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0、君子之辩证(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14 2007.11.04 20:45

    “你?……茶若!”岗本氏噔噔噔连着倒退了几步,本想站住,可腿一软还是坐在了地上。她指着自己的心服侍女手指颤抖,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

  “在下是诸星门下忍者虹绮晶荷,数月来受到夫人的照顾实在是感激不尽!”虹绮晶荷说完这番话,向着岗本氏盈盈一拜。

  “原来你把我诓至抚养城,是为了……”此时岗本氏的表情有些怒不可遏。

  “岗本夫人!”这时我叫了一声。“夫人真是应该感谢她,是她使夫人在即将爆发的战争中置身事外,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烦恼。如清盛入道相国那样的恒世霸者也无奈于天数,夫人这又是何苦呢?还是安心住在这里,等着看三好家的覆灭吧!”

  “哦……”我的话使这个女人迅速冷静了下来,她并不算糊涂。“殿下真的不是想利用贱妾,招降筱原大人和三个犬子吗?”

  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着他无言微笑。

  “瞧我问的这个问题,殿下的真实意图怎么会告诉我!”她的脸上浮现出了真正意义上的苦笑。“虽然今天是与殿下的第一次会面,但贱妾所能确定的第一件事就是殿下雄才伟略盖世雄杰,对于筱原大人和三个犬子确实不必放在心上。不过这样反而更使贱妾焦虑,真盼着予州殿下是存了这样的打算!”

  “这又是为什么呢?”我反问了一句。

  “与予州殿下相较,筱原大人和三个犬子绝无胜算唯死而已!”她此刻的感觉就比死人多一口气,那是一种断绝一切希望人才有的状态。“不要说是三好家诸人,就是新近崛起的长宗我部元亲与殿下比起来,也不过就是蛟龙面前的泥鳅而已。殿下尚且如此,织田内府殿下的可怕也就可想而知了!四国乃至天下的大事已定,任何抗争都是无意义的了。”

  “夫人能有这个看法很好,何去何从不妨多想想再决定!”我转身向门外走去。“这段日子夫人可以安心住在这里,看我说的话是不是会一一应验!”

  “殿下,您真是了不起!”在从天守阁下来的楼梯上,阿雪心情激动地说到。此时各处已经完全安定了下来,侍从近卫们也早叫我哄到了楼下,因此只有我们三个人。“这个女人真是可怜,看着一个个自己心爱的人走向覆灭却无能为力。这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还好殿下您把她解脱了出来,不然就又是一场生生死死的痛苦!”她虽然没有亲自经历尼子覆灭时的情景,但从小就不断地被灌输“复国”的观念,因此对这种事感触很深。

  “可是我对她的印象却很不好,两任丈夫死了她自己却还活着!”莺的感觉却是不以为然,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时刻记着用死来证明忠诚。“如果是我遇到这种事,肯定……”她说到这里猛地意识到了这话非常不对,惊惶失措地看着我。

  “我倒是对这一点可以理解,毕竟还有支撑她活下去的东西!”我伸出手去握住莺的手臂捏了一下,以此来表示我的安慰。“细川持隆死后她家给了三好义贤,因而为自己的儿子真之保住了生命和阿波守护代的位置;三好义贤死后她嫁给了筱原长房,所以不但儿子长治得以顺利继承三好义贤的家业,还维护了三好家暂时的稳定。她不过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还能要求她怎样?”

  “殿下!你真的是为了让她脱离困境并和三好家彻底一战,才把她赚到抚养城来的吗?”阿雪忽然忽闪着大眼睛对我问到。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我有些吃惊,她怎么想起问我这个了。

  “我自然不敢怀疑殿下,可是……我总觉得那里不对!”她满腹狐疑地说到。

  “那好!你先告诉我……”我停住脚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你先告诉我三个问题,第一、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第二、这个问题真的对你很重要吗?第三、你心目中希望得到的答案是什么?”

  “我……”阿雪被我问得一下子愣住了。“我……不知道!”想了半天后她最后老老实实地回答到。

  “那好!等你想清楚了这些问题再来问我,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绝无隐瞒!”我好不容易忍住笑对她说到。

  “嗯……好!”阿雪歪着脑袋边想边回答到。这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天守阁下,一大堆旗本、近侍围了上来,我们也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因为依旧把主天守阁留给岗本氏,我就暂时住在了二之丸,虽然简陋些但也可以凑合,再说我也没打算在这里常住。一到地方莺和阿雪就开始手忙脚乱地安排起了我的食宿,虽然只是临时居所可也不能马虎,这就是身为上位者的规矩。本想先休息一下,但竹中半兵卫就又过来找我了。

  “主公,一切已经都安排好了!”竹中半兵卫走进来时我正在吃晚饭,看他不正的脸色应该是一直忙到现在。

  “先坐下,边吃边谈!”我指了指桌子对面的位置对他说到。有的人习惯不管怎么劝也改不了,只能慢慢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下。

  “谢主公!”他倒是也不多作客气就直接坐了下来。“现在入城的部队已经全部安顿了下来,只是我们带的辎重过多,地方显得有些窄。现在还好说,一旦开战就会显得有些吃亏了!”

  “不要紧,我们把足轻本阵摆在城外就可以了!”我把一盘烤墨鱼丸子向他推了推,又替他倒上了一杯酒。“我们把随军大炮布在城头,这样射程还会更远些;足轻本阵背城而待,也占了地利的先手;等到关键时刻骑兵再从侧翼突袭一下,那么此战的大事也就定了。不着急,先喝口酒暖暖身子!”

  “真是没想到会如此顺利,与之相比起来那些困难真的全是小节了!”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其实他本不善饮酒,但现在可能是觉得有些冷了。“我的想法与主公不谋而合,此番和三好家的第一仗已经是赢定了!不过最妙的还是虹绮真的把岗本氏诓了来,这回即便是他们中有个别清醒的想不打都不行了。”

  “这么看我们还真是得感谢这场雨了,不到一万的人马正合适!”我也觉得这件事进行的太顺利了,尽管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你认为这场战役我们已经百分之百胜利了吗?”

  “没错,百分之百!”竹中半兵卫可能是真的饿狠了,没怎么吃菜而是拿起了两个饭团。“三好军队虽多又是本土作战,但如今只怕是更加混乱。不但一定会急不可待地打这一仗,还把战场的选择权交在了我们手上。这一战不但会赢,而且三个月之内阿波、讚歧两国都会被平定!”

  “我的看法更乐观,恐怕一个月就能解决问题!”我对他竖起了一根手指,在空中摇了摇。

  “一个月?紧了点吧!”竹中半兵卫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四国多山地,三好家辖下又都是世居本地的土著。根据以往的经验在这种情况下,是击溃易剿灭难,恐怕那些据险以守的要塞没有那么容易被攻克!”

  “如果要是当地人分裂了,有一半人帮我们呢?”

  “有一半……主公还有别的奇计?”竹中半兵卫听到这话瞪大了眼睛。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计’,只不过是‘坐以待对手毙’罢了!”我忽然想起了阿雪刚才的问题,不知道她知道这个结果会不会影响我在她心目中的形像。“重治,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件东西是你非常喜欢的,但又不得不与一个你非常讨厌的人共享。现在这件东西被其他人抢走了,你和这个你非常讨厌的人去一起夺回来,可结果却是因为他的过失使这件事失败了。那你心里会是个什么感觉呢?”

  “我自然是对这个令我讨厌的人更加恨之入骨!”竹中半兵卫有些奇怪我怎么会提出这么不着四六的问题。“不过我暂时不会和他闹翻,因为那个夺走宝物的人,这个我们共同的敌人还在!”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你是个冷静的智者,三好家的那几块料可没这样的智慧和心胸!”我面色一整不再打哑谜。“数天之内三好军必然来战,而此战之后三好家内乱必起。失去了制约的筱原长房和‘小三人众’必定相互攻杀,三好义继的日子也就到头了,我们只要等着接收阿波和讚歧就行了!”

  “主公果然高明,微臣受教了!”半晌之后竹中半兵卫才说到。

  “我们和三好即将分出胜负,是否该和土佐的‘那一位’打个招呼!”我这时又想到了那位积极的长宗我部元亲。

  “招呼还是应该打的,这样可以避免以后的麻烦!”竹中半兵卫想了想后马上又说:“不过此时即便来了恐怕也分不到什么,他想必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臣以为他一定会百般推诿,然后抓紧时间攻取伊予落个实惠!”

  “非常有道理……”我思考之后点了点头。“那你就代我给他写封信,词句你自己斟酌吧!”

  “是!”他吃得差不多了就准备离开。

  “你去告诉虹绮……”我又提醒道:“好好照顾岗本夫人的起居饮食,既不能让她跑了,也不能让她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