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父子君臣(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083 2010.05.09 19:42

    蝶来到书房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但是对着那些堆积如山的情况通报也没多少兴趣。

  房间里有一只巨大的青花瓷缸,直径二尺八寸是真正的宣德官窑精品。在缸里深约一尺二寸的水里有五条花团锦簇的鲤鱼在悠闲慵懒地游弋着,不时地把嘴贴近水面,吐出几个大小不等的气泡。我就坐在鱼缸的边上,虽说眼睛盯着水面,但焦距却总是不时地发虚。

  “主公!”蝶靠近我的身后轻轻地叫到。“夫人已经亲自检查过三郎殿下的伤势,只有两处皮外伤而且已经上过了药,请主公不必担心!”

  “这就好……”我点了点头长嘘了一口气,心情缓缓地又舒解了些。仙芝既是一名高明的医生又是母亲,既然亲自查看过就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过了好半天,我才注意到蝶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是有一件……”听到我的话蝶的身体轻微地抖了一下,垂下眼帘避开了我的目光。

  “怎么!夫人还有什么别的话吗?”看她这副样子我的心里猛地一揪,难道虎千代真有什么事情吗?

  “不……是臣妾……臣妾有件事要请主公示下!”蝶摇了摇头,用仿佛怕人听到的小声说道:“是有关于我们蜃千夜一族的事情,需要主公作出决定!”

  “吁……”我的心重心又放回到肚子里,目光再次转向那只鱼缸,而鲤鱼也依旧在里面悠游着。“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我从一只黑漆盒子里抓出一把鱼食,细细地洒向水面。

  “我很久以前曾经向主公禀报过,我们蜃千夜一族虽然是效忠于某一个家族,但针对于某一个人来讲,却又只有一个主人!”蝶的语气流畅了一些,但是依旧没有抬起头来看我。“蜃千夜一族每代只有三人,这既是千年的传统,又是我们这一门的技艺特点所觉定的,从千年之前的宫廷内府到后来的新田家,一直就是这样传承了下来。自从失去主公后我们蜃千夜一族就像在黑夜里看不见方向的航船,直到再次遇到了主公您。所以本代我们姐妹三人均是深感主公大恩,即便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你们的忠诚我是知道的!”我点了点头。这话原本是可以不直接说出来的,可此刻还是说出来的好。

  蜃千夜一族和别的家臣尤其是忍者比起来,是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她们没有自己的立场,仅是身为主人我的一个附属品。如果一定要说她们有什么目的的话,那也可以勉强解释为一种理念,这一点上倒是和岛胜猛或山中鹿之介有些相似,只不过她们的理念固化成了我这个主公,所以说这种没有是非观念的执着更加会令我信任。

  “为了蜃千夜一族能够永远地为诸星家效忠,臣妾想请主公恩准我们开始选择弟子!”蝶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本族技艺古怪,合适的弟子非常难找。另外为了毫无羁绊,又必须找身世单纯的孤儿。即便是有幸找到了符合这些条件的女孩子,一对一传授至少也需要10年之功。所以虽然主公现在春秋正盛,但是我们现在也该为少主的未来作出筹备了!”

  “你们培养一个弟子,还真是不容易啊!”我不知不觉被她说的事情所吸引,心思却也不似刚才郁闷。

  “大部分忍流要培养出一个优秀传人都很难,不然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忍众而下忍的比例却极少了,只是相比起来蜃千夜一族就更难了!”蝶马上又补充道:“不过我们这毕竟只是微末伎俩,和主公翻覆乾坤的伟业实在不可以同日而语……”

  “好了!和我说话用不着这个,你们只管去寻找培养弟子好了!”听恭维从她嘴里说出来我觉得有些好笑,她的希望确实也很正常。就像我时刻要考虑诸星家的未来一样,作为这一代蜃千夜一族的掌门她必然要考虑门派的传承。

  “您……您真的确定了吗?”她小心翼翼地问到。

  “是,我确定了!”我虽然回答着但注意力却已经转开了,考虑着是不是要在这间屋子里再多摆上几个鱼缸。不知道是不是忍者都是这样,她未免有些过于谨小慎微了。

  “您……真的……真的是确定了吗?”没想到她居然又问了一遍。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回我听出了些什么,因而目光转向了她并且变得严厉。

  “是在很久以前,曾经在我们蜃千夜一族中发生过一件事情!”蝶的声音到这时反而镇定了下来,因为低垂着头我看不见她的眼睛。“大约在三百五十年前,我们蜃千夜一族已经服侍了新田家很长一段时间。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可不知怎么当时的新田当主突然改变了已经确立了很久的继承人……”

  这时我的眼前并没有镜子,不过想必脸色已经是越来越青。只是蝶好像并没有察觉,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

  “……具体的原因现在已经无法详细考证,只是知道那位被废黜的继承人被幽禁,然后于半年之后剖腹。这种事情在武家当中相当常见,因而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就很快被人们淡忘了!”蝶的肩膀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正在挤压着她。“但是背后的事情并不那么简单,蜃千夜一族为那位继承人培养的三个传人已经学习了八年之久。她们都是为了那位继承人个人而进行培养的,现在局势的变化使她们反而对新的继承人构成了威胁。为了维护自己的唯一主君的决定,当时的三个人前辈不得已对自己的传人展开了追杀,终于在一个风雪之夜……”

  “放肆!”我怒吼的同时右掌猛然挥出打在了蝶的脸上,她雪白的面颊上立刻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这是一个谁都不能触碰的问题,现在居然被她提了出来。

  “臣妾冒犯主公情愿以死谢罪,但是请主公开恩听臣妾把话说完!”蝶还是那个样子跪在那里,除了脸上新鲜的掌印没有丝毫变化。

  “你……你说吧!”我的心中莫名地一软,接着就是一痛。如果她要是想避开的话,我是不可能打中的。

  “在主公您的心里,或许从来没有想过改变少主的地位,多年来少主实际上也已经得到了绝大多数家臣的认可!”这时话已经说开,蝶反而完全平静了下来。“但是近几年来,主公对于三郎殿下的宠爱,已经完完全全超越了少主,这些每个家臣都看在了眼里。比如多次带三郎殿下出阵,并把他带在身边参与处理政事,这在过去少主都是无法相比的。即便主公心里对此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但是其他人未必就没有想法,甚至这种想法可能绵延至主公百年之后。小小的蜃千夜一族或许算不了什么,但是主公一门的……”她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我的头慢慢沉了下去,她的话有如重锤一下又一下敲在我的心上。蝶已经停下了他的话,但是一旦把这扇门打开我自然而然就会顺着想下去。

  我对于虎千代的宠爱或许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本能,但是这样下去极有可能会害了他,在我身后即便是仙鲤丸自己能够包容,他手下的忠臣们也一定会劝说他消除“隐患”。“这就是帝王之家啊!”我的心里又是一阵悲哀。

  “你出去吧!”我疲倦地挥了挥手,是该想想某些问题了。一个人地位越高越不能表露出真实的感情,这还真是一种悲哀。

  “是!”蝶站起身向门外退去,脸上带着那个手印。

  “这些话都是你自己要说的吗?”我忽然问到。

  “是……是!”她这样回答。

  我没有继续再问,这个问题意义不是很大。一个不下于争夺天下的大问题就是守住天下,而且性质更为复杂。日本的情况是要想取得足够稳固的基础,就要使亲族在各地有相当的势力,可又不能影响正统传人的地位,这可真是个不好掌握的平衡。山名家最强盛时就爆发了嫡庶战争,室町幕府也与古河公方进行过长久的争斗。

  “主公,有一份加急情报!”不知过了多久,反正窗外的阳光已经由金黄变成了金红色,樱井佐吉手捧一个折子走了进来。

  我拿过来撕掉封条,里面记载的是关于筒井顺庆的信息。“在这里和尚都有继承人的问题!”还没看内容我却忽然想到了个非常荒谬的问题,自己也觉得非常好笑。

  朝廷发出了附近大名维护京都的号召,筒井顺庆以此为借口开始小心的聚集军队,不过他还是谨慎地没有对摄津的战事表示立场,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接到了羽柴秀吉的六封密信。

  “终于沉不住气了!”我看着这封信摇了摇头,不过对于筒井顺庆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想“拉抽屉”确实有些意外。“那么还是继续保持沉默吧!”我拿起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轻轻地吹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