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忠义莫过于此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25 2009.05.03 21:15

    “我宰了你这个混蛋!”织田信长怒不可遏地跳了起来,伸手习惯性的去腰际寻找刀柄,可是却没有找到,这才想起此时没有带刀。可他还是非常不甘心,在周围的侍从身边也没找到后,就从一名侍女手中夺过一只木盆向我劈头盖脸地砸来。

  我跪坐的距离和他大约有两丈多远,在看到黑影闪动时下意识的侧身偏了一下头,有这一下再加上木盆的构造本身就不利于直线飞行,所以并没有打中我。“呜~!”一阵恶风挂着闷响从我耳边刮过,可见他是用上了全力。

  “你这个白痴……”织田信长还想过来揪住我暴打一顿,但是被闻声赶来的森兰丸等六七个侍从牢牢抱住。这些人都很有经验,分得出来什么时候是他情绪一时激动,什么时候是真正动了杀机。“你这个大废物!丢人现眼的家伙……”虽然挣脱不开但他却不想就此放弃,依旧不依不饶地破口大骂。

  我还是坐在那里低头不语,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现在根本不在状态,过一会儿冷静下来就好了。

  信浓的事情办的非常顺利而且已经基本结束了,中南部区域全部由织田信忠的浓尾军团接掌,北面则是柴田胜家。另外说一句,柴田胜家还控制了飞騨。通过我的努力,西上野的几家豪族秘密投向了织田家,虽然事先已经约定这块地方划入北条家的势力范围,但织田信长也是乐于见到北条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上,长出几个“疖子”来的。

  这其中真田昌幸自然是功不可没,在一系列公开和秘密的行动中均起了关键性作用。因为真田家的领地跨越上野和信浓,加之这次新增的土地又都在信浓这边,对此北条家也说不出什么。虽然你拥有上野的守护权,但管不住辖下的独立豪族又能怨得了谁,反正织田家的军队是没进入你的地盘。

  织田信长不久之后发来了一道命令,让我先期率军前往新府城会合他,然后走东海道回近畿去。具体原因是什么没有明说,不过好像是和沿途需要进行的一些谈判和会谈有关。辞别织田信忠后我就开始南下,所有部队也都归还了建制。

  我到达时却被通知,织田信长并不在新府,而是到不远处的一座别馆泡温泉去了,戎马倥偬之际他的闲情逸致还真不小,我就又骑了一个时辰的马赶来了这里,事情的经过还真是得尽快说清楚。

  有些事情我还是真没想到,当织田信长听说我把仙鲤丸留在了真田家,就开始了激烈的爆发了。看那个激动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装样子,真没想到他和仙鲤丸还有如此深的感情!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还是都叫老鼠钻进去给啃了?”经过大约二十分钟的发泄,织田信长的情绪多少稳定了一些,说话也开始有了一些条理性。可能是因为刚泡过温泉和一番激动的双重效果,他坐在那里微微有些气喘。

  “不过就是一年多的时间而已,而且这也有利于……”我知道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所以就直言辩解到。

  “这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是面子,是面子问题!”刚听了我半句话织田信长就又有些上火,一边说还一边抬起手在自己右颊上啪啪拍了两下。“……我织田信长的女婿,去给一个不入流的地方豪族当人质,这会让天下人如何看我?我堂堂织田内大臣信长,在灭亡了武田家之后,却对一个连守护都不是的地方豪族唯唯诺诺,这岂不是成了事件最大的笑柄。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到,究竟是什么鬼迷了你的心窍?”

  “原来是为了这个!”到这时我刚刚才算听明白,原来织田信长是觉得我丢了他的面子。其实我早知道他自视甚高,但在某些问题上还是相当开通的,不但如此,他过去还经常对装模作样的公卿们大肆嘲笑,不知怎么现在却变成了这样。“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大不了算他观察真田家的动向……”我不好说他神经过敏,就只能这样解释。

  “你以为这样就行了?这样就能堵得住天下人的嘴吗!”没有等我说完他就抢白到,可见并不认可我的解释。“现在中央的威信好不容易在列国之间树立了起来,正是应该不断加强的时候。你现在作出了这种事,你要天下人怎么看待朝廷的威信,又怎么看今后我发出的政令……”

  “主公,属下可是不这么看这个问题!”我莫测高深地对织田信长摇了摇头,这是转移他注意力最好的一个方法。

  “不就是关于真田家作用重要的话吗?上回你可是说过了!”织田信长的语气里带着嘲讽,可总之是静下心来听我说话了。

  “这固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但却不是全部的理由!”我尽量做得胸有成竹,有时候语气比内容更能打动人心。“上野是关东的枢纽,也是几大势力过度的衔接点。或许看着这里是比较荒芜,但是如果不顾这里进攻别处,那几家心里都不会很踏实。在这样一个地方的真田家,势必会成为各方争取的焦点……”

  “你是说上杉和北条有可能联合对付我?”性急的织田信长没有等我把话说完。

  “北条和上杉确实都不会老实,但联手的可能性却并不大!”我心里暗自想笑。织田信长虽然还没有真正取得天下,但是“天下人”的状态却已经找到了,不但自高自大而且猜忌心见长。“……因为之前上杉景虎的事情,北条氏政和上杉景胜之间的矛盾不可能调和,他们怎么也不会携起手来。不过对于上野,他们却都是不会死心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织田信长这时才开始完全认真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看着他仔细倾听的样子,我忽然突发灵感忽悠了他一下,看他又要变色这才说道:“关东,也就是甲信到关东这一片地方,我一直认为是个神秘的地方,经济落后地旷人稀,却又总是出现天下最大的军团。对此我是非常感兴趣,但自己又没有较长空闲时间,就想叫信清在这里考察一个阶段,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考验!”

  “你的军团还不够强吗?这个论点我可是第一次听到……”织田信长用鼻子笑了两声,然后挥手让刚才涌进来的侍从们都退了出去。“这次战争中你的铁炮队表现不错,有这样的程度可是完全该满意了。天下就要平定了,你已经可以把心思多多放在享乐堕落上,这不是一直就是你最想要的吗?”

  “那可是不一样的,我那有那么好的命啊!”我皱着眉头长长叹息了一声,装作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讽刺之意。“且不说要平定九州还需要多少功夫,就是打败了岛津事情也未必就算完成,自古九州、四国就是变乱多发之地,地方诸侯长久驻守一地极易形成势力。我活着加上主公的威势或许还好办些,等到了信清他们这一代也就难说了,不是我在这里说一句泄气的话,仅这几年我已经见过很多胆识魄力超过他的年轻人了!”

  “真不知道该说你这是未雨绸缪,还是杞人忧天!”虽然还是讥诮的口气,但织田信长的态度已经缓和了很多。

  “这也就是我命苦,关东这里相比就好太多了!”我垂下头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这话怎么说?”织田信长果然立刻问到。

  “关东这里地大物博,而且靠着一支骑兵为主的强大部队就可以压服!”我这两句说得极为感慨,而且故意不去看他有些发青的脸。“当年赖朝公即便是取得了天下,依旧不愿意舍弃这关东之地,把御所设在了廉仓。这种作法不能说不对,但是导致对朝廷控制力的下降,终有了后来南北朝的变乱。尊氏公显然是认识到了这一点,向这里派遣了分家,可长久以后坐大的古河公方却不再愿意听从从二条城里发出来的号令。从天下大局计,这还真是个两难的选择啊!”

  “你让儿子留在关东,这么说也是对这里心存觊觎了?”织田信长语调阴沉,来意不善。

  “主公您认为凭臣下现在的条件……这可能吗?”我心不在焉地回答到。

  织田信长脸色发青闭着气盯住我,那鼓鼓的神态好像在练硬气功。“哈、哈、哈……”他突然放声大笑,气势也为之一松。“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下去吧!五天后回去的路上要在善德寺会见北条家,你也早些做点儿准备。”

  “是!”我躬身向门口退去,认为事情到此也该告一段落了。

  “你认为……谁来这里作关东领管合适?”就在我的手已经扶上了门框时,织田信长的声音又从后面的传来。

  “我认为明智殿下和泷川殿下都很合适,一切但凭您裁决!”我顺嘴回答到,显得不是很“慎重”。

  织田信长在后面没有再发出声音,我也就走了出去。

  ********************************************

  离开温泉乡的别馆后,我又骑着马向新府城走去。因为不再赶时间所以走得很慢,直到日头快要落山才到达,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等在那里。

  “主公,从丹波传来了一个消息!”伴长信上前来拉住了我的马缰绳。

  “怎么啦?”我由马上跳了下来,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好。

  “长野老大人已经过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