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2、不可改变的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09 2006.12.05 20:20

    进攻本愿寺城的序幕就要拉开了,总攻的位置就在北门。原以为这次可能要现一回眼了,没想到最后居然是又露了一回脸!

  三天前的夜里,我用3000人突袭宿古城。开始时守军还想抵抗,可在遭到来自三原砦上的意外打击后就立刻退却了!这个决定当然是非常英明而及时的,只是还有些不够彻底。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放亮,他们又不得不随着大队从鸠方城撤回了本愿寺主城。

  宿古城与鸠方城之间的通道依旧险要,五尺多宽的通道两侧尽是深谷,按理说这样的地势还是要大费周章,可偏偏就是有例外!鸠方城和宿古城几乎就在一个水平高度上,无遮无拦的环境为我的火炮提供了优良的发挥场所。

  在夺取宿古城后片刻不停,我命人连拉带扛的把两门大炮弄上了宿古城,架在了遥望鸠方城的城头上。在微薄的晨曦当中,经过一番细致的瞄准……“轰!”的一声巨响之后,鸠方城的天守阁就掉了个角,紧接着第二下,城门又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我不知道那里的守军是否正准备在天亮以后复夺宿古城,反正他们的应变速度是够快的。不等我这里再次把弹药装填好,他们已经从另一侧的城门蜂拥而出,不到10分钟“好端端”一座鸠方城已经是人去楼空了!

  在一连串的恭维、羡慕、忌妒(也有风凉话)当中,我重新找回了感觉!不管我做出什么柴田他们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好话,对这点我已经习以为常了。织田信忠对我的态度并没什么特殊的变化,但他身边的人和我手下人的“交流”却更加密切,而且给与我有“贫贱之交”的山内一丰进了一级。这是一种姿态,一种非常明确的姿态!虽然照目前的趋势来看,织田信忠接班人的地位已经不可动摇,但这并不是说继承就一定会毫无波折的进行。

  织田信忠的年龄今年刚刚元服,虽然借助乃父的声威所有人对他都必恭必敬,但其自身的威信却远没有树立起来!他的两个弟弟信雄、信孝与他年龄差距并不大,用不了两年也会走上政治舞台。如果不能尽快建立自己的声望,那么一旦织田信长出现什么意外,别有用心者就会有机可乘。虽然以目前的形势看来似乎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不过这又有谁说得准呢!毕竟现在是乱世,毫无征兆猝然倒下的“巨人”又不只一个。取得眼下最为强势的诸星派系的支持总不是件坏事,当然还不至于以与柴田翻脸为代价。

  “诸星殿下、羽柴殿下,今天就要辛苦你们了!”鸠方城二之丸上织田信忠和蔼而恳切的说到,身后则是一大票观摩团成员。

  “全赖主公声威,臣等必不负少主所望!”我和“猴子”一起用最大的声音表示出坚定的信念,丝毫也不下于我们父辈口中的“万寿无疆”和“永远健康”。

  “两位殿下尽可以放手而为,我今天不会发出任何指示!”说到这里织田信忠伸出手来似乎要拍拍我和羽柴秀吉的肩膀,可刚伸到一半又觉得有些不对。也是他见机得快,双手同时向下一划变成了分别握住我们两个人的手。“两位殿下,拜托了!”

  “是!”这个时候也用不着再说别的什么话了,我们两个再施一礼然后退了下去。

  因为所取得的卓越成绩,我和“猴子”得到了一个荣耀无比的任务:率先攻击并进入(如果拿得下来的话)本愿寺主城!

  对于我能够率先攻占鸠方城“猴子”的感情是复杂的,费了那么大力量却在最后一步功亏一篑,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不会那么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十几天的拖沓中柴田胜家和荒木村重都取得了不小的进展,再要是这么僵持着,总攻的先手只怕真要叫别人抢去了!说来也是窝火,为了稳住后方的局势,他手下智谋最胜的黑田官兵卫和羽柴秀长都被留在了播磨,靠着眼前这些人硬拼到现在这个局面,可以说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诸星老弟!你看第一轮的进攻,由谁先开始呢?”在向城门走去的时候,羽柴秀吉如是问到。

  “这个嘛……”我一时沉吟住了。他的心思我当然清楚,可事到如今也不是我说让就能让的!为了拿下宿古城,我手下已经阵亡了数百人,其中更有几个资深的侍大将和高明的忍者。要是在这个地方把位置让出来,那我手下的人心也就要散了,这个队伍今后也就没法带了!可出于政治立场的考虑,我也不好直接把他撅回去。“眼下的情势对我方有利,但本愿寺城也还是深沟高垒守备严密!老实说对付里面的近两万守军,你我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旦我俩一鼓而不能下,届时士气浮动,再要是想破城可就不容易了!要是今天拿不下来,嗯~!”我朝着后面一努嘴。“柴田等人必会搞怪,明天我们也就没脸再要求先发了!”

  “哦!……不错,是这么回事!”他愣了一下,然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那你说怎么办呢?”他焦急的问我到。

  “只有全力以赴,一鼓作气了!”我把手使劲向前一挥,做了个下劈的动作。“我们各出3000左右部队,一定尽起精锐,集中全力向北门发起进攻!其他部队在第二线,远程部队在第三线。一旦突破城门,二线部队迅速跟进巩固战果,远程部队爬上城楼压制敌军反攻,那时下面的大军蜂拥而入,你我的头功也就算立下了!要是这一下拿不下来……”

  “那又什么样?”他瞪着一对圆圆的“猴眼”紧盯着我。

  “那就只有把这个‘荣耀’让出来了,毕竟你我的家底全都来之不易啊!”

  “好吧!也只有这样办了……”在反复权衡利弊后,他接受了我的建议。

  *********************************************

  我和羽柴秀吉一起站在鸠方城的城头上,身后全是近卫和亲兵而并没有几个将领。前面的部队已经摆好队形完成进攻的准备,随时准备接受命令。

  除了大谷吉继因受伤在休息外,其他的一线将领几乎都在队列里。率先进攻的是可儿才藏,新八郎带领着200名旗本也在其中;岛胜猛、长野业盛、藤堂高虎以及楠木光成的忍军作为主攻力量,为了统筹应对我把竹中半兵卫也派了过去;菲利普和津田一算率领的铁炮队整装待发,蒙着苫布的火炮上也被栓满了大绳!我的计划是在夺取城门的第一时间里把火炮架上本愿寺北门的城头,把一定会来的反攻打个淅沥哗啦!那时夺取主城还需不需要其他人的后援,可就得再说再论了!

  “猴子”一点也不显得比我轻松,蜂须贺政胜、前野长康、浅野长政、加藤清正、福岛正则都剑拔弩张的站到了前面。

  “开始吧!”我和羽柴秀吉相互以目光示意,然后各自对自己的部队发出了命令。双方的前军主将拔出了佩刀,部队开始前进。

  我现在发觉让两方面的人马同时进攻真是个好主意,人这种生物的竞争心理是最强的,而往往会在不自觉间被激发出来,“猴子”的部队原先的战斗力是什么样我并没有太直观的认识,但我的人战斗力和气势是被空前激发了!冒着倾泻的箭雨,进攻部队迅速接近了本愿寺主城的北门,而且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

  “这回成了!”“猴子”兴奋得跳了起来,双手不住的在空中挥动着。“一向宗的和尚们士气已丧,这回看谁还拦得住!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佐佐成正,全都躲到一边哭去吧!”

  “也不好这么说吧!毕竟战争是有变数的……”嘴里虽然这么说其实我心里比他还要兴奋,努力克制是要显得沉稳些,同时在心里暗自庆幸:幸亏没有把总攻的先发让给他!

  “这还怎么变?”他指着已经开始爬城的部队狂妄的叫嚣到。“这些和尚失去了地利还不如一群农民,看来我们可以在城里吃午……”他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一阵轰鸣打断了他的继续发挥。

  “轰、隆、隆……”在巨响及冒出的硝烟中,进攻部队前排大片的人倒下。在巨响过后的短暂间歇中,凄惨的哀嚎瞬间又充斥了整个战场。

  是铁炮!足足有上千支!面对如此强大的火力,人的身体未免显得过于脆弱。对于久经战场的人来说,下面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自是不难猜测!我和“猴子”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我们相同的举动就是一把夺过了身后近侍手里的铁皮喇叭型喊话筒。

  “冲上去!快冲上去!”“猴子”发疯的咆哮到。

  “全趴下!爬回来!”我声嘶力竭的喊着。

  “禀……禀报主公!”这时一个羽柴秀吉手下的侍大将脸色苍白跑了过来。

  “什么事?!”此刻的羽柴秀吉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

  “毛利的援军经西水门进入了本愿寺城……”

  “你说什么?!”他还没有说完就被羽柴秀吉揪住了脖子。“熊野水军呢?!九鬼家隆呢?!都干什么去了?!”

  “能岛水军在木津口火……火攻我军,九鬼殿下损失过半,已经……退走了!”那个侍大将结结巴巴的说道:“随援军进城的还有数千杂贺众,携有……携有大量火器……啊!”他没有说完已被“猴子”一脚踹翻。

  “你怎么不早来报告!!!”“猴子”的脸憋得更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