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2、斋藤家的没落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812 2005.12.13 20:22

    “‘猴子’已经上去了?”织田信长头也没回的问到。

  “是,木下大人半个时辰前已经出发了!现在……”此时是十一点半,我大概的估算了一下。“应该已经接近稻叶山城后面的侧门了!”

  “老实说在这种突发奇想的事情上,我对于‘猴子’的能力和运气并不是很相信,之所以会答应完全是因为你的推荐!”他终于转过了身,狠狠的盯住了我。“行动一旦失败就将会对全军的士气造成严重损伤,所以你告诉我,对这件事你到底有多大的把握!”

  “这个……虽然这件事里边有很大运气的成份,但经过反复研讨我觉得还是有极高成功机会的!”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我感到后背上冒出了一层汗水。“前田大人和我,还有……”我一把揪住了边上正打算偷偷溜走的池田恒兴。“池田大人都是这种看法,应该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这样啊!”织田信长又转过了头,继续对山上的情况进行观察。整整一个小时他没有再理我,只是不断递次增加着兵力,攻城的部队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另有一万二千的预备队等在半山腰处。

  “这帮家伙可千万别把事办砸了啊!”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偷偷观察了一下织田信长的脸色,却发现神情越来越是沉重。“要是失败了虽然未见得就要我性命,但只怕是领地可要收回了!我的领地可是整个尾张最兴旺的,要是有织田家的一门众觊觎……”我的心里越来越乱。

  “看!着火了!”就在心神不定的时候,长野业盛的一声大喝把我出壳的魂魄又拉了回来。仰头一看,果然!稻叶山城里冒出了七八处滚滚浓密的黑烟。

  “嘘~~!”我心神稍定的长出了一口气。

  “你们这帮家伙还真是走狗屎运啊!”织田信长的声音里暗藏着压抑不住的兴奋。“这么离奇的策略,居然也能成功!”

  “主公快看!城门开了!”岛胜猛突然指着上面喊到,并把望远镜递到了我的手里。

  通过望远镜的镜片,我看到稻叶山城的大门正在缓缓的被推开,大群大群靠旗上印着木瓜纹和美浓三人众徽记的足轻蜂拥而入,之间夹杂着星星点点的下级武士呼喝着争相突进。在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人都明白那里面的危险系数已经降低到了可怜的程度,而飞黄腾达的机会却在各处招着手。“利家大人,这种时候您怎么还在这儿?”我拿下望远镜语气轻松的问到。

  “你不知道吗?”前田利家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今天我担任大营守卫!”

  “你又是怎么回事?”我转向了池田恒兴问到。“你是不相信我当初的预言吗?”

  “那哪儿能呢!”池田恒兴心不在焉的说到。“我今天的位置是中军掌令官,所以也跟本动不了地方!不过我把手下的家臣都派了出去,能否出人头地就看他们自己的运气了。”说话间他的目光总是盯着我手里的望远镜。

  “这么好的机会没抓住啊!我早就说……”我真有些替他们惋惜,并不是谁都向我那么会给自己创造机会的。

  “你早就说过什么?”我突然觉得手里一轻,回头看时望远镜已经到了织田信长的手里。他可能真是有些天才,没用我教,三鼓撬两鼓撬居然叫他掌握了使用方法。“嗯……不错的东西!这样远的距离,也能够看的这么清楚!”他一边看一边说到。

  “报!”这时一个传令兵一溜烟的来到信长的跟前。“禀报主公!我军基本占领外城,目前只有个别地区还有零星战斗。柴田大人已经攻破内城正在进攻本丸;稻叶殿下在攻打二之丸;佐久间大人已经控制了城内的仓库!”

  “好!命令在山腰待命的丹羽、安藤、氏家、佐佐各备队全部投入进攻,务必在天黑前占领全城!”织田信长大声命令到。“已经这个时候啦!”传令兵走后他看了看天。“我有些饿了,你们和我一道吃饭吧!”

  “是,谢主公!”我、前田利家、池田恒兴和十几个没有参加作战的高级武士一起答到。

  “叫他们把饭拿到这儿来!”织田信长回身往大营正中的幕府走去,那里立着他的绣金马印和几十个行军马扎。“哈、哈,想不到突然一下会感到这么饿!”他情绪高涨的大声说笑着,并随手把我的望远镜交到了……他亲随小姓的手里。

  可能是早有准备,我们刚刚坐定午餐就呈了上来。没有什么珍馐美味,在这里也不可能有!一只粗磁大碗里乘着一份量的茶泡饭,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居然还有一条半尺长刷了酱汁的腌黄瓜。虽然不是什么盛宴但每个人的兴致都很高,不时与自己的邻座兴奋的谈论着即将到来光明前景。织田信长的表现令人感到有些意外,竟然讲了几个半荤的笑话。

  “你好了吧你!”虽然我昨夜赶了一晚的路;虽然我今早没来得及吃早饭;虽然我是真的很饿!但任谁一直被人盯着都不会很舒服,哪怕他是一名绝色美女!这种感觉我想你能够体会,何况且盯着我看还是个男人。“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的性取向完全常规化,你没希望了!”我放下手里的半碗饭,没好气的对池田恒兴说到。

  “我只是很奇怪!”他依旧死死的盯着我。

  “奇怪?”听到他认真的语气我不免有些心虚。“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在确定脸上没粘脏东西后我问到。

  “先说哪一件?”

  “哪一件?我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吗?”我有些哭笑不得。“你随便吧!”

  “那我可就说啦!”池田恒兴也放下了碗。“最小的一件是,这样的东西你这么讲究的人也吃得下去?最大的一件你真的是平民出身吗?”

  “最小的一件,你不都看见了吗?”我对他指了指我的碗。“最大的一件,这是谁都知道的啊!”

  “可你的言谈举止一点儿都不像平民啊?”

  “我现在不是个武士吗?”

  “你的道德理念与武士相去甚远!”

  “我作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商人!”

  “虽然你经常讨价还价,但所表现出来的贪图享乐和情调绝不是个商人能有的!”池田恒兴的表情没有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

  “嗯?”我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只会吃喝玩乐的小家伙居然还有这等眼力。“那依你看我像是个干什么的呢?”

  “不好说!”他想了一下说:“比如说我,就是一个比较腐化的武士而已!而你呢……论赚钱,你绝对是个商人!论计谋,不次于任何当世任何兵家!论情报,消息知道的比主公还快!论衣食,我敢说你比那些京都的公卿们还堕落……不是,我是说高雅!我还从没有见过哪个人能够精通这么多种职业,你到底原来是干什么的?”

  “我……”

  “禀报主公!”正在我被他问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传令兵及时替我解了围。“稻叶山城已被攻克,斋藤龙兴投降!”

  “好!”织田信长一跃而起。“命令他跪在城门口等候!”随即又转向我们说:“尔等随我入城!”

  “是!”众臣齐声应到。

  “看!没时间了,以后再说吧!”我对池田恒兴“无奈”的说到。

  “一定噢!”他只得暂时收起了满腹狐疑。

  “扑棱!”就在众人起身的一片纷乱中,谁都没注意一只灰色的雀鸟从天而降落在了我的手中。我悄悄摘下鸟腿上的一张寸长绢条,然后放飞了那只鸟。绢条上用娟秀的蝇头小楷写着八个字:“天赐麟儿,母子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