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5、故事(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79 2006.12.09 20:11

    “唉……”我再次疲惫的躺倒在书房的公案前,疲惫和焦虑这两个敌人又一次联合向我发起了进攻。自从下午回到建部山城以来一直忙到现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了!

  恩斯特心满意足的返回了堺町,这笔生意是如此的巨大!经过我的一番据理力争,他答应免费提供我22艘船上的所有帆具、锚具和缆具。他们已经在吕宋建立了大型的船舶修配场,这些东西,六个月后就会送来。可我对这个结果还是不满意,又要求他借给我22个熟练舵手和22个资深水手长,最后也通过了。可有一个潜在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那就是我根本付不出这笔款项!

  也许今后10年我维持收入,但一个子也不支出,那样的话……那样的事情可能吗?我能10年不给家臣们俸禄吗?我能10年停止对外的“交往”吗?我能10年不向织田信长上缴吗?我能10年不给部队发薪水、换装备吗?织田信长能允许我再掌握生野银山10年吗?……不行,都不行啊!

  我最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部分先进火炮零散的高价卖给其它大名,然后再追加订货量,直至最终完成舰队的装备!也许那些远离我的大名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也许在经过一段时间自然损坏后他们无法修复;也许敌对的双方同时加强后也会彼此削弱;也许……理由和借口有很多,但我心里明白这不过都是自欺欺人!一旦这种风气揭开就将无法再控制,无论是恩斯特还是其他什么欧洲人,都不会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过于僵化的原则。可如今我已经是势成骑虎,铁甲舰队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唰啦!”门被轻轻的拉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我并没有睁眼也没有说话,在这座城堡里可以不经通报(刺客除外)就进我房间的,只有一个人。“阿忠,你睡了吗?”仙芝轻轻的叫了一声,在我一再的要求下,没别人的时候她还是用老称呼叫我。

  “没有……”我知道此时应该跟她多说些什么,可最近实在是太忙太累了,对家人也忽略了许多,她们应该不会太计较吧!

  “可别睡着了,会着凉的!”她来到我身边坐下,双手放在我的额头和太阳穴上按摩了起来。“我知道你最近的精神崩得很紧,还是要自己放松些!许多事情不一定要求得尽善尽美,生活中毕竟有着太多的无奈,而且家中还有这么多能干的大人……”

  “可有许多事明知不可为,依然不得不继续下去!同样有些事不可以假手他人……”我侧过头把脸贴在她的大腿上,依旧没有睁开眼睛,温馨的感觉真好!

  “你……真是辛苦了!”半晌沉默后仙芝叹息着说到。她轻轻地抬起了我的头,放到了她的大腿上。“可惜……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一切只有靠你自己努力了!”

  “嗯……”仙芝的手法真是高明,我不禁舒服得哼出了声,僵硬困乏的身体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吧?”仙芝突然说到,语气里竟有些兴奋。

  “哦……好吧!”我轻轻的答应到。其实仙芝知道的最新颖的那些故事,都是当年我讲给她的,其它还有的就无外是狐仙精怪、才子佳人、传奇英雄这几类,哄仙鲤丸他们睡觉还行,给我讲……差点!不过这毕竟是她的一番好意,也许她是想让我放松一下心情。

  “在四百多年前,掌控天下大权的皇室和藤原公卿们已经走向了衰落,藩国地方上的武家开始兴起!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后世尊称其为清盛入道或入道相国……”

  “原来是这个故事啊!”我在心里笑了,但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教育小孩子树立远大理想时,大人常常借一些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作比喻,主要是意图阐述什么艰苦奋斗、排除万难、去争取最后的胜利,等等诸如此类,完全不顾许多当事人并没有那些主观愿望,完全是被逼到那一步的现实!仙芝现在居然想用这个来教育我,未免把我看得太脆弱了吧?

  仙芝继续讲下去但手上的都作并没有停,我又陷入了半休眠状态。“……当时由于朝廷内派系斗争激烈,各地一再兴起与之相呼应的叛乱!正是在这种情势下,清盛入道几番平叛有功,最后取得了整个朝廷的权柄……”

  “看来她是想鼓励我,可这个过场也太简单了!”我觉得仙芝有些糊弄我,起码应该再加些坚忍不拔、克服困难的情节吧!

  “可他也因此变得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认为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翻覆天下!”我本以为该联系实际的时候,仙芝却突然语气一转。“从此以后他的所作所为再无顾忌,幽禁上皇;杀害御弟高仓宫亲王;为一己私欲肆意残害百姓;逼退天皇擅立自己的外孙,最后居然一次罢免并杀戮了数十名公卿……”

  “她在影射织田信长!”这是我立刻兴起的念头,不过又不敢肯定。“他真的是狂妄吗?至少我不记得他生前有人敢挫其锋芒!”我忍不住说了一声。

  “当然是啦!”她用手在我的额头上拍了一下,与其说是“惩罚”倒更像是撒娇。“都是由于入道相国掌握一天四海,上不畏天皇,下不恤万民;流刑死罪,随意施行;对事对人,肆意妄为。最后不是都报应在他的子孙身上了吗?哦……我说到哪啦?对了……”由于我的“干扰”,仙芝好不容易才接上话头。“治承四年(1180) 七月,法皇传旨镰仓公赖朝讨伐平氏,一时间四方动荡,东国、北国、西海、南海具都叛反平氏!这其中,最先取得优势而进入京都的,就是闻名后世的木曾义仲……”

  我听着下面的内容,无非是木曾义仲如何的武勇、手下怎样强悍、势力多么浩大,但最后因为肆意杀戮残害皇室,以至失去人心兵败身死。“难道她是想劝我不要因为一时冲动铤而走险吗?”我暗自苦笑。仙芝你还这么不了解我吗?我可是从来没有独抗天下的自信的!其实就算有压服天下的力量又怎么样,要是不给天下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解释,那么这个天下早晚会翻过来,平清盛、木曾义仲固然是前车之鉴,但项羽又何尝不是呢?杀了义帝居然连个替罪羊都没找,真是傻得可以!其实按照我为人做事的方式,与其作个翻天复地的黄巢,还不如是打进去拉出来的朱温,至少真正灭唐的是他,而且他倒是也玩了套“禅让”的把戏。

  “失去权势的平氏和战败的木曾义仲同样可怜,走避西国又被围攻,大友、不贰这些昔日应声虫居然驱逐起了他们的主子!平氏终于迎来了他们最后的时刻,昙浦海战替他们降下了灭亡的帷幕……”仙芝讲得声情并茂,双目有些迷离的望着前方。

  “哦……”我突然记起了一件事,仙芝和新八郎的祖先武藏坊弁庆就是那场历史活剧的直接参与者。“也许是我太多心了!仙芝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缅怀一下祖辈的荣光。”我的心里有些释然。

  “其实在开始之前胜负就已有了结果,源氏的力量足足超过平氏三倍还多!且平氏部下的九州、四国臣属多已有了异心,告密乃至临阵倒戈的事情层出不穷……”仙芝继续讲着,仿佛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平氏的将官大多战死,没有勇力的文人则选择了自尽!入道相国的夫人负稚龄的安德天皇跳海,建礼门院皇后也紧随其后,但皇后娘娘随后又被救了起来。最值得一说的是一位平能登守教经的武将,在身边的部下尽皆战死后独自手持白柄大刀跃上了判官义经殿下的坐船,即便勇如义经殿下也不得不跳船躲避。平教经大声喊道:‘有本领的过来,跟教经交交手,管叫你抓个活的!我正想东下镰仓,跟赖朝说句话,你们快过来吧!’但却没一人上前。最后在受到围攻多处负伤的情形下,这才捉住源氏两员猛将安艺太郎、次郎兄弟,挟于两肋下跳海同沉……”

  “小芝,小芝!你没事吧?”看她的神情不大对头,我担心的伸手推了推她。

  “哦!没事,我有些被自己感动了!”被我这么一说仙芝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可这些双方的勇士们出生入死可歌可泣又怎么样呢?战争的胜负只是政治的一个阶段,利益的分配往往更与出力的多寡无关!讨灭平氏的判官义经殿下带着宗盛内大臣、建礼门院娘娘等俘虏返回京都,在人们敬仰的目光中可谓风光无限。其实,围绕他的阴谋已经开始悄悄的进行……”

  我这时明白了一件事:仙芝确实要告诉我一些东西!既有织田信长逆天行事必然毁灭,也有规劝我不要过于急躁以至成为“出头的椽子”。而且听她的话音绝对不止这些,下面的事情更重要!

  我这时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她究竟要和我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