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7、施政之初(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55 2011.01.09 17:39

    “现在的日本只是在形式上达到了统一,各地的藩国依旧存在极大的自主性!”我示意两个侍从把那抬屏风抬得近些,并从梅千代手里接过了一只长杆。“继续用武力解决下面的问题肯定是不合时宜的,我的想法是采用经济辐射倾斜的方式。现在的日本土地依旧面临开发不足的局面,这种情况在关东、东北和西南地区尤为严重。你也不是第一次来日本了,想必已经看出了这里农民负担过重,耕作手段落后的问题吧!”

  “不错!”恩斯特看着那张图点了点头。“我已经有过一定的了解,日本现在农业水平还只能用‘原始’一词来形容,农作物的品种也存在着严重的单一和退化问题。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奇怪,这个国家是靠什么来维持如此巨大国家机器的!”

  “这就是我的切入点,想通过经济布局来调节人口分布和流向!”我用长杆在地图上敲了一下,信心十足的说道:“我想在我控制的领地上采取先进的耕作方式和种植多样化的作物,这些就需要你的大力协助了!”

  “没问题!”恩斯特立刻点头答应到,在他想来这实在算不上什么难事。“可您具体是想引进什么样的品种和技术呢?”

  “不,我并不想采用太生硬的作法!”我连连摇头,表示他误解了我的意思。“根据我的想法,固有习惯和传统是极难改变的,何况还是延用了上千年的耕作方式。如果我用强制命令虽然也能办得到,但是在主观抵触和客观生疏造成的结果一定不会好。毕竟种地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三年也许能学成不错的武艺,但十年也未必可以精通农事,就算你能给我带来几个好的教师过来,可毕竟也不能手把手地教给全日本的农民!”

  “那您的想法是什么呢?”他被我的话搞得有些糊涂。

  “我的计划就是……示范效应!”我神秘且得意地微微一笑。“只要有人从相邻的地上种出更多更好的粮食,处于饥饿边缘的人们自然会想去获得方法,见到更好吃、产量更高的作物自然也是同样的想法。虽然现在天下已经基本恢复了安定,但是要交出近一半产量作为赋税的农民生活依旧不是很好,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他们自然会接受。我想迁入一批欧洲移民,给予他们可以耕种的土地,采用新的方法种植新的作物。只要收成是实实在在的,那么我再命令各地的官员加以引导就可以达到目。”

  “您……您真的打算这样作吗?”恩斯特惊诧地望着我,似乎难以相信这是实事。“现在欧洲许多国家都面临宗教方面的问题,迫害和冲突比比皆是,甚至随时可能爆发战争。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有大量人民想要移居海外,毕竟欧洲的生存空间相对人口来讲实在是太狭小了。可无论是中东还是远东的那些君主们,没有人愿意主动接受这些人,您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

  “这也许就是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吧!”我言词含糊地说到,然后马上就转移了话题。“不过初期我也要考虑人们心理的承受能力,第一批准备迁入五到八千人左右,分别安置在肥前和丰后。九州是最早接触欧洲人的地方,天主教和基督教也都有一定的影响,接受移民相对比较容易。最主要管理这两个地方的,分别是我的儿子和最亲信的将领,先期工作比较容易进行。据我所知现在法兰西南部和德意志北部的宗教冲突尤为激烈,而且这些地方都有发达的农业,所以想请你帮我安排一下!”

  “可这样……”恩斯特还是有些犹豫,我的决定是有些过于反常了。

  “那些人的路费我自然是会付的,你只要把这当成一种生意好了!”我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但是想得却有些左了。

  在整个大大航海的早期和中期,荷兰人也算是海盗和奴隶贩子中的杰出代表,但是恩斯特的商团在这方面并不是特别有优势。他把我的话理解成了要贩卖白种奴隶,这可是有些超出他的道德底线了。

  “在日本奴隶制早已经成了过时的东西,现在最多也就是具有一定人身依附关系的部民制罢了!”我索性和这个外国人摊出了底牌,反正即便是他知道了和别人沟通也不是那么方便。“我是想通过交流使日本的人员流动更为活跃,这样人们就会更加踊跃我所控制的发达地区,而由欧洲迁来的农业移民难以很快在外藩大名的手下形成兵源。经过五十年或者一百年之后,在这种由中央政府有目的的控制流动下,大名们最终会丧失对地方政权的控制能力!”

  “这样……”恩斯特咬着嘴唇陷入了沉思,但是眉头却慢慢舒展了开来。我说的话也是合情合理,这样的业务和向美洲移民也没什么本质区别。“为了报答您多年的关照这笔业务我们可以做,但是这只怕也很很不便宜!”

  “你报个价儿!”我问到。

  “这个……”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有些为难地说道:“运送移民和货物可不一样,货物往舱里一放,一般只要不漏水就没有什么大事。移民可完全不一样,一路上吃喝拉撒都要管,食物和淡水都要数倍增加,人员密度大幅多增加还有可能爆发疫病……”接着他又说了其他一堆困难。

  我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但也不会全部事实。此时的欧洲因为政治、宗教等原因导致了大量各种冲突,向美洲和东方的移民潮如山崩海啸一般。如果真的没有利润,那些商人和船主都疯了不成?

  “按每个人二两黄金计算,您看可以吗?”最后他试探地说出了一个价格。

  “可以,就是这个价格吧!”我大概算了一下,每个人和八贯,一万人就是八万贯。虽说不算便宜,但也决非无法承受的高价。“不过我还是有些条件的!”

  “殿下您请说!”他微微弯了一下腰。

  “我这里是要移民,不是什么流放地,所以请不要贪图各国政府的那点儿小钱弄来一些刑事犯!”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强调到。

  据我了解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最早就是那样的作用,虽然几百年后也发展得不错,但开始的时候可是着实混乱了一阵子。南蛮人在日本原来的名声并不好,甚至在一些人眼里与妖魔无异,也就是在这几年才略有改善。如果好不容易弄些人来再引起混乱,那可实在是得不偿失了,更加谈不上什么“引导示范”作用。

  “这个您只管放心!”恩斯特很快的点头,甚至有些太快了。

  “还有就是最好让他们举家迁来,这样会更加有利于早日过上正常生活!”我又想了想说到。“那些他们不便携带的东西,比如房屋、土地和牲畜等等,你们都只管作价收下好了。待移民们到达后我会拨给足以他们生活的土地、建屋材料、种子、耕牛,而且还会免除他们三年的赋税。而且你也告诉他们,在我这里宗教信仰不是问题,最安定的生活在等着他们!”

  “您还真是无比仁慈啊!”恩斯特更加满意,迁移者的财产出售只怕不可能是完全正常的价格。

  “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就不必再说客气话,你只要把这当作一般的生意就好了!”我说这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正是因为彼此有利益存在我们的友谊才会二十多年长久稳定。“就比如这次,你的做得就非常好,连我都没有想到定制的机器可以这么快就制造好了!”

  “只要您满意就好了,看到传来的信息后我还直担心误解了您的意思呢!”他稍稍地谦虚了一下。

  “正家你是亲眼看到了,感觉怎么样?”我转向了坐在一边的长束正家,十分关切地问到。

  “完全安装好了,效果十分理想!”长束正家说着从身边拿起一只带来的托盘,交到梅千代的手上。“样品非常完美,我给你带来了!”

  托盘上盖着一块红布,我揭开来看了看。虽然眼前看到的东西并非向长束正家说得是说什么完美,但是比我预想的要好了很多,毕竟要考虑我所处在这个时代的客观因素。

  “很好,这样就很好了!”我点了点头向侍立在旁边的御弁丸问道:“那些商人们都来了吗?”

  “是!他们一早都到了,已经等了大约两个时辰!”他低头回答到。

  “走!”我站起身对面前的长束正家和恩斯特说道:“我们去见那些家伙,让他们也看看这样了不起的东西!”

  “是!”他们立刻站起身跟了上来。

  “拜见大将军殿下!”我的身影还没有出现在门口,二十二个日本最大的商人已经在屋子里跪了下来。不止是五体投地那么简单,而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顶礼膜拜。

  “大家都起来吧!”我将手中的扇子向前一挥,但并没有坐下来。“诸位都和我有多年的交往,在诸星家壮大发展的同时诸位也得到了不小的好处。眼下我已经成为了大将军,自然还需要各位能够更多的支持。现在我们要一起去看一件东西,不管理解不理解这件事都需要各位全力襄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