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0、军旅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68 2007.02.01 20:10

    山阴地方的道路大多崎岖,但这通常指得是各个藩国缺乏四通八达的交通网,一国的守护往往难以通过这些神经把拳拳“盛意”传达到那些肢体的末端,因而也就造成了豪强群大的局面。就总体来讲那些大城市还是比较通畅的,不然“山*”这条古代国道的名字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天正三年(1575)五月初,刚刚经过春耕忙碌的人们正准备歇上一口气的时候,我在但马出石城聚集起了大军,准备惩罚在去年给我捣乱的因幡山名氏,以及一直躲在他们身后的“主子”。从远江回来已经近一年,战争的准备其实早已准备就绪,但想到在冬季大规模用兵会使流离失所因冻饿而死的人数大幅增加,出于同样的考虑我又等过了春耕。

  自五月三日由出石城举兵,到越过边境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两万兵马走在山阴国道上还算平静,只是下着些小雨。

  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呈青白色云层似乎不是很厚,雨应该不会下大。“但马的防务都安排好了吗?”我勒了一下马缰回头对前田庆次问到,“黄金”识趣的放缓了脚步。

  这次战役很可能会结束数年来我与毛利家“隔山打牛”的过招,直面相对的刺刀见红,因而未敢有丝毫懈怠。丹后的全部人马加上豪族们的常备军,15000人后基本成了真空状态;为了应付宇喜多直家的变化,丹波的直辖部队不但没有抽调,反命长野业正进抵美作一线,不过我抽了赤井直正率波多野家1700人随军出征;但马有同样的威胁存在,因而前田庆次虽然来了,但实际出动的人马也不多。此战的变数确实很大,我也投注了相当的注意力。

  “主公您请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前田庆次自信的回答到,虽然已经出了但马可他还是“地主”。这两年既结了婚又独当一面,他已经比过去稳当了许多。“所有隘口都已经加强了双倍力量,宇喜多直家要敢伸头我一定把他剁下来!只是根据我这几年来经验,山名家实在是没什么起色,我们跟在后面只怕是连口汤都喝不上了!”

  “你呀!”看他对此事还是有些惋惜,我不禁笑了起来。本来这次出征我确是想派他作先锋的,但伤势已经大好的山中鹿之介却在我门前长跪不起请求这个任务,我知道他是对丧失我两千人马那件事还是觉得心中有愧,何况又是对上老冤家毛利家,不忍之下就成全了他的心愿。“幸盛也是不容易,你就体谅些吧!”我宽慰到。

  “都是十多年的老兄弟了,他的心思自然明白!”前田庆次一伸手臂,作了个极为雄健的pose。“不过打山名家也算不上怎样露脸的事,这些年哪一回他们过来不是被我打得丢盔卸甲?又有哪一回让主公您多操心了?老实说这次我之所以这么上心,就是觉得怎么也得和毛利家见个真章了!这多少还能有些意思,不然可就要白来了!”说罢他虎躯一振,身上的赤红色大铠一阵哗愣愣的响。

  “毛利家会不会出来还真不好说,即便出来了恐怕也不太可能是全力以赴!”竹中半兵卫一踢坐骑的肩胛靠近了些,对着前田庆次笑道:“羽柴殿下已经出兵备前,目前吉川元春父子正在与他激烈的交战当中;小早川景隆虽然攻下了九州的丰前、筑前两国,却也遭到了大友义镇和龙造寺隆信的夹攻,虽然战局有利但要想脱身恐怕也没那么容易!现在山阴也就是个吉川经家了,以他的实力和作风未必就敢倾巢援助山名家!”

  “也许是主公的威名远震,他们是在为自己的怯懦找借口吧?”沉默片刻后前田庆次突然从嘴里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哈、哈、哈,你呀……”我大笑摇头,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前田庆次骗酒时的口才依旧没有减退。我直了直腰,骑了一晌午的马感觉有些不自在。

  “时间来得及,请主公下马稍事休息片刻吧?”看出了我的疲惫,竹中半兵卫建议到。

  “这……”我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虽然不是很精通军事但也明白这里并不适合停留。官道处于两山夹一沟的山阴常见地形,更远处的南北两侧也是层层叠叠的崇山峻岭,如果有心这里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被窝在下面并不容易发挥人数上的优势,何况已经出了但马国境。

  “主公不必担心,这里还是我们的地盘!”看出了我的顾虑竹中半兵卫笑到。“……因幡国境到荒神山城、二上山成这一段地域都在我军控制之下,不但所有山名势力都被清除了出去,而且经过蚕食更远处的许多小豪族也都倒向了我们,这也是属下请主公进至荒神山城再召开军事会议的原因。这是前田大人主政但马多年来的一大功业,当然加藤大人的暗中配合也是功不可没!”

  “辛苦了!”点头称赞中我的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这几年来,我的精力越来越支应不开,既有政治上的激流险滩要保持百倍的小心,又要对诸如舰队这样的“新鲜事物”大力推进,一些郡一级的事务和基层战略都已顾不到了。好在的几个代官都很得力,这也替我省了不少心。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的眼力也确实不错。

  “主公,请坐这里!”我刚一下马,后藤又兵卫就眼明手快的在一个干净的地方铺上了一方芦席。另有几个近侍小姓支起矮几,摆上茶点。

  “嗯!”我往后一靠坐了下来,因为腰部的僵硬姿势有些不雅,众将也都围在我四周,有站着的也有坐着的。这是一棵三人也搂不过来的大松树下,我是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

  “这次把你也叫出来,阿国她不会怪我吧?”我对前田庆次问到。来到出石城准备举兵时我才知道,原来阿国怀孕了,而且已经满了八个月。虽然一直觉得不太合适,但在庆次的一再请求下我还是同意他出战了,只是坚持把阿雪留在了出石照顾她姐姐。

  “主公您就放心吧!原本我还有些犹豫,但阿国却反而一再鼓励我……”谈起自己心爱的女人,前田庆次不但光彩照人而且豪情万丈。“阿国对我说:要是将来让我们的孩子知道了,他们的父亲是个只知道围着槽头转的没用家伙,那该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啊!你们听听,我前田庆次选中的女人……”

  “怎么是你选中的?不是你上赶了十几年,人家才答应你的吗?”新八郎听说过前田庆次和阿国的前前后后,对于当众下他的面子也是乐此不疲。

  “毛头小子你懂什么!我们那是历尽磨难心心相印……”前田庆次怎么能吃这样的亏,立刻反唇相讥到。“倒是你这小子,成亲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是没个动静?别是……”

  “你这不也才是第一个吗!”只要是男人就不可能在这上面服软,新八郎自然也不能例外。“而且你现在已经知行万石,我还屁毛没见着呢!论起来我的功绩也未见得就比你少,姐……主公这也太不公平了!总不能我的孩子生下来时,连个自己的地方都没有吧?”他的抱怨在周围引起了一阵快乐的哄笑。

  “也许这次就有机会了呢?拿下了因幡说不定就有你一块!”岛胜猛也逗笑到。

  “虽然此战胜面极高,但是过于骄纵终是大患!”作为一军的主帅我还是觉得应该控制一下大家的情绪,高昂的士气和狂妄是根本不同的两件事。

  “主公敬请放心,大家都不会掉以轻心的!自打去年远江战事后我们就一直在做各方面的准备……”看我这么说众人都止住笑严肃了起来,竹中半兵卫说完后又回身叫过了加藤段藏。“加藤大人,你向主公汇报一下最新态势!”

  “是!”加藤段藏答应一声走过来,还是那副情报人员惯常不苟言笑的脸。“毛利家原本就是本家情报工作的重点,半年来其在山阴并没有特殊的大规模调动。目前最大的一股力量就是吉川经家在伯耆的五千人马,无论素质还是装备和本家都不可同日而语。不要说因幡,甚至出云都没有增兵的迹象。目前吉田郡山等毛利家重要的部队集结地都受到了严密的监视,一旦有动作一天之内我军就可得到详细报告!”

  “宇喜多直家不会有什么动作吧?”我思索着说到,总觉得一切都太平静了。

  “不会有问题,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迹象!”加藤段藏回答的虽然肯定,但也很模糊。对于忍者侦察的方面的情报竹中半兵卫和蒲生氏乡都有权审阅,但是对于策反和渗透的“鼹鼠”,则属直接向我汇报的绝密。加藤此刻隐含的意思就是说:宇喜多家既没有调集兵马,也没有积极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这就好!”我终于放下了心。“山名家至今也没有完成集结,这说明他们的内部已经产生了混乱!所以我们的策略应该是分头进兵,在其分散状态下对山名家的有生力量予以各个击破。具体方案在到达慌神山城后会分派给大家,提醒前队的鹿之介不可冒进,我答应他作为中路先阵直逼鸟取城,但要做好与侧翼的呼应!”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