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温柔中的阴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18 2006.08.20 20:18

    “殿下……”她轻轻的呼唤着我。

  “嗯……”我应了一声但没有睁眼,依旧默默享受着她温柔的服务。

  “殿下……”呼唤再次响起,这回是在耳畔。“请您放开胸怀不要过于烦恼,如今诸星家已经步上了高速发展的大道,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再说长野、竹中、前田等诸位大人都是当世一等一的豪杰,有他们的倾心辅佐还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呢?”

  “身为主君总有一些事情必须孤独的解决,这也许就是身为一名上位者的悲哀吧!”我叹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莺的双眸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有如两颗星星。“再说有些事我并没有对别人提起过,你这个小‘机灵鬼’是怎么发觉的?”说着我用拇指的指甲轻轻在她脊椎的位置刮了一下。

  “殿下!”“我跟随殿下已经这么多年,您的习惯我还能不清楚?

  “这我自己倒没有注意到!”我笑着在她挺秀的鼻梁上亲了亲说道:“……这几年不知不觉的,原来你一直是我的‘开心果’啊!”

  “可惜我也只能为您做这点儿事了……”莺把面颊贴在我胸前轻轻的说到,语气里带着一丝的遗憾和怅惘。“我多么希望能够为您、为诸星家多作些事情,这样我心里会觉得自己更加有价值!”

  “我的小莺聪明伶俐,能干的事情可多着呢!”体察到她内心的苦恼我轻声安慰着,并把她黑缎子般的长发在手指上挽了个小卷。

  “您不必安慰我,我已经很幸福了!”莺的面颊轻轻在我胸前蹭着,柔柔的舒畅感慢慢扩散到了我的全身。“……能够成为您的女人我觉得这辈子就没有白活,何况还为您延续了血脉!作为忍者之前我首先是个女人,因此我已经无怨无悔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淡淡的愁怨还是清晰可辨。

  “也许你真的可以为我解决一些问题……”我沉吟犹豫了良久,考虑着到底应不应该把这句话说出来。最后我终于下了决心,在我们之间不应该有丝毫隐瞒,至少在我这方面是这样的。“比如……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死稻富直秀父子?”

  “殿下!”莺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抬起有些慌张的眼睛盯着我。“……您……您是怎么发觉的?”

  “还记得我们的初次见面吗?”我感觉她的体温在急剧下降,双臂不禁搂得更紧了些。“……时间过得好快啊,转眼都11年了!”

  “是10年7个月零13天!”莺轻柔的纠正到。

  “在那间名叫‘赤阁’的旅社里,就是这支小手……”我轻轻的抬起她的右手放到嘴边,允吸着那纤美的手指。“……就是它……旋转着三枚……飞轮……射向我!”由于口中的“异物”,我的话语变得有些含糊。

  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刚刚开始时我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是觉得整件事情很奇怪……”我语调轻柔,仿佛在说着一件与我们两人毫不相干的事。“直到我听说‘凶器’是一件锋刃极薄的快刀时,脑中才忽然一动,但当时依然不敢肯定。你哥哥的反常神色使我最后下了决心,显然他也看出了事情的真相!不过我估计他也很疑惑,说不定心里还会猜想是我命令你这么做的。”

  “殿下……我……我……”我了几次也没有能说出下面的话,莺的声音竟有些哽咽。

  “莺!不要这样……”“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如果不想说我不会勉强你!如果有一天你告诉我事情的真相,那时我希望你是真正的打开了心结!我不会催促你,更不会因此而不相信你!”

  “殿下!我……”莺终于哭了出来,眼泪打湿了我的胸口。

  “你不要再逼莺了,是我叫她这样做的!”一个温柔娇美的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

  “仙芝……”我轻舒左臂把她也揽入怀中,有些惊奇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命令莺杀死稻富父子的人就是我,你有什么疑问我都可以回答!”仙芝用最轻柔的声音,说出了这世上最让我震惊的话。

  “为什么?”我惊愕的反问到,脑子里出现了一片空白。

  “因为他们打算把我们赶出丹后……”仙芝丝毫也不考虑我心脏的承受能力,一个接一个的抛出令人震惊的信息。“我得到了一封稻富直秀写给故主一色义道的信,上面说明:织田家处境困难,你今后恐怕经常要远出作战!所以看准机会就会发动内乱,要一色义道随时准备并在必要时向但马的山名祐丰借兵攻取丹后!”

  “消息……确凿吗?”沉默了半天我才问到。

  “信是我交给夫人的……”自从仙芝进来后就一直紧闭着嘴的莺突然说道:“是‘蜃千夜一族’秘密转来,并让我交给夫人的!”

  “为什么?!”因为惊讶我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为什么交给仙芝,而不是交给我?”

  “因为……因为……”可能是被我的语气吓着了,莺畏缩的缩了缩身子。

  “你不要对莺这个样子,她们的顾虑我能够理解!”仙芝用手轻轻的在我身上捏了一下。“……历史上无数英雄人物开创的事业最后都断送在了女人手上,这使她们不得不存有层层顾虑。我想对你的考验中,也包含着考验我这一部分吧!”

  “对不起!莺……”我把搂着莺的右臂再次紧了紧,直到感觉她绷紧的娇躯松弛了下来。“可……你们也应该告诉我呀!一切都应该由我出面解决,这样也不至于……”

  “如果交给你处理,你会怎么办?”仙芝立刻咄咄逼人的反问到。

  “当然是当众公布稻富直秀的罪状,然后公开处决了!”我理所当然的说到。“……我们初来丹后,这里的人对我们还很陌生。如果以霹雳手段镇压了稻富的叛乱,那时所达到的威慑手段是非同小可的!”

  “你要是真的这么作的话,那就把自己摆到了整个丹后的对立面上!”虽然看不清楚可我感觉仙芝是在笑,语气里竟有几分揶揄的成份。“……稻富一族在丹后的威望深得人心,而我们毕竟只是一些外来者,也许在他们看来稻富直秀的行为反而是非常正当的忠义之举!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们产生直接冲突无疑是不明智的,甚至在一些别有用心者的煽动下,可能很多人会认为这是我们‘清洗’丹后的开始,那么与敌对势力勾结的叛乱也就无法阻止了!”

  “可现在这样又能好多少?我还不是受到了怀疑吗!”我觉得她有些瞧不起我,奋声强辩到。“现在连高屋良荣看到我都一个劲儿的哆嗦,私下里更是有些人嘀嘀咕咕!现在很多豪族都在自己的家里加强了戒备,甚至开始动员军事力量,这难道不是叛乱的开始吗?”

  “虽然两者都是猜忌,但其中的差别却是天上地下!”仙芝可能发觉了我的不满,把脸靠近我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如果公开杀了稻富父子,那么我们就是他们直接的敌人!不管我们再作什么都只是加速或延缓冲突而已,公开开战只是个时间问题。而现在他们虽然怀疑但没有证据,在真相大白前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那个‘凶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戒备也是针对所有人,对我们没有特别的威胁,而且非常容易化解!”

  “非常容易化解?”我怀疑的问到,莺也在一边困惑的望着仙芝。

  “稻富父子已经死了,你只要把他们遗留下的领地交给一色义道就行了!”仙芝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引狼入室?!”我的想法没经过大脑就直接说了出来。

  “狼?一色义道也能算是狼?”仙芝用明白无误的嘲笑表达了她非常清楚这个人。“就算他是一条狼吧!那是让他在院外徘徊好呢,还是把他关进笼子好?只要我们提出这个建议,就表明了对丹后的旧势力不抱敌意。不管他们答应与否,以后要是对我们发动进攻就失去了一切大义的名份!介时我们不管怎么作,都会得到天下的认同。”

  “一色义道……他敢来吗?”我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自然是不敢!”仙芝答的飞快。“但你可以告诉他:只要他愿意,你就敦请朝廷出面斡旋!到时候将有朝廷公卿担任的使节前去接他,并一路陪同返回丹后,这样的话必会打消他的所有顾虑。而且这样作还有另外两个好处,一来可以向天下显示你的胸襟气度;二来也可以表明你在朝廷心目中的地位!无非是多花几个钱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明天再说吧!”我觉得还有必要再和长野业正等人商量一下。

  “哈~~!”仙芝也打了个哈欠,现出了浓浓的困意。“是该睡了,也许还会产生更好的后果也说不定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友情推荐一下《网游之震撼三国》,作者:文非文,请多支持新写手。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