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5、和睦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79 2007.06.02 19:50

    “喝下去、喝下去,我亲自斟的酒必须全部喝掉!”织田信长一边右手在桌子上拍着一边喊到,左边怀里还抱着一个小酒坛。他此刻不但满脸通红一嘴的酒气,折扇也被插在了后脖领子处。要不是因为有女眷在场,他一定会把右边的袖子退出来掖在腰间,而裸露出整个右边膀子。不要怀疑,群臣聚会的时候他经常这副模样!

  “这……”我和明智光秀对视了一眼,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端起小盘子一样的白瓷酒杯一饮而尽。

  “咳、咳、咳……”我的酒量还算可以,明智光秀可是被呛得脸色苍白不住地咳嗽。他根本不喜也不善饮酒,可每次都毫无例外地被织田信长揪住。

  “好嘛、好嘛!这才是我织田家猛将重臣的样子!”看我们都干了织田信长立刻眉开眼笑,但他显然不想就此放过我们。“再来一杯,这样饮酒才能显示出男子汉的气概!”他立刻凑过来用手里的酒坛再次斟满了我们的杯子,看那麻利劲儿又不像喝多的样子。

  “实在是……”明智光秀耷拉着眼角皱着眉头,样子比喝了中药还苦,脸色白里已经带了青。其实他只喝了约半坛并不算多,只是我估计他肠胃一直就有毛病。

  “你也适可而止吧!”到底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浓姬夫人开始出面解围了。她从后面轻轻推了织田信长一把,满是埋怨地说道:“两位夫人都在,你也要注意一下形像,不然会让人家笑话的!”

  “真没意思,早知道就不和你们一起了!”织田信长有些悻悻地放下酒坛,拔出了颈后的扇子。

  我向织田信长申请提前晋见一面,没想到非常快地就批复了下来,就在第二天的晚上。我被邀请携仙芝共赴晚宴,同时还有明智光秀夫妇。

  这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情,就连柴田胜家都排在了我们后面,也是搭上“猴子”没能及时地赶回来,不然就可以看出全盘的次序。在欣喜之余又不免惴惴,根据我对织田信长的了解,总觉得这里面有事!

  “你们的孩子这次都带来了吗?”织田抹了抹嘴,仿佛对刚才的“节目”还是意犹未尽。

  “来了!”我心里一动感觉该说正题了。“以他们现在的年纪,只怕还无法陪主公畅饮呢!”开了一句玩笑后我看似无意地说道:“仙鲤丸已经十二岁,我把他送出去学艺了!家里面所有人都太宠着,什么本事都长不了。”

  “嗨,都差不多!”织田信长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明智光秀问道:“你呢?”

  “已经来了,夫人还曾见过!”明智光秀看了看一边的浓姬,然后也说道:“只是性子还有些懦弱!”

  “十五郎是有些腼腆,你也该向诸星殿下一样把他送出去锻炼一下!”浓姬夫人皱着眉点了点头,似乎也在为此忧虑。“玉子倒是有些大姑娘的样了,想过她的亲事了吗?”

  “是!考虑的是细川殿下的公子与一郎……”明智光秀稍稍显得有些紧张,看了看正在潜心独酌的织田信长。“这孩子温文尔雅谦恭有理,不过……还需要主公的首肯!”

  “这是一件好事,尽快办了吧!”织田信长回答得速度之快,以至我怀疑他根本没听清是什么事。“仙鲤丸和十五郎都快元服了,日子过得还真是快啊!说起来织田家能成就今天的霸业,你们这些重臣出力不少,这些我都不会忘记。在他们元服的时候,我会向朝廷替他们申请官职的!”

  “谢主公恩典!”我和明智光秀一起道谢,现在更加确定有事情了。

  “这些事情不值得谢,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得不面对的事情!”织田信长摇头的同时还想摆手,可一只手端着杯子一只手拿着筷子,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自古无永世不死之人,一番基业要想长久必然要人继承。实际上世上的事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这些打天下的都是一些苦命人啊!”说罢他喝了一口酒还吧嗒了一下嘴。

  “主公不必如此,您可正是龙精虎猛的时候啊!”我近前说到,心想他怎么如此颓唐。可是却感到仙芝在后面拉我的衣摆,看时却是一脸的焦急。

  织田信长没有说话,可看样子明显是不高兴了。我的目光与明智光秀一碰,他竟然有些躲躲闪闪。他是知道什么的,可是却希望这话由我的嘴里说出来。“见鬼了!你不说清楚,我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啊?马屁还打在蹄子上了!”我心里也有些生气。

  “信忠少主天纵聪明,主公是实在不必这样忧虑的!”仙芝终于忍不住开口,看样子是实在没办法了。“以少主的天份早该耀眼于世人之前,只是主公您有些爱护过甚了!”

  “我应该抡圆了抽自己两个大嘴巴!”看到织田信长舒展开的眉头,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按理说我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的,看来还是酒的缘故,动了酒就不该再摸车了,不管酒量的大小!“这种事情主公自有打算,怎么能如此草率呢!”我装作训斥仙芝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想把尾张和美浓划到信忠的名下,你们说是不是有点太急了!”织田信长低垂着眼帘问到。

  “是不大合适!”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什么?!”织田信长翻起了眼皮射出两道锐利的凶光,在座的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织田信长的意思是想完成平稳过渡,但作为最大军团长的我如果不支持的话就不会那么顺利,就算下决心把我拿掉,其他的人也会把这看成他在为自己的儿子扫清道路,因而变得人人自危。他今年已经44岁了,这个时代人们岁数平均不到60,为自己儿子树立威信现在已经不早了!

  “以今天信忠少主品级恐怕有些难以服众,似乎应该先替少主申请一个更高的品职吧!”作为众人目光焦点的我泰然自若地说到。

  “这倒也是!”织田信长这才恍然大悟。“依你看该是个是么位置呢?”此刻的他非常“虚心”。

  “至少应该是正三品中纳言吧!”我自信满满的回答到。

  “不愧是忠兵卫,说到我心里去了!”织田信长不及掩饰地使劲儿一拍我的肩膀。“我一直对这件事有所忧虑,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他全身绷紧的肌肉确实松弛了下来。

  “为主公分忧是臣等的本份!”我也终于塌下了心。织田信长暂时忙于摸底给织田信忠上手创造平稳的环境,那么一时半会就不会再有心干其他的事。

  “武田家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织田信长这时才有闲心关心一下其他的事情。

  “主公只管放心!”明智光秀经过这一会儿脸色已经缓上来些,不是那么惨白了。“武田家经长筱一战已经是实力大伤,内部原有的许多矛盾如今逐渐显露出来。臣镇守岩村城扼守东山道,再有东海道也被德川殿下控制,或许无法对抗武田军的全力攻击,但挡住他们直到主公调兵过来当无问题!”

  “这就好!”织田信长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四国怎么样了?”

  “只怕会有些问题!”我愁眉苦脸地抱怨到。

  “不会吧!你还在乎那些海贼?”织田信长半真半假地嚷到。“三好家全是手下败将,淡路水军也全被你打趴下了,你还有什么不顺手的呢?”

  “我又凭什么名义去进攻四国呢?那里可是自古分配给上位公卿们的土地啊!”我眨眨眼睛显得很是“无辜”。

  “是为这件事情啊!”织田信长好像有点怨我小题大作。“放心好了,不过就是请一道圣旨而已!过几天我向朝廷上一道奏折,非常方便的事……”

  “西园寺阁下好像就在安土城吧?”我忽然问到。

  “是……嗯?!”织田信长举向嘴边的杯子突然停在了半路上,瞪大眼睛看着我仿佛不认识了一样。

  我也感到有些紧张,额头上微微有些冒汗。

  “嗯!”好半天他才转回头对浓姬指着我说道:“看见了没有,这就是忠兵卫!要是信忠能有他一半精明,我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主公您说笑了!”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明天我就替你引见西园寺公广,这件事也是给他面子!”织田信长直起身子抻了抻双臂。“只要我们织田家内部安定,其他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天下,迟早的事情!”

  “主公神武,织田家洪福齐天!”我和明智光秀马上恭维。

  “看你们的样子是不太相信是吧?那我就再告诉你们一件事……”织田信长带着一种顽童献宝一样的兴奋而神秘地说道:“今年的除夕夜宴将是盛况空前的,除了本家诸将外还有很多其他客人。知道谁要来吗?是上杉谦信派来祝贺的使者,没想到吧!”

  “啊!”我和明智光秀又是同时“惊”呼了一声。

  “哈、哈、哈,你们不用有什么担心了!”织田信长一时豪情勃发,又有些酒气上涌。“你准备上一笔给朝廷的献金,数目要‘体面’些的。待全部拿下四国之后,我就保荐你为南海探题!”

  “要不这样吧!”对于他的疯话我也开始装糊涂。“也向堺町和石山一样,这笔钱您和我各出一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