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出阵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1498 2005.08.14 08:23

    “啪!”织田信长掷出了手中的折扇瞪大了双眼,同时脸上升起了一股病态的红晕。

  “把具足(铠甲)来!”信长对着正在发呆的我们几个高声断喝道。“去!传令!所有亲兵在院子里集合!”

  我们几个慌乱的向外面跑去。

  “你念的是什么诗?殿下好像一下子振奋了!”长谷川桥介在走廊里追上了我。

  “《一个白痴的自白》!”我并没有停下脚步。

  “好奇怪的名字!讲的是什么?”跟在后面的佐藤藤八好奇的问。

  “是一个白痴鼓励其他白痴,都去用脑袋撞石头的宣言!”此时我已进了装备室。

  “还有这样的诗啊?!”长谷川桥介和佐藤藤八互相看了看,一起愣在了门口。真是两个天真的傻瓜!

  轻皮甲、护额、绑腿、小竹笠、一只长枪和一把打刀(据我手边的资料倭刀主要分打刀和太刀两大类。打刀用于步战太刀用于马战,小型刀例外。),全套的外勤装备,并且在背后多了一面白地黑印“木瓜纹”的靠旗。

  我仔细的穿戴好后,又检查了两遍。觉得还是不太保险,就又把一面小铜镜悄悄塞进了心脏位置的衣内。

  我来到院子的时候 ,这里已经聚集起了不少人。大家都装束得异常齐整,在这个时候集合恐怕没谁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去玩命还都这么兴奋!真……真是受个人英雄主义荼毒不浅!”看到一张张发红的脸和一双双闪亮的眼睛,我有一些哭笑不得的感慨。

  不一会集合完毕。虽说亲兵队只有200人,但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还真让人感到一股枪旗如林的气势。

  这时织田信长在几名近侍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他头戴一顶无角黑漆南蛮盔,正中嵌着一个李子大小纯金“木瓜纹”徽记。身上穿着一套黑漆扎紫具足,外面罩着一件紫地洒金梅花的阵羽。一长串银色的大念珠半截缠于左臂,半截提在手中。一把巨大的太刀悬于腰间,漆黑发亮的刀鞘上装饰着黄金***图案。这也许就是那把“压切”吧!

  一个侍从为他牵过了“黑云”。

  “你!留下!”正要上马的织田信长突然转过头对跟在身后的山口飞騨守说。

  “主公!我……”

  “你一但听到我军战败的消息,就立刻放火焚烧清州城!”说完信长翻身上马,对着我们大喝道:“开拔!”

  我们跟在他的身后,排着整齐的队伍跑出天守阁的院子。

  “嘎、嘎、嘎”随着城头上绞盘的转动,内城的城门被门卒吱吱呀呀的奋力推向两边。

  在门外的吊桥边,一个骑着栗色高头大马的武士静静的站在皎洁的月光里。

  “弃臣前田利家愿随殿下出阵!”身披赤色大铠手持朱红色长枪的前田利家宛如天神般大喝道。他只系了条护额没带头盔,双目中的眼神平静如水。

  织田信长的身躯在马背上猛地一震,紧接着把右手向前一挥道:“阿犬!走!”

  队伍越过吊桥,整齐的步伐声响遍外城的街道。巡逻队和哨兵都惊讶的望着这支部队。

  “主公出阵啦!”

  “主公已经带队出城啦!”

  直到我们离开半天他们才象刚想起来似的,大喊着跑向重臣们的府邸。

  我们出了城,星空下夜风吹拂着。虽然现在已经是初夏,但我还是不由感到一阵阵发冷,是发自内心的冷啊!

  我们跑上了一座小丘,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杂沓的马蹄声。

  “什么人?”织田信长勒住马向后问道。

  “柴田权六胜家率120骑随主公出阵!”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跟上来!”

  又走了一会,后面再次传来声音。

  “是什么人?”

  “丹羽长秀率枪兵160人前来随行!”

  “跟上来!”

  “……”

  “……”

  这支部队还在不断的扩大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