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离奇命案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3 2006.08.19 20:08

    在凌晨3点我被侍从叫醒,当时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待听明白事情的原委匆匆赶到现场,见到的只是两具冰冷的尸体和一大群围在屋里屋外忧心忡忡的人。看到我来了,众人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向边上战战兢兢的高屋良荣问到。

  “详细情形……我也不清楚……”高屋良荣脸色发青嘴唇颤抖的说道:“就在刚才我正在睡觉,突然有人来报告说这里出了事情,等我……等我……”

  “谁?现在谁是稻富家臣里负责的人?”看他这个样子我有些来气,回头开始找其他人。

  “是在下!”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50岁左右的人站到了我的面前。“见过诸星殿下!在下是稻富家的总管山吹原式,现在这里的稻富家臣暂时由我管理。”这是个瘦小的老者,看样子虽不强壮但很精明。

  “嗯……”我看了他一眼,还有些印象,应该是在昨夜的酒宴见过。“你们是怎么发现稻富大人遭遇不测的?当时作了那些处置?”

  “回禀殿下!我也是在半个时辰前刚刚得到报告……”这个山吹原式刚刚遭遇了这么大变故但依旧显得很冷静,在这一点上至少是比边上陷入“半傻”状态的高屋良荣是强多了。“发现的是一个侍从,我得到消息后立刻派人禀报了高屋大人,并叫侍卫们严密封锁了这里。由于不便直接惊扰殿下,所以只是向前田和楠木两位大人进行了通报。”

  我点了点头,他做的第一手布置相当得体。“是谁第一个发现稻富大人遇害的?”我继续问到。

  “是他!”山吹原式转身叫过了一个侍卫打扮的人。

  我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根据现代侦探理论,凶杀现场的第一发现者往往具有最大的嫌疑。这个人长得虽然不算高大但也还强壮,不管怎么说从事的是侍卫这么个需要些勇力的行业。样子长得还算精明,但似乎看不出特别或者心中有鬼的样子。“是你第一个发现稻富大人遇害的?说说当时的情形!”我盯着他的眼睛问到。

  “回禀殿下!昨夜从猎场回来后主公说还不想睡觉,并亲自把少主叫到了寝帐……”他的神情有些紧张但并不慌乱,口齿也还清晰。“我和另外三个人为了不打扰主公和少主的谈话,就退到了20丈外远远的伺候着。可过了足足一个多时辰,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少主也没有离开,而且帐内的灯光也一直燃着。后来觉得时间太长,就由我过来请示,看是否需要准备些消夜,可连着在门外叫了好几声也没人回答。这时我就感觉不对了,主公平时为人非常警觉,就算是睡着了我这么叫也该醒了!等我进来一看,就发现主公和少主都倒在了血泊里!”

  “你移动稻富大人了吗?”我收回目光,看似随意的问到。

  “动了……”侍从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当时一边扶起主公一边高声喊人,等他们几个进来仔细一检查,才发现主公和少主都已经遇害了!”

  “嗯……”我若有所思的哼了一声,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线索。如果真的是凶手的话,那他一定会先去叫人而不是冒着嫌疑去查看受害者的生死,从另一方面说他也没有表现出对凶手过分的声讨。为了求证我又叫过其他几个侍卫问了几句,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前后矛盾的地方。“……先看看稻富大人的情况吧!”我无可奈何的说到。

  稻富直秀、佑直父子孤零零的倒在大帐的正中,手里都死死的抓着佩刀,两眼惊愕、愤怒的定定盯着屋顶。地面上喷得到处都是鲜血,但却没有任何一件摆设被损坏。竹中半兵卫、前田庆次、楠木光成、伴长信在各处小心观察寻找着,看脸上的神情还没有找到什么重大突破。

  “有什么线索吗?”虽然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我还是问了一句。

  “奇怪……真的很奇怪……”前田庆次手臂抱肩若有所思,像是在回答我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竹中半兵卫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在这上面不是他的长处。楠木光成盯着满地的鲜血在发愣,连我的问话都没有听到。

  “主公,这里的情况显得非常诡异……”还是伴长信苦笑着过来跟我介绍了情况。“虽然这里事先进来过人但不是很多,而且遗体的位置也没有经过大的移动,所以当时的情况基本可以推测!”

  “那就赶快找出凶手啊!”我的心情松快了一些,这应该对破案是非常有利的。

  “可这里的一些情况,却令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伴长信连连的摇着头。“……从屋内没有任何损坏及稻富大人父子持刀的姿势来看,应该是没有还手就被一刀毙命!从这点上推测,凶手应该是个武艺高强的人……”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要是有大动静外面的侍卫也不会没察觉。

  “本来天下之大藏龙卧虎,出几个高手并不奇怪!可您看这地上的血迹……”他指着地上喷洒的到处都是血点儿说道:“由于当时屋里没有其他人,所以溅出的血渍都崩到了地上……”

  “这不是废话吗!”我被他说得有些不耐烦。“屋里没有其他人,血自然是都溅到地上了!”

  “可……主公,凶手呢?凶手身上也没有?”他吞吞吐吐的解释到。

  “嘶~!”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仔细看向地面。确实!宽达3米以上的范围里血渍承放射状分布没有一处缺口,这么说来岂不是凶手站在4米开外出的刀?要是这个假设成立,这个凶手要长多长的手啊?

  “主公请看!还有着里……”伴长信又把手指向了稻富直秀脖子上的刀口。“刺客出刀凶猛!锋刃几乎触到了颈骨,一般来讲这是作战的刀法而非一般剑客,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人于无声无息?”

  “嗯?”我也糊涂了,据我所知还真没有这样的人。

  “这里也很奇怪……”伴长信继续指着那个刀口说道:“您看这出刀的位置,前高后低而且角度极大!照正常的情况推测,再考虑到稻富大人父子的身高因素,要想达到这种效果手就要在这个位置上!”说着他把双手举过了头顶,直直的向上伸着。

  “而且还有一丈多的距离……”我感到一片茫然。

  “主公说得不错!”伴长信点了点头。“要是再加上这一点的影响,那么就要在这个位置上了!”说着他走到一张矮几旁,站了上去,再次将双手举了起来。

  “会不会……”我尽可能设计着一个合理的解释。“会不会刺客用的是薙刀一类长柄武器?”

  “不可能!”伴长信还没开口前田庆次却抢了过来。“使用长柄武器时不可能双手攥柄高举胳膊,那样根本没法使出力气,何况还是这么深的刀口!使用薙刀时手的位置通常是在腰腹左右,最高也不能超过胸部,这是最基本的常识。而且薙刀的刀头虽短,但背却很厚。您再看看这刀口,却是一柄极薄的利器!”

  “很薄……很薄的刀刃……”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无数个念头如走马灯般在脑中旋转。

  “总之这件事发生得很离奇……”伴长信苦着一张脸说道:“许许多多的地方都解释不通,但又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要是有人告诉我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一定会以为这是个玩笑!”

  “既然发生了,就不会是个玩笑!”我严肃的说道:“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种较为合理的解释吗?”

  “要想解释,还是有一个方法!”前田庆次又开了口,可我怎么也觉得他不像是认真的。“我骑在光成的肩膀上,再拿上主公您的那把‘黛’!说不定就能达到这种效果……”

  “这个时候不要胡说八道!”竹中半兵卫阻止了他的信口开河。“主公啊!我们初来丹后根基不稳,很多人都希望我们倒霉。稻富大人父子之死使一些矛盾开始趋于表面化,我总觉得近期就会有大事发生。当此暗潮汹涌之时,主公的一切处置都要小心啊!”

  “会不会是波多野家搞的鬼,想挑唆丹后的豪族们闹事?”我猜测着问到。

  “虽然有这种可能,但是波多野家的几率不大!”竹中半兵卫显然考虑过这个问题。“……波多野家现在无力出兵一战,这个时候触怒我们似乎得不偿失!”

  “嗯……”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但不管是谁我都要小心戒备。“重治你注意一下波多野和山名的动向,加紧布防的同时我会另派一些忍者盯住他们的主要将领。我会和老师商量丹后内部调整的事,看来还是不能很急!”

  “主公所虑甚是!”竹中半兵卫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光成!”我回头叫到。

  “……”他居然低着头没有回答。

  “光成!”我不由得加大了声音。

  “啊?是,主公您有什么吩咐?”他这才悚然惊醒。

  “派遣‘诸星特种备队’分扎在险要山口,配合城池严密守备边境!”我对他命令到。

  “是!”他低着头答应了一声。

  我向门口走去,还要和加藤段藏商量一下监控丹后豪族们的事。临出门前,我又看了一眼稻富佑直这朵夭折了的“名将之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