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7、歪人歪用(中)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67 2006.05.17 20:10

    那几个人正在进行的是一种封牌、猜牌的赌博,工具很简单,只要六张纸牌加上两枚骰子。这种牌戏在日本非常普遍,只是具体细则有很多不同。这些人的方法是先由庄家把记着一至六数字的纸牌在口袋洗好,不能让闲家看清他的动作。然后把牌放在桌子正中,掷出骰子,点数是几就由闲家们猜第几张牌面上的数字,如果骰子掷出的点数大于六,就用这个数字减去六计算。

  眼下坐庄的正是那个精瘦的矮个子,看样子是个此道的高手。他的右手始终抱着怀里的大刀,洗牌、切牌、掷骰子全凭左手进行,动作之间肩膀几乎不见晃动,开出的牌路也是变化莫测。虽然看桌面他似乎赢了不少,可神情不见丝毫波动,还是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子。

  黑脸兄弟可能没见什么大的输赢,举止上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只是眉宇之间不时皱上一下,可能是有些着急。

  肥和尚看样子是赢了一些,脑袋和脸上显得益发油亮,一张血盆大口几乎咧到了耳朵后面,还不时拿对面的“屠夫”打着趣。

  “屠夫”可真是输惨了,想要看出这点完全不需要什么过人的观察力。他两只手使劲儿按住桌角身子微微前探,一双眼睛瞪得如牛眼般大,上面还布满了细细的血丝,发青的厚嘴唇哆嗦着不时咕哝几句。“三!这回我押三!”他突然大叫一声把头又往前探了探,输红了眼的赌徒基本都是这个样子。

  牌开出来了,是五!他又输了50文。

  “最近真是见鬼了!”“屠夫”狠狠的诅咒了一句还挥了挥手,仿佛这样就能摔出满身的晦气。“要是再没消息老子可要走了,不作上几笔‘买卖’老子的两百兄弟可就要喝西北风了!”

  “两百?!你还能有两百个手下?”肥和尚擦着脸上冒出的“大油”揶揄的笑道:“在四国让人撵得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实在没有办法这才跑来了近畿!这几个月又赶上几个国家都在打仗,根本没法做什么‘买卖’。我们几个多少还有些积蓄,说不得好歹还能撑得下去,你可是连老窝都丢了的!四国二郎,你的情形在座的谁还不清楚?牛皮还是不要吹得太响吧!”

  “你TMD找死!”屠夫模样的四国二郎由于被揭了疮疤而恼羞成怒,抄起铁棒一脚踏在桌子上指着对面的肥和尚破口大骂道:“正秀你这个秃驴,不就是占了个破庙的便宜吗!白天为僧晚上做贼,你以为谁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变的!”

  “我宰了你!”肥和尚正秀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立刻就拿起那条齐眉棍准备还以颜色。

  “你们两个都住手!”矮瘦子这回脸上似乎有些动容。“我们大家是为什么到这来的?不要坏了大伙儿的事!”说罢他一使眼色,黑脸两兄弟分别上来拉住了两个激动的人。

  “你们不要拉我!”四国二郎奋力挣脱了拉着他的手。“我早就看这个秃驴不顺眼了,今天非宰了他不可!”

  “好啊!我倒要看看今天咱们谁能宰了谁!”正秀自然是不服气的叫嚣着。“肘方老大、鬼沼兄弟!你们可都看到了,今天我决饶不了他!”话虽然说得很硬气但他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显然是对那个叫肘方的矮瘦子很有些顾忌。

  “别拉他们,叫这两个混蛋打!”正混乱间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原来是石川忠纲到了。他显然也看到了我们一行,但并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只是用一种阴冷的目光盯着这几个人,一步一步缓缓来到了他们跟前。“打啊!怎么不打了?!”他来到那张桌边坐了下来。“快动手啊!我倒是真想看看你们谁能把谁给宰了呢!”他扫过每个人脸上的眼神凶狠残暴,那是种一只野兽准备扑向另一只野兽前的眼神。

  “石……石川老大……”四国二郎一下子失去了刚才的凶悍,神情畏缩的嗫嚅着,喉结也做着一上一下的剧烈运动。

  “要叫我‘石川大人’!”石川忠纲一脸冰霜的纠正到。“……我现在是个堂堂正正的武士,和你们这些‘人渣’早就不是一回事了!”

  “是、是、是……”黑脸兄弟鸡啄米般一个劲儿的点着头,其中一个谄媚的说道:“石川大人英勇果敢,自然不是我们这样小蟊贼比得了的!当年未曾得迹时我就看出您绝非常人,如今果然飞黄腾达了吧!”其他几个人也是不住的称是,眼睛里充满了羡慕、渴望、嫉妒的神色。

  “这句话你可就说错了,当年我和你们这帮人还真没什么不同……”说这话时石川忠纲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一丝冷酷的笑意。“我唯一比你们强的一点就是我比你们运气好,所以得到了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使我不必再藏头露尾的作人,尤其重要的一点是我的儿子也不必在提起我名字时感到难堪!”

  “……”四国二郎几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显然是被这番话给击懵了。

  “你们既然来找我,我还以为你们就算没有运气起码是有点儿自知之明!还算识时务!哎,可惜啊……”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没想到我还真是看错了你们,你们就是一群垃圾!一群无可救药的垃圾!你们还是滚蛋吧,天黑之前如果还没离开这里,治安奉行官就会把你们几个当场格杀!”说完他作出要走的样子。

  “石川老大……不、不!石川大人,您千万不要见怪……”见到这个情景那几个人都慌了手脚,一迭声的道着歉。

  “说说吧!到底是为了什么?”看见目的已经达到石川忠纲倒也没有过于不近人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肥和尚正秀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说道:“只是大家这近一个月闲得有点难受,所以火气都未免大了点儿……”

  “就为了这个?!”石川忠纲翻着眼睛瞪了他们几个人一眼。“要是这样的话你们也就不必再等了,还是回去作盗贼逍遥自在些!”

  “您不必和这两个混蛋一般见识,他们的毛病一顿棍子就能治好!”矮瘦子的肘方老大急急的辩解道:“以后您只管管教他们好了,什么事情还能由了他们的意思!”对于他的说法四国二郎和正秀都没有辩驳,相反还连连点头,看来这个肘方在这伙人里是比较有威信的一个。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追究了!”石川忠纲也给了他一个面子。“你们想加入诸星家的事主公已经在考虑了,不过也不是没有疑问……”他没有朝我这边看但把话题引上了实际内容。“其实主公主要是担心两件事!第一、你们是否会忠于诸星家;第二、你们对诸星家有什么用处。关于第二点我可以说得清,你们各自有什么本事也瞒不过我,那你们就说说第一点吧!”

  “我们绝对会为诸星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一个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的鬼沼抢着说到。“不信我可以向您起誓……”

  “盗贼的誓言?哼!”石川忠纲用一个带有明显轻蔑意味的浓重鼻音打断了他的信誓旦旦。“还是少说一点儿那些没用的吧,我想听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不是从今天起在诸星家当武士的,你们几个也不是今天才知道!你们以前为什么没有来找我?又为什么要来一块都来了?”

  那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没有人说话。

  “不想说是吧!这也由你们……”石川忠纲双眼望着天花板悠悠的说到。“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可得提醒你们,仔细想清楚说瞎话的后果!第一是能不能骗过我,第二是骗过我后一旦暴露下半生的日子可怎么过。你们进入诸星家麾下后要是带来了什么麻烦,我固然是难逃剖腹谢罪的命运,你们面临的也将是无穷无尽的追杀!这种情形只会在一个时间下结束,那就是你们死的那一天。别以为我这是危言耸听,想想你们是不是能比三好义继被保护的更严密?之所以敢有恃无恐的放了他,就是因为有把握随时把他再抓回来!”

  “石川大人,其实我们也并不想瞒着您……”最后还是那个肘方老大开了口。“作一名武士的好处我们早就知道,但也有许多放不下的顾虑!我们几个都是身负大案的重犯,不得不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一旦要是……”

  “现在就没有这样的担心了吗?”石川忠纲紧钉了一句。

  “现在是实在没办法了……”肘方老大哭丧着一张脸,上面的皱褶显得更密了。“近畿附近的几家强势大名都实行了《刀狩令》,我们在乡野之间几乎无法藏身了!现在的大名一打仗就是几千上万人,我们也少了许多混水摸鱼的机会。随着大名们的数量越来越少、规模越来越大,我们只能在一些边缘地区混口饭吃,日子实在是难过了!”说到这里他几乎哭了出来。“……虽然我只是个盗贼但也看得出来,天下一天一天的就快平定了!虽然搬到关东或西国的山里或许还能苟延残喘几天,但一来是那里的日子太苦,二来也撑不了几天了。再说这也是最后的机会,等天下不打仗了的那一天,我们可就真的一点儿作用都没了!我觉得既然诸星殿下能重用您,也许对我们以前的事不会太计较,所以就过来试一试。”

  “你说得倒也可信!”石川忠纲点了点头,但随即又看向了另外几个人。“你或许有这样的脑子,可他们呢?!打死我也不信他们能明白这个道理!”

  “他们几个是我带着来的!”肘方赶紧说道:“……前些日子他们来找我时说起日子难过,我就把他们带了过来!想着力量大些也许能受到些重视……”

  “老板,结帐!”我站起了身,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