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5、、陈年旧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581 2005.11.23 20:09

    “主公!我们来听候您的吩咐!”在我回到小牧山城的第十二天,伴长信和石川忠纲来到了我的府邸。

  “你们辛苦了!一切都安排好了吗?”我没等他们回答又大声对着门外喊:“有人在吗?替我把光成叫来!”

  “感谢主公的关怀,一切都安置好了!”回话的是石川忠纲。“村井贞胜大人接到主公的信后立刻做了安排,现在家属们都暂时住在鲤馆内,补贴的粮食和农具也已经领到了!”

  “另外……”伴长信也在一边补充道:“村井大人在木曾川畔分别替我们选了村址,房屋正在建设中,预计一个月后就可以全部完工。我们能有这样的福分,全是仰赖主公的大恩大德!”

  “你们还有什么别的困难或要求吗?”我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完全没有了,请主公放心!”他们两个人一齐叩首答到。

  “那就好!既然没了后顾之忧,我也就可以给你们安排工作了!”我满意的说。

  “但凭主公差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不要说得那么悲壮!”我对他们摆了摆手说到。“我们离那一天还远着呢!”

  “主公!是您传唤我吗?”正在这个时候,楠木光成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是光成吗?快进来!”我对门外招呼着。“你先坐下!我正要给他们安排工作,你先听一听!”我对走进来的楠木光成说到。

  “是!他应了一声,在一边坐了下来。

  “首先是人手……”我想了一下说:“就按你们现在的系统,每个中忍带领手下的下忍为一个小组,这样相互熟悉也更便于进入状况!忠纲,你的人对近畿范围熟悉吗?”我突然问到。

  “非常熟悉!”石川忠纲自信满满的说到。“我自从离开伊贺谷后的几年中一直在京都附近活动,现在我的好几个手下就是那里人!”

  “那好!”我点了点头说:“你派一组人到近畿去,主要监视三好家和将军的动向!另一组人的目标比较分散,是六角家、朝仓家、浅井家和……在奈良兴福寺出家的将军的弟弟觉庆!不必事无巨细什么都管,但如果发生了什么大事立刻传信回来。”

  “是,主公!”石川忠纲恭恭敬敬的答到。

  “其他人的工作是……”我觉得关注的重点还是应该放在美浓方面。

  “啪、啪、啪!”这时屋门轻轻的响了三下。

  “是谁在那儿?进来!”我有些奇怪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敲门。

  “唰啦!”门被轻轻的拉开,屋里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个方向,原来是莺正跪在门边。“夫人让我来问一下主公:给浓姬夫人的生日礼物就要送过去了,主公是否要再看一遍?”

  “不必了!”我对着她挥了一下手。“告诉夫人,让她作主就行了!”

  “是!”莺答应了一声后又轻轻拉上了门。

  “忠纲你手下还剩下三组人……”我接上了刚才的话题。“现在东美浓已经平定,你要注意西美浓的那些豪族。主要的目标锁定在安藤守就、稻叶一铁和氏家卜全这‘西美浓三人众’的身上!”

  “主公,属下必不辱命!”石川忠纲答到。

  “下面是长信……”我又转向了另一个忍者首领。“你的目标有两个!稻叶山城的斋藤龙兴、菩提山城的竹中半兵卫重治,对于他们的要求可不一样!要细致!任何事情都不要放过!就是他们每天的食谱有了变化你都要亲自核查记录下来,至少每三天就要给我报送一份情况摘要!大事不论早晚,一定要立刻报告给我!”

  “主公只管放心,属下定不负所托!”伴长信的回答毫不犹豫。

  “你们可以去办事了!哦,还有一件事!你们以后遇到大事也可以直接向我报告,但他……”我指向了一边的楠木光成。“我任命他为你们的领导,你们直接对他负责!”

  “什么?”在片刻的沉寂后,石川忠纲一下叫了起来。“主公!你居然让一个孩子来管理我们?你这也太……”

  “我甲贺伴家谨遵号令!”伴长信却在这时俯身领命。

  “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自尊吗?”石川忠纲难以理解的望着他说到。

  “忠纲,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止住石川的发作。“那天夜里,你就是被他从房上打下来的!”

  “哦……我伊贺流分支石川家谨遵号令!”石川忠纲终于低下了他的头。

  “长信!你留一下。”看着他们躬身退出我突然叫到。

  “主公!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他低低的垂着头。

  “你……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吗?”我没有看他,只是转着手中的一只茶杯。

  “没有了,主公!”

  “真的没有?!”

  “是!主公!”

  “那好,你下去吧!”我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本书。

  他退到了门边,突然又走了回来,五体投地拜伏在我的面前。

  “有什么你就说吧!”我还是没有看他。

  “属下该死!”他不停的磕着头。“属下实际上见过那个图案,也知道一些关于‘冥姬’的事!”

  “好,说说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我的好奇心进一步的提升。我之所以把他留下来,是因为他在见到莺手腕上的“三月”黄丝带时身体极不自然的抖了一下。

  “是!”他还是不敢抬头。“当年称霸全国的忍者并不是伊贺而是甲贺,伊贺不过有十三家上忍甲贺却有五十三家!在七十年前,甲贺的总门长望月氏自持实力强横,意图挑战传说中的‘冥姬’,却使甲贺从此走向了衰败!‘冥姬’的流传甚为久远,在忍者当中也是如同鬼神般的存在。她极少出现,也许几十年才一次,但所出必为不可为之事,她的标记就是一块绘着云雾与三轮残月的小木牌!望月氏认为这个标记犯了他们的忌讳,因而发动全部甲贺所属忍者对她进行讨伐……”

  “哦,这样啊……”我尽量不表现得过于急迫。

  “是!后来……”伴长信苦笑到。“没有任何一个活着的人见到过她,可在仅仅半年的时间里光望月家先后就有四个当主离奇死亡,各分流更是损兵折将!更为奇怪的是:每次有人死亡都会出现一个‘三月木牌’,但不管如何严密守护,三天后的夜里木牌又会神秘消失!自此,望月家失去了对甲贺诸流的绝对控制,甲贺内乱迭起纷争不断一蹶不振了!我小时候曾看过我祖父画的那个图案,不想今日重见!更不想……主公原来就是当代‘冥姬’的宿主!”

  “好了,你出去吧!”我合上了手里的书。“记住!不要胡乱猜测,更加不要多嘴多舌!”

  “是!”

  “你……听说过‘蜃千夜一族’吗?”我又想起了当年在堺町和莺初遇的情景。

  “蜃千夜一族?”他停住想了一想。“没有!从没听说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