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0、忠义仁德(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03 2009.09.27 20:30

    傍晚六点左右的时候晚饭摆了上来,虽然我是一再的挽留,但劝修寺晴右还是告辞离开了。鉴于我出的那个主意的重要性,他还是得回去赶紧找人商量一下。

  劝修寺晴右这次来找我,应该是事前做了一番细致周密的准备,身后也是代表了一大批人,且不说是不是整个朝廷,仅他所在的那个派系规模就不小。不过类似的单独拜访也应该在或前或后给予过别人,因此我也不会因此就忘乎所以。

  朝廷的的窘迫和权势的衰败基本是同步的,整个经过了廉仓时代后皇室与朝廷,就由全日本最大的富豪变成了最体面的乞丐。织田信长给朝廷的献金在有史以来的当权武将中绝对是属于少见的,因而在他死后皇室和公卿们就有产生了相当的压力。

  丹羽长秀实力有限;柴田和羽柴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心思;至于说到织田信孝那几个人,现在自己的钱够不够花还很难说呢!既然我已经表明置身事外并且手头还算宽裕,那么看似就成了一张相当不错的“饭票”。

  对于这点小事我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并且提出应该由天皇或者太子出面,来稳定一下近畿的局势。方法很简单,只要挑一天在某个放粮救济的地方露个脸就行了。

  劝修寺晴右左思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可是还是不能立刻决定,还得回去和人商量一下。不过我也并不担心,他们是会答应我的要求的。

  “为臣参见主公!”桌子上的碗盘还没有摆齐,斯波义朝就被樱井佐吉引了进来。

  “你怎么过来了,丹后的事情都交割好了吗?”对于他的到来我微感意外,原来计算着向丹羽长秀交割丹后应该还有些日子。

  “回禀主公,已经完成了!”斯波义朝半躬下身答到。“丹后的豪族这些年已经迁走了不少,上上下下都比较素净。所以过手算是比较容易,丹羽家这次倒真是占了个便宜……”说到这里他可能又觉得这样的语气不对,后悔地看了我一眼停下了话头。

  “丹羽殿下曾经给过我很大帮助,这么点小事就不必计较了!”我并没有太在意他的话,只是就事论事地随口答到。虽说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他的气质已经沉稳了不少,可我还是隐隐觉得他有些谨小慎微的样子。“我让你们给丹羽殿下留下了些东西,这件事情也办好了吗?”我继续问到。

  “全按主公吩咐,送给了丹羽家两万贯钱和三万石粮食!”斯波义朝一说到数字就立刻专注起来,语气间也不自觉地恢复了自信。可能人们在对待自己特别精通的事情时,有时会进入一种半幻觉的兴奋状态。“由于丹后限于条件发展有限,这些年来经过主公的经营基本已经到达了极至。丹后最大的财富其实是宫津町的长期商业关系,可交接时丹羽方面好像对此不大感兴趣!”

  “我们自己做好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了,别人的事也不方便说得太多!”我也不尽有些惋惜,毕竟这是一块我下大力气经营过的土地,还是有一定感情的。虽然丹羽家再强大一些对我是有好处的,但是观念上的差距是没有办法迅速消除的。“这次你带了多少粮食来,贞胜有什么话交代吗?”

  “这次为臣带了两万石来京都,这是年内的最后一批了!”斯波义朝回答到。“本来这次应该是增田大人过来,但因为筹集九州征伐军用的物资出了点小问题,一时脱不开身。村井大人已经把原存在京都粮食、物资的使用计划交代给了为臣,如果主公没什么特别的吩咐的话,为臣就继续去执行了!”

  “我没什么可说的,先一道吃饭吧!”我看见盘菜上冒的热气正在变得稀薄就说到,反正这么猛地一问我也不可能说出什么来。

  “这……为臣谢主公!”斯波义朝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他是个有些自卑又渴望着高贵的人。

  “不要那么拘谨!”我大度且随和地挥了挥手,不知为什么看到他这副神情总令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当年的“猴子”。

  “为臣这里还有一件小事,叩请主公示下!”刚刚拿起筷子他却又想起了一件事。“临离开建部山城之前,为臣发现仓库里还存着一批棉衣和被服,因为是三年前做成的东西所以已经有些发黄了。本来村井大人给臣的指示是运到堺町来,用以补充九州物资的不足部分,可运到时却发现没有这个必要了。后来经过为臣反复思量并征得村井大人同意,就在这次一并运到了京都来,想着主公可能会有些用处!”

  “一共有多少?”我嘴里嚼着一块雉鸡肉随口问到,这也确实算不上什么大事。

  “大小两千包,约有一万余件!”他回答到。

  “那也不必入库了,明后天我会告诉你送到哪里!”我估摸着这个数量确实也顶不上什么大用,那就干脆直接送给皇室和那几百家公卿好了。反正也到了年底,不如算是一份人头节礼。

  “下雪了!”这时一个侍从在院子里喊了一声,伴随着他的声音一股裹挟着细碎雪花的北风撞上对面的院墙,转头吹进了我们所在的屋子。本身就不算强劲的风因为转折了一次,力道就更加小了许多,纱罩里的灯火稍稍摇动了几下就又稳定了下来,只是平添了几许凉意。

  “不必!”侍立在在外面的樱井佐吉刚想把门拉上,却被我阻止了。屋里生着暖炉风雪也不大,所以并不觉得过于寒冷。

  天正八年(1580)是个不那么平静的年头,自打一开春起就出现了不同寻常的苗头,一场史书上也未曾记载过的大旱持续了这一年里大半的时间,人世间也同时兴起了种种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武田家灭亡了;织田信长也死了;随之掀起这滔天巨浪的松永久秀也死了,就像任何一出戏一样高潮过后接着总会有些平淡,可能老天也厌倦了这样一直紧绷着神经,之后的风霜雨雪人世沧桑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就好像眼前的这场雪一样。

  “真是一场好雪啊!”我在心里感叹着,虽然眼前的这场雪并不大。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了狩野永德院子里的那几株梅花,也不知道经过这场大旱后还活着没有。

  “回禀主公,正亲町阁下来了!”又有侍从进来通报到。

  “请他进来!”我虽然发出了邀请但并没有站起拉,对他用不着刻意的客气。

  “主公,为臣是不是……”斯波义朝低声问到。

  “没关系,你只管坐着!”我回答到。

  “又赶在你吃饭的时候了,真是不好意思!”正亲町季秀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虽然嘴上说着抱歉可我却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歉意。“既来之则安之,正好这样也方便谈话!”也不用我让,他自己就在我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只怕你又是看着时辰来的吧!”嘴上说着我示意侍从给他添上一份餐具。“这次又有什么事,可不要太为难的。这些日子在清州可是没少让我费心,你就悠着点儿吧!”

  “好说、好说,对别人犯愁在你可算不上什么难事!”他大刺刺地抄起筷子向前伸来,因为是想跨过整个桌子够我面前的盘子,所以又探起了身。“今年经历了这样一场变故大家都有些手忙脚乱,原来计划中十拿九稳的‘进项’也都泡了汤。你也知道,虽然现在的公卿们日子要比过去好了很多,但也多是进一笔花一笔并没有积蓄。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正是个好机会,所以来请你伸一把手!”

  “要多少?”我并不觉得奇怪,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虽然人数不少但却都不是太显赫的门第,有1200贯也就足够了!”正亲町季秀倒也实在,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回头我叫人拿给你!”我不打磕巴的回答到。

  “就知道你这人够意思,我这里代他们谢过了!”目的达到他的兴致更高,因而又提议道:“我也知道这次你在清州没少费脑子,既然事情过去了就不妨先放开些。明天我请你到清凉寺去,观赏一下那里的雪中景色!”

  “明天我还要等两个人,再说这样的初场雪未必有什么值得观赏的!”我又想起了和劝修寺晴右说起的那件事,说不准明天就可以决定了。

  “这你就错了,这场雪一定会非常之大!”正亲町季秀翘了翘下巴,得意洋洋地说到。“今年雪比往年晚了些,之前的十几天又是天晴风燥,这一场大雪是跑不了的!”

  “嗯?”听了他的话我下意识地向外面看了一眼,果然刚才的点点冰芯变成的黄豆粒大小,而且有越来越紧的趋势。“你运来的那些棉衣放在哪儿了?”我沉吟了一下对斯波义朝问到。

  “在小舟町我们那栋仓库里!”

  “既然要赏雪不如趁着夜色,我们这就去走一道吧!”我站起身说到,侍从马上替我披上了披风。

  “等……等等,我还没吃完呢!”正亲町季秀慌忙拿起一只装满米饭的碗,三口并作两口地向嘴里扒去。“黑灯瞎火的,真不知道能看见什么!”他终于边抱怨边站起了身。

  “这里面的‘情趣’,你就不懂了!”我笑吟吟地回答完又补充说道:“告诉那些公卿们,这两天我要他们帮点儿小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