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5、经验之谈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530 2005.12.05 20:12

    “恭贺诸星大人荣升,干杯!”所有的人一齐举起酒杯高声祝贺着。几十个人一起高喊的音量着实不小,尤其这其中大部分人还都是赳赳武夫。这是我晋升为部将的第二天夜里,地点是一间名叫“梦樱”的鲸屋。什么?你不知道鲸屋是个什么所在?那就是卖“美食”、“美酒”和“美色”的地方。

  真不知道消息怎么会传得这么快,昨天傍晚我从织田信长那儿回来只把这件事告诉了看到的几个家臣和仙芝、莺两个人,可今天一早这帮狐朋狗友就都过来了!他们非得要我请客不可,我也只好答应了。没办法,他们的人数太多了!一个池田恒兴、一个浅野长政,这两个东西闹得最凶,还非得要来鲸屋不可!本来我是坚决不同意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居然把仙芝也拉入了这场讨论,并一再追问是否是她管住了我不让我出去参加“集体活动”。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她当然都不能承认,迫不得已只好答应了他们不平等的城下之盟,并且包下了这整座“梦樱”。我一直怀疑这一切都是前田庆次在背后搞的鬼,包括消息也是他昨晚偷偷跑出去泄漏的,但他坚决的不承认,我又没有证据只好作罢。真是的!我怎么没想到安排几个忍者专门监视他呢!

  “诸位能来就是赏光,我在这儿就不说什么谢不谢的话了!都在杯子里了!”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望着一张张兴奋的脸心中也是满怀激动。我相信今天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够交情,也都是真心的替我高兴高兴!并不是我自夸,这里面有个道理。来的人里除了前田利家外岁数都不大,大多为青年有的甚至只能算是少年。今天,我在这里为他们立下了一个榜样,一个坐标,一个里程碑,使他们有了希望,更有了一个努力的方向。

  “我早就说大哥你不是凡人!”池田恒兴的酒正好在兴奋状态。“这么年轻的部将、不到二十岁的重臣,而且非但不是一门众,甚至连豪族、世袭武士都不是!这不但开了织田家的先例,就是走遍列国,也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儿!’按理说咱们这位主公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你到底是怎么把他胡噜顺了的?”

  “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我推了他一把。“这要是叫主公知道了,你不怕我还……”

  “我最佩服你的是,‘家里帅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边还没把池田恒兴按住,那边浅野长政又发了难。“你外面的那些事我就先不提了,光你把仙芝嫂子哄的那么听话就是不得了的手段!不光不吃醋还主动替您纳侧,我那个姐夫就是打死他也办不出来呀!”

  “胡说八道!我在外面有什么事了?!”我急急的辩解着。“你这可是败坏我的名誉,小心我跟你打官司!外面?外面还不够乱心的呢!有那功夫还不如接到家里来……不对!我是说外边的如果在家里……也不对!我是说……嗨!你都把我带到沟里去了!”

  “诸星大人!我对您也是五体投地……”这时木下小一郎也开了口。“我对您的治世之才甚为感佩!在整个尾张就属您的领地最为兴旺,我上次去了一趟可还是很多事不明白。希望在您有空的时候,能够指教我一下!”

  “你这可是问错人了!”我笑着回答。“我的领地事务一直由村井贞胜大人在管理,具体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你应该问他!”

  “老实说我也很奇怪……”我这里越来越乱,那边前田利家却也插了进来。“你怎么会从来不为开销发愁?我的领地比你大,手下家臣的人数比你少,待遇也低的多,可我却总是感到捉襟见肘!为这事阿松他还一再的埋怨我,你就教我两手吧?”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您利家大人的武勇我忠兵卫就是快马加鞭,也是难望背项的啊!”我随口应付着他。

  “我觉得你们说得这些都不是主要的!”“猴子”忽然在一边缓缓说到。“不错!你们说得这些确实都是忠兵卫的高明之处,但也只有他能够这样!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即便是向他学也顶多是一、两点,绝对是学不全的!”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虽然他的嗓音依旧很难听,但所有人全都忽略了这一点。“其实也不必都学,只要能学到一点就好了!”

  “那是什么?!”池田恒兴着急的问到。

  “什么?!”木下藤吉郎神秘的一笑。“那就是立功,而且总是立大功!有了这一条,就算其他的能力都不强也没关系,种种好处自会随之而来,你即便是想挡也挡不住!我一直很奇怪:论努力我绝对胜过他,可怎么连他的脚印都踩不上呢?”

  “阿!”所有人都恍然大悟,我注意到堀秀政等几个人深以为然的频频点头。

  “就是啊!”浅野长政兴奋的说:“你就别保守了!都是好兄弟,说说!说说!”

  “这个嘛……我自然是不会对兄弟们保密了!这个秘诀就是”我微笑着喝了一口酒清了清嗓子。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我,生怕漏掉了一句。“……上靠主公的关心,下靠同事们的帮助,加上我个人一点点努力……”

  “你给我打住!”在众人的鼓噪声中,池田恒兴一把揪住了我的领子。“再耍滑头今天就叫你横着出去!那边的,搬两坛酒过来!”

  “我坦白!我坦白!”看到众人大有一哄而上的架式,我急忙服了软。“其实这也很简单,那就是看准机会!”我坐直身子理了理仪表。“也许你们会说这谁不知道阿,但实际上这里边的学问可大了!立功的机会有很多,但并非都是好时机。有些难度太大,有些又没什么油水。作任务一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可不能头脑一热什么事都上,那只会把自己饶进去!二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有些事看起来挺唬人实际没什么难度,这种时候才是好机会!”

  “这……这也太抽象了!你说得具体点儿!”半晌的沉默后中村一氏问到。

  “那好,我就举个具体的例子!”我想了想后说:“大家认为阵前斩将夺旗的功劳如何?”

  “作为一个武士,那自然是最荣耀的了!”浅野长政答到。

  “不错!所有人几乎都是这么看的。”我点头肯定了他的观点。“不过……这也得分时候!先主公信秀大人的时代……当然那时候我没赶上!但我听说:当时与斋藤家交战那是败多胜少,是经常损兵折将。可眼下就不一样了!斋藤家苟延残喘,稻叶山城风雨飘摇,再要作战胜利是百分之百的。更妙的是斋藤家所有的将领都集中到了一起,更兼兵无斗志,就好像快干的池塘里鱼都聚到了一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是捕鱼还是捞虾,是吃肉还是喝汤,那就全看各位的手段和造化了!”看着一群发愣的人,我又端起了一杯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