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木津口(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38 2007.05.21 20:09

    舰队再次排成一列纵队向东北航行,由于是夏天所以顺着南来的风向。因为计划外的对屋代岛远征,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所以我选择了路程更短的淡路与摄津之间返回,而非来时更加适合大型军舰通行的淡路岛南侧海路。

  一如既往的好天气,因为不是作战所以我也比较放松,带着竹中半兵卫和五六个随从由舰楼上下来,来回来去悠闲地在甲板上走着,既是为了观赏一下四周的风景,也是想看看一般的水手们平时是如何工作的。

  在竹中半兵卫这几日的刻意宽慰下,我的心情已经好多了,这样残暴的事情不是我发明的,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样作的人。来岛海贼在堺町等几个附近港口的名声非常臭,甚至于有些血腥仇杀的事情,我把大宗的缴获发还给原主,那么我就是个最为公正无私的人,而且通过行商们的嘴还会传到全国去。至于我究竟采取过何种手段,很快就将被人们所忘记。

  “我们会迟到吗?可是耽误了好几天时间呢!”我俯身在船舷的栏杆上,海风迎面吹来,让人人感到非常清醒。我已经逐渐放开了一些困扰,但其他的一些困扰则又开始接替位置继续纠缠我,这恐怕是永远也摆脱不了。

  “这臣不敢保证,虽然我们已经赶得很急了!”竹中半兵卫这次没有安慰我,在关键问题上必须回答心里话,这既有利于统帅作出正确地判断,也是身为一个军师应尽得职责。“我不得不说那个计划带有很大的主观臆测性,毕竟我们能够直接施加的影响力非常之弱。至今仍然没有新的消息传来,这既让人担忧可又不能不说是件好事。主公,您有时有些过于完美主义了!”

  “完美主义?你说得还真是客气!”我转过身看着面前的竹中半兵卫,故作轻松地说道:“你应该说我是个异想天开的傻瓜,一个永远也不知道适可而止的忘乎所以者!倒是你重治,当年十七骑勇取稻叶山城的豪气哪里去了?”我开玩笑到

  “是的主公,我已经不年轻了!”竹中半兵卫并没有把这当成一个玩笑,异常严肃地说道:“‘无欲则刚’当年臣没什么可以失去的,笑看生死无所畏惧。可如今不行了,我不能拿着主公这十余年的心血去冒险,这都是无数将士手足用生命换来的。所以我的第一职责就是守住它,不容有失!”

  “哦……”我有些意外,不过这时才注意到面前的已经是个中年人了。“重治啊!其实我们都有同样的忧虑……”我揽住了他的肩膀。“尽管我们对于这份基业的担心相同,不过我更为看重的是身后的事情怎么办!我的儿子虽然聪明但不算杰出,很多事我都没有把握。结束乱世,就成了我心里一件迫不及待事情!”我用力在那不算强壮的肩膀上拍了拍。

  “臣以死为报!”他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我看了他一眼报以信任的微笑,随后转过身再次看向海面。

  不知不觉间周围的景色已经改变了,周围出现了许多或大或小的海岛。航道也变得区区弯弯,时而还会经过较窄的地方。这么多大船在如此曲折窄细的通道上航行,还真有点儿大象过独木桥的感觉。

  “师元,这是什么地方?”我叫过了正站在甲板中央不断下大着命令的神谷师元。

  “回禀主公,这里就是摄津外海的木津口啊!”说着他回身向东北方向一指,“您看,那里不就是御住石山城吗?在它脚下,就是木津川的入海口。”

  “还真是的!”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我果然看到了天海之间一片隐隐的影子,石山城依旧傲然屹立在那儿,只是不知道困守在它下面的佐久间信盛过得怎么样。“这么说这里也就是小早川和三岛水军大破熊野水军的地方了?”我又低头看向附近的海面,心里升起了一股凭吊史迹的感慨。

  “主公说得不错,而且就是在这一段水道!”虽然当时神谷师元当时还在海外没有回来,但作为一名水军将领他不可能对这么大事件不加研究。如果没过多长时间就在这么大的石头上再摔次跟头,那就只能用“愚蠢”一次来形容了。“……当时九鬼殿下属下指挥的多是大殿新配备的大船,虽然数量有所不足但装甲火力却均极为强大。据微臣斗胆猜测,右大将是受了欧洲船的影响想用大船攻小船,可这种海上巨舰的作战方式熊野水军还没有掌握。因而被引入了这窄小的海域中作战,为对方焙烙、火矢所乘,被烧毁大部。我想这也是后来,大殿建造抗火攻铁甲船的主要原因。您看,那里不是还有一些残骸吗!”

  “哦?”我想左侧的一个小岛看去,那里的礁石上果然卡着一片船板,看样子应该是一段破碎的船舷,那上面火烧的痕迹清晰可辨。“这样的水域里行船一定要谨慎,不能有什么疏忽啊!”我又探头看了看船的底部。

  “我已命令所有船只降下了主要的桅帆,靠人力划桨通过这一区域!”神谷师元回答完后仰头对着桅杆顶上喊道:“喂,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上面的了望手一边回答,一边把双臂交叉在头上挥动了两下。

  “其实这里虽然礁石陡峭,但航道的水位还是满深的!”看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神谷师元的神情也略微轻松了一些。

  “我是没什么经验,可听说在这种水域里是很容易聚集大量鱼群的!”竹中半兵卫也双手抱肩地靠在了栏杆上。

  “既然是外行就多参照一下内行的决定好了,你们看那边不是正有一条船在捕鱼吗?”我随手朝南面的一座不大不下的岛子方向指了指。

  “渔船?!”连我自己说完之后都被吓了一跳,立刻返回身躯趴在栏杆上。

  那是一艘不大不小的渔船,大约只有十二三米长,仅仅立着一只桅杆,帆上还打了几块花花绿绿的补丁。这样的渔船在日本各海域不知道有多少,只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大队军舰通过的航道上!

  渔船慢慢地从那个岛子的后面绕出来,此刻还没有显出全部身形,船上隐隐约约好像还有人在整理渔具和帆蓬。因为这里的航道比较窄,这只船一出现就距离第一集群的一艘铁甲船非常近了!

  这条渔船上的人好像也刚刚发现了这么多庞大的军舰,慌乱的不停拉动主帆想要调头,可是简陋的操作系统好像是不大灵便,半天不见远离,反而益渐靠了上来。

  “向那边传令:不许渔船靠上来,同时铁炮手甲板待命!”我头也没回的对神谷师元命令到。

  “是!”神谷师元立刻让桅杆上的信号兵打去了旗语。按理说正规水战我是不该过度干预的,但眼下的事情我还说不清楚。

  有这样的情形发生本来就透着怪异,用不着我们说那艘铁甲船的船长也会有所行动,可渔船上的水手们只是大声道着谦,而行船的轨迹却不见有丝毫的改变。

  “你们说说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鬼?”我回头看着两个人似笑非笑地问到。

  “主公!”神谷师元一脸的兴奋,握着彩披的手都微微哆嗦了起来。“如果这不是针对我们的埋伏,您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他说话时牙齿摩擦发出了咯吱吱的声音。

  “主公,没想到真的成了!”竹中半兵卫的也微微点了点头,似乎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那师元你……”我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心里的一种紧张又换成了另一种紧张。这就好像一个钓鱼者经过了艰苦的等待,水面上的鱼漂终于沉了下去,这个狡猾的家伙可还没有完全上钩,鱼线随时有可能被扯断呢!

  “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突然响起,因为没有准备我们几个人都被吓了一跳,虽说临机决断各舰长可以自行对外来的威胁进行反击,但这里面可不包括开炮。

  一看之下我有些傻了眼,那艘渔船此刻已经成了碎片,不是被大炮击沉的,而是因为铁甲船上的铁炮打中了渔船上装载的火yao。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海贼们还会来上这一手!

  “师元,所有的东西动准备好了吗?”我有些紧张的问到,情况好像出现了一点儿小意外。

  “一应准备据全,请主公放心!”神谷师元的脸色也是一白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看来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好,那你就去全权指挥吧!”我点了点头,现在也只有依靠他了。“不过你要注意,千万不要让他们靠上来!”

  “是!”他答应了一声就立刻跑开了,同时不断发布着命令:“第一集群分两路向东西两个出口集结,冲出去进入更宽阔的水域;第二集群随‘日之丸’和‘月之丸’向北穿过各岛的缝隙,背靠海岸和木津川口准备反击;令各舰船载铁炮手到甲板待命,没有号令不得随便发射大炮……”

  “我想我可以完全放心了!”正在通往舰楼的我在梯子上停了下来,对跟在后面的竹中半兵卫说到。

  “这也是天佑我诸星家啊!”他也欣慰的扫视了一眼正在甲板上紧张有序忙碌着的水手和足轻们。

  “嘟、嘟、嘟……”随着法螺地急促响起,大群大群的战船从南面的岛礁群里驶了出来,虽然不能说有多么先进而且大小也参差不齐,但却拥有绝对的数量。

  “看得出来那是谁吗?”我指着一艘正在缓缓绕出来的大安宅船问到,那上面正飘扬着一面帅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