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6、费心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93 2011.02.27 19:58

    这位政仁亲王的举动比持明院基久更加让我吃惊,在走廊里见我一句话不说跪下就行五体投地的大礼。因为我们之间当时的距离还有十几米,我匆匆赶过去的时候这个礼已经基本行完了。

  当时我把他拉起来一个劲儿地说不必如此,再说无用老臣也实在当不得。可你猜他怎么回答?绝对出乎意料。他只是躬了躬身回答说:既然诸星殿下曾为父皇行戴冠之礼,那么我自然也要对待诸星殿下行祖父的礼节!

  你瞧瞧这话说的,弄得我实在是不好再说别的,既然他自称为我的孙子,怎么也得招待一下吧?刚刚十岁的他应该不会想到这样的话,看来以前我也有些低估了持明院基久的能力。

  我命人准备了一桌便宴,不管事情应与不应总不能失了礼节。席间持明院基久一句不提政仁亲王的好处,只是一再在我耳边强调“兄终弟及”不合古法体制。我也没有回他的这种试探,只是哼哈地应付着。

  我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位政仁亲王的身上,按年岁他应该是在我引退那年的前后才出生的,能力上虽然不敢说,但是做得却是足够的本份。

  比如说如果我不让,他就把手规规矩矩地摆在下面,低眉顺眼绝对不和我对视。我让了他才拿起筷子勉强地吃上一口,但赶紧又放下恢复了刚才的姿态。什么话只有我问了才说,而且就事论事简洁明了,决不牵扯别的。如果我敬酒那是一定会干的,但是必以袖掩面侧过身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形容出来,就性格举止来看他和我认识的皇室中人谁都不像。如果说他是皇子的话总是叫人难以相信,倒好像是一个小姓一般。

  “这个人如果当了天皇,朝廷会是一副怎样的局面呢?”在宴席的后半段,我一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结果就是未必没有好处。“政仁亲王实在是墩墩君子,我想我们不久之后还会见面的!”虽然夜已经很深但我并没有留他们,只在临别时没头没脑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哦,不知诸星殿下何时得便?”持明院基久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信息,立刻紧张地问到。

  我含笑看了看他,然后说出了一个时间和地点。

  事情看似在这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之后并没有谁再过来找我,我也并没有主动去知会谁。武家强力干涉皇位的废立不是没有,即便是上溯至之前公卿秉政时藤原氏也没少这么干,只是这么干的人无一例外地受到了后世的非议,我可不想临老败坏了名声。

  日子就这样一天两天地继续过着,好像延续着十年来的一贯没什么不同,只有信清继续每个月来上一次,其他的外客我还是一般不见。不过老是这样平淡的日子也是令人乏味,就在各种人不同心情的等待中,大约三个月后终于出事了。

  第一件事情发生在九州,海外移民与当地居民因用水之类的小问题引发了直接冲突。开始本来只是十几个人之间的械斗,并且已经被当地官府弹压了下去,不想几个和尚在里面挑事又热闹了起来。

  继恩斯特的移民生意开始之后,葡萄牙商会也参与了进来,不过要说虽然都是欧洲移民但也有两点不同,第一这些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等地的移民信奉天主教(旧教),第二是他们不止会种植小麦和苹果,种植稻米、葡萄和橄榄的技术也非常高明。

  经过十几年的时间,迁到日本来的欧洲移民人数超过了二十万,大部分居住在九州的北部和中部,除此之外堺町、平户、博多也有大量长期居住的欧洲商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土生的欧洲人也开始成长,一个特殊的族裔群体开始在逐渐形成。

  传统是在逐渐演进变化着的,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多少都会有些不习惯或者叫恐惧,就会本能地产生一种自我保会的心理。在这种情况下宗教最容易乘虚而入,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堂在九州各地如雨后春笋地冒了出来。

  九州的基督势力原来就有了一定基础,现在此消彼长之下已经由抗衡逐渐发展到了压制传统佛门的地步。不过夹在他们之中的地方神社出于传统的恩怨,这次也站到了基督教的一边,佛门为了不被挤出九州剧烈地抗争了起来。

  在东北地方这类问题同样存在,因为我为了履行当初的承诺给了北海道的哥萨克更大的生存空间,蛎崎家迁往奥州补偿的领地上,北海道只在函馆留下了一个象征性的管理机构。

  同时在战争中立功的哥萨克得到了部分土地,分别散落在东北、北陆、甲信、纪伊等地,哥萨克经营北海道土特产的商铺在北方各大镇町也逐渐出现,自然而然东正教的传播也出现了。

  这些地区都是地方神社的地盘,除了本愿寺一向宗当初时不常的搞几次一揆之外,其他佛门宗派全都影响甚微,就连上杉谦信都是信奉毘沙门天王的神道信徒。

  因为双方的信众差异很大,利益冲突不是那么尖锐,最主要的是东正教的侵略性不像天主教那么强,所以还没有把矛盾演变成公开的敌对,不过钝刀割肉往往更让人难受。

  京都和近畿地区还是传统佛门势力的天下,但是随着天下的稳定和繁荣别人也力图插手进来,这是在执政者面前显示自己的大好机会,谁也不会那么傻轻易就放弃。

  得益于我的开放政策,现在到日本来的欧洲人是越来越多了,我指的不是那些移民而是有官方背景的人,这些人大多披着一张宗教的外皮。看到这样人的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京都和大阪,佛门中的头面人物自发开始抵制。

  除此之外的佛门中也有自己的争斗,而且这种争斗又由其代理人延展到了朝堂之上,仅仅今年的上半年,蒲生氏乡就调解了三次皇家寺院领地收益的分配纠纷。

  精制的匕首锋刃闪着寒光,即便是阳光照射在上面也让人感觉到森森凉意,我在手中摆弄着这样一把名家的作品,但是也仔细着不要被割到手上。

  “这么说……九州的事情闹起来了?”我眯起一只眼睛比量了一下,然后从一只银质大盘的新鲜的牛肉上割下了一小条,大约有一寸长小指粗细。

  “是的,一个月来已经发生了五场械斗!”竹中清治伏地称是,谨慎地又重复了一遍数字。“其实说到底都是一些小事,如果背后没人在背后挑唆的话,当地百姓其实可以自己解决。当地豪族和守护都曾经派人调解过,可是不但不见成效反有愈演愈烈之势。看来是各大宗教在全国都在展开对抗,只是因为九州情况特殊先在那里公开了而已!”

  “那些豪族?哼、哼……只怕他们自己也在里面担任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我将手上的牛肉条向前一抛,准确地落在了四尺外的一个钢架上。那上面的一只海东青探头将肉条抢到了嘴里,脖子三伸两伸吞了下去,然后继续用充满侵略性的锐利目光盯住我,一连串动作带得脚爪上的铁链哗棱棱直响。

  确实,九州的大名、豪族、武士由上到下都有自己的信仰,而且总体来看相当的复杂又矛盾。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有几个糊涂蛋,为了所谓的“上帝”或者“佛祖”持续不断地作起了蠢事。

  “看来事情是这个样子了,可能是躲在背后的那些人都想用自己的‘小挑衅’换取对方犯下‘大错误’。截止到目前死了七个人,地方上基本还控制的住!”竹中清治点了点头,赞同地附和道:“那些躲在背后的家伙都是些胆小鬼,他们不敢轻易跳出来的!”

  我又割下了同样大小的一条牛肉,继续抛向了第二只海东青,在那一溜并排地摆着六只。有时候我不得不在心里暗自叹息,清治比他的父亲差得还远,最多只能算是治政之才,离王佐还差得远。所以直到如今在执行某些事情时我还只是就表面行为交代他,并没有说明那些暗藏着的实质。我的雄鹰、猛犬啊!都在退化当中……

  “千里长堤毁于蚁穴,小事也可能演变成大事!”我将银匕首放在了侍从捧过来的托盘上,顺手拿起了一块白色的丝巾擦着手,因为牛肉非常新鲜,所以手上的血沾得也非常多。银盘里的牛肉几乎看不出动过的痕迹,但是不能把鹰喂得太饱。“回去和信清说吧!让他派人到九州去调解一下,要当地的守护和豪族们也全都参加进去。”

  “是,为臣这就去回禀将军殿下!”清治虽然答应了下来但还是心存顾虑,因而立刻又提醒道:“为臣觉得这样未必能够彻底解决,是不是找些头面人物到大阪去,再邀请有名望的高僧参加?”

  “一次解决不了就两次,我们又不赶时间!”我非常肯定地否决了他的提议。

  “是!”尽管还是非常的不理解,但是竹中清治却不敢再劝了。

  他走后我对侍从作了个手势,他走上游廊探出身子,将那只银质大盘上的牛肉一下子从栏杆外面倒了下去。紧接着下面就传来了一阵高亢的犬吠,还有争抢食物时发出威胁的那种呜呜咆哮声。

  “见到肉狗就都叫起来了!”我的嘴角笑意越来越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