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3、神秘约会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63 2006.04.28 20:24

    今天的风很冷,简直可以说是透衣刺骨。虽然我把衣领一再束紧,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心底往外冒出的寒气。现在是夜里10:42分,因为阴天的关系星月皆无,我和楠木光成两个人并马走在若江城外十里处的一座山中,身边没有其他任何随从。

  山道上有不少深入地下的巨石,人们长时间的践踏把上面的一面研磨得很是平整,马蹄踏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得得声,在这寂静的夜里一声声传出老远。

  “还真是愚蠢啊……”还没有开始我已经在后悔了,尽管知道莺决不可能害我可心里还是一个劲儿的打鼓。不过这种错误只怕在我之前不止一个人已经犯过,在我之后也决不会打住,要是不会在自己喜爱的女人面前不时的充充英雄,那他只怕就不能说是个男人了!事情的起因还是要从昨天见完望月吉栋后说起……

  ************************************************

  “莺,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吗?”我来到莺的卧室,看见她正靠在一摞枕头上看书,眉头皱得紧紧的,一副很用心的样子。

  “仙芝姐哪里都不让我去,一天到晚让人跟着我,都快把我闷死了!”莺把手里的书放在枕边,向我撒娇的说道:“你和仙芝姐说说,让我松松气吧!”

  “我看是把你看得还不够紧!”我在她身边坐下拉起了她的一只手。“昨天是怎么回事?你趁着侍女一个不留神居然跑到顶层的外廊去了,不知道现在外面的风有多硬吗?冻坏了怎么办?我现在就规定:你以后的活动范围最多到卧室门外的走廊!”

  “就知道跟你说了也是白说!”她把身体向我这边靠了靠。九个多月的身孕已经使她的腹部非常突出,但不知是孩子个头不大还她有武功底子的原因,一般的活动时身子并不显得笨拙。“大人你可要知道,我的心情不好可是会影响孩子的噢!”

  “你这是怨我最近没有常来陪你了?”我笑着拿她打趣到。“这可真是我的失职了,说说吧!我还有什么做得不到,只管提出来!”

  “你这不是故意歪曲的意思吗?”莺边说边使劲儿摇晃着我的手臂。

  “对了!”我突然又发现一件事。“你的贴身侍女到哪儿去了?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待着?”

  “我想吃些酸的东西,叫阿鹤(侍女的名字)去拿了!”正说着阿鹤托着一盘桔子走了进来,她大约十一二岁的年龄,长得乖巧白净。莺原来没有专门的侍女,怀孕后才在京都找了一个。至于为什么非得找京都的则是仙芝的意见,她认为那里的女孩受的教育普遍较好。

  “大人!”她叫了我一声后把桔子捧到了莺的面前。“夫人请用!”

  “等等!”我先拿起了一个捏了捏,又放到脸颊上试了试。“冻得太凉了,而且有些干!拿到厨房里去,让他们放到笼屉上用蒸汽嘘一下!”

  “你总这样会把我宠坏的!”阿鹤走后莺对我说,尽管她脸上笑容灿烂但眼睛里却隐隐有了泪光。

  “宠自己的老婆并不算大错吧!”我在她洁白的小手上拍了拍,随手拿起了她刚刚正在看的书。“最近家里的事情比较忙,我可能有时候抽不出时间陪你,仙芝也是一天到晚操劳家计。你要是闷了可以画画、练练琴,看看书也不错……”我的目光扫过那本书的封面,居然是一本《神机制敌太白阴经》。“你怎么看这种书?太费脑子了吧!”如此艰深晦涩的古文兵书,我自己都没怎么看过。

  “身为武家中人,即便是女子也要有必备的觉悟!”莺想也不想的说到。“尤其还是正处乱世的武家,要想兴旺昌隆就必须上下一心!”

  “要是有朝一日……我说得是‘要是’!”怕她误会我急忙补充到。“我兵败身死,我只是说一种可能!作为武家本来就应该有这种觉悟,清盛入道相国生前傲视群雄,平家天下的败亡不过在几年之间;九郎义经纵横无敌,下场也是凄凄惨惨。这些都是远的,近几十年间细川晴元、三好长庆、尼子晴久、大内义隆、陶晴贤一直到今川义元,哪个不是声威煊赫一时,又有哪个不是悲剧收场?我是说如果我也有这么一天,你会怎么办?”

  她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但眼泪却流了下来。

  “都是我不好,不该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快别哭了,小心伤神!”我不知所措的急忙劝解到。

  “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莺神态悲伤,但语气决绝的说道:“我会好好的活下去,帮助仙芝姐抚养少主成人,并要亲眼看着他重振诸星家!”

  “莺!”我把她拦入怀中,眼睛也有些湿润。

  “大人,您怎么啦?”莺把头靠在我胸前,语气轻柔的问到。“……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您的情绪怎么有些低落?可以对我说说吗?”

  “是有一些事,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全当解闷似的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只是抽去了三好家卷土重来的可怕后果,最后貌似轻松的说道:“既然没办法就算了,且容他们多自在些日子吧!”

  “大人,我或许能有办法……”莺突然抬起了头,眼中泪光尽去。“只是……您能完全相信我吗?”

  “看你说的!”我哈哈笑到。“你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你是想向我推荐什么人吗?”

  “是的!她们都是一些具有神奇本领的人。”

  “那你让他们来吧!”我并没有对这件事太上心,随口不经意的应到。“我会让你哥哥安排,一定让他们满意!”

  “不!只能由您亲自去见她们!”莺直起了身子,一脸凝重的说道:“而且必须是您一个人去!”

  “她们?”我被她的神情吓了一大跳,沉默良久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她们’莫非就是……蜃千夜一族?”

  “是的!”这次莺居然马上点头承认,没有丝毫的犹豫和隐讳。

  “她们真的能解决我的困境吗?”我不放心的问到。

  “就我所知,‘她们’无所不能!”

  “真的……非得我一个人去吗?”我试探着问。对于和如此神秘的组织打交道,我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除非……是我陪您去!”

  “那还是我自己去吧!”我无奈的说到。

  ****************************************************************

  “嗯?!”在马上一个颠簸和光成的呼唤把我从沉思中唤醒了过来,使劲儿摇了摇头把杂乱的思绪赶出脑海。

  “主公,你怎么了?”楠木光成拉住了坐骑关心的问到。

  “没什么,想起了一点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里会这么乱,可能一切只是出于本能。

  “哦……”他没有多问,只是催马又跟了上来。

  “对了!光成,你知道‘蜃千夜一族’的详细情况吗?”我觉得既然他的父亲和妹妹都知道,他没有理由一点儿都不清楚。

  “知道一点!我的父亲过世时我还未成年,很多事情并没有来得及交代。莺之所以了解她们,是因为从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楠木光成尽力回想着说:“从我侧面听来的细枝末节看,她们在忍者之间是一个相当神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和巢穴,甚至就连她们擅长的忍术也是众说纷纭,这种情况在甲贺遭到打击后尤为严重。我们楠木流和她们有一些极为久远的渊源,好像是因为在很久以前共同服侍过一位主公!”

  我有些丧气,他的这些信息对我没有任何帮助。

  “莺这次真是莽撞!”他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有什么不妥吗?”我对他的这个看法倒是极为关心。

  “我也说不很准确,可能是多虑了!”楠木光成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从传说看,与‘蜃千夜一族’联系在一起的大多不是什么好事,很多都是某个大人物的离奇死亡!虽然莺绝对不会做任何对您不利的事情,但总该把话说清楚,让大家心里有个底嘛!”

  “既然不会有什么不利就无所谓了,也许人家有什么不便公开的秘密也说不定!”虽然这么安慰他可我自己的心里却是一阵忐忑,不知这些人会不会看莺的面子少给我些“下马威”。

  “主公!”楠木光成突然勒住了战马。“前面再走三里就是约定的地点,马已经无法前进了!不如我还是跟您……”

  “不必了!”我跳下马把“黄金”的缰绳交给了他。“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做到,再说我们诸星家也不能让人看扁了!”说完我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