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血与火(三)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77 2007.01.28 20:07

    交锋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并且依旧在激烈的进行着,第一道栅栏一丈多高的木尖现在被垫得只剩了不足四尺,要翻过它并不需要多么高的技巧。蒲生赋秀指挥着500足轻、200旗本,在栅栏前阻挡着武田军的疯狂进攻。因为两军混杂的原因后排的铁炮只能进行分散的精准射击,杀伤力被限制在了一个可悲的程度。由于事先筑就的工事使我方占尽地利,这才使这700人阻挡住了对方一倍于己的力量,可伤亡的人数也在不断的攀升着。

  好在战线不宽,我还能够不断的以生力军补充前面的损失,可由于敌军进攻一直没有间断过,所以我也没有进行轮换的机会。

  “卟!”一名长枪足轻半掩身在栅栏之后趁着一个赤备骑士提疆准备跃起之际,将五米多长的长枪猛地向前刺出,一尺半长的枪尖在战马的颈部留下一个深深的血曹之后,齐根湮没在骑士的胸腔里。

  可能是由于被刺穿了肺部,那个骑士一声没吭的扔下了手里的太刀,但战马却因为吃痛一个蹶子把尸体甩了下来。由于措手不及长枪足轻被枪杆那边的重量一下子压了起来,暴露出来的身体刚好被两名冲上来的骑士砍成了几段,而这两名骑士又被随之而来的七八支长枪挑在了半空中。

  我微微低下了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闭起的眼睛。空气中的刺鼻的火yao味依然浓重,但还是越来越难以压制血腥气息对感官的刺激,而这两种味道相互的作用就是,令人呕吐的yu望也越来越强烈。也许是我过于敏感,亦或是因为高度紧张的神经已使战斗中的部队变得麻木,总之前面的士兵们既没有逃跑也没有神经崩溃。

  “主公……是否应该退往第二道战防线了?”不知是不是把我的无言理解成了过度镇定,反正竹中半兵卫惴惴不安的提醒到。

  “那就……主公那里情势怎么样了?”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改变了意思,织田信长一没有传令二没有退却,我又怎么能先退。

  “战况也很激烈,虽然没有退却但泷川殿下的军阵已经发生了动摇!”竹中半兵卫很理解我的苦衷,因而对于那边的状况也一直很注意。

  “再坚持一下!命令业盛再派些人递补上去,其余的进至二道堑壕边随时准备接应;铁炮队停止射击,退到二道栅栏后待命!”我还是没有先行撤退的勇气,胆怯在与感情的一番激烈较量后取得了上风。

  “是!”竹中半兵卫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传达了命令,相信他此刻能够明白我的顾虑。

  撤退的准备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由于缺少了铁炮的支援一线显得更加吃力。武田军依旧一波接一波的冲向前方,只是此刻全线阵亡的武田骑士已经高达了2000以上。

  “中央一线崩溃了!”一声通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由自己的战线引向了织田本阵方向,泷川的马印在快速向后移动的过程中倒下。那里有一段栅栏被推dao,大队的武田赤备冲过了一道防线如潮水般涌向二道堑壕。那是山县昌景率领的部队,夺取二道堑壕上跳板的意图相当明显。

  正在我揪心不已的时候,中心防线果断地撤掉了二道堑壕上的十余架跳板。上千支铁炮和数十支大筒同时怒吼,站在前面的一大排赤备骑兵和依旧滞留在一道防线的织田军士兵一起栽进了二道壕沟里。不知这是不是织田信长亲自下达的命令,总之是相当及时。

  “终于开始收缩防御了,趁着武田军现在的注意力都在中路叫赋秀也撤回来吧!”我转头对竹中半兵卫说到,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无力与无奈。

  “是!”他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刻向前面发去了命令。蒲生赋秀且战且走向堑壕上的跳板撤来,长野业盛已经不足千人的部队也守在了“桥头”。

  经过如此苦战终于取得了些许进展,武田军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番旌旗伴随着法螺声急促的摇动,大队的武田足轻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下了对面的斜坡道。

  “快,大炮向敌军步兵发射!”我立刻对身边的津田一算命令到。

  炮口是早就描好了的,弹药也就绪多时,随着接连的两声巨响炮弹在密集的步兵军阵里炸开,大约五十多人被炸得东倒西歪血肉横飞。

  作为一直生活在东部山国里的甲州士兵,几乎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南蛮人,就更不用说大炮这种东西了!武田信玄生前花大力量建立起了一支有相当规模的铁炮队,但也都是通过骏府商人付出了大把黄金的结果。对于前所未见的恐怖武器武田步兵显出了一定慌乱,但极快的又恢复了前进的秩序。我也只是为了迟滞他们的行动,从此时代欧洲的战争情况来看,两门小口径炮决定不了十数万人的战争进程。

  就在此时,战场的情况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由于一道栅栏和二道堑壕之间的距离狭窄,武田赤备无法借助跑之力越过堑壕,要想过去只怕又要用尸体来填满。面对这种情况山县昌景采取了最为明智的选择,扭头向我的阵地杀来,丝毫也不顾忌铁炮与大筒在侧面的疯狂射击。马场备队也全军展开猛攻,死死的咬住了蒲生赋秀后退中的脚脖子。

  “铁炮队掩护!”我站起来挥动着手中的军扇冲着前面大喊,如果不是侍卫们拉住我几乎就冲了过去。

  菲利普指挥的铁炮备队再次开始了射击,但是这几乎没有什么作用。越过头道栅栏的武田骑士已经全部失去了战马,在杂沓的混战中太刀比长枪能起到更大的作用,如果不是还有200名旗本在前面,蒲生的长枪备队早就叫对方杀光了,铁炮队自然也难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挑出敌人来。

  可就在此时,又一支为数约有三百的赤备骑兵跳过了头道栅栏,与前面不同的是这只骑兵是沿着血肉垫起的斜坡跳过来的,因此还都骑在马上。在为首一员黑甲大将的率领下,这只骑兵疾向二道壕沟的跳板驰来,沿途撞到了不少双方正在交战的士兵。

  “砰、砰、砰……”作为专业雇佣兵菲利普·吕克贝松的战场敏感性是一流的,在我还没有看清对方旗帜的情况下一片弹雨就倾泻向了这群突然冒出来的“靶子”。一阵硝烟过后我看见了大约有六十几个骑士被打了下来,其中就有那个黑甲大将,他的马印也被打折了。

  原本已经杀红了眼的武田军突然出现了一阵混乱,我即便隔得很远也感觉出了他们士气的浮动。

  “马场信房已被讨取!”从那里突然传出一声声嘶力竭的高喊,我清清楚楚的听出那正是蒲生赋秀,真没有想到一个如此文静的人也能喊得这么大声。

  “马场信房死了!”

  “马场信房被打死了!”

  蒲生赋秀一声之后他周围的士兵也全都喊了起来,接着就是我的前军、中军和后队,最终这股声浪弥漫到了设乐原战场的所有角落,每一个织田联军的士兵都在高声呐喊,士气陡然为之一振。

  “杀呀!夺回阵地!”我突然觉得一下子看见了历史的真实轨迹,那么爬上这只飞速前进的*才是我此刻最该做的。

  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有没有信心时所能发挥的力量绝对是天差地别,而众多同伴的作用就是再乘上几个倍数,反之扩大恐惧的效果也同样明显。

  蒲生备队反身杀回,长野业盛备队也冲过跳板向中路方向推进。失去主将的武田军马场备队一团混乱,不一会儿就被赶回了第一道栅栏后;正向我这里迂回的武田军山县备队对着迎面而来的成片长枪也是寸步难行,由于侧翼不断受到铁炮的密集攻击,也只得暂时后退。织田联军在夺回第一道战线后又稳住了阵脚,正在渡河中的武田步兵既要躲避己方的骑兵还要面对铁炮的射击,不得已下武田本阵传令收兵。

  “马场信房确实死了吗?”在双方调整部署的空档时间我对召回的蒲生赋秀问到。

  “不太清楚!”他对我一摇头说道:“我看到那支骑兵里有不少背着马场靠旗的旗本,但那员黑甲大将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而且他本人虽然落马但却被部下抢走了,所以是否死了还真不好说!”

  “你作的非常好!”我赞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此番武田军锐气已挫,在我们这里找到尸体的武田家知名武士就有土屋右卫门尉昌次、原甚四郎盛胤和甘利藤藏利重等17人!”蒲生赋秀兴奋的说道:“殿下,经此一战武田赤备损失过半,今后将再无人言败了!”

  “你的功绩我都看到了,会尽快上报主公。你和业盛交换位置,稍事休息一下!”我此刻终于再次感觉到了对历史的把握,心情也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殿下,我……”

  “我明白!战役刚刚开始,不用怕没有继续立功的机会!”看他有些不情愿我急忙补充到,又向他身后指了指。“就算你还撑得住,部队也总该调整一下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