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9、回归(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98 2007.01.21 20:13

    我二天起来得很晚,同时应付阿蝶她们三个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此蜃千夜一族彻底完成了全部认主的过程。老实说现在需要借重她们忍术的地方已经不是很多了,只是偶尔可能会出一些不希望为人所知的“私事”,毕竟现在我也是个大人物了,这种事时不常的也会有点。

  只要有机会,男人总会被美色所迷的!要是真的想找,还是能够编出一大堆其它的理由,但其实都是一些自欺欺人的屁话。至少我不得不承认,“忠贞”这一概念多是源于社会舆论和道德观念的产物,与爱情是否有关就值得考证了!元明时话本、戏剧对于男女一对一婚姻爱情的广泛宣扬,不过是市井小民对于“腐朽堕落”力所不及时,所产生的酸葡萄心理的自然反应罢了!

  由于昨天晚上仙芝要和我说那个惊天的机密,所以天守阁那一层的人员都被遣了出去,不要说是岗哨,就连近侍、亲随也一个没留。我直到下了一层才开始看见人,阿雪、樱井佐吉等人如常的对我行礼问候,就是神色也未见丝毫改变。等出了天守阁的大门,却远远的看见加藤段藏和楠木光成正在远处“转磨”,他们昨晚来时得到的指示是不得靠近天守阁。

  “你们这么早有什么事吗?”现代教育的余毒还没有完全肃清,说这话时我的脸上有些发红。

  “主公,山中大人回来了!”加藤段藏紧赶两步来到我的面前,神情焦虑表情异样。

  “出什么事了?”我明显感觉发生了什么大事,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尼子胜久兵败上月城陷落,山中大人身负重伤……”

  “走,快带我去看看!”我等不及听他细说,就拉着他跑了起来。

  ***********************************************

  “呲啦!”隔扇门刚一被拉开,浓烈的药味就扑面而来,其中还裹挟着一股略带酸臭的血腥,对人的鼻腔和肺部造成了强烈的冲击。

  门里的几个人见我出现在门口,立刻退开几步躬身行礼,同时也露出了躺在里面的山中鹿之介。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上前去,俯身仔细观察起了他的伤势。

  山中鹿之介比几个月前离开时消瘦了许多,脸色因失血过多呈一种半透明的青白色,嘴唇发紫而且干裂。此刻他还在昏迷当中,双目紧闭眉头不时的蹙一下,双手紧紧抓着被角微微颤抖,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呢喃声。

  我伸手摸了模,他的额头微微有些发热。“他的情况怎么样了?”我问身边的医官。

  “回禀主公,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医官一边嘴里回答着,一边又把了把他的脉。“山中大人伤势虽重但都是外伤,加之他原先身体的底子就不错,经过一番诊治如今已无性命之忧!”

  “那怎么还在发烧?”我还是感到不放心。

  “昨晚刚来时,山中大人因失血过多已现衰竭之像!”医官指了指墙角,那里有一大堆浸满血污的脏衣服。“因而属下在处理外伤的同时以针石激发其生命潜能,并附之以充盈血气的药物。发热属正常现象,大约还要有三、四天的时间才会慢慢退去!”

  “这就好,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吧?”我长出了一口气问到。

  “不会,并没有伤到脏腑和什么筋腱!只是失血后身体会极为虚弱,所以至少要卧床静养三个月。”

  “嗯!”我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医官我还是了解的,不但医术高明为人也很稳重,既然他这么说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我扭头问守候在边上的秋上久家。

  前些日子我一直为舰队的事情忧心忡忡,其他的事情多半是过耳即忘。隐约记得有人报告我说吉川元春大举进攻播磨,双方在上月城等地激战正酣。一度对鹿之介他们的处境非常担心,但那里到底是“猴子”的防区,过多插手总不太好。后来嘱咐加藤段藏注意变化,又给长野业正去信要他以物资援助,原以为局势已经稳定住了,不想居然一败如斯!

  “殿下!……完了……全完了……”秋上久家咕嗵一声跪在了地上,面对千军万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汉子居然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用拳头捶着地面。“……胜久殿下被毛利抓去了……上月城丢了……两千将士也……”

  “什么?!”我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两千人马可不是什么糊弄事的农兵,各顶个都是专门打仗的职业军人,一千五百人是一直跟随鹿之介久经沙场的老手,更有五百人是我直辖的精锐!装备自不待言,就是训练、经验在西国也绝对是数一数二。我这样讲并不是说他们就会百战百胜,可全部被消灭未免荒诞,再说由山中鹿之介来统领又是采取守势,即便中了计谋也不至于是这个结果啊!

  “五个月前,吉川元春率领两万兵马进攻上月城!我们按照山中大人的意图坚守不出,并立刻向姬路城送去了求援信……”秋上久家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眼泪,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不久,姬路方面回信说:要我们坚守待援,援兵很快就会到达!我们当时也是充满了信心,接着经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守城战……”接着他就说起了守城苦战三个多月的艰苦。

  开始的时候守军一方因为训练有素、士气高涨,多次打退了毛利军的进攻,虽然有不小的伤亡,可认为援军不久即到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可上月城经过几番易手,虽然地势险要但城防损坏已经相当严重,储备的擂石箭矢又存量不多,在一个月后守城变成了主要以近战的方式在进行。又过了一个月,援军的影子依然未见,军心开始出现动摇。

  尼子胜久是投机取巧夺取的上月城,除了山中鹿之介带去的那两千人外,余者的构成相当复杂。由于一些忠于前城主赤松政范的人暗中鼓动,原有士卒中出现了逃兵现象。此时吉川元春也改变了策略,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开始采用“疲兵战术”。在连续作战的情况下士气越来越低,所幸粮草还能够支撑。

  “姬路就一直没有派来援军吗?”我质问到。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动静早不是个准备的问题了,极有可能是想在毛利军处于精疲力竭的情况下再去坐收渔翁之利!这个计策虽然不太地道但也不能说有什么错,毕竟尼子胜久只是个外来的小豪族,而且是破落户。老实说我早就预料到了“猴子”会耍这套把戏,之所以让鹿之介带两千人去就是准备给尼子家留个“仁义”的好印象。一旦尼子胜久因为“猴子”的薄情而心灰意冷,就极有可能转投到我的门下,那时我就可以借这个“旧瓶”好好在山阴酿一壶新酒,这也是我没有命令直接介入播磨战事的一个重要理由。可过了两个月“猴子”还没有行动,未免有些太沉得住气了,他就不怕上月城失守引起全线崩溃?

  “我们也曾数次派人冒险突围求援,可回信总是说援兵即刻就到,要我们再坚持一下!”秋上久家越来越激动,太阳穴上的青筋逐渐暴了起来。“……可是我们望眼欲穿,也没有看到姬路的一兵一卒!最后不但箭矢用尽,连刀枪也够不上一人一把了!由于存粮日益减少,后来大家只能喝粥。您知道在如此疲惫的情况下再吃不饱……”

  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努力压抑着澎湃的心潮!“猴子”和黑田的计划我隐约看出了一丝端倪,只是我还不能完全相信。“我让老师从丹波给你们送去了一些援助,你们看到了吗?”我问了些别的东西,希望转移一下思路。

  “见到了!可由于毛利军围攻甚紧,多次冲锋都没能冲进来,我们出城接应也没能接上头。最后看辎重有可能被毛利军夺取,长野老大人派来的援军只能烧毁辎重后退走了!”

  “哦……”我轻轻的叹了一声。这个情况我并不记得,可能呈报就在被我忽略在书案上的那堆文件里。看来我必须让人专门整理出关于这次战事的全部卷宗,里面极有可能蕴藏着一些“奇妙”的东西。“上月城就是这么丢的?”我按了按有些发胀的脑袋。

  “没有,我们守住了上月城!”秋上久家握紧了拳头。“虽然艰苦异常,可毛利军同样进退维谷!从上个月初起他们就基本停止了进攻,并开始逐渐调整部署。在本月7日他们终于开始撤兵,目标是备前方向……”

  “然后呢?姬路方面有什么反应?”拿起一只茶杯端在手里,却没有注意到里面根本没有水。

  “这回姬路方面主动派了人过来,而且一派就是连着7个信使!”秋上久家脸上的肌肉在隐隐抽动。“……姬路来的命令非常严厉而直接,要我们立刻出城追击撤退中的毛利军,务必缠住对方以待姬路援军进行合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