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藤孝的建议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55 2010.09.05 20:00

    天正十年(1582)的六月九日,蒲原城被攻克了。德川军大约又损失了三百多人,并且鸟居元直在突围过程中战死。

  从北面山上下来的援军战斗力和士气都相当的低落,还没列开阵势就遭到了秀清和毛利军的铁炮射击,接着就是一支由大名旗本混合骑队的侧翼冲击,所以说还没使上劲儿就完了。好在刚下山走出的还不算远,大部分人一扭头又往山上的林子里跑了回去,倒是没损失多少人手。

  可怜的是刚刚撤出蒲原城的鸟居元直,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策应和掩护,身后的马印还没来得及展开,就被中村军中的一个铁炮足轻一枪撂了下来。

  从看到东国军队冲下山坡,出现在森林的边缘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今天是成功了,同时也是失败了。

  所谓成功,我仅仅在半天时间里就取得了胜利,轻易地拿下了东骏河走廊的最后一座谷地城堡——蒲原城。这难道不是明明白白的胜利吗?我的军队以微小的代价就达到了既定目标,并且讨取了敌军的守将,军心士气空前高涨。一时之间气势如虹,甚至有了一月内平定关东八国的论调。

  所谓失败是因为这次攻击早在德川家康的预料之中,守军和援军中既没有其他东国大名的军队,也没有德川家的精锐。这里面有两个原因,第一、德川家康无意死守任何一座平地上的城池,占据箱根天险长期坚持,后面自然是另有主意;第二、是要给山上的其他势力看看:我德川家康是尽了全力了,今后就看你们的了!

  布置岛津义弘驻守蒲原城,中村、十河外围策应,并且又有池田、可儿、毛利、大友这样的大势力随时接应,应该是万无一失了。用了一天的时间终于把一切安排好了,以前的工事延伸到了蒲原城下形成了新的前沿。估计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情,我准备再过一天就返回白鸟山城,统筹指挥全部战局。因为新拿下的蒲原城过于突出离敌军过近,我这晚还是住在三枚桥城。

  晚饭时对今天立下战功的大名部队进行了口头表扬,几个下级武士赏赐了黄金。大家的兴致都很高,眼前似乎没什么可以担心的,尤其是过去是我敌对面的几个人,眼看着似乎通过这种方式那些嫌隙正在逐步消失。

  “主公,您早些休息吧!”一些零碎的公事谈完,蒲生氏乡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你再督促一下前出各部,一定要小心戒备!”我感觉一阵倦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虽说北条氏政未必敢于与我们决战,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决战,但我想‘小动作’还是会有的。这个好高骛远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第一次作东国联军盟主这么有面子的事情,恐怕怎么也得折腾一下!”

  “北条手下还是很有几员名将的,可是前面的那几位也不白给!”蒲生氏乡嘿嘿一笑,以一种揶揄的语气褒贬道:“那些家伙已经生存了这么多年,不会连这点都看不到,如果真不明白,死了也没什么可惜。就北条氏政的眼界和天下大势的布局来说,能取得点儿局部胜利就够他乐了!”

  “可别这么说,北条氏政可是自视甚高的!”想起那些关于北条氏政的情报,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平氏名门北条家,好像他现在已经忘了北条早云的食客身份!”

  “叫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一个主意来!”他带着坏坏的笑容对我说道:“如果您真想要激北条氏政出战的话,只要命人在阵前大喊‘伊势氏政’,想来他一定会暴跳如雷愤怒若狂!”

  “你可真够损的!”我们两个人笑过一阵后,他就退了出去。

  “禀主公,细川藤孝殿下求见!”我正想去睡觉,梅千代却进来通报。虽然我已经觉得很困,但还是把他请了进来。

  “这么晚了还来打扰大纳言殿下休息,实在是冒昧了!”细川藤孝一进来就向我道歉到。

  “细川前辈不必多礼,你的指教我愿随时聆听!”对于细川藤孝我的印象一直很好,这个人虽然以外交能力著称但却极少使用什么阴谋诡计。当然也许是能力不足无法使用,不过这确实也是乱世中身为弱者另一种韬光养晦的方法。

  “指教一说实在是愧不敢当,大纳言殿下对我的恩情实在是报答不尽!”细川藤孝表现出了一定的激动,但让人看着并不是那么做作。“当年老朽迁移山阴,原本是挤占了大纳言殿下的地方,可殿下不但不加怪罪,反而多方予以援护。如果不是殿下的一再提携,只怕我在山阴也站不住脚!”

  “都是同在一条船上,这样的话实在是没有必要!”这大半夜的他来想必不光是为了说上几句客气话,我等着他说出下面的实际内容。

  “老朽材德微薄也没什么帮得上殿下的,只是对眼下的战局有些想法!”身为一个外交家他自然通晓人情世故,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切入主题。“我军眼下虽然兵多将广,但是东军亦是实力雄厚,且彼方占据箱根天险,我军要想速胜实在是不易。长期对峙军资靡费,对我军实实的不利!”

  “那依细川前辈的高见呢?”我倒是想听听他的主意。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战争开始前我就知道,并且早就制定了成熟的计划,不过现在听听他的意见也不错,也可以借此看出一些归附大名的看法。

  “以老朽一点愚陋浅见……”他看了看我的表情,但是没找到任何方面的提示。“要想迅速突破眼下的僵局,唯有在外线寻机突破!”

  “哦……”听了这话我的心里就是一个翻个,难道是我与半兵卫、氏乡制定的计划被他察觉了?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应该直接来找我,那岂不是白痴到了脑细胞完全坏死的地步。“如果细川前辈能够提出切实可行的具体计划,那么对于朝廷和天下实在是一件功德无量之举!”我“兴奋”地追问到。

  “老朽的愚见,正要请大纳言殿下裁夺!”可能是把我流露出的些许激动当成了兴奋,细川藤孝变得更加有信心。“此次为了对抗朝廷的征讨大军,北条家几乎把全部力量都带了出来,虽然得以在箱根和大纳言殿下对峙,但是小田原的防守也就空了。常陆大名佐竹家长期与北条抗衡,当主义重更是一方豪杰,此番东国大军云集他并没有前来,就可见其和另外那些人并不是一条心!”

  “吁……”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心。原来细川藤孝并不是知道了我的策略,想一想自己也觉得有些草木皆兵了。

  不过既然他提出来我倒是觉得值得认真对待,至少这样看来没什么副作用。“既然北条氏政和佐竹家并不和睦,怎么会对那边没有防备呢?”我故意皱着眉头这样问到。

  “虽然不一定能指望佐竹拿下小田原城,但毕竟他在常陆可以随时动员起一万人来!”不知道我实际的打算,细川藤孝卖劲儿的劝说道:“宇都宫、相马等人虽然前来参战,但是对与此战的前景并没有十足的信心。只要听闻佐竹家出兵的消息,必然军心涣散各自返国。箱根虽有天险……”他还是喋喋不休地讲述起了这样作的好处。

  我基本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过还是应该让他觉得这是努力争取来的结果,因而在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好吧!既然是细川前辈的推荐,我就派人……”

  “不,老朽请求亲自前往!”他突然说到。

  “细川前辈,您……?”对于他的这个建议我真是有些意外,这么大的岁数了何必呢?且不说沿途辗转风险重重,光是山高路远舟车劳顿就不是这个岁数的人能够轻易承受的。

  不过随即我就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忧虑,一种老人对家族未来的忧虑!可能是因为屋里光线太暗的关系,我直到了此时才看出来。

  “老前辈如此前往,身体吃得消吗?”虽然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我还是忍不住问到。

  “老朽虽然上了几岁年纪但还壮健,大纳言殿下完全不必担心。再说老朽与佐竹家冈本禅哲数次见面相交甚笃,不会有什么问题!”细川藤孝伸出手来在胸前拍了两下,以此来表示毫无问题。“老朽此去一定马到功成,只是忠兴留此间还望殿下多多提携!”

  “细川殿下多多保重,我明天就派人安排路上的事宜!”我其实并不想搞得如此沉重,但不知怎么就变得压抑了。

  “大纳言殿下放心,老朽必不负所望!”

  又送走了细川藤孝我这里终于消停了下来,不知怎么却又不是那么困了。“佐竹义重……冈本禅哲……”想着想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不相信这次北条氏政和德川家康没有联络佐竹义重,但只怕他现在正在疑神疑鬼没那个心思。当冈本禅哲把我的另一个身份带回去后,真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战争已经开始了一个多月,又不知道他有几个晚上能睡好觉。

  推开向东的一面窗子,一股潮湿的风扑面而来。“今晚我能够睡个好觉了吧!”我自言自语地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