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8、三戚川(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755 2006.11.17 21:49

    我坐在帅位上,心情已经放松了下来。阿雪、竹中半兵卫以及周围所有的人,可能都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好心情,原本绷紧的面颊都已经松弛,有些人甚至带上了笑意。联军的铁炮队还是没有出现,可此刻这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诸星家旗本桥纲正卫门,讨取宇贺上重!”

  “前田家武士小松竹可秀,讨取吉田五郎太郎!”

  “诸星家武士内藤春正,讨取三浦浩介!”

  “……”

  “……”

  震耳的喊杀压不住这一声声兴奋的喊叫,我坐得虽远依旧能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声音稍微小些。联军中路,波多野秀治依次投入的7000部队此刻已变得支离破碎,阵亡的武士已经高达六成,如果不是因为这里都是世代波多野家佃农的子弟,如果他们不是以军事训练为主、务农为辅的半专业化士兵,他们决撑不到现在,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遭受了如此的损失,即便此次我被击败,今后的丹波也不知道会是谁说了算了!

  “有什么动静吗?”我对竹中半兵卫问到。

  “甲骑到上游列阵不久,敌军后阵的军旗不自然的动了一阵!”竹中半兵卫弯下身向上游的方向指了指。“……后来我军中路攻势猛烈,敌军的所有部队都不正常了起来!通过高处的了望发现,敌军的传令兵活动愈来愈加频繁。可是……”他疑惑的沉吟了一下说:“宇喜多直家部至今未动,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注意到,已经有许多传令兵到过那座山上了。”

  “宇喜多直家……宇喜多直家……”我在嘴里一遍遍叨念着这个名字。老实说我是个胆小的人,自从被他咬过之后我心里就留下了一定阴影。武田信玄是强大的,正如他的称呼“虎”一般,与他对阵你会感到巨大的压力,让你不自觉的心灵战栗。宇喜多直家则是一条“毒蛇”,即便是你亲眼盯着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身,说不定反而会从背后突然窜出来咬你一口。

  “不过……此刻他应该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看我不太自在,竹中半兵卫宽慰道:“前年的出石城合战中,宇喜多直家的骑兵尽丧,至今也未能完全恢复!此次出战他只带来了3500的足轻,而且都摆在了我们看得见的正面。从他的动向上判断是心存观望,主公不必过于在意!”

  “是啊!我想也是……”正在此时我忽然听到从下游传来一阵喊声,由于我正在说话所以没听清楚。再侧耳细听时,喊叫已经变成了乱哄哄的一片,不过听那股激动劲儿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下面怎么了?”我问竹中半兵卫。

  他困惑的摇了摇头,表示也没有听清楚。

  “报……禀报殿下!”我正要派人去打听时,一个浑身是血的长野传令兵跑来跪在了我的面前。“禀报殿下,我长野家武士和田业繁、后闲信纯、多比良守友三人,共同讨取了岩城友通!”

  “什么!!!”我闻言惊起,迫不及待的用望远镜向下游看去。果然,那里的2000三好军已经完全崩溃,大量丢弃了武器的足轻向南面的官道逃去。赤井直正看来也放弃了与波多野秀治会合的企图,收拢了一些残兵败将向西面蟠根寺城的方向退走。“如果波多野秀治拿着铁炮队当宝贝的话,那就让他自己留着吧!”我对竹中半兵卫玩笑到。

  “虽说已经这样了,但至少会再拼一下的吧!”他笑着指了指对面半天没动的波多野三线部队。“就是为了掩护逃跑,他们也得再拼一下!”

  “哦……”我也扭头向那边看去。

  不愧是天才军师的预见,波多野秀治的本阵真的动了起来!700余人的铁炮队在3000长枪足轻的保护下,开始前进到二线攻击位置,混杂的服装表明他们是由几家拼凑而成,而那3000长枪足轻却明明白白的是波多野秀治的近卫军主力,而且武士的比例相当高。

  铁炮足轻们登上了几座小丘,开始准备瞄准射击。长枪足轻们则并没有急于上前解救苦难中的同伴,而是背向小丘严密保护着上面的铁炮足轻。他们的目的非常明显,居高临下对战斗中的我军进行压制,只要把前田庆次和山中鹿之介赶下了河,哪怕只是暂时的,他们就获得了喘息的机会!或者是……是逃跑的机会!与此同时,上游一直没有受到攻击的浦上宗景部和少量波多野军,此时也谨慎的开始向中央靠拢。

  这确实是个如意算盘,靠后的位置避免了我方远程武器的打击,弓箭、铁炮都不行!只是我不可能让他们如意,彻底打垮他们是必须的,我要在这里一次解决丹波问题。

  “命令大炮发射,目标敌方铁炮队聚集的小丘!”我大声命令到,以至不用通过传令兵操炮手们就能清楚的听见,因为他们就在本阵的幕府里,距我还不到10米。

  大炮现在可是我的宝贝,尽管只是两门小口径炮,除炮手外还有装弹手、火yao填充手、搬运工、车夫等等,每门炮周围都有15个人伺候着。听到我的命令,助手们立刻七手八脚的撤去了蒙在炮身上的苫布,火捻在炮手的火把光顾下“兹、兹”的燃了起来,第一发早就准备就绪了。

  “轰!”的一声巨响,河对岸一座站满铁炮足轻的小丘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在炸点周围的二十余人顷刻丧命,外围受伤的人数更多,其中十数人残缺不全的肢体飞上了半空,随后落在了下面那些守卫的长枪足轻队里。没办法,他们的队形实在是太密集了!“轰!”另一发炮弹也随后炸响,两发几乎没有什么间隔,而且也造成了差不多的损失。

  联军崩溃了!不止是遭受了打击的部队,就是那些至今还未上阵部队也开始了溃逃。开玩笑,谁能和这种来自地狱从未见过的武器作战!一直纠缠着前田庆次、山中鹿之介的敌军逃走了,不管不顾的向后退去,无论武士们怎么吆喝以至劈砍都不管用。铁炮足轻也逃跑了,尽管700人中损失了还不到100人,可据说远程攻击的士兵勇气远远不及近战的!他们将每支价值50以上的铁炮随意丢弃,混在涌动的人流里头也不回的逃走了!唯一还能作战的就是那原本保护铁炮队的长枪足轻,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波多野家精锐中的“精锐”,可人数所剩也不过是1000出头。每五分钟大炮就发射一轮,可再也没有取得过那样好的效果,残余的抵抗正在被清除中。

  从望远镜中远远的看见,波多野本阵中几个衣甲华丽的武士在两百余名旗本的簇拥下上马而去,目标应该是八上城方向。浦上宗景也取消了原本和波多野秀治汇合的打算,自行延山脚向西北方向退去,而且看来约束部队不发生溃逃是相当的辛苦!

  “命令前田庆次、山中鹿之介击溃波多野军的抵抗,务必全部消灭其有生力量!命令岛胜猛,率甲骑渡河追击浦上军,最大可能消灭其部队!”我一时间意气风发,这回绝对要使这些添乱的家伙们好看。“……命令赋秀、高屋部向本阵靠拢!”最后我还是作了一手万全的准备。

  “主公!”这时可儿才藏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怎么回来了?”我感到一阵讶异。

  “是老师命我上来,归入主公建制!”他把手里的长枪交给一旁的部下,接过一只茶碗大口的喝了起来。“……下游战役基本结束,赤井和岩城的部队都完蛋了!老师正在率队前往抢占丹波西南部诸城,说会尽快到八上城下和主公会和。他还说敌军虽然还有少量建制完整的队伍但斗志已经完全丧失,主公应尽快挺进勿予敌以喘息之机。对于敢于顽抗者坚决消灭,唯有这样才能使丹波众豪族尽快归降!”他终于说完了,同时也喝完了,抬起袖子擦了一下嘴。

  “老师……”我感到嗓子一阵发紧。

  “对了!主公,我还给您带来了一件‘礼物’!”说着可儿才藏对着外面大喊道:“带进来!”在几个如狼似虎的足轻推推搡搡中,一个人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我的面前。

  “籾井大人?还真是……少见啊!”我看到了面前的人居然是籾井教业,一时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波多野家的重臣,大军环伺之下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捉住了?

  籾井教业对于我的问话只是摇头苦笑,还是可儿才藏对我说出了事情的原委,不过也就是他知道的部分,其中关键大多是我推测出来的。原来籾井教业自上次后一直不能得到波多野秀治的信任,这次大战虽说不得已让他出来了,可还是留了一手。拨在他手下的是3000刚刚招募的农兵,还被作为预备使用,结果在援助赤井直正时还没开打,队伍就被前面下来的溃兵冲散了,自己也做了可儿才藏的俘虏。

  “大人也不必过于介意,毕竟今日之败非大人之过!”在我的示意下有人松开了他的绑绳,可武器并没有还给他。

  “一败再败于殿下之手,实在是无话可说!”籾井教业脸色灰白,话音也有气无力。

  “大人也不必灰心……”我此刻心情极好,就想安慰他几句。

  “回禀主公!”一个负责观察的旗本跑了过来。“宇喜多军退了!”

  “哦!”我向那个山丘望了望,果然已不见半个人影。

  “他们刚刚从西面退走,速度比浦上军快了不知道多少倍!”那个旗本继续兴奋得报告着。

  “卑鄙小人!”籾井教业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脸上升起了一片潮红,但随即又黯然道:“恭喜殿下,丹波……从此姓诸星了!”

  “大人不好如此说,毕竟‘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和蔼的替宇喜多直家辩解到。“关于波多野家的事……以后还有多多仰仗之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我刚登录上来,要骂去骂起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