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买一饶二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24 2006.11.11 20:30

    “有什么不到的地方您只管说!”我此刻心情极好,事情能够这么顺利的达成,也就不必在仨瓜俩枣上面和他斤斤计较了。“缺什么我会一定补齐!”末了我又加了一句,想来不过是几个小钱的事情。

  “聘礼已经足够丰厚了,我说得是关于礼法!”正亲町季秀在我们面前正襟危坐,拿出了少有的严肃表情。“我们的家族不管怎么说也是出身藤原氏的名门望族,虽说我本人平时极为荒诞,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我是不会让步的!如今诸星老弟你也已经是名动一方的诸侯,守护着数国的安定,想来也不会作出有违礼制的事情来!当然,您也可能只是一时考虑不周,只要改了也不算是什么大错!”

  “是,您教训的是!”面对他义正词严的“指责”,我也只有唯唯称是。可我就怎么也想不明白,什么时候我就犯了“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了?

  “你是真的不明白吗?!”看到我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他沉下了脸显得非常不高兴。

  “望您指正!”我是实在想不明白了。身边的人也都是莫名其妙的表情,只有仙芝似有所悟的若有所思。

  “也罢!看你一片诚恳我就多说几句……”正亲町季秀是满脸的勉为其难,但我总觉得他像是一只咬住了鸡脖子的狐狸。“自古圣人教诲:君先臣后,长幼有序!对不对呢?”

  “没错!”我点了点头,可还是不明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在您一方,也就是男方!”他开始掰着手指头,讲起了令我不明所以的道理。“……虽然清彦大人具有一门众的身份,但毕竟是身为您的臣子。您作为主君在联配婚姻中,绝对不应该把婚礼安排在家臣之后!作为我们女方,弘作为缘的姐姐理应先出嫁,而缘既是妹妹又是配属家臣的身份,没有道理优先举行婚礼!在刚刚您的日程安排中,居然没有提到弘的……”

  “您先等等!”我感觉脑子里越来越乱,还是先搞清内容再来讨论形式的好。“我是么时候又订了一门亲?弘又是谁?我们不是一直在讨论新八郎和令嫒缘小姐的事情吗?”

  “难道不是您当街向在下四女——弘求亲的吗?”正亲町季秀反而作出了极度震惊的表情。

  “咯噔!”我的心里翻了一个。其实我在街上的时候并没有把话挑明,但意思只要不傻就都能明白,可当时的的确确以为那就是新八郎的“心上人”,如今怎么就把我自己给“套”进去了?“正亲町阁下,我想这里面大概有什么误会……”我试图对整个事件的原委进行解释。

  “什么?!你想反悔吗?”正亲町季秀大“惊”失色,表情好像白日里见了鬼。“我原来一直以为你诸星予州殿下是个说一不二言出必行的君子,现在看来也不过行的是些营营苟苟之事,看来人言真是不可尽信!我真是看错了你,居然如此轻视承诺和名节!也罢,请你们尽速离开我的家中,适才所议尽数作罢!我正亲町一门虽然说不上多么的了不起,但也不屑于和出尔反尔之辈联姻!”说完后将脸一扬,鼻子翘得比脑门还高。

  “哦……”我一下子愣住了。要不是太了解面前的这个人,我还真说不定会叫他给唬住。瞧那苍白的脸色,发紫的嘴唇,指着我颤抖着的手指,绝对属于演技派的宗师水准。以如此地发挥水平,不出意外的话,在奥斯卡拿个小金人什么的应该不成问题。“可这根本是两回事……”我试图把条理整顺,可他显然不想给我这个机会。

  “可人却是相同的人!”他抓把柄的技术绝对一流。“对于言而无信的人家,我怎么可能把女儿嫁过去?那不是把羊送进了狼窝里吗?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为人父母者,又怎么会作出这样不负责任的事情来?”

  “这……”我被他这一番大道理问得卡了壳。我平时自诩以商人本色纵横政坛,不但吃亏的事情绝对不干,而且每每变被动为主动从织田信长那里虎口拔牙捞取好处,今天却真真正正的栽了个大跟头。别说再纳一个侧室必需先和仙芝反复商量,就是决定要找了,那个叫弘的女孩子也要慎重!她不是当年莺的天真,也不是蜃千夜小狐的单纯,和小雪的外柔内刚更不是一回事。可以说她有一股浑不吝的“愣”劲儿,是否驾御的了,或者说改造的了,我还真是得仔细考虑。有心使出“不降价我就走了!”的招术,可新八郎盯着我一会儿怒目而视,一会儿可怜巴巴的眼神,我不禁又犯开了核计。“哦……我再加上桂川口城下300石土地如何?”我想用利诱来打动他。

  “哦……在下是嫁女儿,可不是卖女儿!”他的眼中一闪明显的动摇了,但随即又把话牢牢咬死。看来他已经发现了我的“软肋”,这种情况下要他降价更不可能。

  “哦……”我彻底的无语了,看来这件事今天是定不下来了。反正事情的经过仙芝也都看在了眼里,有什么话先回去再商量吧!

  “正亲町阁下!您看这么办……”我告辞的话还没有出口,仙芝的却在这时说道:“我家殿下毕竟是织田家的家臣,对于重大事件有必要向右大将知会一声!如果阁下身份平常也还罢了,但现在就涉及了武家和公卿的联姻。从各方面讲这件事都草率不得,既然如此我们就暂且把婚期定在下个月12日。这期间我们向右大将和各方送去通报,这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在这期间只要岐埠方面不明令禁止,我们就如期进行!新八郎和缘小姐的婚事再后错10天,也就是下个月的22日,您看这样做可以吗?我们的难处还望您能够谅解,同时让弘小姐屈尊为侧室实在是抱歉了!”说罢她向着对面盈盈一拜。

  “夫人快人快语不愧女中豪杰,我还能有什么可说的呢!”见目的达到正亲町季秀一下子放下了伪装,一张嘴咧得跟个瓢一样。现在我真怀疑他的这个四女儿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否则他为什么这么急着把她嫁出去。“既然我们两家已经联姻,那么彼此成员会个面也是必要的!”他也不管我们是否答应,回头就对身旁的一个侍女吩咐道:“去把夫人、公子和小姐们都请到这里来!”

  事以至此我完全无话可说了,侧头看了看仙芝,没想到他为了自己的弟弟毫不犹豫的就把我给赔进去了。仙芝却故意不看我,歪过头去在缘耳边亲切的偶偶私语。我无言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娘家人亲哪!

  稍顷,正亲町季秀一大家子来到了外面。三个儿子、四个夫人、五个(有三个已经嫁出去了)女儿,还有些边边角角看起来还真是壮观!我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四女弘,应该说她长得相当的漂亮,只是隐隐带着一股桀骜不逊的野性,行礼之间居然还瞪了我一眼。

  仙芝的注意力却与我不同,一下子看到了那一排最末一个粉状玉啄的小女孩,在行礼过后马上把她拉了过来。“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她和颜悦色的轻声问到。

  “我叫茗,3岁了!”小女孩用带着奶味的稚嫩声音回答,一对乌溜溜毛茸茸的大眼睛,红艳艳的小嘴和圆圆的脸颊,说不出的可爱。

  “又添了一个?”我对正亲町季秀问到。记得当年他说过有八个女儿,而刚才最小的一个也介绍过了。

  “不是!他是我的外孙女……”提起这件事,他的神色有些黯然。“七年前,也就是我那次去桂川口城像你宣旨回来后不久,我的长女就嫁给了持明院基衡。持明院家原本是可以媲美五摄家的名门,只是后来人丁稀薄外加疏远于武家,所以日渐衰败了,好在他们夫妻的感情很好。当时由于你的慷慨我的境况已经有所好转,就时常帮衬他们一些。四年前右大将和浅井、朝仓交战南近江,他们夫妇当时被困在横山城附近,正赶上基衡生病,因为得不到及时治疗就过身了!我女儿正怀着这孩子,因为悲痛过度在生产后不久也没了。求得陛下允准我的次子已经继承了持明院家,这孩子也就暂时住在了我这里。”

  “好可怜呢!”仙芝眼含热泪的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回头对我说:“我一直想有个女儿,我们收养她好不好?”

  “这……”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对正亲町季秀问道:“您看可以吗?”

  “这有什么问题!”他倒是显出了意想不到的欣喜。“能被诸星老弟你收养是这孩子的福份,总比跟着我们这样混日子的好!而且将来也可以托你的福嫁个兴旺的家族,不像现在的公卿们都暮气沉沉的。再说这也是帮了我的忙,我的家里实在是不缺女儿了!”

  “您啊!”我被他逗得笑了起来,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现在我们已经是这个关系,您的称呼是不是……”

  “嗨!诸星老弟没关系……”正亲町季秀这个老丈人倒是毫不在乎。“我们各论各的,碍不着谁!”

  “既然是讨论关于我的事,那我可以提个要求吗?”正在我想继续客气一下的时候,本次事件的另一个主角突然发言了。

  “请……说!”我在意外之下本能的答到。

  “殿下既然是名闻天下的诸侯,请问在您手下是不是有许多武艺高强的武士呢?”弘毫不害羞的盯着我问到。

  “是啊!”我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那您帮我请个老师吧!”她兴奋的要求道:“京都实在是憋死人了,我一直想学些武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