能会造成不稳的因素!”

  “这件事我会考虑……”我点了一点头,但实际上这也没什么可想得,只能抓紧时间多生儿子。“这件事情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地方基础豪族全都靠向了我们,这是最好的保证。九州的事情很特殊,想必很难办吧!”

  “有些困难,但按照主公的意思已经解决了!”静水幽狐看来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了一卷厚厚的纸。“九州人的排外性很强,又有大友和岛津这样历史悠久的大族,要想在基层的豪族武士和浪人中,改变传统观念靠拢我方不是那么容易。虽然随前田殿下迁过去一些山阴、纪伊和近畿的人,但恐怕短期不会有太明显的效果。不过平户和博多的大商人们都采取了积极合作的态度,很快就可作为主公堺町——石山体制的延伸,而联成一体。因此从经济上最终完全控制九州大名,应该在十到二十年后可以做到。这些是那些商人的名单和誓约书,像粮食之类的大宗商品已经做到了控制流向和统一价格!”

  “嗯……”我看着那些东西不住地点头,他的工作确实卓有成效。

  在九州商界有两股强大的势力,就是平户的葡萄牙商人集团和博多的九州本地商人集团,他们往往既各有领域又相互联系。前次征伐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启动了这件事,但实际上要让他们把所有商业关系交出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没想到静水幽狐在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里居然办成了!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我很欣慰,这么多年你实在是辛苦了!”我把那卷东西受了起来,稍后会传回堺町交给村井贞胜,下面就是他的事情了。“我也知道这些年委屈你做得都是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不过也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周防西部和石见三郡近二十余万石我还留着,这次的事情完了之后你就可以恢复大内家继承人的身份!”

  “谢主公的恩典!”多年的苦心孤诣终于换来了今天的一身荣耀,即便是这个深沉的人眼睛里也出现了一闪即逝的泪光。“那为臣就回西国去了,毛利旧领的事情还有些没完……”

  “那边的工作先放一放,这次找你来是有一些紧急的事情!”我示意已经半直起身的他再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本来这次东征之前,我让人给东北各大名找了些小麻烦,最初的意图也就是绊住他们的脚,使其无法出兵参与北陆战事。可令我想不到的是居然效果会这么好,那么荒凉的土地上会有如此多自不量力的家伙!”

  静水幽狐看着我没有接话,看来是已经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尽快赶到那边去使他们越乱越好,尤其是鼓动那些有些势力的豪族大张旗鼓地反抗他们的守护!”说着我右手握拳,在桌面上重重地捶了一下。“过去我关注的仅仅是那几家大名,并没有太在意那些城主级别的豪族,现在看起来这些人还是相当有能量的。过些时候我会在小田原城下发布召集令,限期让他们到小田原城下报道,只要他们来不了我就有理由处置他们!”

  “主公想要……”静水幽狐试探着问到。

  “至少要清出一半的土地,我另有用处!”我做了一个斩钉截铁的手势。

  ********************************************

  静水幽狐走后我又一个人坐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自己高明,既然东北那些家伙自己折腾起来,我也不怕成全他们的心愿。只是似乎……

  “去把安田国信给我找来!”我对这外面喊了一声,随即听到了御弁丸的答应。

  “不知主公有何吩咐?”可能是因为正在执勤当中,跑进来的安田国信还穿戴着全套装备。

  “自从离开上野之后,你和真田家还通过信吗?”我对他问到。

  “没有!”他十分肯定地回答到。

  “嗯!”这个情况实际我也清楚,因而点了点头。“这么说对于甲信那边现在的情况,你也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又问到。

  “是!”他还是十分肯定地回答到。

  “虽然如此但你毕竟是甲斐人,所以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我的目光一下子对上了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个任务的第一步,就是要你恢复武田信清这个名字!”

  “哗楞!”他身上的盔甲响了一下,可见他此刻心情的激动。虽然在日本的武士阶层改名换姓,并不是一件多么稀罕的事情,但“武田”二字实在是积淀凝结了太多的东西。“听凭主公吩咐!”他低低地回答到,嗓音有些沙哑。

  “接着就是你要回到甲斐去,以武田信清的身份招募那些对德川不满的野武士……”我对他的反应比较满意,详细地交代起了这个突发灵感形成的计划。“……主要就是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请问主公,为臣可以寻求真田家的帮助吗?”安田国信谨慎地问到。

  “真田家限于身份的敏感,不可能给你太多公开的援助!”我不禁在心里暗自称赞,他并没有因为面临这巨大的惊喜就失去冷静。“现在德川家的名将酒井忠次镇守甲斐,手下约有五千兵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过好在这时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你也有自己的机会。这件事中最重要的就是把握尺度,既要使甲斐各地人心惶惶,也别逼得德川家铤而走险。尤其要注意的是,这件事始终是一种‘自发’行为!”

  “是!”既没有畏惧也没有哀求,见到我的示意后他起身准备离开。

  “你一定要记住!”我再次提醒道:“武田信清这个名字到底能够使用多久,就看你这次的成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