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8、狙击的次序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56 2006.04.21 20:30

    经过七个多小时的行军,游佐信教的人马逐渐接近了平原的边缘。

  “终于到了……”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穿过前面的兔叶谷再走十几里就到乌帽子形城了,不知丹下盛知那个老家伙逃走了没有!”虽然事情已经做了,但游佐信教对于作掉畠山高政这件事心里还是有点儿七上八下。毕竟畠山家是源出足利氏的世袭三管领之一,尽管已经没有什么实力但在幕府和朝廷还是有一定影响的,即便是足利义昭恐怕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公开声明支持他杀死畠山高政。

  要说这件事本来不这么困难,他原打算把那个菊千代扶成傀儡的,再给畠山高政安个“暴病”也就算结了。可没想到的是这里还没动老子,那里小子就先丢了,一下子就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还好杀畠山高政是在他逃跑的时候暗中进行的,此时外界还都不知道,这多少为他缓解了一点儿压力。“但愿丹下这个老家伙别跑,只要抓住了他就可以把弑主的罪名给他安上,那样一切就都圆了!”

  “回禀主公……”前队的一个传令兵策马跑了回来。“前锋部将小林大人命我前来请示:时间已近中午,是否休息用饭?”

  “嗯……”游佐信教想了一下问:“前面已经到了什么地方?”

  “回禀殿下,再有两里就是兔叶谷了!”

  游佐信教在马上长身看了看,层层叠叠的山岭确实近在眼前。“不要停下,继续前进!穿过兔叶谷后再走一个时辰,下午未时修整用饭,傍晚时分对叛军发起进攻!”

  “是!”传令兵答应一声拨马走了。

  “消灭了丹下的这伙乌合之众南河内就是我的了,要是再帮助将军殿下和三好家解决了若江的诸星清氏,只怕整个河内的守护也是非我莫属……”游佐信教开始得意了起来,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敢想自己往北打。就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感觉大地整个颤抖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这股强大的冲击波似乎是从后面传来的,他奇怪的扭过头去。

  “天啊!”正如回头的不止游佐信教一个人一样,同样发出惊叹的也不止他一个人。

  在他们的视野里,在平原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大片活动的黑点。这些黑点运动得是如此迅速,以至很多人还在发楞时就来到了距离他们不足一千米的地方。此时所有人都已经看明白了那是什么,一支骑兵!一支重型甲胄骑兵!

  在大约七百米外时这只骑兵竟停下了脚步,后面的不断赶上来排在队伍的两侧,原来他们是想整顿队列。此时所有的人已经能够看清这些骑兵的装束,这是他们不少人心中的梦魇。

  高大的战马身上披着厚重的马铠,严密的队列使正面的亮银挂甲看起来就像是一堵钢铁城墙。马背上的骑士都穿着和马铠质地相仿的黑色满天星皮甲,黑铁头盔上的半覆式面甲使他们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手中的弯刀、盾牌和身后的短枪尖在近午的阳光下奕奕生辉,也同时昭示着他们的身份。

  “诸星甲骑!”游佐信教在马上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怎么会在这儿?”他的脑袋里飞快的转着,但显然此刻已经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了。

  远处那群骑兵中响起了几个简单的号令,宽达里许的漫长队列开始跑动了起来,骑兵越跑越快越跑越疾,同时大地的颤抖也益发的明显了起来。

  “骑兵拖住他们,其他部队迅速进入兔叶谷!”时间已经是刻不容缓,游佐信教一咬牙作出了最“正确”地决定。他的部队此刻已经来不及结阵,即便结了阵能不能管用也在两说之间。他虽然没见过但却听说过这支骑兵,大障垰、十步町的情形在近畿一带流传得相当广。此刻他只有豁出这二百来人的骑兵部队拖住这帮“煞星”,只要全军进入了山地就算取得了不败的地利。

  “冲啊!”尽管心中怀着极大的恐惧但骑兵部队还是执行了这个命令,带着深深的惊惧冲向对面不同等级的同行。步兵们则是加快了步伐,几乎是以溃逃的速度在进行着冲刺,下级的武士们也就是勉强保持住了部队的建制而已。

  游佐信教回过了头,眼前的情景让他胆战心惊。他的二百骑兵呈锥形攻击阵形冲向敌军,理论上一个单排的队形是非常容易冲破的,但凡事都有个例外,本来击向“手掌”攥紧的“拳头”,却像浪花一样碰碎在了礁石上。冲在最前面的三十几个人不是被砍落马下就是被撞的人仰马翻,后面的部队冲击的势头被阻止住了,一百多人马慌乱的在原地打起了圈圈。两侧的敌军突然加快速度,从两翼飞速兜了过来,不过眨眼之间自己的骑兵就被包在了里面,一时间刀光剑影纷飞,一场屠杀开始了!

  “诸星清氏!我游佐信教和你不共戴天!”游佐信教的嘴唇咬出了血。根据他的估计诸星清氏不知怎么知道了消息,出兵南河内来“捡便宜”,但由于时间短暂只有骑兵先期到达,其他的部队都脱在了后面。“这不要紧,就是把高屋城丢了也不要紧!只要我和继教合兵一处守住乌帽子形城,只要我把你的部队粘在南河内,不出十天三好和松永殿下就会出兵若江,到时候我就要看看你诸星清氏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时诸星甲骑已经完成了对游佐骑兵的围歼,再一次展开队形向奔逃中的步兵追了过来。“快!再加快速度!”游佐信教和其他将领一齐大声不断催促着,面对死亡的恐惧足轻们再也顾不得任何纪律的约束发足狂奔着,游佐步兵们的编制完全散乱了!

  “杀!”一来是步兵的速度比不过骑兵,二来是游佐信教那二百骑兵坚持的时间太短,在兔叶谷口诸星甲骑终于追上了游佐足轻。第一片刀光闪过之后,数十颗脑袋就在地上蹦跳翻滚了起来,被战马践踏而死的人更高达两百。

  由于谷口的狭窄,游佐信教的两千多人堵作了一团,不得已一些足轻在武士们的强令下反身作战,只是长枪在他们手里不听使唤的颤抖着。这些歪歪斜斜刺出的竹枪尚未接近目标大多就被横扫而过的雪亮弯刀一削两端,它们的主人很多也没能逃脱相同的命运。

  谷口的激战虽说难以改变整个战局的走向,但这里由于狭窄的地形反而为游佐信教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大约15分钟以后,游佐信教带领着1200余人逃入了兔叶谷,在谷口则留下了400左右的尸体和更多投降对方的俘虏。

  “总算躲过一劫,只要到了乌帽子形城就好了!”脱离险境的游佐信教刚想松一口气,一阵喧哗和惊叫又从前面传了过来。“怎么回事!”随着侍从的指点他在前面山谷中见到了一排严整的鹿角,后面则是一排排严阵以待背插“诸星丸”靠旗的士兵。

  *****************************************************************

  山岭上都是茂密的树林,但是因为已入深秋的关系树叶显得有些稀稀拉拉,只是由于树枝的关系还是阻挡了相当的视线。山谷中只有一条道路,两丈余的宽度在这山间绝对不能算是简陋。只是游佐信教的人马还剩一千多人,全都铺在这仅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上就显得有些过分的拥挤了!

  守在鹿角后面的士兵是分别由岛胜猛、可儿才藏、长野业盛率领的两千长枪足轻和弓兵,即使不借助工事游佐军也已经不是他们的对手了。其实好热闹的可儿才藏就曾经向我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他一直对前田庆次可以那样的大肆砍杀心存着向往和嫉妒。但再三考虑我还是否决了他的提议,不管怎么说以最小的代价消灭敌人才是上上之策,如果能够得到相应的利益我其实并不主张一定要打仗,兵圣他老人家都说过: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希望可儿才藏理解这么高深的道理只怕是这辈子也别想了,他在下面不停的对着我这里打着请战的旗语。

  我此刻就坐在山坡上的一处大树下,为了避免暴露目标所以没有打出帅旗。周围百余名亲兵严密戒备着,新八郎站在我身后不时用“修罗之怒”的枪杆撞击着地面,一个土坑在逐渐增加着深度。

  “很着急吧!”我头也不回的问到。

  “当然了!”从他的语气中我听出了显而易见的焦躁。“现在游佐信教不过是网中之鱼,我真不明白还有什么好等的!即便不动用铁炮备队我们也能取得完胜,可儿大人他们自己就能解决问题。这要是信长大殿在这里……”

  “即便是信长大殿在这里,决定只怕也不会和我有什么不同!”我拿着手里的太极团军扇在面前扇了两下,虽然此时的天气完全用不着,可我还是喜欢这种“羽扇纶巾”的感觉。“铁炮是会动用的,在适当的时候!这既不是因为我胆小,也不是为了增加敌人的伤亡。相反我想使这里的人尽可能多的活着,只不过……想让他们害怕我军的军威!”

  “这又是为了什么?”新八郎不解的问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