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北方来客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36 2006.09.29 20:59

    我在屋里来回的走了几步,感觉身上的筋骨已经逐渐恢复了力气,虽然还没有到骑马上阵的程度,但至少不再像个病人。“嗯……”我点了点头,对这种成果还是满意的。回头看了看,小雪守着一只小泥炉在煮茶,而小狐则是仔细的逗着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灰松鼠。

  不知究竟是我的运气好,还是这只“小狐狸”傻人有傻福,亦或是其他寻找我们人的关系,在雪地里“来回”奔波了大半夜后,我们终于所有人会合在了一起!为此我暗下决心,今年要向一直保佑着我的热田大明神加倍供奉。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的“侍女”,别人都没有什么表示,就是新八郎也仅是撇了撇嘴而已。只有伴长信委婉的向我表示了一下个人的疑虑,我则是以“此事另有安排”打发了过去。尽管还是不很放心,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我这个主公的许多事情他也是不能参与的。

  由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行程成了一个大问题,我在这种状态下实在不宜马上开始旅行。没办法!三井高福命人找来了一顶轿子,我被抬着不但能够休息走得也还快些。这么做确实显得有些可疑,好在一路上大多是见不到几个行人的雪野,在微微的疑虑当中,我们风平浪静的来到了弘前町。一住下三井高福就跑出去联络,我则是适当的活动一下,以免给人一种“病秧子”的印象。

  “主公,请用茶!”阿雪将一只白色的细瓷茶碗捧到了我的面前,产自福建武夷山的岩茶汤色棕红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您是否先休息一会儿,用饭还有一段时间!”她仔细的观察着我脸上的气色。

  “不要紧!在轿子上其实一直在休息……”我接过茶杯,上面的热气缓缓从我的手心渗入。日本的轿子和中国不同,里面没有椅子而像是一个带拉门的大躺柜。虽然不能完全躺平,但半躺半坐的养养神是没有问题的。“一会儿可能会有客人来,你们也稍微准备一下!”

  “是!”阿雪自然的答应了一声,没有问多余的问题。

  我把茶杯凑到口边,轻轻的泯了一口,一股微带酸涩的甜香之气慢慢升上鼻腔。“好茶,你在里面加了什么?”我带着极为欣赏的神情,看着杯子问到。

  “上次恩斯特先生的商团来时曾经提起,有些南蛮人喝茶时喜欢加上糖和牛奶……”阿雪腼腆的低下了头,脸上升起了一抹红晕。“最近主公屡屡受到惊扰,饮食、睡眠都不太安稳,所以我就在这茶里加了些蜂蜜和橘皮……”

  “啊……你果然是有心!”我感慨的长叹了一声。现在的阿雪和小时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了,不但娇媚可人而且细心周到,对我照顾之周到也只有仙芝可以相比了!

  到这个世界来以后,对我最好的就是仙芝了,只有她自始至终和我有着完全的心灵契合!无论任何事情,她总是把我的需求摆在第一位的位置上,考虑的许多问题都要比我自己全面。可惜随着家业的不断拓展,仙芝的工作也是越来越忙了,很多事情已经兼顾不到,有时我也自问: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

  莺虽然是依旧是个身手不错的忍者,而且看起来一副很坚强的样子,但实际上她的内心是最脆弱的!每每我们一家人快乐相聚的时候,我都能从她的眼睛看到清晰的幸福和迷醉。当我不在家的时候,她的依靠就转移到了仙芝的身上,总之是失去了所有独立的思维能力。当然我决不会怀疑莺的情感,但要是我和仙芝都不在了,她能否支撑起这个家可实在是值得怀疑!

  我仔细观察了阿雪很久,发觉她潜在具备许多极其难得的优秀素质,沉稳、坚强、谦虚、谨慎、有主见、……可谓不一而足!最主要的是我发现她对我以及诸星家,也逐渐建立起了极深的情感。我不是说我的看法就一定正确,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长时间隐藏真实的情感并不断的伪装出那样的“细节”,这种可能……即便是松永久秀也未必作得到!从各个方面考虑,我觉得似乎可以考虑适当改变一下阿雪的身份,这也是把她今后的发展方向尽早的有个明确的决定。

  认真说起来我对阿雪的感情,应该说不是那种特定意义上的爱情,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喜爱”,不过以现在的社会背景环境下,有这种感情就应该说是足够了!虽然说不上是“高尚”,但至少比一些人单纯追求肉欲的行为是要好一些的。至少现在我还没有完全蜕变成(或者说还是不太放得开)那样的人,以后嘛……那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不过对于这件事我还是会和仙芝取得谅解,不然我宁可放弃这个打算也不能造成什么遗憾。

  回头看到那位无忧无虑的蜃千夜小狐,她依旧在认认真真的陪着松鼠玩,我不禁叹了有口气。

  这个女孩虽然有些淘气、任性、少根筋、路痴……但天真率直的性格却是异常的招人喜爱,有她跟在身边,时时刻刻都不用担心生活中缺少了快乐!表面看起来她事事争强好胜,但她的独立性可比莺还差!我突然想到莺也在蜃千夜一族里呆过一阵子,莫非说她们教育方式的“特色”就是把人都教傻了?神秘的行为是她们祖辈相传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

  再想想我自己也笑了,这种推论未免显得匪夷所思!别的人我不敢说,至少上次谈判时那个暗中给小狐提示的人,就绝绝对对的不简单。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会从中选了这只“笨狐狸”过来,难道就不怕我把她们看轻了吗?也许这样做是为了让我放心,起码是表明她们既没有成心骗我,也不怕我从她嘴里“套话”吧!

  “小狐啊!你没事的时候可不可以向阿雪学习学习呢?”我和颜悦色的对蜃千夜小狐教导着。既然她今后会跟在我身边,那么多少有些进步也是好的。“……你看阿雪多么善解人意,多么招人爱怜!能够像这个样子才会得到别人的认同,尤其是作为一个女人……”

  “当然不可以!”她对一边阿雪的羞却腼腆毫无所觉,头也不回硬邦邦地向我拽来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到,同时对她这种生硬的态度也无法适应。

  “这些事情根本就不适合我,我又怎么可能学得会?”她回过身用那对火红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盯着我说到。“……从小我对这种事情就没有天赋,凡是‘幻术’一类的忍法都学不好,所以只能加倍努力的练习别的技艺来弥补这一点!再说我也不认为忍者就必须一直藏头露尾的生活,在这个世上我可以直接面对大多数的武士。既然师父让我来帮助你完成这次的使命,那么肯定就应该做一些‘大事’!你怎么也要我做这些无聊且麻烦的事?”

  “你们蜃千夜一族的弟子,不会都是这个样子吧?”我不禁担心的问到。有一个这样的可能觉得有趣,但要是一群的话……那就未免太恐怖了。

  “那怎么可能!”蜃千夜小狐骄傲的仰起了精致的小脸,上面充满了自信的光辉。“……在我们一族中我的武艺是最高的,师父说完全有可能成为百年以来第一人!两个师妹即便合力也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论起身法也不可能及得上我。所以这次这么重大的任务就交给了我,恐怕也只有我能承担了!”

  “哦……”轻轻一声长叹,我隐隐猜测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小狐在她们一族中只怕是个比较“各色”的人物,以她的性格应该是无法涉及核心的机密内情,多数还是源于不放心。这次我的北上旅行看似艰难险阻,但需要动脑子的事情(那个刺客是意外中的意外)却并不是很多!作为不断游走于生与死、光明与黑暗之间的忍者,这样既艰难又不费什么脑子的锻炼机会只怕不多,为了把她糊弄来还很是作了几顶“大帽子”!

  “你笑什么?还笑得那么阴险!”由于一时想得走神我露出了不自然的微笑,抓住这个表情的蜃千夜小狐警惕的问到。

  “没什么、没什么……”我努力忍着,但想到这样的忍者还是止不住想笑。“我只是在想,你数钱的时候该是个什么样子?”

  “我……数钱?”由于无法理解如此“深奥”的暗示,她显出一阵迷茫。

  我的余光注意到了阿雪的表情,她正在抿着嘴偷笑,看来对这件事她和我的想法趋近。

  “算了!我们本来就没学过做生意的事情,你还是给我们安排些别的工作吧!”蜃千夜小狐可爱的一耸肩膀,对我的话作出了令人爆笑的答复。

  “哈、哈、哈……”我实在忍不住,毫无形象的趴在了地上。“那……那你说说……你究竟想作些什么?”

  “哼!”感到我的“不敬”,她撅起了嘴。“我只是对一些‘小事’不那么在意而已,其实我的能力还是非常全面的!”

  “老板,客人来了!”就在我想继续逗她的时候,三井高福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正好,看看这件事你是否有过经验!”我冲着她眨了眨眼,然后对门外喊道:“请进!”

  三井高福陪着一个相貌诡异的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老板,这位就是霍思金先生!”他介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