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7、血与火(四)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78 2007.01.29 20:03

    从第一次进攻失利后开始,一直到下午三点半为止,武田军又先后进行了四次攻击,每次都要扔下一两千具尸体,但武田骑兵却没有再次出现。织田一方也好不到哪里去,步兵攻击栅栏相对倒更是得心应手,总数超过五千人的伤亡也足以令人心惊肉跳了!

  我看着面前河滩上密密麻麻的尸体,以及连子川上不时漂向下游的血花与浮尸,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名动天下的甲州武田氏完了,就算是他们取得了此战的胜利也完了。纵然有甲州与骏河的金山,纵然是依旧有许多名将能臣,但如此巨大的人员伤亡可不是甲信山国能够轻易恢复的,更何况甲州军势已经不再是不可战胜的了!

  武田信玄死了,不是在两年前,而是在此时此刻的设乐原!上百名曾经纵横东国名震天下的大将阵亡,上万久战沙场的战士折损,这就明确的向天下昭示了一个真理:失去了武田信玄的甲州军也是人,也可以确凿无疑的死于刀剑之下!

  武田信玄、武田胜赖,这不能不说历史是由英雄书写成的!人民群众固然是决定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但使用这股力量的却是个别英雄人物。借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说,人民群众的力量就像是先进生产资料般强大,但真正创造价值的却是英雄人物这个生产力,没有生产资料固然劳动率低下,但缺了生产力生产资料自己能动吗?武田家也许还能苟延残喘几年,但天下大事和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大了。那么和我呢,和我的关系大吗?

  “主公,有些什么新的打算吗?”在调整了一番细枝末节的部署后,竹中半兵卫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没什么,只是想想以后的事!”我坐直身子,把一直撑在膝盖上的双臂向两侧伸了伸。

  “以后的事?……主公是该仔细考虑一下了!”稍微一愣之后他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你也这样看?”我招招手示意他坐下,没想到顺嘴的一句话也能造成这种效果。“那你说说看!”

  “回禀主公,以此战为转折点武田家必然走向衰败!大殿今后几年内的战略重点只怕是要从近畿和西国,转而向东国……”竹中半兵卫侃侃而谈,显然对今后的发展具有极高的信心。“武田家虽败毕竟根深蒂固,而且还有上杉、北条这样的庞然大物窥伺在测。大殿要想取得进展必然全力以赴,而德川、柴田无疑将是全力支援的对象和急先锋!既然如此,西国的支柱力量就是主公和羽柴殿下,对于许多事情大殿也得‘放手’了!”

  “你倒是很有自信嘛!我可……”我也想到了织田信长可能会也应该更多的依靠我,但却认为不会这般的顺当。

  “主公,武田军又又进攻了!”正在我想轻松一下的时候,近卫的喊声又把我拉回了这残酷的战场。

  武田军果然又开始一轮新的攻击,一列又一列的部队从高坡上缓缓而下,这里面的旗帜相当复杂,既有刚刚被打散又重新集结起来的,也有第一次投入的生力军。因为后队还没有完全走完,所以还看不出这次到底出动了多少人。

  “那是什么?”我在刚刚进入下坡道一支部队里,发现了一些异样。这支部队穿得并不是武田军惯常由深至浅各类红色的铠甲,而是一种近乎于棕的深黄色,这样的装束以前可没在武田军中见过。“嗯!”我向旁边一伸手并哼了一声,后藤又兵卫立刻递上了我的单筒望远镜。一番焦距的调整后,远处的景象逐渐在我的眼前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些看似平常的长枪足轻,身材似乎不及武田军强健但装备更精良,几乎已经赶上了近畿织田家的士兵,但手中的长枪却依旧是东国的粗重类型。这些士兵每个人背后都有一面狭长高耸的土黄色靠旗,顶端绘制着三个堆积在一起的黑色三角。

  “北条援军也拉了上来,看来武田胜赖真是图穷匕现了!”我笑着对竹中半兵卫说到。

  “可……陷入绝境的野兽往往更加凶猛!”竹中半兵卫反而显出了一丝忧虑。

  “哦!”我扭过头去,更加仔细地看了起来。这次我在这支北条军中看到了一面马印,上面有漆黑的“八幡”二字。“北条纲成也被派过来了,‘小猫’还真是力挺他这个妹夫啊!”我不经意地笑到。在我看来北条纲成虽然也是一代名将,但比起武田四名臣来还是多有不及。

  “也许吧!”竹中半兵卫还是有些心事重重。“能再打退这一阵大殿也就该下令反击了,不过……还是请主公多加小心些!”

  “我明白!”我点了点头后吩咐一线的长野业盛和菲利普进入战备状态,二线的蒲生赋秀也结束了修整。随后就开始了对武田步兵军阵的炮击,这是织田信长命令下的例行公事,意图先行打乱对方的进攻层次。

  炮击的效果并没有第一次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在上万人展开的层面上两门小炮的作用有限,何况其中还必须间隔近五分钟呢!武田军很快来到连子川畔并开始渡河,织田联军一线的所有士兵都握紧了武器。

  突然一阵大乱从后队传来,没有法螺和金鼓却隐隐有杀声入耳。后面可能是出了什么变化,但我只能全力应付面前的敌人,后面的事还是交给后面的人来解决吧!

  “主公,紧急军情!”一个传令兵连滚带爬的来到了我的面前。“武田军五千余人自上游绕至我军侧后,后队受到突然袭击!”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

  “丹羽备队损失惨重已经败走,前往援助的柴田、羽柴备队眼看也撑不住了!”

  “胜猛!立刻带甲骑赶向后军援助!”我推开他大声喝叫到。“才藏向后排开防御阵型!”我不住的下达着命令。

  “主公,还是我去看看吧!”竹中半兵卫拉住我急急的说到。

  “不,我必须亲自去!”我一把推开了他的手。“你在我的马印下负责全面指挥,不要考虑背后全力挡住正面之敌!”说完也不等他答应我就带着一众近卫旗本向后跑去。

  我才绕到可儿才藏刚刚布好的枪阵边上,对面的武田军已经杀了过来,大约两千多名赤备骑兵为先导,后面跟的是大群的步兵。看来羽柴秀吉和柴田胜家的部队都已经被冲散,但依然有些他们的武士在试图从侧面阻截这支武田军,而武田军并不想和他们恋战,一直向前冲来想要为正面攻击的部队打开通道。

  “正前方,矢!”岛胜猛一声大喝当先冲了出去,1000甲骑紧随而出,两股“洪流”对面相撞到了一起展开一场惨烈的厮杀。

  “无名小辈,还不让开!”一名白甲金盔的大将一声大喝的同时,抡起手中的大刀劈头盖脸向岛胜猛砍来。胯下银鬃马一声咆哮人立而起,刀未到劲风已是扑面而来。

  “我岛胜猛在此,尔等休想向前!”岛胜猛挺手中菊池枪斜下里连封带裹,抖手间不但磕开了对方的刀还刺向其左胸。

  “果然有两下子,配作我山县昌景的对手!”金盔白甲大将大笑三声抡刀再战,知道他的身份岛胜猛是自然更加不能放过。

  两个人刀来枪往战在一处,武田军的攻势被遏止了,甲骑和可儿才藏的枪兵与对方混战在了一处。不到20回合,山县昌景的刀法开始散乱,反之岛胜猛却越战越勇。

  凭心而论,山县昌景的武艺绝不在岛胜猛之下,只是此刻一心速胜反而有些乱了阵脚。面对一点一滴流逝的制胜之机和越来越多围上来的织田军,他益发的沉不住气了。

  突然一员年轻将领刺倒两名甲骑来到近前,挺枪架住了岛胜猛的菊池枪回头大喝道:“山县大人大事要紧,此子就交给我真田昌辉了!”

  “好!”山县昌景大喝一声拍马而去,岛胜猛待要追赶却被真田昌辉缠住。

  “当啷!”堪堪山县昌景就要冲入我的中军营地,忽然伴随着一阵呜呜的风声一个巨大的黑影当头劈到,他举刀招架却被震得两臂剧痛胸中一阵气血翻涌,战马也是得得得连退十余步。

  “我诸星新八郎清彦在此,受死吧山县昌景!”新八郎没有给他任何喘息之机,催座下“梦魇”舞手中“修罗之怒”又杀了上来。

  由于没有准备之下被新八郎震得岔了气,山县昌景只得带马避开。新八郎不依不饶挥枪横扫,山县昌景不得已“苏秦背剑”向后招架。可偏偏由于山县的战马也受了些伤受不起这再次的撞击,一个马失前蹄跪在了地下。随即山县昌景被新八郎砍下了首级,慌乱之中真田昌辉也被岛胜猛刺于马下。

  看着武田军这一支最后的“希望”逐渐被淹没在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拥上来的织田士兵中,我突然感到一阵紧张过后的酸软无力。

  “禀报主公,竹中大人上报:正面武田军已被击退!”一个传令兵赶来回禀。

  “命竹中大人随时作好出击的准备!”我随意的挥了挥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