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天下之狩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741 2006.01.20 20:09

    初夏的天气并不炎热,山谷中因为有一条小溪的原故空气更是清新。森林里,树木的叶子正在由浅转深,由于光照和养料种种的不同和野花、藤蔓的参与,给颜色的深浅造成了多达数十种的色差,令人看起来十分的赏心悦目。山谷内因为地势的关系,更显出了蓝天的高远,点点白云点缀其间,带出了一股说不出的悠闲与恬淡。

  忽然,在云层的深处隐约间出现一个小黑点,渐渐的那个黑点儿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原来是一只矫健的栗色苍鹰。只见它翱翔于天际之间,有如一位君王在巡视着自己的国土,那渐飞渐低的双翼在地面上投下了一片死亡的阴影。

  “噗愣!”可能是受不了这股精神上的压力,一只肥胖的雉鸡飞出了藏身的草丛暴露在了阳光之下。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美味”苍鹰并没有显得急不可待,而是逐渐收拢翅膀逼近猎物,除了羽翼划过的风声还带起了一阵清脆的铃音。雉鸡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行为,努力呼扇着短小的翅膀向一片荆棘飞了过去。

  “嗖~~噗!”这时一只羽箭飞了过来,雉鸡一头栽到了地上。

  “主公好箭法!”中村一氏跑过去提起了猎物,青衣小袖的织田信长和二十几个随从也分别藏身的树后走出,而且我也身处其中。“主公您看,正中心脏!”中村一氏把雉鸡捧到了信长的面前,那只苍鹰也缓缓落在了金森长进戴着牛皮手套的左手上。

  “嗯!”织田信长简简单单的哼了一声,显然兴致不是很高。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小巧精致却又锋利无比的猎刀,轻轻一划就剖开了雉鸡的肚子,随手取出内脏递向他那只最为心爱的猎鹰。猎鹰侧头看了一下这份“赏赐”,然后马上把它按在爪下,用钢钩一般的利喙撕扯了起来。“去把所有猎物处理一下,然后在河边生一堆火烤一烤!”信长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厌烦的情绪。

  “是!”几名近侍应了一声,拿起猎物准备向河边走去。

  “请让我也去吧!”我在一边说到。我原来就对烹饪很有兴趣,这确实是一门艺术!当然我对开膛退毛、去泥削皮的事情没有丝毫兴趣,也不愿意去刷锅洗碗。最近这半年来织田家没什么大事,而以我的身份也不再适合干那些鸡毛蒜皮的任务,所以就给自己开了一门业余课程。和这个时代的普遍认知不同,我丝毫不会鄙视厨师这种职业。

  “你给我待在这儿!”织田信长毫无余地的驳回了我的请求。“我还有些话要和你说!”

  “是!”我无奈的答应了一声,回手拉住了正要离开的佐藤藤八。“请把这个洒在我那份上,谢谢了!”我从怀中掏出一个绿色烧料小瓶交到他手上。

  “那是什么?”藤八走后织田信长斜着眼睛问到。

  “是由孜然、花椒这两种南蛮香料碾成粉拌匀,再加上一定比例的盐所配成的调料!”我马上又补充说:“我吃东西口味儿比较重!”

  “嗯!”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么说传言都是真的了!”

  “什么?”我没有听明白他话里的所指。

  “说你日子过得很滋润,居然去学厨子的手艺!”织田信长语气鄙夷的说到。“而且你的这种行为直接对手下造成了很坏的影响!那个前田庆次基本上已经长在鲸屋里了;可儿才藏一天到晚在城下町闲逛;就连你那个老师和竹中重治这样精研韬略的武士都一直在练下棋!前些天我训斥池田恒兴的散漫,可他却对我说‘出人头地的诀窍不在努力奋斗,而是投机取巧!’而他的论据居然就是你!你就不能努力点儿吗?也学学权六和米五郎他们!”

  “属下实在是身有懒骨,而且属下认为‘不会好好休息的人,是无法好好工作的!’”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前一阵开始学厨艺时长野业正和半兵卫不仅没有劝阻,还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织田信长对于我和我手下的行为了解得如此清楚,决不会仅仅是靠“听说”、“传言”那么简单。

  “既然你这么有心得,那你也教教我休息的方法!”织田信长无精打采的说到。“我最近总是觉得很累,没有食欲,真是没意思啊!”说到这里他还长叹了一声。

  “这样啊……”我在心里暗笑,他这完全是吃饱了闲的。织田信长是个待不住的人,十几年努力的目标一朝达成一时又没有新的方向,以致有点暂时的心理定位失衡了!“主公,您是不是觉得胸口憋气,时间过得很慢,干什么都没意思?”

  “没错……”织田信长无可奈何的回答到。“就是这种感觉!”

  “您一向喜爱的狩猎也觉得没兴趣了?”我继续试探着问。

  “是啊……”织田信长闭上了双眼,靠在了身后的一棵树上。

  “会不会时常有压抑的感觉?”

  “嗯……”他用鼻子长长的哼了一声。

  “这个猎场是不是有点儿小了?”

  这次他连声都没了,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您是不是想……让天下都成为您的猎场?”

  “嗯……嗯?!”织田信长猛地睁大眼睛,坐直了身子。“你知道吗,有很多人都劝我杀掉你!”

  “为什么?”我对他问到。虽然他这么说但我并不如何害怕,以他的为人如果真的想杀你,通常不会征求本人的意见。“我就这么招人恨吗?虽然知道有些人不喜欢我,但原以为只不过会劝您追放我而已呢!”

  “你还不了解自己的价值!即便是权六,在内心深处对你也是有着一丝恐惧的。”织田信长微笑看着我,但那双眼睛却并不是在笑。“他们劝我的理由是你可能成为我织田家的松永久秀,要是细说起来你和他还真是有些像呢?”

  “除了原来都是商人这一点外,我可看不出有哪点儿相同!”我辩解到。

  “原来……”说到这里织田信长抬头看了看那边在火旁忙碌的几个人。“算了,不说这些了!”他对这个问题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你还是说说我的心病吧!”

  “这很容易……”我胸有成竹的对织田信长说:“你只要放开心怀,多看看山、看看水、看看花、看看鸟,再多找些人开点儿诗会、茶会什么的,自然会慢慢开朗起来的!”

  “这就完了?”织田信长疑惑的看着我。

  “完了!”

  “就这些?”

  “就这些!”

  “那我的志向呢?!”他的声调慢慢在升高。

  “这您着什么急啊!”我一副大松心的样子。“该来的总是要来,谁还挡得住呢!”

  “你这个白痴!”织田信长这回真的有些生气了。“你是说我什么都不用作,只要等在这儿就行了?天下就会到手了?也许你还会认为:有一天,会有一个传令兵来对我说‘殿下,天下来找您了!’是不是这个样子?”

  “谁知道呢?”我轻松的耸了耸肩。“以织田家的武运和您的福份,这也说不定啊!”

  “你!……”织田信长正想再说什么,突然在山坡上出现了一匹快马疾驰到了我们的面前。

  “殿下!”从马上跳下来的传令兵跪倒在地说:“足利义秋殿下的使者到达了岐埠城,丹羽大人请您尽快回去!”

  织田信长匪夷所思的看了看传令兵,又看了看我。“也许……我真的该把你杀了!”他喃喃的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