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0、龙战于野(二)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26 2007.08.15 19:42

    赤蛤坂确实不适合骑兵的快速运动,要找出一片大一些干燥平整的地方都不容易。这一地区到处孳生的野蒿草在这里更为繁茂,形成支棱八翘的一大团非常的碍事,可能是根部长期处于腐败积水浸泡中的原故,呈现出一种极不正常的红锈色。

  除了一条通往手取川的大道以外,相对平整坚实的土地大多不规则地零散分布在整个赤蛤坂上,面积由数丈到十数丈方圆不等。其他的地放倒也不是不能走,只不过遍布着浅浅的积水和湿泥,人踩在上面会非常不自在,战马在奔跑时也无法向平常那样高速飞奔。

  我到达时蒲生氏乡已经建立起了一座小小的幕府,因为地势稍稍突起干燥的面积还显得大些,不过即便在最高处也就是比平地高出两米左右,连一座小丘都算不上。我的“宝座”就在这里,一棵孤零零的半大松树之下,把我的“摇钱树”马印靠在上面还能让侍从们省些力气。

  因为这次是远距离的长途征战,我只带来了二十门10磅炮和五门15磅炮,如果是传统正规式的足轻大集团对战这就足够了,至少在近畿没人敢和我打这种战役。此时随前军一起行动铁炮队已经排好了阵势,就设在了我幕府前面的二十丈处,我看见人群中的津田一算正在跑来跑去地逐一校正着炮口的位置。

  我带着中军和后队一起抵达了战场,士兵方阵自觉进入了预留的位置。主要将领们全向我这里集中了过来,大家需要统一一下思路。

  “上杉谦信到了什么地方?”我第一个问的不是蒲生氏乡而是加藤段藏,他也是刚刚从手取川方向赶到了这里。其实这时明摆着的事情,他都来了上杉谦信还会远吗!

  “离此已经不足五里……”加藤段藏之所以过来确实是因为那边已经不需要他了,此刻双方的刀剑即将产生碰撞。“现在看来上杉谦信早就想要来迎击主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一直保持了匀速的状态。从各个方面看这都像是一场正规的合战,没有丝毫奇袭的样子!”

  “不知道这究竟是他尊重我,还是小瞧我的表现!”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反而益发的平静,第一次独自面对一个可以被称为“豪杰”的对手居然是这样的感觉。两个真正的剑客手持利刃生死较量时不知是怎样的心态,可能和两名旗鼓相当的统帅对阵也是差不多的。只是我怎么也是这样的感觉,难道说是我已经自认为到达了上杉谦信的那个档次?

  “如果说他是尊重主公,那说明他‘军神’这个称号还恰如其分!”岛胜猛站在一边坚定地说到,扶着刀柄的左手关节处呈青白色。“如果他小瞧主公只能说明他是浪得虚名,我们会以主公的名义给他补上这一课!”

  “说得好!”我以军扇的边沿击打着自己的左掌。“上杉谦信不是穷20年之功,也没能替村上义清等人恢复北信浓的领地吗!他不是集结了关东十数万大军,也没能拿下小田原吗!今天我就样让他知道,对武田信玄和北条氏康做不到的事情对我同样做不到!”

  “愿为诸星家赴汤蹈火!”我几句话说得一时群情激昂。

  “才藏为第一线、幸盛为第二线,即便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能放越后军过来!”我用手中军扇向前一挥,作了个以示坚决的动作。前排位置守不住后面的话铁炮备队也就完了,其他的问题一概不用再谈。

  “是!”他们两个齐声回答的同时猛地一躬身,动作更像是僵硬的机器而不是人。我完全相信,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在,这道命令就不会出现意外。

  “吉继守备左侧、赤井大人在右侧,时刻防备敌军可能的突袭,津田算正大人随时注意情况对他们进行火力支援!”我把大谷吉继摆在了将会面对斋藤朝信的左侧,而赤井直正的任务要轻松些,有根来铁炮众的支援应该不会有问题。此次我的部队比对手要少上七八千,所以不准备再留除骑兵以外的机动部队。

  “是!”他们也没有提出意见,因为种种原因根来众和赤井直正也是可以信赖的。

  “轻骑和甲骑在后面下马休息,尽量节省马力以待时机!”我还是把最终的赌注压在了骑兵上,与上杉谦信这样的骑兵高手过招不可能一味的躲避。不能总是依靠盾牌,该出手时一定要果断地刺出致命的一剑。

  “遵命!”虽然他们得到的命令是休息,可回答的语气却一点儿也不轻松。

  “大家如果没什么事就各就各位吧!我也想休息一会儿……”我打了个呵欠。此时我一点儿也不紧张,而且紧张也没有任何用处。

  除了蒲生氏乡和我近卫军的将领外,其他人都回到了各自的队伍。一些天性谨慎的人又开始再次检查自己属下的状态,其他人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那个该来的人。等待别人是一件极为枯燥的事情,而无论等待的是谁。

  “来了、来了……”我闭着眼睛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之后,身边终于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我拿出怀表来看了一眼,原来才过了刚刚10分钟。从行军马扎上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抬头望时却发现来的不是上杉谦信。

  来的是斋藤朝信,7000人在北面两千米外迅速布成了阵势,枪兵在前骑兵在后,看来暂时不打算发起进攻。后藤又兵卫来到我跟前,等着我下达最新的命令。

  “不必理他,各部继续待命!”上杉谦信说话就到,犯不着为一点小利牵动阵势。“嗯?”我转回身时猛然看到莺和阿雪一起站在的坐位的后面,腰间除了小太刀外又加了一柄长太刀。她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武士服和轻甲,穿阿雪的稍微显得有些紧。“你怎么也过来了?”我有些奇怪,无论是侧室还是忍者似乎都与合战不沾关系,而且以前她也没有表现出过这方面的愿望。

  “殿下!”莺摆出如花笑语,和边上的阿雪相映成辉。“……如此有趣的的事情您却总是只带阿雪一个人来,这次既然让我同行总不能不见识一下吧!您放心,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你呀……”我摇摇头笑到,算是认可了她的这种“胡闹”行为。其实作为一个资深的忍者,她不可能不知道战争真实残酷的一面,之所以会这样说是用一种轻松愉快的方式表达着她的关切。甚至她可能在事前还想过用自己的身体替我挡住刀剑的可能,毕竟上杉谦信的名声她也是听说过的。我不是武田信玄,没有把握用军扇挡住那九刀。“那你就在这里老老实实地看着,看着你家殿下我伏虎擒龙吧!”我也用这种方式叮嘱了一句。

  “殿下!”这边还没有说完,那边阿雪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今天还有率领旗本队出击的机会,请您一定把这个任务交给我!”

  “这是为什么?”我有趣地望着她,心里哪还有丝毫的不安。

  “总是对付西国的那些废物有什么意思,不与真正的猛将交手又怎么显得出我的本事!”阿雪鼓着雪白的腮帮子说到。“好歹我也是剑圣塚原卜传大师的亲传弟子,如果无法建功立业岂不是连老师的威名也坠了吗?”她用手中的薙刀“蛭卷”重重向地上一顿,现了一派冲天的豪气,只是这种豪气中带着无限的可爱。

  “好,你就好好等着吧!”我哈哈一笑说到,上杉谦信的“军神”形像似乎一下子矮了起来。

  “多谢殿下!”阿雪把我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当成了承诺。

  “殿下,上杉谦信本队过来了!”蒲生氏乡在我身后轻轻提醒到。

  “哦!”我回头向东方看去,果然黑压压一大片军队如云彩般从天边卷地而来。

  可能是因为已经两军临近的关系,越后军并没有摆出行进时惯常的纵队形势,而是全面铺开地进入战场。如林的大小“竹雀”旗中不时地夹杂着一些杂色旗帜和徽记,那面名闻天下的“毘”大旗居中处于最显眼的位置。虽然是成片的人群在一起进行活动,但是依然不见丝毫的散乱。

  “能与这样的敌人交一回手,才算没有白在这世上走了一遭!”身侧的蒲生氏乡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

  “哦?”我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果然在他脸上找到了浮动着的一丝兴奋。“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情怀!”我笑到。

  “这确实不合将道,但是符合人心!”他倒是露出一股顽皮的神色。

  “也许吧!”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怎么他们一个两个都得了这种乐观主义“传染病”。

  “殿下,我们开炮吧!”在我还没有想清楚这是为什么的时候,蒲生氏乡又令人诧异的建议到。

  “这么远?”我看看那边的越后军,前沿离我们至少还有两千米。这个距离上虽然也可以打到,但效果一定不会好。

  “上杉军本队正在原地就位,看来他们并不想一下子与我们靠得太近!”他朝那边远远地指了一指。“阵动士气亦动,等到阵势形成人心也就完全安定下来了。不如趁他们立足未稳的时候来个下马威,至少可以对普通足轻造成一些心理压力!”

  “传令开炮!”稍加思索我就发出了命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