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6、统一战线工作(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66 2007.02.20 20:25

    “我们之间不必作这些虚假的客套,还是赶紧办正事要紧!”织田信长说着看了看立在屋角的大座钟,好像有点担心时间。“今天的人里我不想留谁吃午饭,以免在外界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下一个是谁赶紧叫进来,下午我还要听佛罗伊斯教士讲解西洋历法。”

  “哦,是……”织田信忠拿起一份清单翻了翻,很快在第二张上找到了需要的内容。“是尼子义久和胜久两人,他们主要是想来向父亲表示感谢的!”

  “尼子家?我对这些败家子可是真没什么好感!”织田信长听到这两个名字马上皱起了眉头,并微微显出了厌恶的神情。“尼子家的迅速败落除了天数之外,人和也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些家伙对外不知己亦不知彼,对内猜忌嫌隙苦斗不止,你还非要把他们都弄回来,真不知道有什么用!你就不嫌多事吗?”

  “唉,属下和您可不能比呀!”我长叹一口气,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属下根基浅薄人微言轻,虽代主公管理数国,可又常感力不从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很多地方小豪族常常自持氏源久远瞧不起臣,甚至对臣的指令阳奉阴违。臣也是不得已,想树起个令行禁止的榜样啊!”

  “就尼子兄弟这样的?你可真有出息!”织田信长仰头用鼻子哼了一声,作出了不屑一顾的表示。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总有三千钉吧?”我眯起眼睛猛咂一阵嘴巴,作出了一副唯利是图的小商人状。“尼子家是京极氏的分支,出身也算说得过去了。再说尼子经久一代人杰鬼雄,主政山阴10国广结人心,就臣所知现今毛利家所属的不少城主当年都受过他的恩惠。山阴地处偏塞道路不便,以至民智生蛮极为排外,我们去了可能受到明里暗里的牵制,要是尼子家……”

  “嗯……嗯、嗯……你这么说也有一定的道理!”织田信长边听边点头,脸色也逐渐郑重了起来。“在西国今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是需要一些当地人参与管理,对于这么道路艰难的地方我只要他们降服即可,没想着全部剿灭!可尼子氏毕竟是当年的西国霸主,你就不怕有一天养虎遗患吗?”

  “主公刚才也评价过尼子兄弟,您认为他们会是虎吗?”我窃笑反问。

  “来人,去把尼子两位殿下!”织田信长稍稍想了一下就对着外面喊到,随后又扭头对我说:“我可以安排他们一下,不过这可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可一定要记得哦!”

  “是,属下承情之至!”我连忙答应到。

  “在下尼子义久(胜久),拜见右大将殿下!”稍顷两个人走进来跪在了织田信长的面前,五体投地态度谦卑之至。

  “两位殿下起来吧!不必客气,请坐下说话!”织田信长随意地挥了挥手,态度明显不及刚才对山名丰国,不过总算是给了个座,面子上是下来了。

  “谢右大将!”两个人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这才起身来到了指定位置上。我终于有机会看清了这两个人的相貌,从各方面讲尼子家都与我交织纠缠在了一起,而眼前这两个人就是尼子家的正宗代表。

  尼子义久眉宇之间确实和阿雪有两分相似,只是显得有些过度苍老,论实际年龄也就是三十五六岁的年纪,可说是五十往上也绝对有人信。可能是长期被幽禁的结果,他不但两鬓染上了浓霜,眯起的眼睛里也不时闪过沧桑落寞之色。

  尼子胜久到底是刚满二十的人,腰板多少还要直些,只是脸上、身上都很瘦消,似乎有营养不良的症状。

  “两位殿下真是辛苦了,家里人都好吗?”织田信长也在歪着头打量面前的两个人,嘴里不咸不淡的问候了一句。

  “有劳右大将屈尊动问!寒族上下困居多年,多亏右大将殿下执公理秉义行……”尼子义久说话时显得非常谨慎,低垂着眼皮不敢看织田信长,可能为了表示崇敬还微微侧着些身。尼子家的一切此刻都操在织田信长手里,他不得不如履薄冰。

  “嗯……好……”织田信长没听几句就烦了,我注意到他又眯起了眼睛,眉尖还一跳一跳的。“你们能明白这些道理就好,其实我也不指望得到你们的报答!”他等尼子义久说完后大度的说到。

  “右大将对尼子家的恩德天高地厚,我们即便是粉身碎骨也难偿万一……”尼子兄弟再次垂下了头,声音里带着些哽咽。

  “既然回来了就安心住下吧!不知两位殿下对毛利家……”一边织田信忠看似无意的提到。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尼子胜久到底是年轻些沉不住气,听到仇人的名字立刻恨声说到。

  “胜久殿下,请注意自己的言行!”织田信长虽然沉声喝止了他的冲动,但目光中却闪过一丝明显的喜色。“如今本人秉承天皇陛下意旨达成天下和平,修养天下安乐万民才是人臣正道,那些私人恩怨还是先不要放在心上吧!”织田信长说得义正词严冠冕堂皇,但不经意间却把“放弃”说成了“先不要放在心上”,这可能才是他真正的意图。

  “是,在下失礼了!”尼子胜久立刻克制自己的情绪恢复了谦恭的态度,这是一个寄人篱下者的必修课业。

  “说起感激,有一个人你们倒是真该好好认识一下……”织田信长转过身用折扇遥遥的朝我点了点。“这就是诸星忠兵卫清氏,不是他的一再要求我可是未必会伸手管这件事的!”

  “诸星予州殿下的大名我们久怀敬慕,在这里我们拜谢了!”虽然这个时候不方便多说话,但我在他们两个的眼中看见了深深的感激。

  “不必……”

  “就是!不必说这些没用的了……”正在我想客气两句的时候,织田信长却突然插进来把话接了过去。“口头上的感谢未免虚伪,两位殿下还是拿出些实际行动来吧!”

  “这……”尼子义久与胜久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均显出了尴尬的神色。“寒族忍辱偷生十余年,实在是身无长物。我们恐怕无力……”

  “这怎么可以!”织田信长沉下了脸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勉强”耐着性子启发道:“其实谢礼也未必就是金银珠宝什么的,有些其他的东西也很珍贵……”

  “在下斗胆将幼妹雪请献于予州殿下驾前,愿早晚侍奉报殿下以报答恩德于万一!”尼子义久到底是作过大名的人,加上十几年的隐忍可谓修练有成,一听话音就反应了过来。

  “这就对了嘛!”织田信长点着头表示非常满意,看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我就谢主公和义久殿下成全了!”我此时只好就坡下驴。织田信长绝非一个傻瓜,他这么作一定有自己的目的,在他面前我不禁生出了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既然义久殿下这样的识大体、明事理,那么我也就可以放心借重了!”织田信长给了这两兄弟一个“算你们识相”的眼色,然后继续说道:“有了这层关系再恢复尼子家名,我也就对其他有功之臣算是有了交代。现在我就发还你们出云国月山富田城的八万七千石领地,并向朝廷保奏义久殿下为从五位弹正少弼!”

  “谢右大将的再造之恩!”尼子兄弟的脑袋一起重重磕在了地板上,四目之中尽是血泪。

  “虽然现在已经与毛利家达成了和睦,但也不是说山阴地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织田信长的声音陡然变得深长,眼中也满是狰狞之色,如不熟悉的人很容易为他的气势所压。“现在四方还有许多宵小之徒,隐迹山林的恶党也为数不少,整顿应仁以来的混沌局面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出云乃西国重镇,我可是不希望再看到丢失上月城那样的事情发生了!”说完他瞪了尼子胜久一眼,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

  “我尼子家上下即便全部粉身碎骨,也必不让出云有失!”尼子兄弟立刻冒出了一身冷汗。

  “好了,你们可以下去了!”织田信长挥了挥手,又恢复了一派温文儒雅的气质。

  “是,我们这就告退了!”两个人站起来,躬身如对虾一般退了出去。

  “我这可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然绝对没有理由让他们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上!”门一被拉上织田信长立刻就转向了我,语气里“你自己要明白”的意思清晰可鉴。

  “属下感激不禁!”我只好恭恭敬敬地回答,同时也知道他的人情实在是不好欠。

  “现在山阴的事情已经不多了,可其他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建造铁甲船和扩编大筒队都需要很多金钱!”织田信长好像要与我商量什么事情,可语气又不像是商量的意思。“……近畿的财力差不多到了最大限度,再要提高商人们的献金只怕他们就都要搬走了。所以我打算收回你但马一国的守护权,交给信照来担任,同时生野银山也将作为直辖产业管理!”

  我知道,正题终于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