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煮酒英雄(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05 2007.06.04 20:02

    一般来讲要使一座城市兴旺起来,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不过事有例外,也可能通过政权的强力手段来达到这个目的,古有汉武帝十万豪民边戍朔方,今天织田信长强征两千商户迁到安土。

  因为建筑安土城而形成的政府基本建设支出,造成了一座新兴商业都市的迅猛发展,迁来的商人、工匠们很快溶入了这种氛围当中,因政治中心进而成的商业中心的安土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走在新铺成的石板路上,我的心情轻松而愉快,丝毫也未因这连日的忙碌而感到疲惫。今天下午我和织田信长一起会见了西园寺公广,这个识实务的公卿非常爽利地表示已经无意再回四国,并愿意以实际行动支持右大将领导下的中央政府执行机构,恢复对四国地区行使主权的一切正当行动。织田信长对于他的开明态度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大方地赠送了他京都附近的二十石土地。你没看错,就是二十石,而且支付给朝廷的那笔献金他也全甩给我了!

  下午回来后我匆匆换了套衣服,又立刻出门来到了城下町。三利卫门老板的木鸟屋也被迁来了安土,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去拜访一次。仙芝本来也想去的,只是后来想如果真这样做三利卫门老板会太不自在,还是过两天再请他到家里来一趟的好。

  推辞了吃饭的挽留离开木鸟屋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还有一波约会要赶去。此时距离除夕已经只有两天,因而虽已入夜街上却熙熙攘攘地还很热闹。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在人群中发现许多服饰华美,但徽记不是很明显的武士。不过即便偶尔见到个半熟脸,也都是点点头就过去了,一来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二来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

  “诸星殿下!”不过也不一定如此,我这时就被叫住了,回头看是跟着三四个从人的明智光秀。

  “明智殿下呀!”我站住了脚,此刻身边也只有新八郎和四个护卫。“您也太不够意思了,昨天让我那么难堪!”他一到跟前我就抱怨到。

  “这我也没办法,临进屋前我才从一个夫人的侍女嘴里听说!”明智光秀表情很抱歉,但也很无奈。“……并且我得到告诫说:主公主要是想看看你的态度,我只不过是个起陪衬作用的摆设!在你首倡的情况下我再附议,这样才能造成一个群体效应。这话要是由我先说出来份量根本不够,所以当时我也只能干看着了!”

  “其实主公想干什么直接说出来就行了,何必再作这些过场!”我现在真是有些委屈,织田信长想办的事哪回我不是全力捧场?说句不怕多心的话,有时候我比他本人还上心呢!

  “主公也是忧心少主,人之常情嘛!”他忽然又一笑说道:“好在尊夫人智勇双全,真是世所罕见哪!”

  “家有贤妻,夫不遭横祸!”对于这一点我倒是当仁不让。“跟我一块去喝一杯吧?都是熟人!”我邀请到。

  “我也有个聚会,都是过去美浓的老人!”他微笑着摇了摇头,可忽然又说道:“今夜只怕会很晚,所以干脆也就不要睡了。结束后你到我那里去一趟,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

  “一定!”我点头答应后就和他分了手。

  “这位大人请留步!非常抱歉,小店今天被包下了!”在一座名叫“鹃鸣”的高级鲸屋门口,一个仆人诚惶诚恐地拦住了我们一行。

  “我是池田大人请来的客人!”我左右看了看并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侍从,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那快请进吧!诸位大人多已经来了……”他听到池田恒兴的名字立刻让开了身体,并躹着躬替我拉开了门。

  “你的架子可真大,居然这时候才过来!”进到里面的大厅里,池田恒兴立刻跳过来拉住了我的袖子。这时屋里基本已经坐满,大多是尾张出身的新生代。

  “你也不在门口安排个人,让我这么难找!”我一边和众人打着招呼一边向他抱怨到。

  “让带着我堂堂池田殿下家徽的武士,站在鲸屋前面守门?真亏你怎么想的!”他嘴角一撇一副高傲的样子。

  “不错啊!知道要脸了,那你还来这种地方?”和池田恒兴没上没下地淡扯着,我看到里面上手坐着前田利家。因为隶属柴田胜家的关系,过去的兄弟金森长近没有来,但前田利家因为资格较老而身份超然,而且他这个“老好人”和各方面的关系都很融洽。“前田前辈,好久不见了!”我主动过去打招呼。

  “诸星殿下,庆次那小子最近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前田利家站起身来回礼。他这个人做事很拘禁,虽然我一再要求他还是把称呼改了,不过他的夫人阿松还是称呼我忠兵卫。

  “您也不必这么小看他,他那种脾气也有自己的用处!”我硬拉着他坐回了原处。“很多时候我不方便的事情都交给他,就他那个爆脾气拌个黑脸还真是不错。我身边也都有这么个人,不然那些没见识的家伙们早晚得翻天!”

  “嗨,你呀!”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你栽培他我这个作叔叔的只有感激,但这匹野马总得有个笼头才好。你一下子就让他担当一国的守护代,我总觉得这件事太草率了!”

  “对付那帮草寇也就他……”

  “我也觉得你这么做太不合适了!”刚才离开的池田恒兴不知道从哪里又转了出来,将手里拉着的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推入我怀里。逢场作戏而已,我也没有拒绝。“想我堂堂织田家的家老重臣,至今都没有混上个守护代,庆次那小子又是凭什么?”他气鼓鼓地说到。

  “你要当一定是个大藩国,怎么会看得上纪伊这么个既荒僻又混乱的穷地方!”女子虽然衣着华丽但还略显青涩,身上的香气并不是脂粉。我闭着眼睛一抽鼻子,非常好闻。“就凭你池田殿下的本事还用说!稍稍加把劲儿挤走荒木村重,摄津守护的缺一定是你的!”我故意气他到。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啊!”他果然掐着腰立起了眉毛。“你们把三好和毛利都打跑了,本愿寺的贼秃也不敢再出来,摄津两年多都没仗打了,最多也就是捉捉盗贼。如今还来说这种风凉话,真是气死我了!”说到这里他果然气哼哼地拉过一个少女,发泄似的狠狠“揉搓”了起来。

  “小心阿市公主把你踢出来!”我哈哈大笑到。

  其实池田恒兴只是爱玩爱闹而已,自打和阿市成婚后夫妻感情甚好,不但从来不在外面无故留宿,甚至没有再纳过新的姬妾,就是对待阿市的三个女儿也是视如己出。不过需要提醒的是,七八岁的小美女们再过两年也该引起别人注意了!

  堀秀政和中村一氏也过来见礼,因为他们现在也算是我的部下,所以稍稍显得有些拘谨。

  “羽柴殿下怎么还没来?”我在座间没有见到那只“猴子”,他对这种事情是相当积极的。虽然他近来的地位也是直线上升,但总是自我感觉声望不足。虽然我和他的出身基本一样,但是他可没有我那么大实力来买名声。

  “他下午才进城,一来就被主公召到城里去了!”池田恒兴抱着那个少女坐到了我身边,不服气地说道:“主公也真是缺乏人情味,我和阿市去见他,结果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站起身自己走了,倒是浓姬夫人好歹还留着我们吃了一顿饭。反倒是对你们这些藩国守护,至少每个人都算是正式见了一面。我还是真不明白,权力真的比亲情还重要吗?”

  “主公总不能因私情而废公事吧!”众人都这样劝他,这话也只有他能说。

  “前田前辈在越前的日子,过得还好吧?”我喝着从一只粉嫩小手递上来的清酒,非常“随意”地对前田利家问到。

  “还……好吧!”他的情绪不是很高,反而还显得有些忧虑。

  “是手头经费不够吗?如果有我能尽力的地方……”其实我知道北陆道最近不是很太平,柴田胜家应付得有些吃力。不过我还不敢肯定是否织田信长在这一地区还有别的想法,因而故意打岔往歪了理解他的意思。

  “不用麻烦了,不是钱的问题!”仿佛是怕我真的非要借钱给他,前田利家果然自己顺着我的想法自己说了起来。“近来越前东部和加贺新领地上又有人闹事,虽然也已经镇压了几起却不知幕后主使是谁。现在就好比拳头打在空气里,有力使不出,事情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迹象。主公那里没有明确指示,柴田殿下是焦头烂额。所以说守护不是那么好当的……”

  “前田大人您这就不对了,男子汉大丈夫总要有些志气!”池田恒兴从陪酒少女的手里接过斟满的酒杯,又反手都灌回到她的樱桃小口里,呛得她直咳嗽。“现在和当年窝在尾张时可不一样了,一个狗屁城主谁还会在乎你?至少要当个守护,干不好还干不坏吗!反正基业是他织田家的……”

  “说得好!”这时羽柴秀吉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羽柴秀长和浅野长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