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东风暖意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29 2010.10.10 18:29

    笼罩在富士川上面的雾霾终于散去了,同时散去的还有几个月来笼罩在葛山城东国大名们心头上的乌云。这几个月来的郁郁难舒的心境终于展开了,而且是越来越好。

  天正十年(1582)的八月是一个很一般的月份,和往年相比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风不是特别轻,雨也不是特别的多,太阳更加不可能比往年更明亮。可很多人并不是这么想,北条氏政就是这其中的一个,他现在是提提鼻子,觉得空气里都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真是一些愚蠢的人哪!”看着满屋子或是兴奋或是踌躇的人们,北条氏政尽管脸上挂着亲和的微笑,可心里却止不住那种鄙夷的心情。

  北条氏政堂堂平家北条氏(尽管很多人把这当成是个笑话,但他自己可是当真的)后人,关八州之太守,今天居然和这些地头一类的家伙坐在一起,实在是有失身份。看着这些人他有时真是提不起自己的兴致,可是在目前这么个关键的时刻又不得不如此。

  “你们这些家伙就尽情的乐吧!看在你们将要把我送进京都成为征夷大将军的份上,我就赏赐给你们一份荣华富贵!”想到这里北条氏政不禁又有些许的遗憾,为什么当年早云公领下的“神谕”就只到了父亲这一代呢?

  据当年北条早云自己讲,在他年轻时参拜三岛神舍的当晚,作了一个奇怪的梦:一座大平原上长着两棵参天的巨大杉木,突然来了一只老鼠疯狂地啃噬大树的根系。老鼠越长越大而杉树摇摇欲坠,终于在两声巨响中轰然倒地,而恰在这时候来了一只大老虎……

  因为北条早云肖鼠,所以说北条家历代都把这看成是将取代两上杉(山内、扇谷),统御整个关东的吉兆,后来确实出于种种原因也算是应验了。至于说到那只大老虎,到底是武田信玄(谓:甲斐之虎)还是上杉谦信(原名:长尾景虎)一直没有定论,不过反正这两个人现在都已经成为历史,一切全都不重要了。

  “也许是……早云公的福分不够,难以看到自己位极人臣的尊贵吧!”北条氏政突然想到了这样一个理由,心里也就跟着释然了。

  眼下东北、北陆的大名们已经动了起来,诸星清氏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虽然……虽然也许短期内掌握整个天下不是那么容易,但只要进入了京都也算是不世功业了。对了,就像是足利尊氏那样!

  想到这里北条氏政下意识地看了看德川家康,这次的事情还多亏有他这么个由头,而且在一系列合纵连衡的策略中,他也没少出钱出人的下力气。再说这个人憨厚老实又是自己的亲家,和原织田地盘里的各种势力也都有着交往,以后自己掌握了天下后可以考虑给他个管领什么的。

  “现在北陆的上杉景胜殿下势如破竹,这里的诸星清氏只怕也是后继乏力了!”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北条氏政不断的遐思,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诸星大军虽然号称十万,但是天下征集只怕后继乏力。现在他们那些神三鬼四的忍者也不再出来了,只怕此时正琢磨着怎么逃回京都去呢!”

  “幼稚!”虽然没有出声而且依旧满脸笑意,可在心里北条氏政却是狠狠地骂了一句。说话的这个人是芦名家的新任家督芦名盛隆,虽然这次协作是氏政和这个人第一次见面,但心里却给他下了一个只会摆弄些小把戏,志大才疏的家伙。

  作为联军的盟主北条氏政不屑于驳斥这种痴言妄语,而且也不好打击这种狂热。他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先提出正确的观点,然后再由他去进行引导。

  “芦名殿下所言果然是正理,现在正是全力进击的好时候!”事情没有按照北条氏政的预料发展,一个更年轻也更加激进的人跳出了说道:“前日北陆的消息来报:上杉军已经攻入了越中地界,前田利家根本无力招架!如今我们这里再这么迟疑下去,所有好处可就让上杉殿下占去了!”

  “白痴!”北条氏政的好心情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被消磨掉,现在他真怀疑怎么好像天下所有的弱者都聚集到了他身边。这个人他稍微熟悉一些,是宇都宫家督宇都宫国纲,今年刚刚十六岁。如果说对芦名盛隆要用脑子坏掉来形容的话,那么这个宇都宫国纲就是根本没有脑子。

  “我看就应该立刻发兵攻打诸星联军,一下子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既然出现了捧场的芦名盛隆自然是更加兴奋,滔滔不绝地发挥了起来。“富士川谷地和蒲原城虽然都落入了联军诸星之手,但是我军占据北、东两面山坡不输地利,狭窄的地域不利于大军展开,而退却当中更会造成混乱。我军只要将诸星军赶出远江进入三河,则岛津、毛利必生异志!那个时候……”

  “两位殿下说得非常好,都非常有道理!”北条氏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只得自己出言阻止。“不过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我很想再听听其他殿下有什么看法!”

  “如果诸位殿下不嫌老朽罗噪,那么老朽就多说几句!”里间义赖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诸星清氏经营西南有年,兼控与南蛮的海贸,要想用三四个月的战事拖垮他未免不够现实。上杉殿下在北陆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诸星清氏长子信清所率的援军也已到达,胜负现在还未可尽知。不过在下也认同刚才芦名和宇都宫两位殿下所说的一点,那就是诸星清氏急于结束这一方面的战事。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取得一次大胜,二就是谈和。照在下的浅见那就是诸星清氏明显想要前者,所谓停止骚扰也是要引我军冒进,当此关头我军应以紧守为要,等北陆那边见了分晓再说!”

  “呼……”北条氏政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心想总算还有几个明白人。他顺便再看看一直正襟危坐的德川家康,把里间义赖和他一起归入了可以商量事的群体。

  不过……这倒好像也不错!北条氏政忽然又想到了另一种前景,而且是一种令人欣慰的前景。

  近两年来甲信、近畿、九州一直是战火不断,可是关东和东北却是相对平静,各地最多也就是一些地域性的领土小冲突。可是这并不是就全都安生了,几个年老成精的家伙都死了,上来了一批新人。不过这批人不是经验不足就干脆是年龄太小,倒是正方便了北条氏政搓扁捏圆。

  “在下也认同里见殿下的看法,还是应该等上杉殿下在北陆取得了进展再说!”在被北条氏政看了第八眼之后,德川家康终于说话了。“目前以实力上看,诸星清氏亲率的这东海一路绝对处于强势。今天我在这里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是在骏河东部那样的平原上进行合战,我们这些人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德川家康的这番话说得有些重,一时间屋里陷入了沉寂,宇都宫国纲和芦名盛隆更是面面相觑。北条氏政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与德川家康交换了几个眼色。

  “不过这并不可怕,诸星一军可战不可久!”德川家康等了等,又继续说道:“九州、西国、近畿的诸大名之所以成军,并不是因为他们多么待见诸星清氏,只是慑于其强势不得不为之。一旦时间一长求战不得,再加上北陆失利的消息传来,则军心必乱。诸星清氏如今在京都的基业并不稳固,那时毛利、岛津等人也必生异心!”

  北条氏政的心理状态终于恢复到了最高峰,德川家康所说的这些话都是之前他们私下里沟通过的。诸星清氏不过是个小商人起家的暴发户,毛利、岛津、大友这些人怎么可能会甘心情愿屈居其下呢?只要北陆诸星信清被上杉军击败,那么他们立刻就会趁乱蜂起争夺地盘,这个局面最后还不是要靠我来收拾吗!

  “可是……上杉殿下有一定取胜的把握吗?”佐野宗纲依次看了看所有的人,有些胆怯地说道:“诸星清氏用兵向以诡诈著称,其子信清想必也不是什么善类,此番举兵加上原来北陆前田的兵马,军力已经超过了五万。上杉军虽说号称北陆第一强军,人马毕竟只有两万,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真的有取胜的把握吗?”

  “佐野殿下,您实在是有点儿多虑了吧?”北条氏政终于忍不住了,轻轻眯起的眼睛里露出了两道寒光。“诸星信清不过黄口小儿,怎么可能对抗得了上杉强军?哼,当年织田信长和诸星清氏都败在上杉军的面前,何况是个第一次领军的诸星信清?”

  “是、是、是,是在下失言了!”佐野宗纲也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冒失,脑门上一下子冒出了一层汗珠。

  “诸星清氏所率各家精锐被我等拖在了此处,所谓北陆援军不过是临时拼凑的疲弱之师罢了!”看场面变得有些僵,德川家康出来圆场了。“现在前田利家已成惊弓之鸟,诸星信清部虽然众亦不足虑。并且根据我们反复核实的情报,此次竹中重治留守京都监国,仅仅一个诸星信清又能作出什么!”

  “哦~!”众人发出了一声恍然大悟的叹息。

  “其实还有一点,现在也可以告诉大家了!”身居主位的北条氏政这时也露出了一种莫测高深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