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问路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87 2007.05.31 20:00

    一座比城门小不了多少的巨大木门向两侧分开,一边两个壮汉好像推得极费力气。从打开的门里跑出四十几个留守家臣侍立两侧,恭恭敬敬地把我们一行车队迎了进去。这栋院子真的是很雄伟,砌院墙的都是买来的建筑安土城剩余的巨石!

  “快些!快些!”后藤又兵卫他们一下马就紧张地忙碌了起来,一名近侍把金漆踏脚凳摆在我们的车辕下,另外几个忙不迭地打开一卷铺向厅堂的地毯。贵人们的鞋子是不能沾上尘土的,哪怕他的灵魂曾在泥沼里打过滚!

  “哦!”我走下车子,仙芝和莺跟在我的身后,孩子们也由宏、阿雪她们带着从后面的车子上下来。

  “主公,是否要先用饭?”府邸的留守总管上来请示到。

  “喂,你们都饿了吗?”我对后面的孩子和妻妾们问到,他们都对我摇头。“那就……先到里面换换衣服,梳洗一下吧!”其实因为一直坐在车里,我自己也没感觉到饥饿。

  因为是第一次来,总管立刻吩咐几个侍女把我的家眷引入内室。

  “我吩咐的人已经来了吗?”在经过走廊的时候我对总管问到。

  “已经等了两天了,您什么时候见他们我去通知!”总管立刻回答。

  “就现在吧!我也不用换衣服了……”在他的指引下我转了个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

  “拜见主公!”我在书房里坐下还不到两分钟时间,两个人就从门口走了进来。这是两个在各方面都截然不同的人,穿着雪白僧衣温文尔雅的静水幽狐,和穿着墨黑武士服的望月吉栋。

  “起来吧!”我随意地指了指一边的座垫,就自己走到上位坐了下来。屋子里除了我们三个没有其他人,因为没点灯而且只有一面小窗,所以屋显得有些黑。“吉栋,这两年我并没有特别的任务给你,整合甲贺诸流派的事情你作的怎么样了?”

  “非常抱歉!这么长时间里只收拢了二十九家……”望月吉栋躬身叩了个头,然后直起身子说道:“甲贺诸流离散的时间太长了,时至今日已经有许多有了另外的基础,虽然如今大半都已经回归,但以一些小流派为主。像三云、杉谷善这样的大流派,至今还在摇摆当中!这么多年花费了主公大量的财力、物力,属下实在是……”

  “这已经很好了,不必过于着急!”虽然非常清楚秘密工作所能发挥的作用,但是对于目前发展的程度我已经很满意了,黑暗世界尽管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可是绝对秘密的事情是根本不存在的。“我了解过去甲贺忍者的规模,但是不必执着于此,与其他部门作用不同的是,甲贺将要承担所有的外围任务。对于那些新收进来的流派,主要改造方向就是发挥他们原有的特长,并不一定是越大越好。从某种意义上说,甲贺就是我整个系统的一个影子!”

  “是,主公明鉴!”望月吉栋虽然因我没有怪罪而松了一口气,但多年的梦想还是时刻纠缠着他,因此又试探着问道:“其实近些年来主公声名雀起,即便在边陲之地也是无人不知。特别是今年,主公轻巧击败为祸百年的纪伊国人恶党,对各忍流的震动已是无可复加。若是属下可借主公盛名,当可收……”

  “绝对不能这样做!”我厉声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现在近畿已经不是前些年一团乱麻的局面,所以一些事情会有很多人盯着。主公那里已经有很多原甲贺系统的人马在工作了,所以你的言行一定要谨慎,不但不能对外人提起我,就是刚刚加入的新人也要经过认真考察!”

  “是,属下愚蠢!”望月吉栋连连告罪。

  “京都的工作怎么样了?”我转向了静水幽狐。

  “一切非常顺利,京中的诸势力对于主公都是大有好感!”静水幽狐把手里的檀木念珠放在旁边的矮几上,此刻的神态已经完全消失了一个佛门中人的气质。“虽然现在朝廷已经恢复了某些体面,不过真正掌握的权力还是很少,所得利益无非是借着卖官鬻爵的那点收成。不可能每个人都分到一份,所以无法进入‘圈子’的干饷公卿还是占着大多数。主公的恩惠对他们是非常重要的,因而赢得了不少名声!”

  “不要在乎那几个小钱,不够的话我会再拨给你!”我一笑之后用折扇在桌面上敲了敲。“……有些货色虽然现在不值什么钱,但也正因为如此囤积起来却是用不了多少本钱,以后只要有一个价钱上涨就足以值回投入了。对于太子那一系人马的工作要加强,只是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

  “这个微臣心中有数!”他心领神会地一笑之后又说道:“不过……总是馈赠而没有丝毫索取,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怪异的事情。因此微臣擅自作主,经常向那些公卿们求些字画手迹,并于主公在京都的宅邸中大肆悬挂,主公不要怪我弄得太俗气就好!”

  “越俗气越好!”我合掌称妙,现在最好让所有人把我看成附庸风雅的暴发户。“现在京都的局势很微妙,各人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虽然是在织田家将统治天下的这个共同认知下,但如何选择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无论是源赖朝还是足利尊氏,他们统治的天下都依然有派系存在,这是一种惯例。在这种情况下京都是大有可为的,不过还是要小心谨慎!”

  “主公教训得是,微臣受教了!”静水幽狐面容一整恢复了严肃。

  “你如果一段时期离开京都,会不会有什么变故!”我忽然双目恍惚喃喃问到。

  “应该不会!”他虽然不清楚我有什么打算,但还是尽可能把情况介绍清楚。“现在各家殿下在京都活动的人很多,微臣一个离开并不会太显眼。再说还有正亲町阁下在,以他与主公的关系足可以代替您周旋。而且他本身就是公卿的身份,许多话也可以不用提上主公的名讳!”

  “那我就放心了,你就替我到四国去跑一趟吧!”我终于下了决心。

  “是!”他没有再问,因为知道我一定会解释。

  “现在攻打四国不是什么问题,难得是如何平稳过渡!”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显出了一定的忧虑。“九州和四国的人均十分排外,这点是我最为担心的。你先到那里接触一下中下等势力,看看他们对本家进入四国是个什么态度。不一定要把话说得很明白,先花些钱沟通一下。还有你,选20个精干的人跟随幽狐前往,要没什么名声的!”我又对望月吉栋说到。

  “属下马上安排!”望月吉栋想了想又问道:“属下是否可以向楠木大人借一两个人?”

  “哦?”我愣了一下没有明白。

  “楠木大人那里有几个人来自四国,虽然不是忍者……”

  “噢!”听到他的话我立刻想起了那个凶恶的四国强盗,感觉他的脑子还真是好使。“可以,我给你一份手令!”我同意了他的建议。

  “那属下收拾收拾就准备启程了!”认为我的事情已经说完,静水幽狐请示到。

  “也不必那么着急,你还是先回京都去再作些‘功课’!”我抬手止住了他,这也是在进城时才想到的。“一条和西园寺现在都在京都做佐杂的闲差,据我所知并不是很得意的样子。你可以先去他们那里接触一下,看看有什么打算没有。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氏源久远的公卿名门,虽然被赶出了四国但好歹有个正统的名份。再说数代统领的关系网也还是有的,如果可能的话就把它们买下来!”

  “主公是想借这两块招牌充充门面?”静水幽狐反问到。

  “你看可行吗?”我自己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主公,确实深谋远虑!”他心悦诚服地连连点头,不过还是觉得有补充的余地。“既然主公有这个考虑,那么不如趁眼下西园寺公广就在安土的机会,马上就与他进行接触。现在既逢年关又赶上他是钦差,说话中由浅入深会方便上许多!”

  “在主公这里……好吗?”我皱了皱眉头。私下交往的事我一般很谨慎,不愿意让人有过多的猜测。

  “臣窃以为这反而不会有任何问题!”静水幽狐立刻向我解释道:“大殿命主公攻略四国,这件事情已经尽人皆知,那么作一番政治上的准备也就是天经地义的。在大殿鼻子底下做这件事,更会显得主公光明磊落问心无愧。如果主公再能在大殿面前诉诉苦、报报委屈,进而要求大殿亲自为我们引荐西园寺公广,那么大殿那里则不会有任何的疑虑了!”

  “嗯、嗯,你说得很有道理!”他的话令我心中一动。似乎近来我确实少了许多和织田信长当面“沟通”的次数,这样非常不好,很可能会给敌人进谗的机会。看来趁着最近有闲的便利,倒真应该经常在织田信长面前走动走动,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施行。“那你就在安土再等两天,听我的消息吧!”我对静水幽狐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