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1、载舟之水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427 2005.11.30 20:10

    “现在的美浓和从前真是没法比了!”工匠神情落寞的说到。“如今,尾张织田家的军队三天两头动不动就会杀过来,所有的百姓全都人心惶惶。在东部的不少城池,现在都已经落入了织田军的手里!守护美浓的斋藤家实际能够控制的,其实也就是稻叶山城附近这块巴掌大的地方了!”

  “您看看这个镇子,觉得怎么样?”那个胖子指着酒店门外的街道,接着问到。

  “不错啊!不对……应该说是很不错啊!”长野业正微露羡慕的说:“这么大的镇子足足有两三千居民,而且还有不少的新房子!这么富足的大镇子,在我们关东可是很少见的!”

  “新房子?不错,都是新房子……”胖子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古怪”的神情。“可您知道为什么都是新房子吗?”不等到回答他就继续说:“那是因为在前年冬天的时候,进攻稻叶山城的织田军把这里一把火给烧成了白地!也许在地广人稀的关东两三千人就不算少了,可原来的井之口是个有上万人口的大镇子啊!连死带逃只剩了现在的两千七百多人,这又什么可值得自豪的吗?”

  “这不对啊?”长野业正费解的说到。“虽然近些年因为战乱没有什么消息,可当年……也就是十五年前!我也曾经听说过美浓守护斋藤道三殿下的威名,就连京都的公方大将军都尊他为‘东国第一大将’!到了现在怎么会一败如斯?”

  “那都是哪年的黄历了,如今还能翻?”工匠在一边讪笑到。“如今的美浓早已经不是‘蝮之道三’的时代了,现在当政的是他的孙子龙兴殿下!”虽然他对斋藤龙兴用了敬语,但脸上的表情则是摆明了不屑一顾。“这位殿下的全部才能,可是全都用到美酒、女人和和歌上了!百姓和国政?为了这等小事怎么能打扰殿下的雅兴呢?”

  “倒也是!美浓国猛将谋士如云,斋藤龙兴殿下自然是不难垂拱而治了!”长野业正装作没听出他话里的含义,继续唱着赞歌。“据我所知,‘美浓三人众’文韬武略就均是一时之选,安邦定国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安藤守就、稻叶一铁和氏家卜全三位殿下的才能自然是无话可说,但……哎!树的根部全烂掉了,再好的枝杈和叶子又有什么用呢?”胖子垂头丧气的说着,听口气他还很读过一些书。“安藤守就殿下前些日子因为劝谏斋藤龙兴殿下励精图治,而曾经被打入了大牢!要不是他的女婿竹中重治殿下夺城兵谏,说不定他此刻已经被杀掉了。自从脱险回到领地北方城后他就一直称病不出,照我看他可能也是被吓怕了!说真的,这位殿下是有些过于圆滑了!”

  “虽然如此,其他人就不再出面了吗?”长野业正怀疑的问到。

  “您还不知道吧,我的小店就是稻叶家指定的供给商!”胖子果然是个商人。“稻叶一铁殿下可谓武勇美浓第一!过去一遇到战事他总是担任先锋的职务,一把大刀曾立下过无数的汗马功劳,无论是什么样的艰险困境,他就从来没有退缩过!可……您知道我最近往曾根城里送的最多的货物是什么吗?是酒!不错,就是酒!我还听到他的近侍们私下谈论,说近来稻叶一铁大人能有一半时间清醒就不错了。看来他是哀大莫过心死了!”

  “这么说岂不就只有那位氏家卜全殿下了?”长野业正神情“忧郁”的问到。

  “说起氏家殿下我可知道……”半天都没开口的工匠开口说:“我的一个朋友是稻叶山城的厨师,他就告诉我斋藤龙兴殿下最烦的就是氏家殿下!氏家卜全殿下不但作战英勇而且文笔也极为出众,可他最近去求见从来都是被挡在门外。不得已,他只好写文书上交!有一次斋藤龙兴正在和那几个‘祸害’、‘妖精’们喝酒时接到了文书,他只说了句‘正好!这桌子不太稳,就垫垫吧!’这样的主君还有什么可值得辅佐的?!”

  “那不是还有不破光治、日根野宏就、斋藤利三、加藤光泰这几位猛将吗?长井道利大人也是个可以托付国政的人哪?”长野业正继续不懈的追问着。

  “那又有什么用?”话一旦谈得久了警惕性就会自然放松,胖子商人现在是抢着回答了。“现在尾张织田家大举来犯,这几个将领就都成了救火队!可织田家也不白给,这边也经常是损兵折将。再说织田家实力远比美浓为强,输个一次两次也伤不了筋、动不了骨!至于说长井道利大人……”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长野业正。“他应该还比您小上几岁,可已经拄上拐杖了!即便是如此,稻叶山城里的所有事物还是一股脑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织田家无故兴兵,可真是够可恶的!”长野业正“忿忿不平”的说到。

  “这话也得看是怎么说!”商人倒是显得心平气和。“弱者会被强者吃掉这是乱世里的法则,赶上这么个嬴弱的领主又有什么办法?就算没有那个织田信长也还是会有别人,有时我真觉得织田信长还不如快点过来呢!”

  正在谈话间,一个身材矮小的货郎背着“百宝箱”走进了酒店。“原来您在这儿啊!叫我一通好找!”他疾步走上前拉住了长野业正的袖子。

  “怎么样?我要的那本书找到了吗?”长野业正一脸兴奋的问到。

  “找到了!找到了!”货郎一边擦着汗一边说到。“不过那么珍贵的古籍孤本人家不肯轻易出手,还是得要您亲自去谈!”

  “好!好!我这就跟你过去!”长野业正与商人和工匠道了个别后汇了帐,就和我一起随那个货郎走出了酒店。

  “主公、长野大人,没有问题!”出了镇子来到一处上山的路口。看看四外无人,伴长信恢复了本来的语调。“我们盯了两天,没有人来找过他!他平时也只是在院子里走一走,没出过门。离开稻叶山城的时候,他把家眷送到了北方城安藤守就那儿。他的小屋就在这条路前面三里处,现在身边只跟着一个老仆人!”

  “干得不错!吩咐你的人注意周围情况,我们自己上去就行了!”我挥手秉退了伴长信,和长野业正一齐向山上走去。不久就在路边出现了一座雅致的竹篱小院,门内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正在扫地。“请问这是竹中殿下的下处吗?我们特来拜见!”我对老者问到。

  “请稍候!”他转过头对屋里喊道:“大人,有两位客人来看您!”

  “来了!”随着应声一个俊秀青年走出了屋门。

  “是你?!”一个照面我们俩都愣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