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1、安排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65 2009.09.27 20:31

    庭园里的景色一片银白,树木房屋全都混同成了一个颜色,只可惜这里的景物均偏于小巧,难以让人联想起“唯余茫茫”、“原驰蜡象”的气魄。

  小池塘里的水已经一冻到了底,踏在上面把雪踩实后就是硬邦邦的感觉,不过原来池中的鲤鱼早就被装进木盆送到了温暖的屋里,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坐在花园的静室里默默地看着外面,计算着这两个月的降水量。

  这不是京都的那座府邸,而是我在堺町的家,时间也不再是那个混乱血腥的天正八年(1580),转而进入了天正九年的正月。可能是为了弥补去年的那些亏欠,今年的雪自从我到京都那天开始断断续续就没有完全停过。我掰着指头算了半天,居然没有算清楚到底应该是几场。

  莺给我提了一个极好的建议,开始我还是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整个的京都乃至近畿都因这一行动产生了震动,也许经过共振效应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日本。

  在那个最终雪花变得如鹅毛般飘落的夜晚,我拉上正亲町季秀来到了郊外灾民们露宿的旷野上,数万名灾民正在遭受着寒冷的折磨,远远的我们就听到了一片凄凄惨惨的哭声。

  当我将一件棉衣放进第一双乌黑枯瘦的手里的时候,那张原本木讷的脸色开始变得生动,但眼中的神情却不见欣喜反而是难以置信的震惊。直到五十多辆大车在士兵们手中的火把照射下全部清晰地展现了出来,陷入死寂的人群才开始又逐渐恢复了声息,不过是比原来更大的哭声。

  “没想到这一夜时间就能买到这么大的名声!”这是正亲町季秀小声在我耳边说的。

  一连五天我每天都会出现在不同的灾民营地,或亲自施粮或发放衣物。每个地点都由一些武士控制着赈灾的进行,而且任何人都无法忽视那些醒目的“诸星丸”标记和旗帜。

  由第二天开始另外一些人也陆陆续续出现在这些地方,宽大的朝服和高高的帽子清晰地表示出了他们的身份。这些在日本最最“高贵”的人来到了最最卑微的人们中间,而且这些人的等级和数量都在持续增加,直到第五天上午太子诚仁亲王殿下也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诸星清氏殿下仁德无双,太子殿下为其所感亲往褒奖,朝廷上下应者云集……”诸如此类的传言随着往来各地的灾民、行商、云游僧,甚至各方势力的忍者、密探带到了整个日本的各个角落,那些人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圣人……也许圣人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吧?”我看着眼前外面的景色,心里就是这样问自己的。

  在我的认知里最具代表性的圣人就是孔子,关于他的各种言行、观点的著作只能用海量来形容,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各种流派的专家自己意见的还没有统一,又叫我怎么搞得清楚呢?不过有一句话我倒是记得,那就是“古来圣贤皆寂寞”,可眼下我虽然是一个人坐在屋子里但却并没有寂寞的感觉。

  “也许我还算不上是圣人,但天下百姓却已经把我当成是圣人看了!”我有些自恋地这样想着。

  “主公,三位公子都来了!”一个女声在门边响起。

  “哦……”愣怔中的我把焦距调近,看到雾蝶正俏生生地站在门边。“叫他们进来吧!”我调整了一下仪表,在儿子面前总该有个父亲的样子。

  “父亲!”三个儿子从隔扇门的后面转了出来,在我的面前排成一排跪拜行礼。

  “好,起来吧!”我看着三个儿子,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信清,也就是我的长子仙鲤丸已经15岁了,这在此时的日本绝对已经算是了成人的年纪。已经领受了官职并成了亲的他具备了相当的成熟,至少比我在这个年纪时是稳重的许多。

  次子龙王丸还是显得有几分单薄,不过经过几年来的习武锻炼实际上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作为一个12岁的男孩子他是有些腼腆,凡事总是想的多而说得少。不过通过私下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倒是对他比较放心,可以有选择地交给他一些事情了。

  作为同父同母的兄弟三子虎千代和仙鲤丸长得很像,不过精神气质却是绝对的不同。在他的一对大眼睛里总是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而且据老师讲也不乏怀疑一切的精神。这是个“刺头”式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和七八岁“讨狗嫌”的年纪有关!

  看着他们三个我忽然想到,是不是这些年的精力在外面花费的太多了?这几年来竟然没有新的产出。看来我也得检讨一下自己了,以后还得多多“努力”。

  “下个月我就要到九州去了,而且可能不会很快回来!”我看着他们三个缓缓地说到,有意给他们制造一些压力。“你们三个都不小了,我准备交给你们一些工作。告诉我,你们怕不怕!”

  “不怕!”他们三个齐声答到。

  “声音太小,我听不到!”我不满意地皱起了眉头。

  “不怕!”这回他们扯着脖子一起嚷到。尤其是虎千代,有点起哄的架势。

  “这样就好,我的儿子就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仙鲤丸,我准备让你在近畿主持全面事物!”我首先对长子说到,一言出口石破天惊。

  “父亲……这有些太早了吧!”听到是这么一个千钧重担,仙鲤丸的脸色有些发白。在古代虽然也有不少眼高手低的案例,但还是没有现代这么普遍,代替我处理政事实际上就相当于一下子上升到了半个国家领导人的位置,仙鲤丸虽然经过了一些这方面的培养可还是不免心虚。

  “干不好还干不坏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故意作出一派轻松的语调,并向他投去鼓励的目光。“当然我也不是完全的不管你,蒲生殿下就在近畿,有什么事你可以和他商量。另外前田大人和可儿大人的部队就在附近,如果出现紧急的情况他们都是可以依靠的力量。不过一切大事都要你自己来决断,这一点我也已经知会过他们了!”

  “是,我一定尽力而为!”仙鲤丸见我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到。

  “很好!”我点点头又转向了龙王丸。“今年你也12岁了,虽说有些急了些可也说得过去。我已经给丹波的籾井和赤井去了信,让他们尽快地赶过来。这个月底就给你举行元服仪式,然后正式地继承波多野家!”

  “是!”因为从去年开始就有这个计划,所以龙王丸显得倒还平静。

  “你的名字中有我们诸星家的一个‘清’字和波多野家的一个‘秀’字,之后就以波多野秀清这个名字发布命令!”我想了想又补充说到。“丹波虽然已经被我们统治多年,但因为和其他势力接壤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你的身份不但是波多野家的家督而且是丹波的守护,遇事一定要小心谨慎!”

  “那儿臣应该怎么作呢?”龙王丸认真地问到。

  “家事依靠籾井、赤井等人,国事借重长野大人!”我对他仔细地叮嘱到,几个孩子的位置中我对他最不放心。“籾井等人虽不是我诸星家的旧臣,但是对维系波多野家名却是决无二心,加之多年一直率军随我征战四方,应该是可以信任的。长野大人父子两代替我经营丹波多年,对那里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有他从旁辅助,丹波当无大事!”

  “是,儿臣遵命!”龙王丸应到。

  “再有就是你了,武艺练得怎么样了?”我又笑着向虎千代问到。

  “回禀父亲!虽不敢说登峰造极,但炉火纯青却不需多让!”虎千代鼓起腮帮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有那么厉害?”我几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那你这次就跟我到九州去看看,是否真行不是光靠说的!”

  “真的?谢父亲大人!”虎千代兴奋地说到,仿佛几百年后的孩子听到游乐园。

  “当然是真的!”我极为“严肃”地点头说到。

  其实我也知道实际的情况,虎千代虽说在练武上较有天分可毕竟还只是个8岁的孩子,与成年人较量(像新八郎那样的怪胎毕竟是极少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我通常是支持他们树立自信心的,像仙鲤丸那样我更加要着力的鼓励一番。

  不过你要以为我是个完全松心的父亲可就错了,在他们身边我都布置了多重的防护手段。

  “你们都要多多的努力,我的信赖可是你们自己争取的!”看到交代的差不多了,我就说道:“你们先回去各自思考一下,两天之内告诉我你们打算作些什么!”

  “是!”三个儿子再次一起向我行礼,然后站起身向门口退去。

  “父亲,我有一件事想向您禀报!”到达门口的时候仙鲤丸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停在那里说到。

  “嗯!”我向他点了点头,龙王丸和虎千代见我没有其他的表示就退了出去。“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问到。

  “是这样的!”仙鲤丸又走回原处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摞信件。“最近一段时间里,我收到了很多这样的信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