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3、重生的名门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4468 2006.11.24 20:41

    “他们等多长时间了?”我对身边的阿雪问到。

  “足有一个时辰了!”阿雪没有迟疑,显然一直在计算着。

  “请老师、竹中、前田、蒲生、山中几位大人过来,然后就传他们入内吧!”我说完后就走回了帅位,先自行平复了一下心情。

  我率领部队在3天前由美作返回了丹波,这一过程中我已消散了对宇喜多直家的愤怒,甚至还逐渐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宇喜多直家少年时代祖父的猝死和与父亲一起的颠沛流离,对于他的人生观可谓影响深远,他没有被击倒而是重新站了起来,这本身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不使出一些极端手段,宇喜多直家根本没有重建家业的可能,相比起来对我算是相当“客气”的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对他是越来越“尊重”了,但不是说我就打算这么放过他,这完全是不相关的两件事!

  在离开美作时人质已经陆续从备前返回,但我已经不再想着通过但马攻击宇喜多家,那完全是一时的愤怒,实际执行却并不现实。山阴、山阳并没有太通顺的道路,奇袭则可,大兵团的持久战就需要仔细考虑了。到时候一旦陷入了僵持的局面,距离补给基地又过远,毛利家将直接打击我的侧翼并切断归途。其实从各方面考虑现在的态势还是不错的,只是我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美作四郡分别交给了中条宗时、田山赖次、芳川亲泰、江村虎卫门四员侍大将,任命他们为当地的地头代官。这四个人具有一些共同的特点:都是从足轻一步步升上来的“草根武士”;都是玉丹谷最初的那200骑兵中人;无论武艺和才干都很平庸;都是在战场上浴血拼杀出来的功劳;为人都很踏实本份能够和那些小豪族融洽相处。老实说他们的忠心都无可置疑,但作到郡代只怕就是一辈子的顶点了,这在他们的材能已经到头了!

  这看似半自治的管理很容易让人产生“意想”,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圈套。现在盼得就是宇喜多直家受不住这种“诱惑”,那样我立刻就能在这里按住他伸出来的“脑袋”,然后一支人数不多的奇兵将从但马突入备前,猛踢他留在那里的“屁股”,把他的老窝砸个稀巴烂!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下一步的事,宇喜多直家现在要忙着消化新领地,我要做的也一样,所以现在我就来到了八上城外,建了一座更大的军营!

  丹波的小豪族已经都降了,诚惶诚恐献上人质表示着忠心。赤井直正放弃了自己的居城黑井城,欲率全部族人、部下杀入被重兵合围的八上城,虽然手下大部分被前田庆次打散了,但他本人却成功突入了城内,与波多野宗高协力防守。可此时城内的力量,却依然不足1000人。

  我回来后除了围城和受降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虽然来降者口上好像抹了蜜但其实人心并不稳定,是否能能改变这种状况就看我下一步的行动了!我向城内提出了谈判要求,带去这个信息的就是籾井教业。

  “唰啦!”门帘被拉开,籾井教业陪着波多野宗高走了进来。作为失败一方的代表,他们显然没有多少底气。

  “波多野大人!我们是初见,但也不必客气!”我指了指面前的两把马扎。

  “谢予州殿下的大量!”波多野宗高点了点雪白的头颅,而后坐了下来。“其实在下在三戚川时,就远远的瞻仰过殿下的英姿,纵横捭阖不愧当世英雄!如今波多野家的生生死死尽在殿下股掌之间,还请能够网开一面!”

  “可以谈,一切都可以慢慢谈!”我没有正面答复他。

  “波多野大人!”前田庆次手拄“大典太”坐在一边,满脸笼罩着黑气。“以波多野家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有可能轻松过关吗?就算鄙主公予州殿下既往不咎,那么织田右大将呢?他老人家可是最为讨厌和浅井、朝仓有联系的人。更何况就是在浅井、朝仓殄灭之后,你们又和三好、本愿寺这些人勾勾搭搭,这一切能仅凭一句话就算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来时在下已经有了心里准备!”波多野宗高又连连点了点头。“为了平息织田右大将的怒火,也为了给予州殿下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们准备了……”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卷纸,在面前展开。昔日的阵前猛将如今已经年迈,虽然双手依旧稳定,但眼睛已经开始花了,不得不偏头凑向一边的烛火。“第一、为了向织田右大将殿下谢罪,作为主要责任者的波多野宗高剖腹;第二、波多野家家督波多野秀治引退并出家,家督由其弟秀尚殿下继承;第三、波多野家领地……”

  “就到这里吧!”我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波多野秀尚成为家督实际是换汤不换药,早晚还得是一颗祸害,而我本人对这么个本来也时日无多的老头自尽也没什么兴趣。为了一了百了,丹波的格局必须按我的构想重新建立。“我的看法是波多野家想要保有原有体制的想法是不可能的,完完全全的不现实,这种丢车保帅的作法未免可笑!作为波多野家的重要成员之一,秀尚殿下同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可以承诺的,也是我这次商谈的底线,那就是允许保留波多野家的家名!”

  “那……那您的意思是……”波多野宗高的眼睛里充满了疑虑,我在这个连死都不怕的名将目光中看到了恐惧。

  “我方的条件是……”蒲生赋秀也拿出了一卷纸。“第一、波多野家承认战败,并以诸星家附庸的身份保留家名;第二、波多野家领地削减为10万石,是以八上城为核心的何鹿郡、天田郡以及部分冰上郡区域;第三、作为波多野家直辖臣下的,领地参照此比例削去七成;第四、作为原波多野家附庸的豪族,未参与过敌对织田家行动的不予处罚,参与过但在三戚川战前退出的削去两成领地,参与过并在三戚川战后归降的削去四成领地,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作为波多野家分支的那些豪族;第五、诸星家派遣坂上成枬、衫正时作为与力加入波多野家,享家老格,与波多野宗高、籾井教业、赤井直正共同处理波多野家一切政务。当然,最后一条只是暂时的,以后还会根据情况变化而调整!”

  波多野宗高和籾井教业不断用眼色征询着对方的意见,脸上的神色痛苦但不如何惊讶。是啊!军队已经全完了,这就失去了全部谈判的筹码。比起眼前单纯力量的对比,人心的流逝就更让人感到丧气,现在八上城内除了“三鬼”之外,剩下的豪族包括同族的分支,一只手的指头完全数得过来。

  我并没有催促他们,只是静静的观察着他们。现在消灭波多野家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难得是如何处理丹波这个有着26万石土地中等国家的善后和重建。连阿雪都知道:既要清除波多野本家的影响,又不能因牵连过广而造成社会动荡!我就更不可能不清楚这个道理。在经过一番反复热烈的讨论后,根据长野业正提出的思路,竹中半兵卫制定了具体的计划,主要内容分为三步:第一步、把波多野家和其他丹波豪族分开;第二步、把波多野家的本家和分支分开;最后一步、就是把波多野兄弟和其他人分开。

  “不知……不知……诸星予州殿下对鄙主公……是如何考虑的!”籾井教业充满苦涩的问到

  “这个嘛……”我的眼睛看向竹中半兵卫。

  “有鉴于以前的所作所为,秀治和秀尚两位殿下必须隐退!”竹中半兵卫对我的意思心领神会,直接了当的回答到。“……波多野家将会有一个新的家督,那就是鄙主公诸星予州殿下的二公子——龙王丸殿下!”说到这里他稍微沉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表情。“当然!考虑到丹波的具体因素,在龙王丸殿下16岁成人前,波多野家的一切事务就要拜托你们五位家老辛苦了!”

  “那对鄙主公隐退后的安排……”波多野宗高试探着问到。从我们的坚决态度上,他知道保留波多野家的血嗣已经不可能,能保住家名就算不错了!不过出于多年的感情,他还是想为自己的主子多争取一点什么。

  “啊,我可以保证他们兄弟的生命安全……”我此刻已经不那么在意这个非关键性问题了。“而且他们可以不离开丹波,就住到宗高大人你那里去好了!”

  *************************************************

  “主公,他们会答应吗?是否要再进行一次攻城,给他们加一点儿压力?”在波多野宗高和籾井教业走后,前田庆次问我到。

  “那就不必了!”我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波多野家的分支、丹波的豪族们会替我们逼他,失去了力量的波多野秀治没有他们的支持,就算我们不打也坐不住这个位子!”我放下手臂严肃地对长野业正说道:“老师,今后丹波就拜托您了!”

  “是,老夫定不辱命!”他到我面前跪下。

  “我现在任命您为丹波代官,并在扼守近畿咽喉的龟山筑城,知行3万石!”我离座把他拉起来,双手托住他的手臂。“波多野旧族如有异动,老师可相机自行处置。另外宇喜多直家一旦想在美作捞什么便宜,老师您一定要把他钉死!”

  “是,属下遵命!”

  “现在一等到他们的答复,我就可以打道回丹后了!”大事已了我感到一阵轻松。

  “禀报主公!”一个近卫旗本进来报告说:“岐埠的大殿来了新命令,使者中村一氏大人已到营门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谈点个人看法,与诸君商酌。我对宇喜多直家这个人的了解主要是来源于一篇新战国联盟的文章,可能受了作者的影响而对这个人有些偏爱!宇喜多直家是个阴谋家吗?是的,可作为一个覆灭家族的遗孤不作阴谋家还能怎么办?阴谋家并不一定就是胆小鬼,宇喜多直家斯人在诸多大名中亲自上阵的次数相当的多!14岁出侍浦上家初阵即斩得首级;获得乙子城时带着30几人既要对抗松田氏又要打犬岛海盗,平时干农活每月为节约粮食还必须饿上几天;在于赤松、松田、三村和后来浦上、羽柴的战斗中,宇喜多直家每每亲自上阵并多次负伤,就着样还把当年祖父的仇人一个个推向了深渊!所以我认为这个人不只是谋略,而且有足够的耐心和胆量。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宇喜多直家会不会“冒犯”主角,思虑良久后我觉得会,因为如果是我处在那个位置上是会的!识时务并不等于去作强者的摇尾狗,只有让强者认识了你的力量才有可能真正的受到重用,关于这一点可参考德川家康在归顺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前的表现。

  我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宇喜多家无论比织田还是毛利都是微不足道的,在这种情况下归顺哪一方最后的结果都是炮灰,只有趁着他们还都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抓紧扩充自己的实力才是唯一方法!如果自己有了六、七十万石领地,两三万的军队,那么在未来的双雄角逐中才能使自己处于最有利的地位,双方也都会把自己当个“香饽饽”。诸位不妨看看其他的那些小豪族,赤松、小寺、三村等等,一头扎进某个强者的怀抱,结果最后毛利与织田、丰臣打打和和,他们这些企图靠大树的人倒都先完了。打是打、和是和,不打就不能和,不打就不会和,不打就没有资格和!

  借用一个政治传闻:苏联解体后中越关系全面回暖,各种合作大量开展。某西方记者曾问越共某领导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中越战争中死那么多人你不觉得可惜和无谓吗?”越共领导人回答说:“当初的打就是为了今天的平等合作,不然的话今天的越南就会和朝鲜一样,只不过是成为中国的附庸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