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9、盛情的邀请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95 2010.02.14 18:52

    “你没事我就会没事,就算你对付那些人也是在搞定羽柴之后!”正亲町季秀无奈地耸一耸肩,虽然对自己的安危不是很关心,但没能说服我还是很失望。“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办法,我就回京去等你了!”

  “那我也不留你了,回去告诉近卫阁下我并不介意!”我又恢复了常态,对他说到。

  “也不知道他们相信不相信,不过只怕结果同样糟糕!”他继续摇头叹息。

  “不相信也不要紧,可能我十几天后也就去了,到时候亲自和他解释!”我这时已经在考虑该送什么“礼物”了。

  “这么快!你的准备已经完成了?”虽然已经有所感觉,但我的话还是让他豁然一惊。

  “你怎么了,不是说好了秀清的婚事在下个月举行吗?”对于他的敏感我不禁婉尔。“再说很多事情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想来羽柴殿下很快就会派人来请我进京了!”

  “请你进京?这可能吗!”正亲町季秀并不糊涂,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精明,因而对我的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虽然说以二条晴良为首的一批人,一直在致力于调和你和羽柴之间的关系,可据我看他并不是多么大度的人……”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意思说我也不是。

  我含笑不语,没有接这个茬。

  “我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可能容忍你进京,就更不要说主动的邀请你了!”他看我不想重拾刚才的话题,就只好自己再说下去。“说真的,我觉得朝廷虽然希望你们和睦相处,并一直在为此做着不懈的努力,但恐怕也难以想象这样的‘好事’会真的发生!”

  “你是既小看了近卫阁下的‘面子’,又小看了羽柴殿下的‘肚量’,这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我宽慰地探过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道:“你要是不信咱们就打个赌,羽柴殿下的使者用不了一个月就会来请我!”

  “哦……还是算了吧!”考虑再三他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无遗憾地说道:“虽然这个机会很难得,但是我的本钱和你比起来却是差得太远了,过大的损失可是受不起的!”

  我没有强求,看来他的“感觉”还真得是够敏锐的。“对了,你家的四公子也已经成年了吧?”我又是一个突发灵感。

  “你也太粗心了,今年都二十四了!”正亲町季秀呵呵一笑,心情稍微好了些。“过年时你见过的,当时是带他来的你这里,不过也难怪你不记得,这小子实在也没什么长处。除了个头和容貌还说得过去之外,实在是一无是处,好像长这么大除了‘是’其他什么都不会说。有时候我看着他这副窝囊的样子就生气,你说我难道就是这个样子吗?”

  “那倒也是,好像你这几个儿子里并没有再出现你这样的性格!”我想着也有些觉得好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正亲町季秀自己太“各色”了。“不过对于你的看法我倒是不敢苟同,兴衰各由天定,未必他就像你说得那样不堪。我多少也是懂一些面相之术的,敢说他将来的前程一定会超过你,没事你就偷着乐去吧!”

  “得了吧!你连他多大都忘了还能记得相貌?”一晒之后他旋即又正色道:“难道这是真的,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要不然咱们俩再挂一赌?”我又跟了他一句。

  ********************************************

  正亲町季秀第二天一早就回去了,按照惯例又拿走我一大批东西。我这样作多少也是为了给他一定的安慰,他的为人至少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的豁达。

  比起大多数仅仅借着朝廷名声索贿受贿的公卿来,正亲町季秀多少还是有几分责任感的,对待这整个的“寄生群体”也有一份发自内心的感情。不过现实是残酷的,个人的渺小力量更加无法改变社会,就是今天的我也不可能,也仅仅是顺势而为罢了!

  我的预感并没有错,或者说情报并没有错,还不到半个月羽柴秀长就来到了堺町。他的目的非常明确,代表羽柴秀吉邀请我到京都去,去代替羽柴秀吉暂时主持政务。

  “这不太好吧!”我深深地锁着眉头,还不时地咳嗽两声,浑身上下斗洋溢着一个病者的倦怠。“羽柴殿下这些天来的措施已经收到了成效,近畿一带不安的气氛正在逐渐平复了下去。现在正是需要继续巩固的时候,羽柴殿下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

  “哥哥让我禀告诸星殿下,他和您、您和他,原本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羽柴秀长又鞠了个躬,很难想象出身寒微的他,怎么会养成如此纯正的公卿做派。

  羽柴秀长的脾气性格非常之好,在尾张时就得到了众人的普遍认可,尽管对“猴子”的看法存在种种差异,但基本上没有影响到他。及至后来他也一直在尽心竭力的辅佐“猴子”,转战各地颇多建树,被人看作了是品德可以媲美源义经的人物。

  “……为了织田家的大业,请你万勿推辞!”他讲话时滔滔不绝,丝毫也不体谅我这个“病人”的心境。“右大将之死对于织田家内外震动很大,又有一些人开始蠢蠢欲动,就是某些织田家内部的人都开始丧失信心。这种情况下用一次重大行动来证明织田家的实力是迫在眉睫的,也唯有这样才能重振织田家的雄风。我哥哥一再强调,只有他和您联手才能做到这一点,这也必须……”

  “你先说清楚,羽柴殿下究竟想要干什么?”我终于找到机会插嘴打断了他的话,对于他透露出来的某种信息显得有些紧张。

  “哦,我刚才没有说吗?瞧我这记性,还真是忘了说起!”他拍了一下脑袋,自责地解释道:“对东国德川、北条、上杉联盟的战争已经开始准备,我哥哥迫切需要您的……”

  “他要干什么?!咳、咳、咳……”我大“惊”之后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虽然及时用手绢捂住了嘴,但还是发出了一阵有如撕裂肺部的咳咳声。

  外面的人听到这个声音进来了好几个,侍从捧上来一盏药茶,医生替我诊了诊脉。

  “诸星殿下,您……您没事吧?”羽柴秀长被这个阵仗吓了一跳,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老毛病了,常年在海边肺部有些积寒!”渐渐地我止住了咳嗽挥手把无关人等打发了出去,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织田家接连经历大乱,现在的关键是休养生息。对东国用兵这样的大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右大将的身故我一直在怀疑,和他所持的激进策略有关!”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实在不能再忍耐了!”羽柴秀长突然提高了声音,脸上也出现了兴奋的红晕。“右大将被害,安土城被焚毁,我们再不反击的话,天下所有人都将认为我们织田家软弱可欺。不要说东国的强藩,就是那些过去归附织田家的豪族们也会再生异心!我哥哥言道:就算只剩下他一个人,也要前往东国报仇雪恨!”

  “这……这不是并没有什么证据吗?”我的话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诸星殿下,你可真是个赤诚君子!作这种鬼蜮伎俩又怎么会留下太明显的证据呢?”他摇头叹息到。“东国的敌人阴险狡诈,明智和右大将两位殿下就是前车之鉴,对付他们只能是先发制人。这件事还请诸星殿下鼎立襄助,不然我们也就只好单独行动了!”

  “这件事……我还要和羽柴殿下好好谈谈!”吭哧了半天后我好不容易说到。

  “只怕近期是不行了,我哥哥已经返回姬路调集人马!”羽柴秀长坦诚地说道:“因为怕诸星殿下您的阻止,我哥哥取道摄津返回播磨。京都诸事只有完全拜托诸星殿下了,失礼之处还请您多多包含!”

  “羽柴殿下就这么弃京都于不顾了?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用手指敲击着太阳穴,十分头疼地抱怨道:“京都是国之根本所在,先君信长公花了多少心血才控制住,羽柴殿下此举实在是太意气用事了!”

  “所以一切只有拜托诸星殿下了!”羽柴秀长深深地伏下身子。

  “那么京都现在是谁在理事?”我极不情愿地问到。

  “是安藤守就殿下,不过也只是临时代理!”说完之后羽柴秀长自己也叹了一口气。“安藤殿下的为人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才具上实在是难以担当这样的大任。为了震慑天下稳定局面,还请诸星殿下早日进京!”

  “那……好吧!”我终于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不过立刻又补充道:“我只是暂时代理羽柴殿下管理京都,其他的问题请他尽快赶过来与我商量,对于东国用兵的事情我还是那个态度,至少要在确定新的织田亲族执政家老之后!”

  “这件事我哥哥也有些打算,不过信包和长益殿下都推辞了!”羽柴秀长立刻表明心计,言辞不见丝毫闪烁。

  “那就一切再商量吧!”我只能无可奈何地说到。

  “一切拜托了!”

  羽柴秀长走后,我立刻把仙鲤丸找了来。“我后天和你母亲他们启程进京,你和阿鹤返回四国去,堺町这里就不留人了!”我不等他开口就直接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