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8、人与人(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00 2007.09.12 19:27

    松永久秀这个人也是个充满矛盾的人,我对他一直不能够十分理解,甚至更有甚于织田信长。从历史上的大趋势来看,他似乎一直与阴谋与背叛联系在一起,既背叛主君又背叛同伙。

  这样的屡次靠出卖起家的人按说应该具有非常强烈把握时机的本能,至少他的前半生是这个样子的。可自从他归顺了织田信长之后,能力的发挥却是大失水准。他总是在该反的时候不反,明显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又反了,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他“阴谋家”的头衔是否有些名不副实。不过更令人费解的是他与织田信长的关系,残暴的信长居然对他宽容到了软弱可欺的地步,对比之下许多人都不得不为德川信康大抱委屈!

  作为松永久秀这样的人自然不应该再提什么气节,可是最后那揣着“平蜘蛛”自爆的死法却绝对够“刚性”!“英雄”面对屠刀成为叛徒的例子不在少数,可叛徒是否也能……这个问题还真不是我这颗简单的头脑能搞清楚的!

  就算搞不清楚也得进兵,在作战上我是不怕他的。不过松永久秀虽然举起了反叛的大旗但是行动却并不主动,因而我也没有着急,而是先率军进入了京都。在来之前我得到了织田信长的指示:为了显示这次行动的正式性,因此要带上一两个公卿随军!

  在北陆的征战我的部队已经相当疲劳,反正联络朝廷也需要一段时间,我决定借此修整几天。

  “您有必要去得这么早吗?”看着我已经把装束整理停当,莺有些奇怪的问我。屋角的时钟显示刚过早上八点,一般情况下公卿们是不会起得这么早的。

  “去得早些还显得郑重,毕竟近卫阁下可是关白!”我最后整了整腰带,笑着回答到。

  让哪个公卿去原本没什么差别,所不同的只是品级上的高下,这个问题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这就表明我这次行动的一个档次。我无意过度张扬,但也不能驳了织田信长的面子,所以一切还是按正常渠道来吧!我没有独自晋见天皇的资格,近卫前久就代表朝廷了。

  “对了!”我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莺和阿雪交代道:“见完近卫阁下后我会去正亲町阁下那里,中午你们就自己吃饭吧!”

  “是!”莺答应了一声后又对我奇怪地问道:“您来得那天不是已经去拜访过他了吗?这次理应是他来回访才对呀!”

  “何必分得那么清楚,有些事在他那里谈也比在咱们这儿方便!”我笑答了一句就走出了屋子,感觉一阵神清气爽身体轻快。今天我穿得是一身华丽的武士服,对土豪可以装公卿,见了正牌的公卿我还是武士。

  在跨院的月亮门洞里,我看见了正等候在那里的后藤又兵卫,他拿着一些必备的东西准备侍侯我出门。

  “哦……”我愣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可想了想后还是停住了脚步。“你给你的父亲送封信过去吧!这次主公采取了宽大的政策,对于迷途知返的人不会过于追究。”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知道他父亲也参加别所长治的叛乱,而且也知道别所长治准备鱼死网破了。

  “感谢主公和大殿的恩典,我已经写信去了!”他躹了个躬后满怀感激地说到。

  “哦?”我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这么果断。

  “我对父亲说了我在主公这里的情况,而且对他说……”他没有抬起头来,因而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声音很平静。“我认为主公您是当世第一豪杰,有织田家在您会愈加兴旺,织田家不存在了您也会威震天下!我跟随主公将来会干出一番事业来的,请他放心不要挂念,只管去做他该做得事情……”

  “你……你这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毕竟是父子亲情,毕竟是血浓于水,我虽然能够理解但绝对作不出来。“有这个必要吗?”好半天后我才问到。

  “也许您从来没有把别所长治殿下看得多么重要,但我毕竟是在三木城长大的,对于他还有一定的了解!”终于直接提到了自己家世代侍奉的主公,后藤又兵卫不免有些惋惜。“在主公您来讲,别所殿下或许有些本事、有些野心,这在这个乱世里算不上什么罪过,对您也产生不了多少影响。可常年的相处我却知道:别所殿下虽然有野心却并不狂妄,对于形势还是能够看得清的!当年织田大殿甫一入京,他就派来了道贺的使者,这点很多人都清楚。至于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已经很难说清孰是孰非,但至少不能把责任全都推在他的身上。对于某些人的作法您自有明鉴,不需要我多嘴,我只是想说时至今日已经回不得头了。家父作为别所家的家臣,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舍弃自己的主公!”

  “你说得不错,也许这就是‘义理’吧!”我仰天长叹了一声,心中感到一阵虚无飘渺。“当年在我还不是武士的时候,就有许多人对我提到过这种东西。可一直到了今天,我想还是没能完全弄懂它。似乎每个高尚的武士都执着地追寻着它,而它呢!也可以叫人生,或者叫人死。可它究竟是什么呢?仅仅是儒家所谓的仁、义、礼、智、信吗?好像也不完全是这样的!”

  “请恕臣卤钝,主公不明白的事情臣自然也不可能明白!”这时后藤又兵卫突然抬起了头,我这时才看到他已经是满面泪痕。“其实属下窃以为:‘义理’这种东西在每个人心里都是存在的,不管他是高尚还是奸邪。它也没有必要被冠以多么高尚的借口,只要是心中不会考虑后果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就是你的‘义理’了!”

  “这么解释‘义理’……倒真是新颖得很!”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知道岛胜猛会不会认同这样的看法。“那你今后有其他的什么打算吗?”我又问到。

  “回禀主公,我是一个诸星家臣!”后藤又兵卫回答到。

  我看着他的脸,又更加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他的面容是坚定的,他的眼睛是清澈的,在那里面找不到任何的疑惑与动摇,看到这样的眼神可以使人的心灵迅速安定。

  这样的表情和眼神我非常熟悉,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有无数这样的武士在支撑着我的这份基业。什么叫封建制度?就是因为一级级大小封建主们的隶属附庸关系。在这条通道顺畅时,就是迅速的扩张和膨胀,就像是生物学中的细胞分裂一样。但只要稍有不慎和放纵,这些分裂出来的“细胞”也可能变成扩撒的肿瘤,速度同样迅猛。任何一个封建势力打天下时或许还能隐藏下矛盾,作到众志成城。要是安逸的江山坐久了……

  “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这次的事件不会株连过广!”我转过了身继续向外院走去,后藤又兵卫默默地跟在我的后面。“就算以后还有什么‘后话’,我也会替你应付过去的!”

  “是,谢主公恩德!”他感激地说到。

  “其实如果愿意的话……”我忽然又想到。“你的其他家人也可以迁过来。我听说遵照主公的指示已经下达了《恩赦令》,所以这一路上也不会受到什么留难!”

  “我也把这个情况告诉家里了,一切看父亲的决定吧!”

  “好吧!”我作得也只能是这样了,织田信长最近的宽容并不等于他就不再疑心。恰恰相反,对于处理近畿事务一应方式的改变,反而说明他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据我看上杉谦信这次的事件对他震动很大,他开始锁定对自己有威胁的“重点目标”了。

  “主公!”在大门的内侧,樱井佐吉和石河贞友并列站在卫队的前面,伊木半七则把我的战马拉了过来。他们天刚亮时就已经开始等在那里,一个大名要出门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一般在京都的活动我都是坐牛拉宫车的,明确以武将身份进行公开的活动还是应该骑马,就是仪仗队伍也要显示出武家的身份。这次我是请令出征的一方统帅,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这次军事行动的严肃性和正式性,所以也就更加的不能马虎。据说在几百年前,另一位伊予守就犯过类似的错误。

  “又兵卫……”我的脚已经踏上了马镫又拿了下来,回身叫过了后藤又兵卫。

  “是!”他立时紧走几步来到我的面前。

  “这次拜见近卫大人虽然是以出征武将的身份,可也不能显得过于飞扬跋扈!”我对他吩咐道:“我由樱井佐吉一个人护卫前往,你和半七、贞友就不要去了!”

  “遵命!”他躬身回答。

  “嗯……”见他神色如常我非常满意,这个年纪能够做到宠辱不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回头会直接从近卫阁下府上去正亲町阁下那里,你就先把我昨晚准备好的东西送过去。另外再对他说我……”我非常详细地交代了一些事情,他边听边不住地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