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高高抬起的“贵手”(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18 2010.08.15 18:41

    “鄙主公仰望大纳言的慈悲,关于三河一地……”

  “特以大胆,还不给我赶快住口!”本多正信刚刚把嘴张开,蒲生氏乡就指着他大声断喝到。“德川家犯下了多大的罪行,你们自己还不知道吗?居然敢妄对朝廷的旨意讨价还价,实在是其心可诛。大纳言殿下海内仁义君子,尔等如此忤逆还百般援护,尔等不但不思报恩反而一再反噬,实在是豺狼之性。时至今日依然故我,真是纵观古今也鲜见此等寡廉鲜耻之行!”

  “蒲生殿下教训得是,在下实在是惭愧无地!”本多正信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并且嘴唇也以相当高的频率颤抖着。“只是德川家先主十余代世居三河,披荆斩棘历尽艰险以有其地。鄙主公不敢求朝廷与大纳言殿下的饶恕,只望有生之年能够遥望冈崎城头。如能全此拳拳之心,德川家上下永世不忘大纳言殿下的天地之恩!在下拜求了,拜求了……”说着说着,他又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叩头。

  我和蒲生氏乡彼此无言地交换了一阵眼神,从对方的目光里都更加增添了信心。本多正信虽然表演得可谓“完美”,但是一切都并没有出乎我们之前的判断。既然是德川家主动建造了这样一个“台阶”,我们总要配合些才好。

  “你……先起来吧!”我把语气放缓、放软,带着明显地犹豫说到。

  “大纳言殿下恩准德川家所请了?”本多正信立刻追问到。

  “你先起来,起来再说!”我显得更加“窘迫”。

  “恳求大纳言殿下了!”见到我的这种反映他更加再接再厉起来。

  “也罢,我替你们德川家担下了这份责任!”在他泣拜恳求下,我终于一拍桌子下了“决心”。

  一边的蒲生氏乡虽然没有直接开口阻止,但看我目光中的“忧虑”却是十分明显。

  “我会恳求朝廷,将三河的设乐郡也留给德川家!”说这话时我狠狠地咬着牙,太阳穴上的青筋也能也暴了起来。

  “外臣在这里代鄙主公……”本多正信真是“欣喜若狂”。

  “且慢!”蒲生氏乡却再次用冰冷的语气打断了他。“削夺领地只是对德川家的惩罚,这是天下的惯例,就算稍有偏颇别人也不好过于深究,毕竟在此一点上朝廷多是倚重武家领袖的判断。但是在如此困扰天下的波动中,如果不严厉处置直接责任人的话,那么只怕实在是交代不下去,天下间恐怕也不再会有人遵守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秩序了!”

  “这……我刚才也确实没有想到!”我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本多正信问道:“既然德川殿下派大人前来想必也已经有了交代,不知道他打算怎样?”

  “这是自然……自然……”本多正信第一次(我是这样认为的)真正紧张了起来,喉结明显地快速蠕动了两下。“大久保忠佐忤逆上意挑拨是非,实在是罪大恶极,交由大纳言殿下处置……”接着他又说出两三个名字,虽然不再是德川集团的核心人物但也算是知名武将,只是处置方式改为了切腹。

  “就是这样了吗?”蒲生氏乡似乎还不满意,继续皱着眉头问我。

  “这……”本多正信迟疑地偷偷向我看来一眼,而这时我也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请大纳言殿下的示下!”他狠了狠心说到。

  “到了这步天地,德川殿下只怕……”我言之缥缈地说到。

  “大纳言殿下!!!”本多正信双眼瞪圆,头发都立了起来。

  “德川家经此事之后只怕会成为众矢之的,看来只有德川殿下隐退才能逐步消除影响!”我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地说道:“这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好在德川一门也算是人丁兴旺,德川殿下此时激流勇退却也是个时候!”

  本多正信的眼睛终于定了下来,看样子真是在认真思考。“请大纳言殿下多多包涵,这个情况有些突然不是我这个作臣下者能答应的!”最后本多正信还是十分为难地说道:“还请大纳言殿下宽限个日子,我一定尽快向鄙主公请示!”

  “三天!”我以非常坚决地语气说道:“我最多再给德川家三天的时间!”

  ********************************************

  “德川家康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的家伙,他的作法总是让人想象不到,可事后让人研究起来却都是在情理之中!”本多正信走后蒲生氏乡脸上不再紧绷,哈哈笑着对我说到。

  “德川家康的魄力我不敢说天下第一,但是其坚忍阴沉却实在是人所不及!”我的目光飘向远处,心中竟然有一阵突发的感慨。

  我对德川家康的认识很深,真是可以追溯到桶狭间战役之前,就已经成了一个完成的系统。到了后来我具有了一定能力的时候,就开始针对他制定一套专门的监控环境,尽管开始时效果不太明显,可是也架不住水滴石穿的长功夫。

  可是十余年来一份接一份由浅入深的报告交到我的手上,一点又一点的影响了我心中那个德川家康的形象,直到后来我自己也有些分不清,那些是我原来的认知,那些是得自后来的报告了。完全可以这么说:在这个时代我才是德川家康的知己,我对他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他自己!

  “主公……主公,您怎么了?”蒲生氏乡叫我时目光里有几分忧虑,可能是因为我最近发呆的时间太多了。

  “哦……”回过神来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对他问道:“你说德川家康这次派本多正信来,究竟是真还是假的呢?”

  “自然是假的了,就是为了等待北条和东国其他援军嘛!”蒲生氏乡立刻回答到,刚刚消除的担忧马上有返了回来。“主公布下如此天下大计,德川、北条等皆坠其中。此等小计自然难逃主公法眼,怎么现在又说出这种话来?”

  “嘿、嘿、嘿,我原来也是这样想的!”我笑了几声拍一拍他的肩膀,然后领先缓缓向庭园那边走去。“德川家康确是老谋深算,这里面当然有计。本多正信确实也是一个好演员,当然你应对的也很不错。不过我却从其中也看出了些别的东西,和我们原先的预想并不完全一样!”

  “难道其中还有‘真’不成!”跟在我后面的蒲生氏乡不禁诧异地问到。

  “真真假假,亦假亦真吧!”我想象着说到,德川家康的那张胖脸仿佛又出现在了面前。蒲生氏乡是从纯军事谋略的角度上来想这个问题,并不能说有什么错,而我则是试图触及人性。“至少对于德川家和德川家康本人的处置问题,本多正信是非常认真和仔细的,因为即便这次用不上也可以作为下次谈判的基础。在德川家康看来最好的结果是彻底击败我天下再次变乱起来,当然这种结果的可能性非常之低,可只要出现其他任何一种结局,就有谈判和讨价还价的余地!”

  “德川家康本来就是一只老狐狸,会这样的打算并不奇怪!”听我这么一解释蒲生氏乡松了一口气,在他想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事情没那么简单,德川家康考虑的也要比这复杂的多!”我摇了摇头,这真的不止是个纯军事问题,但必须又要从军事入手。“我们自进入三河起,一切行动就很顺利,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有些太顺利了些,几乎可以说是德川军在有意配和我们!”

  “主公您是不是想得太多了,面对我们的强大军势德川家也唯有如此!”直到此时蒲生氏乡才确定了这次谈话的性质,只是无所事事的闲聊。“我军强大数倍于德川,抵抗不成他只有步步后撤。这就是我们控制了速度,不然在远江就把他给解决了!”

  “关于这一点你知道我知道,德川家康就一定不知道吗?”这时我们已经来到了骏府的园林里,正是姹紫嫣红的好时候。“我相信以德川家康的沉稳和冷静,未必就不能看不出和我军的实力差距,那他为什么会愤然起兵抗衡呢?如果他是对自己具有不切实际信心的话,那为什么不见丝毫出奇制胜的险招、妙招?如果他要是一心刚烈求死的话,那为什么又步步后撤不进行决战呢?”

  “他……不是为了等北条援军吗?”蒲生氏乡叫我说得也不那么自信了。

  “他就知道自己一定等得到吗?”我又是嘿嘿一笑,显得更加狡猾。“德川家康之所以敢打,之所以会退,就是因为他知道一定等的到北条援军。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如先顺着我们的脚步搏一把!”

  “那如果他要是知道了我们后面的全面计划,是不是还会赌这一把呢?”蒲生氏乡也叫我勾起了分析德川家康的兴趣,忍不住继续问到。

  “还是会赌的!”我立刻肯定地点了点头。“因为不赌的话付出的全部是他自己的本钱,而赌下去北条家下的本钱更大。反正他自己还有先于北条家的机会,何必替别人省呢!”

  “那……北条家会怎么决定呢?”

  “不知道!”我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我和北条氏政……不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