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0、婚事笑谈(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95 2008.02.24 21:08

    天正六年(1578)是个平淡的年头,全天下都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下半年我的平定四国之战勉强为人们增加了些谈资,其他几条战线上就实在是乏善可陈了。

  织田信长急于通过一系列外交努力,树立自己“天下人”的形像,自然也就没有催促各大军团长拿出耀眼的战功来。因而大家也就抓紧机会,忙活忙活自家“小院”里内政上面的事。用池田恒兴的话讲:大家终于有机会享受一下“生活”了!

  大多数人确实都安于了偷懒的状况,除了那只狂热的“猴子”又在山阳灭了两家小豪族之外,大家都在给自己找些假期节目。各人的领地状况自是各有不同,普遍来讲赶不上京都和堺町这两个地方,既然年关将近,许多人都开始找理由活动活动。

  这时候又传来消息,年前织田信长还要来京都小住一段时间。这下大家更有了说辞,刚到十一月中就纷纷携家带眷地来到了京都。作为京都的地主丹羽长秀当然要表示一下,就在京都的新府邸里设了一场小宴。

  “诸星殿下,谢您拨冗光临!”丹羽长重在门口替他父亲接待客人,见到我携仙鲤丸前来急忙上前行礼。

  “长重大人多礼了,我们这帮来闹一下还不知要给府上添多少麻烦!”我算起来应该和他是同辈,处处摆架子也不是我的风格。“仙鲤丸,来给丹羽叔叔见礼!”

  “不敢当、不敢当!”仙鲤丸抬起的第一只脚还没有落下,丹羽长重已经抢先赶过来拉住了他。“如今仙鲤丸公子也算是京都的风云人物,我可受不得你的礼了!殿下还是往里请吧,我父亲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笑闹了几句我和仙鲤丸往里走,一直到摆着酒宴的中厅。这时前田利家和羽柴秀吉等几个人已经来了,丹羽长秀正在陪着。

  “呦!这可是京都眼下大大的名人啊!”和羽柴秀吉坐在一起的浅野长政看见仙鲤丸就大叫了起来。“我们昨天才到的京都,可这耳朵里面都灌满了。我原以为你老子就够可以了,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却更有女人缘。怎么样,看上谁家的女儿了?要不要我给你参谋参谋,这方面我可是极内行的!”

  “呜……”仙鲤丸毕竟刚刚13岁,对这种男女间的事还是似懂非懂,加上他的脸皮比较薄,叫浅野长政的话闹了个大红脸。

  “浅野大人,你说得不对吧!”前田利家的儿子利长充满疑惑地说到。他今年15岁,也是在去年刚刚元服。“我父亲常常感叹诸星殿下的眼力,说当世少有出其右者。我母亲也常说诸星殿下的眼力从选女人就能看出来,娶妻纳妾既漂亮又一个比一个有本事。既然如此,如今仙鲤丸公子要娶妻,还用得着您给指点吗?”

  他的话更加带起了一阵笑声,前田利家的脸一下子变得比仙鲤丸还红,急忙阻止自己的儿子继续“爆料”。

  “哈、哈、哈!你小孩子懂得什么,诸星殿下眼界太高自然没有我见识广泛了!”浅野长政对这种问题才从来都是津津乐道,要不是丹羽长秀拦着还不知道会发挥到什么地步。

  “仙鲤丸要选妻子?好像这件事在京度除了我之外,恐怕是连街头的贩夫走卒都知道了!”我在丹羽长秀和羽柴秀吉之间找到了预留的位置,对面坐的是前田利家。“最近几天总是有人来和我提起这件事,好像倒是我自己公布的一样。可关于这件事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和仙芝商量一下,怎么就一下子变得这么轰轰烈烈了?这还真是让我感到费解!”

  “这有什么奇怪的,大家是‘爱屋及乌’了呗!”浅野长政又在那里说起了怪话。“……原来你的‘价钱’就不低,平定四国后就更加是一日三涨。现在好多人都在打着这个主意,想趁着明码标价的更正前抓紧时间囤积一下……”

  “玩笑开开也就算了,该想的事情还是要仔细考虑一下!”羽柴秀吉制止了浅野长政的调侃,但我总觉得他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哀愁与嫉妒。“现在决定仙鲤丸的婚事虽然说晚不晚,可说早也不能算早了。这里面有一个稳定问题,既是家族的稳定也是与外部关系的稳定。攀一门好亲事真是很有必要,现在主动权掌握在你手里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羽柴殿下说的不错,诸星殿下你该作个决定了!”丹羽长秀也在一边好心的规劝到,看着仙鲤丸时他的眼神显得更加慈祥,但也更加苍老了。“可能以你们这三十几岁的年纪还不觉得,看到自己的后代一波又一波的长起来真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不是语言能够描述的,那是一种感觉到所有工作都有价值的真正轻松。像我现在长重已经能顶上事,我也就一切都安心了!”

  “照你们这种说法……”我低着头没算了一下,觉得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可我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不是没准备好让仙鲤丸当新郎,而是没准备好自己要当爷爷!长政你不要笑,我说得可是真事。如果现在让他成亲的话,至多再有五年我只怕就要抱上孙子了。你们不觉的奇怪吗?我那时可还是只有三十七八哎!”

  “这不是很正常吗?一般人求也未必求得来的!”前田利家奇怪于我的论点出言问到,只是没有注意到羽柴秀吉的脸上飘过了一缕淡淡的乌云。“你看看现在外面,不要说是有身份的大名,就是一般武将也没有人会在这种事情上拖拉的。子弟到了差不多岁数,马上元服接着就是成亲,这也是为了避免别人觊觎产业的主要手段。你现在的身份非同寻常,甚至可以说这十几年来发展的是太快了。这多少都埋下了一些隐患,你还是早些让儿子们自立起来的好!”

  “这么说也有道理……”前田利家的话说得这几天我本就有些活动的心思更加动摇,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我的家族确实发展的很快,某种意义上说也像武田和上杉家一样是维系在一个人的身上,外界有人觊觎这块“肥肉”一点也不奇怪,要是自己看不住却也怨不得别人。

  “就仙鲤丸一个人的事也许没什么关系,可后面还跟着一大串事情呢!”这时堀秀政从外面走进来,刚好听到了前田利家的最后一句话。“丹羽殿下,我刚刚从四国赶回不想还是迟了!”他过来先向主人见礼。“四国的事情还有些首尾没有完全了结,蒲生大人和一氏到年底只怕直到年底也赶不回来了。他们让我向丹羽殿下说声抱歉!”

  “一切心照何须抱歉,还是要以公事为重!”丹羽长秀理解地宽慰到,并让仆人替他安排座位。

  “四国的事情还是那么麻烦吗?”看他坐好后我就开口问到。虽然堀秀政和中村一氏是我的与力,但毕竟还是织田信长的直属家臣,再说这两年我又总是东奔西走,所以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我到京都的这一个月里没有接到四国任何不好消息的报告,可他现在又如此说,所以就随口问了一句。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却真是很麻烦!”堀秀政叹了口气显出了一派苦恼,但听语气却并不是什么值得背人的话。“四国的利益虽然是划分定了,但却止不住别人打一些其他的主意。我们都是外来的人,说不上关系和谁远谁近。这就使有些人开始动心思了,要拉关系联姻无疑是最直接的手段!”

  “你们那里也出了这种事?还真是遥相呼应呢!”我听着真是觉得好笑,似乎一下子从地里长出来了无数待字闺中的女孩子。要是粮食长得也有这个速度,那么也就不用担心有饥荒了。

  “不要嬉皮笑脸的,说正经事呢!”看到我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浅野长政装模作样地吆喝了一声。“往上说这关乎国家稳定,往下说这是天理人伦,你怎么能是这么个态度呢!”

  “我这个人向来从善如流,连你都这么说我是得仔细想想了!”我笑说了一句就转向堀秀政问道:“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你先捡几件说来听听!”

  “首先是竹中大人想纳香川元景的三女为妾,中村想娶十河存保的长女为填房,这两件事都要请殿下作主!”

  “他们只要向主公那里报个备,我自然是没什么可说的!”理论上我是不必插手,但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重治纳妾自然是无可,无不可。一氏和十河存保的女儿……是不是差得大了点?”

  中村一氏两年前丧偶,年龄和我差不多大,而十河存保的女儿现在周岁还不满十二。纳妾也倒无所谓了,可作为正室带出来实在是有些有碍观瞻。

  “现在谁还有像你这样古板的,不是越小越有……”浅野长政还想继续的YY下去,可是被“猴子”瞪了一眼住了嘴。

  “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所性帮我再参谋参谋究竟谁家有比较合适的!”我拿起酒杯举了举,仿佛是拜托的样子。

  其实我这也就是顺嘴搭音的一说,最多也就是看看他们对这件事严肃些的想法。不想我这句话刚刚出口,丹羽长秀和前田利家都是目光一闪嘴唇微张,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这可坏了!”我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他们这两位也是有适龄女儿的。而且这两位都是我比较尊敬的前辈,要是很正式地提出来我还真不好当面回绝。

  “当然是我的女儿最好了!”正在我为难之际,忽然有人在门口扯着嗓子嚷了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