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袖子里的匕首(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875 2006.08.17 20:20

    “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稍停了一刻,我对这下面几个人沉声问到。

  “感谢主公大恩!属下谨奉号令,愿为诸星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对我伏身宣誓效忠,声音里充满了敬服与恐惧,即便是楠木光成和伴长信也不例外。对于我分置忍者和忍军的想法虽然他们有一些了解,但一下子听到完整的计划还是令他们感到震惊。

  “今天‘诸星赤心会’就算正式成立了,那你们就照着去做吧……”我波澜不惊的继续说到,心里对达到的效果非常满意。现在我对当初明智光秀所说的那个“神秘感”感触越来越深,这是一个成功上位者的必备条件。论个人实力在场的每一个都可以轻易将我杀死,即便是武功最差的虹绮晶荷也不例外。但他们在我面前无不感到战战兢兢,因为他们清晰的感受到了我那深不可测的“智慧”,以及手中可以将他们轻易碾为齑粉的力量。“需要多久你们才能进入状况?”

  “我日木随时可以开始工作,只是改造还需要主公派员指导!”

  “我‘虹绮流’的活动范围就在山阴、山阳一带,两天之内就可以到达主公指定的地点!”

  “在我来之前已经吩咐散布在东北和关东的手下向丹后聚集,全部到齐大概需要半个月时间!”

  “我们‘黑流’的情况差不多,全部到位约10天左右!”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光成尽快完成原有忍者的分流;长信马上分别替他们安排各自的据点;你们几个回去和手下汇合,稍后长信会和你们联络!都清楚了吗?”

  “是!”众人简单明了的回答。

  “既然这样就都去着手进行吧!”在我一挥手后,他们都安静的退了出去,只有加滕段藏依旧坐在原处。“另外那些人都来了吗?”我不着边际的问到。

  “已经等候一段时间了!”但他却听明白了我的意思。

  “那就过去见见!”

  **************************************************

  在走廊的尽头有一间更大的房间,更大而且更黑!偌大的屋内没有任何摆设,但此刻却并不显得空旷。二十几个,确切的说是二十七个人,静静的排成三排跪坐在在屋里,隐身于朦胧的黑暗之中。

  步入房间,我径直的朝屋中唯一的光源,一盏飘忽不定的蜡烛走去,在旁边的主位上坐了下来。跟在后面的加滕段藏也停在了不远处,摇曳的光影在他脸上形成了一幅有些诡异的图画。

  “就是这些人吗?”我对他问到。

  “就是这些人……”从加滕段藏的嘴里发出了一种近乎耳语般的声音。“按照主公的吩咐,我找到的都是一些必死之人!应该说他们现在已经‘死’了,至少所有知道他们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能力都足够吗?”我再一次确定到。不管怎么说这些人所要承担的任务需要非同寻常的坚忍,其中的压力甚至有可能将一个正常人逼疯!

  “决无问题!”加滕段藏回答得语气决绝。

  “哦……”我虽然对他的眼光是信任的,但决定还是要亲自试试。“你!你来告诉我……”我把手指向了第一排右数的第二个。“已经‘死’掉的那个人,是否有取死之道?”我想试一下他对以前“身份”的看法。

  “回禀殿下……”人依旧在黑影里看不清楚,但从有些稚嫩的声音听来似乎年龄不是很大。“那个人死得应该,简直是罪该万死!!!”

  “为什么?”我想他应该有这个觉悟,但没有想到会这样彻底,而且还是个如此年轻的人。听他那压抑的声音,似乎蕴涵着至死方休的怨念。

  “回禀殿下!因为他出生时就错了,或者说干脆就不应该出生!”他可能觉察出了自己表现出的不自然情绪,语气瞬间又恢复了冷漠。“……那个人在出生时就已经继承了永远无法摆脱的桎梏,因为他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祖父名字叫陶晴贤……”

  “啊!”我在心里小小的惊呼了一声。

  “……所以那个人永远也不敢在别人面前提及自己的身份!所担心的不是被仇敌杀死,而是所有人对他血统的鄙视!”那个声音此刻仿佛是在轻轻讲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叫他有可能永远摆脱这种命运。所以除非是死,不然他永远也不会放弃!”

  我现在放心了,有这样信念的人还有什么忍受不了的呢?

  “这里的人不是逃忍,就是国破家亡的武士后代……”加滕段藏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可以说每个人都背负着一段血腥的往事!或许有人可以叫他们去死,但即便是神佛也无法让他们放弃!”

  “过去的你们已经死了,可以说是我亲手‘杀’了他们!”我现在放心了,开始进行我的计划。“你们新的生命即将诞生,但你们必须完成我——你们的主人交付的使命!和这个使命相比,也许‘死’是一件轻松而简单的事情,所以如果有人想退出就说出来,现在还来得及!”我停下来盯着面前的黑暗。

  蜡烛依旧在燃烧,屋里是片刻的寂静无声。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站起来离开。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就听好了!”我尽量把语气放得和缓些,不要那么紧张。“你们今天认识了我,也知道了我是谁。但我命令你们把它忘掉,直到我要你们想起来的那一天!你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忍耐’,在我给你们安排的身份和位置上忍耐下去。这会很久,也许10年,也许20年,甚至可能是几代人!你们要完全的‘忍耐’,就是知道了哪怕是针对我本人的阴谋也和你们毫无关系!你们的秘密只有在你们死的那一天,才可以告诉你们选中的继承人,而‘他’或‘她’也就继承了你们的这个使命。直到有一天你们或你们的继承人,接到了我或我的继承人的指令,那时这个‘忍耐’才算到了尽头!”我说到这里稍稍缓了一口气,喉咙里略微有些发干。

  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质疑。

  “指令中会叫你们或你们的继承人去做一件事,我现在命令你们无条件的去执行!”我的语气转而严厉。“……指令中的事可能不近情理,也许匪夷所思,甚至毫无疑问会要了你们的命!但无论是出现那种情况,你们都必须无条件的执行,即便面前是刀山火海也要视若无物的走过去!”我再次停下来观察着众人的反应。“我知道这很难,如果有人现在退出我不会追究!离开的人会回到原来的生活里,就当从来没有到这里来过。”

  屋里依旧寂静无声,我甚至怀疑一切都是幻觉,只有我一个人一直在自言自语。

  “很好!”我点了点头,在心里长嘘了一口气。“你们都可以离开了,随后的事情会有人替你们安排!”

  二十七个人在黑暗中一齐对我深深的伏身行了一礼,然后依次站起来,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去。

  “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了……”在屋里只剩我和加滕段藏两个人后,我终于把胸中这口憋了很久的浊气吐了出去。“刚刚掌握丹后事情很繁杂,今后几天我可能会很忙!这件事情就由你全权负责了,安排他们离开不要惊动其他人!”

  “是,主公辛苦了!”加藤段藏说着从怀中掏出几张纸,双手捧着递到了我得面前。

  “这是什么?”我随手翻了翻,但这里太黑看不清楚。

  “回禀主公,这是二十七个潜藏人员的身份安排!”他认真的说道:“属下认为这是最高等级的机密,所以详细记录了下来以备……”

  “是吗……”我没有等他说完就把那几页纸移到了屋中那盏唯一的烛火上面,淡淡的火苗在我手中燃烧了起来。

  “主公!这……”他被惊得目瞪口呆。

  “加藤先生……”直到看着那几页纸完全化为了灰烬,我才再次开了口。“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把这里布置得如此昏暗吗?”

  “这……请主公明示!”他低头问到。

  “这很简单……”我对着他微微一笑。“他们都是我埋在各处的‘最后手段’,说不准我本人会在什么时间、地点和他们见面!如果我认识或知道他们介时流露出来岂不糟糕,所以只有你一个人掌握就足已了!”

  “主公!我……”加藤段藏在激动之余像下了什么决心。“我想请问您,刚才如果有人离开,您真的会放他离去吗?”

  “哦……”我惊讶的看了看他,没想到他也会提出如此幼稚的问题。“我会这样的!”我点了点头说到。

  “可主公!这样会严重威胁到……”他激动的提高了声音。

  “那么我来问你……”我盯着他的眼睛直接反问道:“如果我下了那样的命令,你就会原方不动的执行吗?”

  “我……”加藤段藏沉默了片刻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我还是会把离开的人全部杀掉,因为我必须这样做!”

  “既然是这样,我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呢?”我幽幽的转开目光投向前方的黑暗。“……有些事我也并不喜欢,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肯定不会那样去做!但我现在的一举一动往往关系到无数人,无数支持我并把希望寄托于我的人,所以就像你有必须做的事情一样,我也有我必须做的事情!而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信任你,相信你的能力和判断,正如我所了解的你一样!”我信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知是不是我用的力气大了些,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身子一哆嗦。

  “下面的事情你就去抓紧时间办吧!”我站起身走向门口。“最近几天我会很忙,眼下就有一个聚会必须去亲自主持。一些事情你就自己看着拿主意吧!”我又强调了一遍。

  ——————————————————————————————————————

  冬天里的熊:感谢大家的关心,但以老熊的能力确实无法更快了!一般一个礼拜里会有一或两天无法更新,更新的时间在晚上的8点到9点之间。如果过了9点大家就不必再等了,免得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