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1、进行中的赛跑(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58 2009.12.13 19:26

    “首先主公并没有参予中枢事务,他要攻击主公几乎是找不到借口!”竹中半兵卫自信地说到。

  我没有说话,走回到书案后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同时伸手示意让他也坐下来。老实说我并不认为这时一个多么了不起的理由,在这个时代里并不是每个大名都像我这么在乎借口和名份。“猴子”攻击柴田胜家理由就那么站得住脚吗?好像也未必就见得。

  “一般来讲羽柴殿下是不那么‘讲究’,但是这也得分天时、地利和对谁!”我这么简单的想法自然能够被他看出来,因而笑了笑解释道:“依照这位羽柴殿下的为人,如果可能的话,甚至会毫不犹豫地亲手过来掐死主公您,但是眼前他却不得不强压下这股怨念,因而对您的仇恨只怕会更加强烈!”

  “我就那么不招人待见?”我随口开出了一句玩笑。

  “对主公他还只是想想,要是别人说不定就直接动手了!”这回我的玩笑态度很明显,因而他也补了一句。“其实不止是他对主公,甚至不止是羽柴殿下。无论谁处在距离天下至尊宝座一步之遥的位置上,看着阻挡自己的人恐怕都会是这个样子。只不过现在他还拿主公没办法,这才不得不陪着笑脸隐忍至此!”

  我点了点头,想起了前两天羽柴秀长再次到来的情景。他向我祝贺了九州作战的胜利和感谢我在对毛利家这件事情上所给的面子,并对近畿“不得已”发生的内战表示出痛心疾首,之所以对柴田胜家痛下杀手实在是为了织田家的大业,他哥哥也是含泪下了这个决心。当然,结果现在看来还是好的,起码制止了织田家全面的分裂。

  另外羽柴秀长还表示:现在织田家正是困难的时期,他哥哥非常希望我能够尽快地赶回去共度难关!一切还是大家同心协力的好,这样也有利于消除谣言稳定人心。

  我对近畿的事态表示了自己的关注,在得到他的解释后我除了感到遗憾外也表达出了理解的意思,至于说到返回近畿的事情我的回答是很快,解决这里的事情还需要几个月吧!

  “如此就太好了,我将把您的这番意思如实上报给朝廷和三法师殿下!”他满怀“喜悦”地说到。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当年那个文静、腼腆少年的影子。这还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吗?看来一切真是变了。我自己也变了,变得很厉害!

  “怎么见得羽柴秀吉就不会用对付柴田胜家的法子,再来对付我呢?”收拢了思绪我继续问到。

  “其实主公已经是成竹在胸,自然不用我再多说什么!”竹中半兵卫虽然这样说,可还是解释道:“如今毛利家的水军已经被主公毁掉,羽柴就无法对主公形成致命一击,而要想在长期对战中取得优势,就必须掌握大义的名份,要让人挑不出毛病。不然那些织田家重要家臣就不会听他的,而且这对他又是致命的。而主公现在并不参加织田家的中枢事务,要想挑主公‘过硬’的错误并不容易!”

  “还有前田、金森等原属柴田一方的尾张旧臣,他并不能保证这些人不直接站出来支持我对吗?”我摸着下巴看向门外,那里的岩剑城依旧在苍松翠柏间巍然屹立。

  “正是这样!”竹中半兵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虽然打掉了柴田胜家,囚禁了织田信孝,但是羽柴秀吉现在依然还不是织田家的掌舵人,他还缺少一个名份。现在他还不足以挑战主公,要做的事情就抓紧时间准备!”

  “你说‘猴子’要是感觉没有把握的话,那么他会怎么作!”我下意识地问到。

  “在努力增加自己实力的同时,对主公使阴谋!”竹中半兵卫非常肯定地回答到。其实看样子他还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停住了。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没有接这个茬。“想来他在我们这边的活动已经加紧了,没什么问题吧?”对于这方面的问题我一直在关注着,但还是不十分放心。世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稍有不测就是一个灭顶之灾。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他们所有接触过的人我们都严密监视了!”竹中半兵卫回答到,作为一个生性谨慎的人他对于反间之类的计策一向敏感。

  “那就好,那就好……”我有些怅然地连说了好几遍,不过并没有说出究竟好什么,也许这已经包含一切了。“这说不定对我们也是一个机会,借此可以看出究竟谁是我们阵营内部的不坚定分子。好好盯住那些人,先不要惊动他们,把他们的反应都详细记录下来,并制定相应的对策。在我们和‘猴子’决战时,这些问题都要一并解决!”

  “是!”竹中半兵卫答应了一声,之后就会去毫无保留的执行。

  “东面的情况怎么样了,‘猴子’在那边的进展顺利吗?”我又问到。

  “进行的非常快,几乎是和我们具有相同的速度,所差的不过他们公开我们隐蔽!”他显得有几分担忧,再次张嘴似乎想要问些什么。

  “这没关系,甚至已经相当好了!”我抢先说到,并且笑了起来。“东部的地方是织田家的发迹之处,眼下是抵挡东国联盟的防波堤,我并不指望他们加入我一方同‘猴子’作战,只要能够抵挡东国联盟可能的进攻就好!”

  “也许主公您不这样想,但是羽柴肯定是这样想的!”竹中半兵卫终于忍不住他的心事,忧心忡忡地说道:“为了积聚讨伐主公的力量,他现在正在疯狂地搜罗人手。东国的人手被他拉过去不少,相信很快他就将在本州中部占据优势。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请主公一定引起注意!”

  “他们这么急着拉人,那么这里面一定会有我们的人吧?”我问到。

  “差不多十里面就会有三个!”

  “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何况还有直接倒向我们的人!”我耸起肩膀伸开双臂,作了个摊手的姿势。“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按照我的估计他们会互相牵制,在我和‘猴子’作战时起不到丝毫作用。不过这也正是我想要的,肉通常要煎熟一面再煎另一面!”

  “可属下觉得眼下马上回兵近畿,这才是最好的作法!”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要说清楚,竹中半兵卫觉得这是他的责任。“和岛津家进行谈判,他们是会答应的,而此刻回兵大多数柴田旧势力都会站在主公这一边。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阻止主公,消灭羽柴并不会费很大的力气,主公即可控制京都!如果是三个月甚至只是两个月后,羽柴秀吉极有可能取代丹羽殿下的位置掌控织田家,那时实力的消长可就难说了!”

  “再等等,再等等……”我这样说着,可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借口。此时羽柴秀吉大局初定立足不稳,攻击他确是大好良机,不过我自然有我的理由。“不解决岛津家事情以后还会是个大麻烦,即便现在不动‘猴子’他也翻不出天去。他现在并没有一个执掌织田家的名份,要想取得就势必要再努一把力,也就会再产生新的矛盾,我们就再等等看吧!”

  “这……是!”竹中半兵卫点了点头,但显然我的理由并没有能说服他。

  其实我知道这个道理根本说不服人,因为这连我自己都说不服,这也真的不是个理由,不过真正的理由却说不出来。这是个连竹中半兵卫都不能知道的理由,可他的话却提醒了我,在他走后我让人把加藤段藏找了来。

  “织田信孝被搞掉了,我们在安土的人受到影响了吗?”我对他问到。

  “有两个可能受到波及的人已经撤了出来,其余的人都很安全!”他极有把握地保证到。“主公的布置掩藏得很好,不会有人发现。主公请只管放心,属下亲自在盯着这件事!”

  “这件事做的不错,不过也确实需要你亲自盯着!”我静静地想了一会儿,终于把那句话说了出来:“你这赶过去亲自主持,随时准备发动!”

  “是!”加藤段藏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也许作为一个忍者他认为这样的事情太正常了。

  “主公!”这时竹中半兵卫急匆匆地又跑了回来,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份有些发皱的布条。“刚刚得到的消息,织田信孝死了!”

  “怎么死的?”我并没有感到过于意外,这个结果也在情理之中。

  “是织田信雄下达的命令,是在尾张羁押的地方被勒令自尽的!”

  “嗯!”我闭着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来事情的发展正在越来越快的进行。织田信雄这个傻子肯定是被“猴子”利用了,他自己的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有事情?”看到竹中半兵卫依旧紧盯着我,我就问到。

  “另外还有两件事!”竹中半兵卫咬了一下嘴唇,神情微微显得有些悲戚。“在听到信孝剖腹的消息后,丹羽长秀殿下连吐几口鲜血而后辞世。另外得到消息,羽柴秀胜殿下也在姬路城突然故去,据说是得了暴病!”

  大帐里一片寂静,我半天没有说话,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丹羽长秀那张亲切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