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4、信雄的烦恼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92 2010.01.31 21:51

    佐治与九郎在织田信雄的手下,也算得上是一个重要人物,虽然武艺兵法只能算是说得过去,但出谋划策上却还是有些门道的。据说当年对于织田信雄控制北畠家和在处死北畠具教这两件事情上,他都是出力良多。

  在织田信长死之前,我和织田信雄并没有大过太多的交道,所有他手下的这些人我并不熟悉。当然,必要的交往还是有的,不过那些都是竹中半兵卫和村井贞胜他们在处理罢了。

  “外臣拜见诸星参议殿下!”佐治与九郎进来以后向我跪拜施礼,见房间里除了引他进来侍从只有我一个人,因而神情放松了不少。

  “佐治大人一路辛苦了,你……怎么这副打扮?”看着他一身渔夫不是渔夫,商人不是商人的衣着,我故意诧异地问到。

  “实在是……一言难尽哪!”佐治与九郎脸上的神情说不清是悲愤还是痛苦,总之让人看着很是可怜。“如今织田家正是大厦将倾的生死时刻,鄙主公急盼殿下还师靖难,以解此危境。临来时鄙主公一再强调,织田家的存亡就在您的一念之间了!”

  我看着面前的地板半天没有说话,脸上显出为难的神色。“右大将(信雄)殿下……有些过于操切了吧!”沉吟了好半天后我才说到。“先主罹难之后,织田家确实遇上了20年来未有之逆境,东西各方的大名具都蠢蠢欲动,意图取织田家而代之。但是数月来经历的这场内乱,使织田家的实力更是降低到了谷底,当此时刻,右大将殿下作为织田家的掌舵人,更加的要戒急用忍才是!”

  “诸星殿下!我……”佐治与九郎脸憋得通红想要说什么。

  “当然,右大将的心情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故意装作没有看见他的表情。“甲信之地得而复失,确实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尤其是明智殿下的战死,更是不可不报的大仇。但也应该看到,如今正是我们应该休养生息的时候,与东国诸藩的决战万万不可急于一时。如今织田家依旧牢牢掌握着近畿,而且又平定了九州,实力恢复的速度一定会大大超过北条、上杉等人。请你回去后一定将我这番意思转告给右大将,此时当戒急用忍、励精图治才是!”

  “诸星殿下!织田家眼下的危险不是来自于外敌,而是有家贼啊!”佐治与九郎终于拦住我的话头喊了出来。

  “家贼?”我极度“困惑”地把这个词重复了一遍。

  “对,家贼就是羽柴秀吉!”他咬牙切齿地狠狠说到。“羽柴秀吉狼子野心,欲窃织田家的大业!为此要挟鄙主公,甚至逼迫三法师殿下,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我并没有打断他滔滔不绝的“控诉”,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激动地发泄,虽然有时也作出吃惊的表情,但更多的却是审视的目光。

  “现在织田家,只有全力依靠诸星殿下了!”大约10分钟后他终于讲完了,但是我的表情却令他感到有些心虚。

  “大人……你不是在讲笑话吧?”我用明显怀疑的目光盯视着佐治与九郎,仿佛要不是看在织田信雄的面子和出于基本礼貌的考虑,就会把“笑话”直接换成“瞎话”了。“我和羽柴殿下相交20余年,他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他这个人虽然有些急功近利,但对织田家的忠心却决无可疑的地方。远的我也就不说了,仅就这几个月的事情来看,要不是他迅速果断地平定了柴田一伙的叛乱,织田家的局面还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我想右大将殿下是有些误会,但那些不利于安定团结的话就请不要在这里说了!”

  “诸星殿下!!!”佐治与九郎连连向我地叩着头,声音大的仿佛是在打鼓。“下臣万死也不敢离间重臣之间的关系,实在是织田家的局势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境地!羽柴秀吉因惧于殿下返京的压力,现在已经加紧了阴谋篡逆的步伐。为了独自掌控织田家的所有权力,他现在居然想把鄙主公驱逐到岐埠去。三法师殿下身边的信忠殿下旧臣们,现在被他驱散的驱散、降罪的降罪,已经没有几个可用之人了。现在安土城里遍布了他的耳目,但却还不满足,想把三法师殿下迁到姬路去掌握在自己手里!”

  “会有这样的事……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我脸色有些苍白地摇着头,仿佛受了极大的打击。

  佐治与九郎向前跪爬了两步,将一封信呈到我的面前。“鄙主公唯恐殿下不信,现将羽柴秀吉发来的最后通牒呈上!”他说到。

  “会不会……会不会此举是担心三法师殿下的安全,并且希望右大将殿下坐镇岐埠防御东国的联军呢?”看过那封信后我的手有些发抖,虽然嘴里在替羽柴秀吉开脱着,但谁都听得出这样的理由骗不了任何人。

  “诸星殿下,并非所有人都是您这样的仁义君子!”佐治与九郎似乎看到了希望。

  “事情大概我已经清楚了,会尽快赶回京都去和右大将殿下会面!”我咬了咬牙终于说到,但表情却十分痛苦。

  “定国靖难就看您……”

  “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打算和羽柴殿下兵戎相见!”我立刻摇头否定了他的“误解”。“织田家现在压倒一切的问题是安定,一旦再次产生内讧后果不堪设想。我回到京都的主要工作是调解,当然,也想再了解一些事情。如果一切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会联络所有织田重臣提出一个交代。再起刀兵是最后一步的不得已之举,我实在是不愿意再看到那个景像!”

  “那……这……”佐治与九郎接连张了几下嘴,但最后只是长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为没能完全使我相信而感到惋惜,不过看来结果还能够接受。“可现在近畿的局势刻不容缓,请你救救织田家吧!”他退而求其次地要求到。

  “具体的事情我一时也说不清楚,还是直接给右大将殿下写上一封信吧!”我来到桌边拿起笔,并铺上了一张纸。

  “这就最好了!”佐治与九郎终于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

  我拿起笔静静地望着那种纸,似乎在考虑着措辞,一管毛笔连一两都不到,可此刻却似乎有千斤之重。“还是算了……”皱着眉考虑了半天,最终我还是摇了摇头。

  “您……”佐治与九郎再次紧张了起来。

  “我很快就会到近畿去和右大将殿下见面,与其给他写信不如先着手缓解一下紧张的局势!”说着我低下头刷刷点点写了起来,一边写还一边说道:“我现在的脑子很乱,过多的话也不好说。这封信你带给京都的朝山日乘大师,以他的影响相信会使羽柴殿下有些顾虑,而且他是个方外之人,什么话说深说浅并不会有过于严重的后果。至于是否邀请朝廷方面的人斡旋,我此刻还没有想好,不妨等我回到京都看看情况再说……”说着我写完信,封好**给了他。

  佐治与九郎千恩万谢地接过信收好,可依旧不无担心。“之前鄙主公也曾多方求助,可结果却……”

  “我的面子自然不会比右大将殿下更大,但这样作起码可以让我的心里有个数!”我面色沉重地缓缓叹了一口气后说:“如果羽柴殿下真的存了不臣之心,那么现在只怕已经作了周全的准备。如果此番还是人人噤若寒蝉,那么一切就明白了。请右大将殿下放心,那时我一定会负起自己的责任!”

  “那么就一切拜托了!”他再次深深施礼。

  佐治与九郎走后我一个人坐了一会儿,然后让樱井佐吉去把伴长信找了来。岛津珊瑚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在里面睡着了。

  “加藤大人那里,有什么新消息传过来吗?”一见他进来我就问到。

  “一切正常,现在加藤大人已经亲自潜入安土城坐镇!”他回答到。

  “那就好了!”我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前已经和他有过约定,不需要再特殊嘱咐什么。“我近期将会返回京都,不会带很多部队。你去传话给虹绮、牛岛和仓部他们,再多制造一些‘动静’出来!”

  “是!”伴长信记下了我的命令。

  “还有……”我沉吟了一下,这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嗯……你说羽柴殿下的那些手下,是不是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有些迟钝?”

  “哦?”伴长信愣了一下,没有搞明白我的意思。

  “佐治与九郎由近畿来四国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没有发现,那他们还能干些什么?”我目视窗外悠悠地说到。

  “为臣明白了!”他回答后退了出去。

  伴长信走后,岛津珊瑚从里间缓缓地走了出来。“你为什么要他带上给朝山日乘的信,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她将我们刚才的下过的棋子收回到盒子里。

  “信雄的家臣却拿着我给朝山日乘的信,要你是羽柴秀吉会怎么想?”午后的阳光晒得暖暖的,我斜身靠在了游廊的门上,远远地看着远方葱绿的小山。

  “你想要织田信雄的命?”她的手停了下来。

  “我的手不能也不会沾上织田家的血!”阳光有些刺眼,我轻轻眯起了眼睛。

  “我真是有些看不明白你了……”她的手又恢复了动作。“不过我更加确信,你一定会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